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嫖狼人的第三步 ...

  •   在禁闭结束的时候,葛瑞斯几乎做完了所有可以干的事情——除了变形课的内容。她从来没有被关过这么久的禁闭,即使是以前和西里斯烧了半个扎比尼庄园的时候,也只是半个月的禁闭。她猜测可能那一天是什么重要的日子?葛瑞斯迷迷糊糊的记起大人们之后谈话中出现的词语“Lord”。
      她鼓捣好东西,照常和小纱拉玩了一会儿(禁闭时委屈它只能在屋内待着,所以玩一会儿成了每天的必然项目),让它藏进自己的头发里。
      葛瑞斯满怀希望的去问妈妈:“或许我可以和西里斯一起?”她轻轻拽了拽衣服,紧张的等着回答。
      埃尔严肃地看着她:“我想可以,但这只是因为你以前没有犯过比这严重的错误——所以我愿意给你机会,但仅此一次。”
      葛瑞斯弱弱地点点头。
      虽然是来自巫师家庭的孩子,但葛瑞斯和小天狼星都没有去过9站台,它在第九和第十站台的第三根柱子那里。远远地,她就看见了与人群格格不入的沃尔布加姨妈和她身边一脸冷漠阴沉的西里斯,一本正经的小表弟雷尔。
      沃尔布加姨妈面对着站台,身形颀长。没有见过她向西里斯发火的人都会以为这是一位家教极良好的女士。
      葛瑞斯整整头发,挺胸直腰含下巴,用尽量极致优雅的体态向他们走过去。如果不这样姨妈一定会指责她丢了纯血统家族的脸——虽然说葛瑞斯已经做得足够好了。
      “瑞西,你好。记得注意体态。”
      又来了,葛瑞斯无奈地行礼。“好的,沃尔布加姨妈。我来找西里斯。”
      “我知道,希望你们新学期不要惹祸,处理好交际关系。”她顿了下,“去了斯莱特林后也看看有没有合适的纯血少爷,做做朋友也是好的。”
      西里斯嘲讽地勾勾唇——雷古不赞同地看了他一眼。这俩兄弟的戏码可比听姨妈说教有意思的多。
      蒸汽已经开始从火车头飘出,霍格沃茨特快就要启程。
      葛瑞斯压抑不住心中喜悦,匆匆告了别,就拉着西里斯奔向最近的一扇车门(西里斯飞速抓住了行李箱)他们在挤得迈不开腿的走廊里找着包厢。
      这间有克拉布和高尔——进去会被零食淹没……这间有一对接吻的学生……这间有一个穿奇怪衣服的男生和一个红头发小美女……进。
      葛瑞斯哗地一把拉开车门(西里斯os : 这能是个斯莱特林??)不顾瘦男生投来的不耐的目光,向小女巫打招呼: ”你好,我想请问这儿还有别人吗”
      坐在那托着腮的小女巫转过来看她,眼睛亮了亮,似乎为了看到一个同龄女孩子开心。“你好,没人。你们快进来坐吧。”
      西里斯似乎有些嫌弃那个男孩子,不过还是放好行李坐了进来。
      “你好,我是莉莉·伊万斯。这是西弗,西弗勒斯·斯内普。”
      “你好,伊万斯。我是葛瑞斯·格林格拉斯。”
      西里斯短暂地开口——他一直把玩着手上的领带。
      “西里斯·布莱克。”
      西弗勒斯突然插了一向:“莉莉,你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霍格沃茨湖里的巨乌贼吗?”
      虽然他已经与她说了很多遍,但莉莉还是被吸引走了兴趣,与他聊了起来。趁着这个时机,葛瑞斯看向西里斯——非常严肃的。
      “嗯?”
      西里斯正在和偷偷伸出头的露珠比手指的长度(可能是树枝),他听见葛瑞斯悄声问:“我没来得及问——沃尔布加姨妈打你了吗?”
      她瞥瞥聊得正欢的那两人,又把目光转回西里斯。他无所谓地笑了下:“没事,你知道的,她一向爱雷尔,怎么会太在意我。”葛瑞斯怀疑地看了西里斯的灰色眼睛——满眼真诚。
      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一个角度——她能看到但莉莉和斯内普看不到的角度,拉开西里斯的衬衫。
      “嘶啊……”眼泪又漫了上来,葛瑞斯忍着哭音“你不是说没事么?”她抬眼想瞪西里斯但又于心不忍,
      西里斯的衬衫下有好几道红肿的鞭痕,有些已结了狰狞的紫色血痂,他不知所措地看着葛瑞斯的眼泪:“这都快好了嘛……”西里斯给葛瑞斯抹了两把眼泪。
      “嘿!”一个人大大咧咧跳了进来,“看来这里有位置!”这个男孩子头发乱的像长了几个月没修剪过的花草,动作间略有些骄傲。
      他扫视了下整个包厢,看到莉莉的时候眼睛亮了亮,看到斯内普时又不屑地撇撇嘴,像在嫌弃他不合身的衣服。
      他先自我介绍道:“我是波特。詹姆·波特。”他又热切地看向莉莉,“你呢?”
