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九千岁vs战神王爷 ...

  •   萧云锦跑下楼,把顾然的呼喊抛之脑后。
      他现在只一心想着朝寒。
      他跑到桥头,刚才朝寒站立的位置,此刻已空空如也。
      来晚了么。
      萧云锦掩下心中的失落,他该再跑快一点的,这样就不会错过了。
      “王爷,是在找微臣吗?”
      熟悉的温和嗓音传入耳朵,萧云锦眼神骤亮,转身和他相对。
      萧云锦视线扫过他手里提着的花灯,明晃晃的,上面画着绽放的牡丹。
      原来他是去买灯了。
      “本王看督主大人独自出游,不如一起结伴同行?”
      “臣不甚荣幸。”
      朝寒一手提着花灯,一手背在身后,走在萧云锦旁边。
      街上人潮拥挤,两人不可避免的有些接触。
      萧云锦此刻内心有着不可言喻的欢喜,只想就这样一直走下去,没有尽头。
      “督主大人也喜欢赏灯吗?”
      “臣只是凑个热闹。”
      “本王以为大人喜静。”
      “若是一直清净,便如同死水,未免也过于乏味。”
      萧云锦点头赞成,他是喜闹的,以往这京城中但凡有热闹的事情,必然有萧云锦参合的身影。
      现在心态变化很多,倒也动静结合。
      两人走在河边,看孩童们放河灯。
      花灯节老少皆宜,只不过大人都放孔明灯,黄口都玩儿荷花灯。
      说实话,河灯更好看,更精致。密密麻麻挤在一起,很是惹眼。到了天明,会有专门收拾捕捞的人。
      看着河边嬉闹的孩童。萧云锦突发奇想,若是他和朝寒在一起,岂不是绝后。
      “大人喜欢孩子吗?”
      说完,他又猛然想起,朝寒是太监啊,这个话题恐怕会伤到他,自己这猪脑子怎么回事。
      “孩童过于吵闹,臣不喜。”
      萧云锦也想赶紧结束这个话题,点头说。
      “的确,我也不喜。哈哈,那个,大人饿了没,不如去酒楼坐坐。”
      “也好。”
      萧云锦没走两步,刚才嬉闹的孩童突然冲过来,一头撞在他的腹部。
      怎么说呢,撞的位置十分尴尬,萧云锦痛得弯下腰,冲击的力度让他脚下滑倒,直接摔进了河里。
      好巧不巧,萧云锦是个旱鸭子。
      他越扑腾越往下沉,不太清晰的视线瞅见熟悉的人往他游过来,是朝寒。
      萧云锦觉得时间漫长,其实也不过几秒。
      朝寒很快抓住了他的手,搂住他的腰带着他往上浮。萧云锦刚才呛了水,根本憋不住气,本能地扒拉住朝寒,一口亲上去。
      他很明显地感觉到朝寒的停顿,浑身都僵硬了一瞬间,然后又迅速回过神给他渡气。
      两人上了岸,岸边观望看热闹的人群见他们也没什么事也就渐渐散去。
      “王爷,可有受伤?”
      萧云锦垂着脑袋拼命摇头,红着脸根本不敢看他。
      朝寒抿唇,两人浑身都湿透了,担心吹风着凉,只能带着他先去客栈换衣服。
      他比了个手势,暗中守卫的侍从立刻去找合身的衣物。
      朝寒就近寻了家客栈开了两间房,又要了热水。
      “王爷先沐浴更衣,臣就守在门外。”
      萧云锦一直垂着头,等到关门后才捂住脸蹲在地上。
      爷的初吻,就这么没了。
      而且朝寒的唇好软,好像......
      不能再想了,不能再想了,冷静,冷静。
      萧云锦深吸一口气,拍拍脸站起身,简单擦拭后换上新的衣服。
      打开门一看,朝寒还穿着湿衣守在门口,地上都是水滴的湿痕。
      “大人辛苦了,快换身干净的衣裳吧。”
      朝寒点头,走到旁边的房间里去更衣。
      萧云锦看他面色如常,想必是没有把刚才的事情放在心上。可能他只当作救人所需吧。
      等到两人都收拾好离开客栈。
      “刚才多谢大人救命之恩。”
      “王爷无需客气,这是臣的本分。”
      “允之。”
      朝寒有些疑惑地看着他,萧云锦回望,眼中波光流转。
      “我字允之,大人以后可唤我允之。”
      还没等到朝寒回应,萧云锦突然看见小摊位上挂着的花灯,同样的牡丹国色。
      他把这个花灯买下递给朝寒。
      “刚才为了救我,大人把花灯丢了。现在,我赔大人一个。”
      花灯节的花灯有信物之用,若是有心仪的对象,就把自己的花灯送给对方,对方收下就表示结缘,等着后面上门提亲。
      这个古老的传统,萧云锦知道,朝寒也知道。
      但萧云锦送了,朝寒接了。
      “多谢允之。”
      那些不可告人的小心思,似乎在这一瞬间被戳破,又无人提起。
      ……
      ……
      “皇叔,明日狩猎,您猜谁会夺得头衔?”
