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嫖狼人的第十一步 ...

  •   “求求你,至少让我吃一口果酱面包……”葛瑞斯有气无力地被詹姆拉着走出了大厅。
      “莱姆斯去给你拿了,一会儿去看台有的是时间让你吃。”詹姆心如铁石,反而加快了脚步,几乎开始一路小跑。
      “嘿,前面那位心地该死的善良的男孩。我几个小时前还是断了骨头的病人!”她愤愤地叫唤。
      詹姆头也不回:“我们必须得占据一个最完美的位置!今天可是咱们和斯莱特林的第一场比赛——我一定要近距离看着他们输得像被喷了驱逐剂的狐媚子!”他甚至是磨着牙念斯莱特林这个单词的。
      “我还没有和莉莉说呢,”葛瑞斯有点为难,“她要去图书馆,不能来看比赛了。”
      詹姆瞪大了眼睛:“拜托!今天是第一次!我们的第一次比赛诶!”他的眉毛和眼睛都皱在了一起,一齐表达着自己的不满和惊讶。
      葛瑞斯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翻了个白眼:“那又怎么样,你又不能把她从图书馆拎出来。”
      詹姆带着葛瑞斯灵活地穿过人群,直向球场奔去。今天的同学们起的都格外地早,尤其是一年级的新生们,魁地奇比赛甚至让他们中个别过于激动的一晚上都没有睡觉。
      莱姆斯和西里斯早就到了,坐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很显眼的两个蓝色空椅子旁边,还是第一排的看台上——葛瑞斯听说魁地奇比赛时前面的观众容易被疾速飞来的扫帚削掉脑袋。
      莱姆斯抱着一个牛皮纸袋,略垂着头躲避着早晨有些刺目的光线,眉目模糊地笼在阴影里。西里斯就瘫坐在他旁边,头枕着双手靠在椅背上小憩。
      葛瑞斯发现下面的女孩子,甚至连看上去比他高两个头的学姐都在悄悄瞄他,和自己身边的女孩子一起脸红着窃窃私语。
      真是疯了。葛瑞斯难以置信地摇摇头,但她也不得不承认即使西里斯还小,但那完美的侧脸依旧很吸引人,尤其是形状优美的鼻子和流畅的下颌线。
      
      费力地穿过人群走向他们俩就花费了很长时间,尤其是还要和不停让路的同学们道谢。
      接过莱姆斯手中温热的纸袋时,双方队员已经开始出场了,她看了一眼自信昂昂的自己学院队员们,放心地从袋子里掏出一块被纸包的严严实实的厚切面包,开始慢慢的往上面抹橘子果酱。
      她咬了一口皮烤的焦黄的面包,牙齿深深地陷进柔软的面包芯里,正感叹着生活的美好和食物的美味,就突然顿住了。
      