      等他们做完自我分绍后,詹姆想坐在莉莉身边,但一边的斯内普一脸不开心地看着他,于是莉莉抱歉地请詹姆坐到西里斯身边。
      她好像很关注斯内普的情绪。葛瑞斯暂时忘记了西里斯的伤,而且她发现旁边的西里斯和詹姆已经自来熟的聊开了。
      “你最好去斯莱特林!莉莉。那可是最好的学院!”
      本悄声聊着的莉莉和斯内普的音量突然变大,引起了三人的注意。斯内普苍白的脸漫上血色,他激动地列举着斯莱特林的曾经的荣耀。
      西里斯瞥了他一眼,慢悠悠地开口:“斯莱特林?对不起,我以为只有举重的巨怪和用鼻孔看人的小白脸才会去斯莱特林……”他嘲讽地笑笑,“现在又有合身的衣服都穿不起的穷鬼了?”
      斯内普脸上的血液也迅速扩散,涨红了整个脸。“够了! ”莉莉也生气地看着西里斯“你真没礼貌!”
      她怒气冲冲地把斯内普拉起来,像一阵风一样冲出了门,她的声音散在空气中“西弗,我们再去找一间。”西里斯耸耸肩。
      詹姆不自然的望了一眼莉莉离开的方向,但马上回过头赞同的看着西里斯:“酷!兄弟,看来你一定是一个格兰芬多!我就会去格兰芬多,我们全家都在那里。”
      小纱拉看到车厢里人少了,就从葛瑞斯的头发里爬出来,窝在她的领口,揪了根金发晃着。詹姆不经意地瞥了它一眼,立刻瞪大眼睛,被吸引走了注意力。
      “那是护树罗锅?”他有些错愕。葛瑞斯点点头。詹姆伸出只手,摸了摸它,又将注意力转回西里斯。
      西里斯沉默了一下才说:“我全家都是斯莱特林。瑞西家基本都是拉文克劳或斯莱特林。”
      “天哪,”詹姆惊讶极了,“我还以为你挺好的呢!”
      “我可不一定和我亲爱的家人们一样。我会是个不一样的布莱克。”西里斯认真地强调。
      “你确实不一样,我以为你一定是个格兰劳多呢。还有葛瑞斯,”詹姆笑着看了一眼她,“她更像赫奇帕奇。他们总是和动物们关系很好。”他没说的一句话是,他们总是不能在别的地方出彩。
      纱拉好像看出了詹姆的内心戏,用枝条不轻不重地抽了他一下,又缩回葛瑞斯的发丝间。
      “要换衣服了,快到了吧。”葛瑞斯看着越来越黑的天色,向男孩们提到。
      “嗯,是啊。”聊得正欢的两个人只是点点头敷衍地应和,继续着他们的话题。
      葛瑞斯冷笑了下,悄悄唤出小纱拉,一人一树嘀咕了许久。
      过了一会儿,葛瑞斯带着标准的端庄笑容看着西里斯和詹姆。“男孩们,”她慢悠悠地说,“你们再不出去,我只能认为你们是想留在这里看我换衣服的变态了。”
      她瞟了一眼西里斯脚上的露珠,成功了,很好。
      两个男孩瞬间噤声,一起站起来想要出门,却不约而同的向前趴倒——吧唧摔在地上。葛瑞斯大笑着看两个男核灰扑扑地爬起来,得意地看到西里斯生气地看过来。
      但意料之外的是,詹姆不但没有生气,还兴奋地看了她一眼:“WOW!真棒的恶作剧。”他高兴地称赞,丝毫没有被愚弄的不满。然后他们离开了包厢,让葛瑞斯换衣服。
      把金发从衣服领子里拽出来,再把小纱拉放回头发里,葛瑞斯打开门,和已经换好袍子的两个男孩走出列车。
      他们在期待不安又紧张的情绪中注视着繁星下的霍格沃茨城堡——这是他们将要度过未来七年的地方。
      跟随着一个巨人走出一段路,到黑湖边去坐船。门口有一位头发箍得很紧的一位女巫迎接他们,她嘴角有些抿着,“请跟我来,保持安静。”这位绿袍子女巫转身领着他们向城堡里走去。
      “嘿,”詹姆斯悄声说,“我打赌那是麦格教授。”看见西里斯与葛瑞斯困惑的眼神,他又解释道:“哦是这样。我爸爸说头发紧扎成一个小圆髻,很少笑的那位就是麦格教授,曾经给他扣了很多分……”
      “安静!”麦格教授一记眼刀飞过来,封住了詹姆的嘴和其他人好奇的目光,他们已经站在礼堂里了。一根根蜡烛漂浮在桌子上。天花板上的星空流转着,发出迷人的光。
      “接下来,你们将站在这里等待,直到我念到你们的名字,再上来戴上分院帽。“她回身指指一顶破旧,脏兮兮的帽子。然后她立在那,不动了。葛瑞斯正疑惑着时,帽子开口了:
      “哦,霍格沃茨。哦,霍格沃茨。
      是谁教给我们知识?
