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秋香 ...

  •   忽听酒楼外传来噪杂的吵闹声。
      “这……”果子看向对面,对面座位空空如也。
      转头搜寻,泠朵已经小跑到门口,还冲他招手:“饭菜打包,跟上跟上!”哪有半点小姐模样。
      等到果子跑出店外,在围观的人群里找寻一圈,看到颜冉端着一碗馄饨坐在旁得石头上,边吃边看着,嘴里还不时吆喝两句:“看着点看着点,别挡我道!哎哎哎哎,别踩着我!”
      果子摇头叹息,默默地挡到她身侧,伸出手护着她,给她圈出一个小小的空间来。
      吵闹的人他都不认识,但听说话看打扮也略知一二。
      吆喝得最大声,气焰最盛的是一脂粉肥腻的中年大婶,身后还跟着三四个凶神恶煞的打手,该是个老鸨。
      与她对刚的是一个眉目清秀,有几分姿色的少女。
      地上跪的是一对中年夫妇,涕泪横流。还拽着一个拧着脖子一脸不服的男子。
      老鸨指着少女的鼻子:“我可是有你的卖身契,今儿这事就是告上衙门,说破了天去,也是你们没理!”
      少女不甘示弱:“我爹娘没卖过我,这卖身契就算不得数!”
      “你爹娘是没卖你,但你长兄卖了,长兄如父你懂不懂。这还有他的签字画押,还想赖我!我告诉你,能赖我的人,这庆平县还没有!”这口气挺大的。
      “长兄如父得我爹死了,他才能如父,我爹现在好好活着,他翻了天也是个败家子!”少女驳斥道。
      这长兄耐不住了,气急败坏跳起来:“给你脸了是不,说谁是败家子呢,说谁是败家子?!老子今天还真就做了你主了,卖!!!”
      “你敢!有本事咱们上衙门说理,看你还能不能卖了我,你自己赌钱喝花酒不求上进,还想祸害我的一生,我呸!”少女啐骂。
      长兄抬手就往她脸上去,“啪”的一声脆响,人群瞬息都安静了下来。
      少女大叫:“我跟你拼了!!!”
      张牙舞爪的就扑上去,两人扭打在一起。终究还是女子,三五个回合下来,少女被打的鼻血直流,倒地半晌不起。
      不过她兄长也没占多少好,胳膊被咬,衣服给扯破,披头撒发,脸被挠成个大花猫。
      那兄长还要扑上去打,被老鸨一把揪住:“她现在是我的人,打坏了不还得我花钱给她找大夫。”
      兄长瞅了眼老鸨身后的打手,悻悻然退后。
      老鸨一挥手:“抬她回去!”
      中年夫妇扑到女儿身上痛苦哀嚎,试图阻拦,都给打手们一一拉开来。
      突听“哐当”一声,一个馄饨碗砸到老鸨脚下,吓得老鸨一声杀猪般尖叫跳开来!
      “谁!谁偷袭老娘!出来!活得不耐烦了!”老鸨叉腰咆哮。
      这时打手们也停了手下的动作,纷纷看向手里还抓着一双筷子的颜冉。
      颜冉抓着筷子站起来,回身怒吼:“谁他妈刚刚推我的!害我碗都没端稳!吓到了老板娘!出来!!!”
      身后围成一堆的人群,自发地齐齐往后退了一步。
      颜冉转脸陪笑说:“看……都不是故意的,吓到老板娘了吧,对不住对不住了。”
      果子严阵以待,挡在颜冉身上往前一步,大有谁敢动她,我与你拼命之势。
      老鸨见来人并非善茬,眼一横鼻子一哼:“不是故意的,那就算了,带人走。”
      那姑娘缓过来劲儿了,一把抓起地上的碎瓷片子,抵在脖颈上:“谁敢过来,我死给你们看,反正进到那种地方,我这辈子也就完了……”
      她爹娘扑上前要去阻拦,被她避让开来,连退三四步,手下更用力了,脖颈上已经渗出一抹殷红。
      众人嘶的倒吸一口凉气。
      “啧……”颜冉从石头上跳下来,“老板娘您是多少银子买了这姑娘?”
      “二十两银子。”老鸨答。
      颜冉摇摇头:“啧啧啧,二十两买一个尸身回去,您还得给她买棺材,就算不买棺材,您还得找人埋了她,多耽误事。”
      老鸨恨得咬牙切齿:“你还有脸说,那碗不还是你摔的。”
      颜冉一拱手:“那这实在是我的罪过了。既然是我错在先,这事就得我来担着,您不是二十两买了她吗?我给您加十两,三十两卖给我,怎么样?”
      “不行,五十两。”
      颜冉耸耸肩:“行吧,我诚心想弥补过错买下她来,是您不想卖。五十两我没有。那您再看看谁愿意三十两买具尸体回去吧。等她死了,她父母上衙门一告,说破了天都是您没理儿,父母犹在,长兄怎可做主卖妹子。”说完招呼了果子转身就要走。
      少女见机,下手更重了,鲜血一道一道流下来。
      老鸨慌了,忙大喊:“你你你你回来,我卖我卖!”
      颜冉窃笑,又面无表情转过去,手一伸:“卖身契拿来。”
      老鸨从怀里掏出来卖身契往颜冉手中一塞:“拿走拿走!倒了血霉了!”
      颜冉挑挑下巴,果子掏出钱袋,数了几颗银子放到老鸨手中,老鸨掂了掂,一勾手:“回去!”骂骂咧咧的带着人就走了。
      等老鸨一走,少女还僵在原地,手下一刻也不敢放松。
      中年夫妇急忙上前来,千恩万谢。
      颜冉扫了他们几人一眼:“你们不用谢,我银子也不是白给的。”
      夫妇二人愣在原地,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
      “走吧,我买了你,你就是我的人了。”颜冉对少女说。
      “姑娘,你……”夫妇俩惶惑道。
      “我家缺一个丫鬟,让她去我家伺候我爹娘,等到了年纪,打发她一笔嫁妆,放她出来嫁人,这样成不成?”
      “成成成,好好好,”夫妇俩满口答应,急忙拉着少女送到颜冉面前,“以后都姑娘说了算。”
      颜冉点点头,瞟了眼那个一脸不忿的花脸兄长:“那二老给我补个卖身契,他哥哥的这份就作废了,免得他哥哥以后又出什么幺蛾子。把她卖到这种下贱的地方来。”
      俩夫妇忙答应下来,少女的手这才慢慢地放下来,将陶瓷片扔到地上。
      新的卖身契一到手,颜冉转手就将旧的撕得粉碎,撒向空中。
      今日风大,碎纸转瞬便被吹到了街角的各处。
      送走俩夫妇和她那败家玩意哥哥后,颜冉转身笑说:“我与你是秋收时节遇见,以后就叫你秋香,秋香硕果累嘛。”
      秋香擦干净眼角的泪痕,重重的点了点头。
      颜冉挑起她下巴,查看一下她伤势:“性子挺烈,我喜欢,以后就跟着我,我不会亏待你的。另外,让果子哥带你去医馆先治伤。”
      “秋香谢过姑娘相救。”她扑通一下,跪到在地,三个响头咚咚咚磕得颜冉脑瓜子都嗡嗡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