      萧云锦摇头。
      “臣不敢妄加揣测。”
      “皇叔,您觉得九千岁此人如何。”
      “睿智冷静,自是栋梁之才。”
      小皇帝明显是对这个回答不满意。他想听的是诋毁,不是夸赞。
      “大家都说九千岁心狠手辣,结党营私,残害忠良......”
      “陛下慎言。谣言止于智者,陛下不可取之。”
      “可是皇叔,您不觉得九千岁有垄断朝纲之嫌吗?”
      这些话,萧云锦听过无数次,都是小皇帝曾经在他耳边强调的。可说到底,是小皇帝无能,他没办法服众,只能靠朝寒来主持大局。
      “陛下该勤勉为民,而不是猜忌近臣。”
      小皇帝不说话了,他感觉萧云锦和朝寒仿佛是同一战线的人。
      但这怎么可能。
      萧云锦怎么会让萧家的江山落入一个阉人手里。
      ……
      “王爷,今儿您可别放水啊。”
      顾然坐在马上,向他调笑。
      萧云锦直接弯弓搭箭向天发射,接着,一只被贯穿的麻雀落在顾然的马前。
      “你说,我会不会放水。”
      “王爷箭法如神,承让承让。”
      萧云锦驾着马步入狩猎场,小皇帝坐在高台观望,朝寒已经在场上整装待发。
      萧云锦骑的马是他惯用的战马,身姿矫健洁白无瑕,名为踏雪。
      “参见王爷。”
      “诸位久等。”
      大臣将士们互相寒暄一番。
      都到齐后,随着号角声响起,众人陆续冲入围场。
      萧云锦自然一马当先,挽弓搭箭射中糜花鹿,拿下首血。
      外围都是些小打小闹,是给文官练手助兴使用的。真正凶猛难猎的都在内围。
      “驾!”
      萧云锦纵马奔进林中深处,瞅见前方有只野猪,当即反手取箭瞄准射杀。
      锋利的箭直直插入野猪的眼睛,野猪乱撞时,第二支箭又插进了心肺,野猪瞬间倒在地上没了动静。
      这些猎物会有人来收,顺便统计数量。
      萧云锦再往前走,碰巧遇上朝寒射杀了只山羊,一箭穿心,一击毙命。
      “好箭法。”
      萧云锦骑马到他身边。
      “督主大人在朝堂是屈才了。”
      “王爷谬赞。”
      两人不约而同放慢了速度,并排齐行。
      萧云锦瞥见一只混入其中的野兔,正想搭箭的时候察觉身边毫无动静,他转头去看,朝寒坐在马上只盯着他的动作。
      萧云锦挑眉放下手中的弓箭。
      “本王以为,和督主大人是棋逢对手,高山流水。”
      他不喜欢被谦让的感觉,作为男人,争强好胜是本性,更是血性。
      他话音刚落,朝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野兔射杀,箭羽直接钉在地上,入土三分。
      “王爷,承让。”
      萧云锦大笑,眼中满是光芒,随后双腿用力策马。
      “驾!”
      朝寒紧随其后。
      两人走的是同一路线,遇到猎物是毫不手软,就看谁的箭更快。
      偶尔两箭相撞,猎物落空,这丝毫不会影响萧云锦的好心情。他反而更加兴奋,加快速度,非要争个高低。
      两人如风过境,所到之处毫无活物。
      顾然目瞪口呆看他们两个你争我抢地从面前跑过。
      心里暗自揣摩,原来王爷和督主不和的传闻是真的。看这架势差点打起来,他要不要跟上去阻止一下,可是如果殃及无辜怎么办。
      算了算了,保命要紧。
      萧云锦跑到围场边缘才停下,调转马头和朝寒相对。
      “今日本王很是痛快,与大人相见恨晚。”
      和朝寒一起策马奔腾,让他找回了在草原上无拘无束的快感。
      “王爷箭法如神,臣甘拜下风。”
      这话刚才顾然也说过,可是萧云锦听着就是感觉不一样,朝寒夸他会让他觉得更高兴。
      “你也不遑多让。”
      说完,萧云锦又叹息。
      “平时大人居高堂,倒是可惜了这身本领。”
      “若是王爷喜欢,臣以后可时常陪王爷出来狩猎。”
      “当真?”
      朝寒看着他那双眼眸微微失神,似乎漫天星辰都攘括其中,一如初见。
      他听见自己说。
      “只要殿下喜欢,臣在所不辞。”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