      不论我是懵懂的孩童,
      还是谢顶的老人。
      在很久很久以前,
      有四位伟大巫师。
      勇敢无畏的戈德里克·格兰芬多,
      他最喜欢一往直前的孩子。
      聪敏智慧的罗伊娜·拉文克劳,
      她偏爱勤奋灵秀的学生。
      温柔忠诚的赫尔加·赫奇帕奇,
      她看好正直温暖的孩子。
      狡猾高贵的萨拉查·斯莱特林,
      他最欣赏野心勃勃的学生。
      来,别害怕,戴上我。
      看到你们的性格,
      看到你们的渴望。
      我定将你们分到最合适的地方。”
      学生们鸦雀无声,目瞪口呆地望着这顶开口唱歌的帽子。詹姆松了松手中的魔杖 ,他有些茫然:“妈妈说我得战败一头巨怪才能进格兰芬多……”西里斯无奈地看了他一眼,但很快又开始紧张起来 。
      “那么,”麦格教授拿出份羊皮纸名单念道:“克里夫·埃博。”(由姓氏首字母)
      分院帽沉默了一会儿,喊道:“赫奇帕奇!”
      “安妮·伯德。”
      “拉文克劳!”
      ……
      “西里斯·布莱克。”
      黑发灰眼的小天狼星走上去,把帽子扣在头上。葛瑞斯甚至可以看见西里斯和那帽子正在不断争论着。最后,帽子终于妥协了,喊出来:“格兰芬多!”
      葛瑞斯偷偷看了眼纳西莎,她满脸怒容,旁边的卢修斯轻声安抚着她。暮瑞斯猜测她一定看到西里斯与分院帽的那一场争论了。旁边的安多米达看上去忧心忡忡,葛瑞斯觉得她的担心不无道理——看看西里斯身上的伤!
      她决定一会儿再逼问他,不过也是结束晚宴之后了。因为她认为自己不可能去格兰芬多,肯定会和西里斯分开。
      不同于布莱克姐妹的神色各异,西里斯像是大松一口气,他丝毫不在意格兰芬多桌上的寂静和惊讶,跑到了桌边坐下,然后抬起头冲着瑞西笑了笑。
      “莉莉·伊万斯。”
      葛瑞斯看见红发小女巫顺拐着走到分院帽前把它戴上。身后的黑发男孩们(斯内普和波特)紧张地盯着她。
      “格兰芬多!”莉莉快乐地迈开两条小腿跑向热烈鼓掌的长桌——小美女无疑是很受欢迎的。
      “罗伦斯·弗尔加……麦琪·格林…”
      “葛瑞斯·格林格拉斯。”
      她一下子蹦起来,开始后悔在莉莉顺拐时笑了,因为她也开始浑身发抖。
      她抖着手把分院帽戴在头上坐下去,差点跌到地上。她看见斯莱特林和拉文克劳们坐直了身子,格林格拉斯家出斯莱特林和拉文克劳是公认的。她的余光瞟到了西里斯,他正热切地看着这边。
      然后她听见帽子的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对她说:“你有一颗善良的心,和一只有趣的小伙伴,是不是?也很正直,那么赫奇帕奇是个好去处……坚决不去?”
      它好像有些失望,“好吧,那么看看……哦!你心底藏着极大的勇敢!”