      “额咳咳咳呕咳咳额咳——”
      葛瑞斯转过头,剧烈地咳嗽起来,莱姆斯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关切地撑起胳膊看过来。
      她一边捂着嘴,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一边用尽全力尝试着把自己烧断的神经重新连接起来。
      那个穿着深绿色运动服的男孩子,在她往嘴里塞面包的时候对她笑了,而且笑的很灿烂,看上去一点其他的意思都没有。
      葛瑞斯小的时候确实和很多斯莱特林的少爷小姐们关系不错,但自从她戴上了金红色领结,就没见过任何一个绿色衣服的学生对自己笑过。更别说那个男孩还正在和格兰芬多的队长凯蒂握手,应该是斯莱特林的队长。
      她揉了揉眼睛,这个人似乎很眼熟。
      他深色的皮肤上嵌着一对琥珀色的眼睛,眼角即使不笑时也弯着,一笑更是能化开千年的冰雪,让整个世界都明亮起来。
      他外貌上完美的条件是遗传了自己的祖辈,而那迷倒众生男女通吃的魅力,和他已经毕业的姐姐一样,来源神秘。
      听闻那位已经毕业的传说中的扎比尼小姐,曾经在霍格沃茨曳曳生姿,每个学院的男孩子们前仆后继的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为其痴狂。
      葛瑞斯一直羡慕扎比尼小姐这样的能力,她小时候甚至梦想着去和这位女巫聊聊天,顺道学学如何提高自己的魅力。
      结果在第一次纠缠着爸爸妈妈去拜访扎比尼庄园时,葛瑞斯就和暂时寄住在她家的西里斯不小心放火烧了人家的半个院子,树木都变得焦黑,还烧死了不少罕见的花草。
      这个对待女孩永远温柔绅士的男孩子就是被她烧了半个家的扎比尼少爷——艾诺·扎比尼。
      葛瑞斯承认自己小时候长得就像神话里的小天使,但毕竟是毁了人家的院子……而这位扎比尼少爷没有冷嘲热讽,甚至都没有把她当做空气,还向她笑!她难以置信的嚼着面包,认为一定是自己的惊人的美貌触动了这位小少爷。
      葛瑞斯想来想去,越来越沾沾自喜。她转过身,冲着自己身边的莱姆斯扭着腰,时不时摆出一个自以为诱惑的笑容。
      莱姆斯看着她被太阳照的有些红的可爱笑靥,也被带得笑了笑,回过身从自己的袋子里抽出一顶暖黄色的帽子,撑开之后轻轻地扣在葛瑞斯的脑袋上:“现在有点晒,你先戴着这个挡挡太阳。”他又用手给她整理了一下帽檐,“这种黄色和你的头发很配,葛瑞斯。”
      “谢谢,莱姆斯。你不戴吗?”葛瑞斯看着他垂下的头发和在强光照耀下苍白的皮肤。
      “没关系。”
      
      “啊——————!!!”
      詹姆用根本听不出兴奋还是恐惧的尖叫声打断了他们俩。
      他们同时向球场上望去。
      然后被葛瑞斯抛在脑后很久的讲解声终于又传到了她的耳朵里,那个解说员重重的喘息着,然后开始飞速的说话,同样听不出情绪,但能听出随着他的滔滔不绝附在话筒上的口水的声音。
      “啊!!斯莱特林的找球手艾诺扎比尼又一次!又一次在比赛开始后十分钟内抓到了金色飞贼甚至……呼……呼……连格兰芬多的凯蒂才进了两个球天哪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天哪……该死的……”
      “约翰逊!”麦格教授揉了揉眉心,“为什么每一届解说员都是格兰芬多的调皮鬼!不许再说那个词!”
      “对不起教授……不得不说凯蒂的技术还是很好,顶着艾诺的恐怖压力进球……”那个解说台上的男生痛苦的扭动着,万般不情愿地宣布结果:
      “斯莱特林对格兰芬多——斯莱特林获得今年的第一次胜利!希望其他学院争点气,不要让这群狡猾的毒蛇再连蝉第七次学院杯冠军了……对不起麦格教授,我不说了嗷嗷……疼……”
      葛瑞斯:我还啥都没看哪?
      
      回去的路上詹姆一脸阴郁,浑身上下好像被狐媚子狠狠地抓过一顿,弥漫着深深的怨念。
      他的嘴角好像吊着两个巨大的千斤坠,撇的极有艺术性,这让葛瑞斯想到了盛怒时的沃尔布加姨妈。
      西里斯若有所思了一会儿,皱着眉头地问葛瑞斯:“那个队长好眼熟……是不是被咱们烧了家的扎比尼?”
      詹姆听了这句话,眼睛一下睁开了,转过来问:“什么?”
      “我们小时候去玩的时候,我和西里斯不小心用我裙子上的碎钻把人家树叶点着了……”葛瑞斯有点难以启齿。
      “哦怪不得你笨手笨脚。”
      “詹姆!”
      
