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九千岁vs战神王爷 ...

  •   两人一路有说有笑的漫步回去。
      途中遇上顾然正在追赶一只野兔,萧云锦和他打了声招呼就继续和朝寒交谈。
      顾然则是再次三观尽碎,目光呆滞望着他们两人渐渐远去的背影。
      刚才还争得你死我活的,怎么这会儿就闲庭漫步了?!
      他是不是没睡醒出现了幻觉啊。
      ……
      狩猎结束时,萧云锦不负众望夺得头衔。
      晚上在围猎场举行宴会。
      小皇帝赏赐了一把黄金弓,算是变相的投其所好。
      萧云锦拿着黄金弓爱不释手地抚摸,倒不是说这弓有多好,只是胜在特殊。平日里的弓箭都是铁器或者木材所造,这把黄金弓实在罕见。
      “王爷,臣敬您一杯。”
      萧云锦抬头,是个面生的男子,唇红齿白,眼睛圆溜溜的看着很稚嫩。
      他仿佛也知道离王是个不记事的,主动自我介绍。
      “臣是国公府的郑允。”
      萧云锦这才想起来,郑允是国公府的嫡长子,上次负责运送粮草的就是他。
      年纪不大,胆子不小。
      萧云锦有些赏识他,举杯和他对碰后一饮而尽。
      “我记得你,你很不错。”
      他说完就看见对方的脸红了,眼睛也水汪汪的,发出异样的光彩。
      “我特别喜欢王爷,从小就喜欢。”
      萧云锦被这样明目张胆的宣言吓住了,有些尴尬的不适应,但也没表现出来,只是看他坐在面前不动,不知道他还想干什么。
      顾然突然跑过来勾住萧云锦的肩膀,一副哥两好的样子。
      “喝酒怎么不叫上我呢,来来来咱两今晚不醉不归。”
      他说着就端起酒杯往萧云锦的嘴里喂,萧云锦慌忙躲闪。
      “你小子给我住手,停停停......”
      郑允被冷落在一旁,过了会儿摸摸鼻子还是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萧云锦用手肘捅他腹部,顾然吃痛地放开。
      “干什么呢你?”
      “别不识好人心,兄弟这不是帮你解围嘛。”
      “解什么围。”
      “你不知道?国公府的嫡长子喜欢你,上次送粮草是他自告奋勇的,就是想要去见你一面,回来以后差点被他爹打断腿。”
      萧云锦惊骇地瞪着眼睛。
      怎么一个二个的都喜欢他?
      他是捅了桃花窝吗?
      “兄弟知道你不喜欢男的,也没钟意的女的,这不帮你挡桃花呢嘛。”
      萧云锦从他这番话里突然悟出了另外一层意思。
      “你帮我挡桃花?拿什么挡的?”
      “你还真是不问世事啊,外面人都在传咱两是一对,传好多年了都。”
      萧云锦此刻只想骂人。
      他还真不知道原来他和顾然是一对。
      既然大家都知道,那朝寒呢?朝寒也这样想的吗?
      萧云锦立刻抬头看向朝寒所在的位置,正好和他对上视线。
      刚才的一切都被朝寒看在眼里,所以......他是不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萧云锦立刻站起来,远离顾然三步。
      “咋?用完就丢?”
      萧云锦伸手阻止他靠近,又看了看那边坐着的朝寒。
      你喜欢我,我喜欢你,你却以为我喜欢他。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他需要独自冷静一下。
      萧云锦跑远了,直接跑进了围猎场,停在一棵大树面前,气愤地一拳头打出去,打得大树摇晃不止,惊起一群飞鸟。
      “王爷这是怎么了?”
      温和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萧云锦转过去看着比他高出半个头的男人。
      他永远都是这样戴着面具一般温和沉稳,谁也看不透他心底在想些什么。
      朝寒会为此吃醋吗?好像并没有。
      萧云锦突然有些怀疑,自己的重生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这个男人真的喜欢他吗?为什么他一点儿也感受不到,太假了,朝寒,你还能认清自己的心吗。
      “我和顾然不是那种关系。”
      朝寒微顿,似乎不明白萧云锦说这个干什么。
      “臣不会谣传。”
      萧云锦嗤笑一声。
      他真的从来没有见过朝寒有情绪,不会生气,不会悲伤,也不会高兴。
      朝寒,你是不是面具戴得太久,所以取不下来了。
      “朝寒,你过来。”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