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九千岁vs战神王爷 ...

  •   萧云锦走得很慢,因为他直觉某人会追上来。
      果然,他刚出门一会儿身后就传来匆匆脚步声,隔得近了,这脚步声又变慢,默默跟着他。
      萧云锦在心里叹了口气,停下转身。
      “督主大人,好巧。”
      “王爷客气了。”
      打过招呼两人便同步,并肩而行。
      朝寒沉默半响突然提起话题。
      “王爷在边关四载,过得很是辛苦吧。”
      “边关条件自然不比京城,不过胜在自由,无拘无束。”
      那是他一直追寻的东西。深宫的压抑他早就受够了,当初毅然出征,别人以为他是赌气,实则是他筹谋已久。
      他放弃的东西,被别人争抢得头破血流。
      所有人都觉得他会后悔,其实并没有。
      “臣一直以为,王爷不是心甘情愿出征的。”
      萧云锦错愕地转头看他,原来他也是这样想的。
      萧云锦突然想起上辈子,朝寒交权的时候对自己说:这一切本就是你的。
      当时萧云锦并不能理解,现在想来,他身居高位,死死守护的权利与江山,原来是在为我铺路么。
      心下感动,萧云锦摇摇头,笑容坦然。
      “非也。本王本性放纵,这深宫大院困不住我。名利高位对本王而言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
      “原来如此。”
      朝寒又问他。
      “王爷行军打仗,遇到过诸多危险吧。”
      这倒是真的,大家都是真刀真枪地打架,危险在所难免。
      “的确,好在都化险为夷。”
      说到此,朝寒掏出一个白玉瓷瓶递给他。
      “这是专治刀剑伤口的药,每日早晚涂抹,不出三日便可痊愈,且不会留疤。臣想......王爷应该需要此物。”
      萧云锦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朝寒从始至终说这么多,就只是为了给他送药。
      不得不说,他这个过渡的理由简直无懈可击。
      萧云锦也没推拒,把瓷瓶收入衣袖,轻笑道。
      “多谢督主大人的好意。本王就却之不恭了。”
      “这也是臣的荣幸。”
      两人说话间,已经不知不觉走出宫门。
      等到萧云锦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居然已经跟着朝寒踏上马车的脚踏。
      萧云锦顿住,转头看向另外一边,王府的马车就停在宫门旁边,他却视而不见地走过了,还跟着上了别人家的马车。
      也许是上辈子走哪跟哪的习惯还没有改掉。
      萧云锦以手扶额,再抬头就对上了朝寒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
      这也太尴尬了。
      萧云锦掩饰性地咳嗽两声,然后放下那只已经踩上脚踏的腿。
      “与督主大人所谈甚欢。”
      “臣亦然。”
      “那本王就不远送了,督主大人慢走。”
      萧云锦严肃脸回到自己的马车上,抬手就拍了一下大腿。
      差点跟着别人回家,丢人丢大发了。
      又拿出刚才得到的药瓶在手中把玩。
      原来朝寒昨天晚上认出他了。
      不过看这样子,也没要他解释什么,那就直接翻篇吧。
      ……
      “王爷,平时可以不去花楼,但今天可不能错过,花灯节呀。最好的观景位置已经给你安排上了,若是需要,也可以把未来嫂子带上,反正也不做什么。”
      萧云锦看他戏谑的眼神,无奈摇头。
      “胡说八道。”
      顾然坐在他身边,碰了碰他的手肘,给他出主意。
      “今晚可是表衷情最好的时候,你带嫂子去顶楼看风景,兄弟喊人去给你放灯,等到千盏明灯亮起,你再顺势求娶,嘿,绝对马到功成,事半功倍!”
      听他这样说,萧云锦还真的想象了一下那种场景,他和朝寒站在顶楼看万千灯火,然后......不行不行,不可以。
      萧云锦红着脸把脑海里的画面甩出去。
      “不必。他......害羞,对,害羞,此法不可行。”
      顾然遗憾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反正你今晚得到场,我可是特意让徐娘留的房,你又不是不知道今晚的观灯位置有多么难得。”
      萧云锦点头应允,闲来无事,花楼观灯也无不可。而且他向来是花楼常客,突然不去恐怕也会惹人生疑。
      花灯节当晚,街道热闹非凡,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门小姐都会出来,自然也会吸引无数风流才子跟随。
      萧云锦透过窗口看底下人潮翻涌,顾然坐在桌边畅饮,听着艺妓弹奏的曲调,好不悠闲。
      “爷,喝一杯。”
      萧云锦回到桌边坐下和他碰杯后一饮而尽,心里却躁动。
      他总会莫名其妙地想到朝寒,更想和朝寒一起观灯。
      “爷怎么神不思蜀的。莫非是在相思佳人?”
      萧云锦没有反驳,又给自己倒了杯酒饮下。
      “我真的栽了。”
      他承认了,自己喜欢朝寒,彻彻底底地喜欢。
      明明是那个人先表露衷情,如今深陷不可自拔的倒成了自己。
      都怪朝寒,搅乱他这一池春水。
      顾然点点头,给他添酒。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何况凭爷的身份样貌,哪里用得着这般纠结,都是美人上赶着求嫁的。”
      萧云锦有苦难言,他喜欢的那个人又不是女人,论身份地位也算得上平起平坐,强求是万万不可取,可要说到两情相悦,朝寒如今是半点儿没表露,他哪能不纠结。
      “爷不必忧心,是哪家姑娘,给兄弟说,兄弟亲自去说媒。她家要是不同意,我就吊死她家门口!”
      这话惹得萧云锦大笑不止。
      外面吵闹声更甚,萧云锦端着酒杯走到窗口。
      原来是已经开始放灯了。
      万千灯火点燃,无数孔明灯陆续飞上天空。
      这个位置的确是观灯的绝佳地,从他这里正好可以看见花灯升起的壮阔美景。
      唯一遗憾的是,今年的花灯节,朝寒没有与他同赏。
      或许,明年能有机会。
      萧云锦看着花灯升起,低头无意瞥见底下的桥头上,那个身穿玄色宽袍的男人正与他对视。
      一人站桥头,一人坐高楼。
      两两相望,万千灯火只做陪衬。
      萧云锦心里突然蹦出一句诗:纵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萧云锦笑了,笑得开心又肆意。
      
      朝寒就站在那儿,静静观望藏在心中的少年郎。
      能够光明正大地看着,他一生所求,也不过如此。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