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为爱当间谍的小驴犊子 ...

  •   屋外的雨下得很大,比依萍找他爸借钱被打那天还要大。
      淅淅沥沥的雨声透过窗户传进屋内,黑色西装把男人的身形修饰得笔直挺拔,他就站在落地窗边,透过模糊的平面望向远处,眼神平淡若水,却暗藏汹涌。
      管家微微佝偻,纠结许久才试探性地开口。
      “先生,现在还来得及,要不我去喊少爷......”
      男人抬手示意止住他后面没说完的话,转而走回椅子上靠躺着,仿佛瞬间失去力气,只剩颓然。
      “都随他。”
      只要是他想要的,都拿去。
      管家红了眼眶,把腰又往下压了压,生怕被男人察觉自己的失态。
      “先生,夜凉了,我去沏壶热茶。”
      管家转身离开书房,又轻轻把门合上,在门板贴合的刹那他看见男人抬手捂住眉眼。
      他知道此刻不该打扰,先生在外人面前从来都是逞强惯了。
      管家想着,今天泡碧螺春吧,换个口味,降火。
      把茶泡好端出来,管家却被客厅的人影吓得打翻了茶具。
      脏兮兮的人儿仿佛是在泥地里打过滚的,光着脚丫子踩在地毯上,头发丝儿都在滴水。
      管家瞪大眼仔细瞧,才从那张沾满污迹的脸上找到熟悉的眉眼。
      “少...少爷?!”
      站在客厅中央的云华转头和他对上视线,嘴唇微微蠕动却没发出声音,见他往前走了两步便径直栽倒。
      管家大惊失色把佝偻的背都挺直了,把手伸出来想要拉住他,无奈距离有些遥远。
      眼看这人就要砸在大理石桌角,少年身后突然垫了只手臂,将他牢牢禁锢,终究幸免于难。
      预想中的血腥场景没有出现,管家顿时松了口气,背也佝了回去。
      “先生,您来得真及时。”
      陆迟把少年打横抱起,径直走向卧室。
      “打电话让湛九马上过来。”
      管家当即去打电话,陆迟把少年放上床,见他浑身脏兮兮的,犹豫片刻。
      “抱歉,小华。”
      他说完,抬手脱去少年身上的衣物,过程中目光微微躲避,脱完又迅速套上睡衣,再把被子盖上,然后到浴室端了盆热水,用毛巾打湿给他擦拭脸颊。
      精致的脸显现出来,却毫无血色,苍白得惹人心疼。
      陆迟轻轻抚过他的额发,满目愁思。
      距离少年盗走文件也不过两个小时,怎么就把自己整得这么狼狈不堪。
      “先生,湛医生到了。”
      陆迟站起身让出位置,盯着湛九给少年把脉,量体温,测心跳,然后又翻开少年的眼皮瞧瞧。
      湛九是云家聘请的私人医师,因为云华是早产儿,先天不足最容易头疼脑热,小病不断。
      “小华他怎么了?”
      湛九熟练地检查完,一边收器材一边说。
      “别担心,是淋雨导致感冒,加上心绪不宁引发的间接性晕厥。等他醒过来喝点感冒药,休息两天就没事了。”
      陆迟颔首,把云华伸出被窝的手握住又放回被窝,没事就好。管家谢天谢地把湛九送出去。
      ……
      云华这一睡便到了第二天清晨。
      窗外光线朦胧,还不到日出的时候。
      云华转头看靠在床头闭目养神的男人,他照顾了自己整整一夜。给自己喂水喂药,湿巾除热。
      这些他都能感觉到。
      这个傻瓜。
      云华把手伸过去握住男人垂落在腰上的大掌,刚碰上还没察觉温度,男人便睁开了眼。
      “小华?你醒了。”
      陆迟没注意云华的动作,急忙坐直身体用手背去检查他额头的温度,有些冰凉,不再发热发汗了。
      “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云华和他对视,看对方满眼都是自己的神态,没忍住红了眼眶。
      “哥......”
      他泪珠欲泣,陆迟慌得手脚无措,自从云家双亲去世后,云华就再也没有叫过他一声哥,现在的转变必然是遇上事了。陆迟无奈只能顺势把人半搂进怀里,低声哄慰。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你和我说,遇上什么事都别怕,有我在。”
      云华摇头,他没有受欺负,他只是心里难受,因为他恨,恨自己愚蠢无知,恨自己有眼无珠,恨自己铸成大错。他更恨那个欺骗他伤害他践踏他的魔鬼,害他家破人亡。
      可是,这些事情在陆迟面前都不重要,只要陆迟还在,只要他还好好的,其他的都不值一提。
      云华双手环紧了陆迟的腰,陆迟难得见他愿意亲近自己,心里又喜又怕。
      他怕云华受了委屈。
      “小华,有什么事都和我说,我们一起解决,好吗?”
      云华渐渐冷静,现在大错未成,一切都还来得及。他不该自哀自怨才对。
      何况,他还有陆迟。
      云华把手松开,从陆迟的怀里抬起头。
      “我只是做了个梦。”
      陆迟是个很好的倾听者,他示意云华继续说,把心里话都发泄出来。
      “我梦见爸爸妈妈了,他们说,要我们两个互相扶持,互相照顾。哥,这些年是我错了......”
      陆迟摇头,用指腹擦去云华眼角的泪痕。
      “小华,你没有错,你只是有自己的选择。”
      云华听他这么说,刚止住的眼泪又开始回涌。
      “哥你不怪我吗?”
      “我从来没有怪过你。”
      陆迟对少年之前的所作所为只字不提。
      云华扑进他怀里把脸埋住,心中过分酸涩。
      老天爷就是嫉妒他身边有陆迟,所以才给他安排了那么曲折坎坷的命运。
      可是为了陆迟,再苦他也甘愿。
      所幸,他失而复得。
      以后,他们都会好好的。
      ……
      兄弟两紧紧抱团,抱着抱着云华就困了,他轻轻打了个哈欠被陆迟发觉,又被按回被窝。
      “再休息会儿。”
      陆迟也是一夜未眠,可他心中事情多,打算趁云华睡着了再去一一解决。云华哪里会放他走,掀开被子往后挪了挪空出地方。
      “哥,陪我。”
      陆迟纠结了下,一方面他不愿意放过这次亲近云华的机会,只为他自己那些隐秘的心思,另一方面他又担心云华是感冒糊涂不清醒,如果现在和他太亲近可能以后的关系会更糟糕。
      陆迟左右两边如同出现了小天使和小恶魔争斗不休,拿不定主意。平日里的千万合同他一秒就有决断,可但凡与少年扯上关系,他总是游疑多虑。
      云华看他没有动作,蹙眉直接拉住他的手,把人拽上来,然后两人一齐盖上被子。
      陆迟有些僵硬,在云华伸手搂住他腰身的时候,更是大气不敢出。
      他有些怀疑此刻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
      也许就是一场梦,只有在梦里,云华才会叫他哥,才会主动与他亲近。
      云华在他怀里很快睡着,呼吸绵长。陆迟抬手轻轻触碰云华的脸,触感柔软温热,好不真实。
      如果真的是一场梦,请让这场梦持续的时间更长一些,他渴望太久,如同沙漠中濒临枯竭的行人,不见雨露最好,一旦得到雨露,那便是疯狂极端,至死方休。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