      莱姆斯一回到休息室就径自爬上了寝室,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詹姆愤愤的:“要是我我也想回去!打得啥……”
      “第一场比赛就输了……”他在沙发上恨恨地用牙磨着抱枕。作为两个无用的击球手,费比安和吉迪翁面色如常的一边一个坐在他旁边,一个使劲揉他的脑袋,一个呼噜着他的背。
      “那你要是体验一下我们俩的生活,你绝对会疯掉。”
      “是的,兄弟。从我们开始打魁地奇起。”
      “一直到现在。”
      “每一次和斯莱特林比赛。”
      “都没有赢过。”
      两个人原本脸上的平静被咬牙切齿出的不甘之色淹没。
      “甚至有时候我们只是上了扫帚飞了半场而已。”
      “扎比尼就抓到了飞贼。”
      费比安收回了自己按在詹姆后背的手,戏剧性地够向天花板,做出要掐住什么的样子:“该死的只会讨好女人这点本事的小白脸扎比尼……”
      吉迪翁打断他:“他脸可不白……你们谁想吃点糖么?”他朝众人晃了晃手中的几颗银色包装的糖,“来来来,分一下。吃点甜的去去坏心情。”
      葛瑞斯拿了一颗放进嘴里。
      草莓味的。她靠在沙发上:“这是什么糖?”
      “口香糖。”两兄弟异口同声。
      
      哦,原来是口香……
      口香糖?!葛瑞斯猛地把嘴里的糖吐在还没扔掉的锡纸包装里,害怕地问:“佐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普威特兄弟俩一下笑成一团。
      “哈哈哈哈哈……詹姆说你有点呆,这不是挺机灵的嘛。”费比安坏坏的笑了笑。
      “好啦应该就是一分钟之后奏效,没什么特别的。你可是小姑娘,而我们普威特,不会欺负小姑娘。”吉迪翁安抚地拍拍她的脑袋。
      葛瑞斯忐忑不安地坐在沙发上等待。詹姆和西里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坐着。
      费比安有些遗憾:“早知道你这么快就猜出来,就不给你吃了。老天!我们从来没有做过这么无聊的恶作剧!”他夸张的摆出一副哭脸。
      
      刚刚推开画像回来的莫丽·普威特看着快缩成一团的葛瑞斯,锐利的眼神就径直扫向了费比安和吉迪翁:“你们俩干什么了?”
      费比安笑着的嘴角飞速垮下去,摆出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我亲爱的小莫丽……你怎么能怀疑你可怜的乖巧的两个哥哥……”
      莫丽理都不理他,盯着吉迪翁,声音嘶嘶的,像极了一条蛇:“说。”
      吉迪翁低头诺诺地:“鹦鹉学舌口香糖……”
      莫丽的怒火直冲云霄,她不住的指责着兄弟俩:“你俩这样下去……将来一定会出大乱子!欺负人家一个女孩子!还是比你们小四岁的!!我怎么跟爸妈交代!?你们俩要是将来开玩笑然后搞死了自己……”
      费比安弱弱的:“只是个小玩笑……”
      莫丽眼睛瞪着他,一头红发随着她的动作甩动,像熊熊燃烧的烈火。
      葛瑞斯控制不住的打了个嗝。
      莫丽转向她:“我可怜的小甜心,他们有没有对你做什么别的?别怕我一会儿会揍他们的……或许你想喝点南瓜汁吗?”
      “嗝。”葛瑞斯又打了个嗝。
      “等等,你们的糖录下了什么?”西里斯挑挑眉,向普威特兄弟俩看过去。
      “嗝。”葛瑞斯惊恐地张嘴想问什么,但是又打了个嗝。
      “我们也不知道……买的时候调了随机模式,就随便放在身上了,录到什么就是什么。”费比安回答。
      “嗝。”葛瑞斯捂住了脸。
      吉迪翁皱起了眉毛:“等等,老兄。这是不是你昨天晚上吃太多,在打嗝?”
      费比安挠了挠头,嘿嘿乐了两声:“你真聪明,老弟。”
      “嗝。这玩意你们录了多久?嗝。”葛瑞斯绝望地瘫在沙发扶手上。
      “不知道…………”吉迪翁挠挠头,有些懊恼。
      “嗝。”
      “噗。”
      “别笑了!……嗝。”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