      葛瑞斯心猛地一沉。不可能,不管格林格拉斯再怎么不在乎学院,但格兰芬多?绝对不行的。
      但帽子已经叫出声了“格兰芬多!”
      又是一次寂静无声。这一个晚上出了两位特例,她甚至不敢看斯莱特林们的方向。
      小纱拉可能是在分院帽里捂得太久了,克服了害羞的毛病,一下顶开分院帽,爬出来在她头上大口呼吸着。
      学生们更加震惊,简直是一下也不敢眨眼。教师桌上的一位教授也站起来,有些兴奋地看过来。小纱拉手忙脚乱地缩了回去,它有些害怕这么多的目光。
      葛瑞斯匆匆站起来,埋头走向格兰芬多桌,尽量去忽视一双双好奇的眼睛。她坐在激动不已的西里斯旁边,有一位女孩子隔着好几个孩子拍了拍她的肩膀。“嗨!真高兴和你一个学院,只可惜西弗去了斯莱特林。”莉莉撇了撇嘴。
      刚被极快地分到格兰芬多的詹姆奔过来坐时恰好听到了这句话。他翻了个白眼,“这有什么好可惜的,我相信不止我一个庆幸着他没来格兰芬多。”
      “喂!”莉莉气的一拍桌子。
      小天抑制不住自己的笑容,他握着瑞西的手,满眼都是喜悦的光。葛瑞斯本来有些灰败的心情也被他的快乐感染了,她笑了起来。
      “可惜了,他们一定会给你发吼叫信的,说我带坏了你……”西里斯又有些担心,他自己不在意家人,但他知道瑞西很在乎埃尔姨妈。
      她甩甩头:“来都来了,说不定我真的有勇敢的特质呢?”西里斯看着她的笑容松了口气,摸摸她的头。
      葛瑞斯感到有一双眼睛长时间地落在自己身上,不同于其他人是因为好奇而瞥她几眼,它们透着好奇的光。
      她抬头望过去,看见一个陌生的男孩正注视着她,在看到她注意到他后温和地笑了笑,又低下了头。
      葛瑞斯注意到他苍白的脸和几乎同样颜色的嘴唇,还有脸上各处的擦伤。她不是很爱揣测别人的隐私,也移开了注意力。看着别的学生们分院。
      邓不利多教授在分院完全结束后站起来,开始讲话。
      “我知道大家都饿了,”他笑笑,“简单地说,不要随便在教室放与学习无关的物品(一位学生小声嘟囔着,听上去好像是“粪弹”)不要把猫头鹰的脚绑在一起。不要随意进入禁林。”他看了一眼普威特兄弟们的方向,葛瑞斯认出了那两个被妹妹拳打的红头发。
      “好了。现在——尽情地吃吧!”
      话音刚落,四条长桌上出现了一盘盘抹着蜂蜜、黄油的烧鸡,各种小菜,烤肉,青豆,牛排,芝士鸡,意大利面……
      格兰芬多们开始大块朵颐起来。葛瑞斯有些不适应,她是不被允许这么吃饭的。不过在周围轻松气氛的影响下,她也放松下来,揪下了一个鸡腿。
      (现在是23:01 ,我想吃鸡腿!)
      吃完了饭,一个女孩子站起来热情地招呼着:“女孩们!跟我走!”一个男孩像是要和她比拼,呼地站起来,也扯开嗓子吼:“男孩们!”
      他们俩身上都带着一个P字母徽章。
      葛瑞斯站起来,跟在西里斯和詹姆的后面爬着楼——格兰芬多的休息室在八楼。她在心里哀叹一声,更不用说明天即将到来的狂风骤雨了。
      到了一段走廊,新生们都在东张西望。那个女孩冲着一幅穿着粉色衣裙的妇人画像打了个招呼。“口令?”“火蜥蜴。”“请进。”胖夫人笑眯眯地说。
      画像向外旋开,露出一条通道来。新生们一个个钻进去,站在温暖的休息室里。
      壁炉中的木头燃烧着,不时发出噼啪的响声,休息室中四处散落着沙发枕和金红色的各样装饰。
      那个女孩开口了:“你们好。我是凯蒂·博尔特。”她轻快地鞠了个躬。“是格兰劳多的级长。格兰劳多的休息室是要通过胖夫人——就是那个画像进入的。口令会张贴在休息室的墙壁上,记得及时去看。”她眨了眨眼。
      葛瑞斯蹒跚着走回寝室,和舍友打了个招呼,她甚至没有看清楚自己的室友是谁,就一下子栽进四柱床上埋住自己睡着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