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嫖狼人的第十步 ...

  •   “葛瑞斯……窗外的虎皮鹦鹉跟你说什么啦?”莱姆斯无奈地托着腮,看着这个又出神地聆听鸟叫声的小女孩。
      葛瑞斯无疑是个聪明的学生,但作为一个小老师,把她的注意力时时刻刻把握在手心里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她喜欢观察一切发生在她身边的事情,像露珠又长了几片叶子,医疗翼外鸟巢上的蛋又孵化出来了几颗,每只新生儿的叫声什么样……
      老实说,自从葛瑞斯知道给她补习的人是莱姆斯之后,就一直有些忐忑。
      她发现自己听着莱姆斯清润温和的嗓音,想到的居然不是施魔咒的手部动作或是魔药药材的年限要求,而总不自觉的把目光凝聚在莱姆斯握着羽毛笔的手上,看着他修剪的整整齐齐的指甲发呆。
      所以不得不把自己的眼神掌控好,放在窗外。自然就又容易走神了嘛……
      她猛地回过神,抚了抚鼻子,有些羞愧地说:“没什么,我们继续吧。”
      于是莱姆斯顺从地垂下头,继续用那只勾魂摄魄的手指着书给葛瑞斯讲1954年的妖精暴动。
      “所以,”葛瑞斯困得脑袋一点一点,还在拼命睁大眼睛。梅林,不管天气如何,是下午还是早晨。只要开始学魔法史,她就会在两分钟内变得昏昏欲睡,东倒西歪。
      “领导人是篮子(basket),是吗?”
      “是巴克斯特,是不是困了,葛瑞……”莱姆斯轻轻地停下了正在说的话。
      因为她的脑袋越来越低,慢慢抵在了莱姆斯骨节分明的手上。
      莱姆斯仿佛被一个不擅长变形的巫师变成了冰块,只有眼睛在极其缓慢的眨。他一动不动地看着魔法史课本上那个张着大嘴的妖精在照片里不断地抽出佩剑又插回去,脑袋一片空白。
      然后他慢慢的用微凉的左手扶住葛瑞斯的额头,热度传到莱姆斯的掌心,他有些滞住了。然后用尽可能小的力道抽出了自己那只被压着的手。
      他让葛瑞斯靠在床上,拿着魔法史课本站了起来。走到窗边拉上了半边窗帘,它在女孩的脸上投下了一片阴影,她皱着的眉头也慢慢松开了。
      莱姆斯搬了把椅子走到窗户旁边放下,开始在魔法史的课本上写下老师的批注和自己的理解笔记。
      一时间,医疗翼里只能听见风吹过窗户的沙沙声和羽毛笔划过纸面的声音。卢平垂着眉眼慢慢地写笔记,阴影湮没了葛瑞斯的脸,却拂到了她长至腰际的头发,反射出粼粼的光。
      格林格拉斯家的女孩从来都留着光泽顺滑的长发,她们一向懂得展示自己的优点。
      
      “呼……”葛瑞斯迷瞪迷瞪睁开眼睛,医疗翼空荡荡的,只有前面桌子上放着的课本和笔记能证明莱姆斯曾经来过。
      她看了一眼墙上的钟,然后感到一阵无语。
      好吧,过去了五个小时了。葛瑞斯愤恨的揪着自己的头发,然后又扭动着身子懊恼地捶打了一会儿空气。
      睡!就知道睡,葛瑞斯你是猪吗你……
      
      然后两声咳嗽打断了她,一脸茫然的莱姆斯和忍俊不禁的西里斯和詹姆站在门口,他们仨都提着袋子。莱姆斯坐在了他之前写笔记的椅子上。
      西里斯麻利地把她往旁边推了推,坐在床上。左顾右盼了一会儿,才压低了声音。
      “我们偷偷给你带了好吃的……莱姆斯说你学了那么久有点累了……”他怀疑地看了一眼正心虚的呵呵笑着的葛瑞斯,“虽然我觉得能学这么久魔法史的人根本就不是葛瑞斯。”他掐住葛瑞斯的脸晃了晃,“你没有用复方汤剂吧……”
      葛瑞斯被掐的呲牙咧嘴,余光瞟到了一张新送来的橙黄色慰问卡,赶忙叫起来:“有一张新的!快让我看看,别掐啦——”
      她抓过来打开粗粗看了前几个词,又啪的把它合上了。然后干笑了两声,试图转移他们的注意力。
      “你们带了什么吃……”
      “葛瑞斯。”
      西里斯直勾勾地瞪着被葛瑞斯折起来的纸片,有些严肃:“给我看看。”
      “我不。”她像一只老母鸡一样牢牢护着自己手里的卡片。
      西里斯盯着她,突然笑了起来。深邃迷人的眼睛一弯,好像一瞬间盛开了层层的红玫瑰,是根本和年龄不相符的英俊。
      这笑打了葛瑞斯一个措手不及,西里斯趁着她的一个愣神,迅速的夺走了橙黄卡片。
      詹姆大笑了几声:“西里斯好样的!”
      “……”西里斯皱着的眉头慢慢松开了。他看见葛瑞斯正用双手捂着脸,倒在被子里,浑身上下弥漫着绝望。
      西里斯无语地撇了一眼葛瑞斯。他晃了晃卡片,毫不留情地嘲笑了起来:“看来我的疑问得到解答了,哈?”
      
      葛瑞斯:
      你又睡着了!我们每隔一小时来一次,来了三次!前两次看见了莱姆斯,最后一次只有你,而且居然还在睡觉!还打呼噜……我们觉得莱姆斯是忍受不了噪音了。你到底啥时候醒着……?
      疲惫不堪的莉莉和玛丽
      
      “让我猜猜看,”西里斯放松的靠着她,伸出一只手比划着,“你坚持听了多长时间魔法史?”他伸出一个手指,“我赌十分钟。”
      葛瑞斯一脸生无可恋。
      她真是喜欢她的好朋友们啊。
      
      不论葛瑞斯这个学生怎么样,不可置否的是莱姆斯真的是个好老师。
      詹姆艳羡地看着葛瑞斯本子上密密麻麻不属于她的笔迹,扳住莱姆斯的肩膀开始左右扭来扭去:“莱米——我也受伤了~”
      莱姆斯微微笑着,作势要喊来庞弗雷夫人,然后被詹姆一把捂住了嘴。
      “你是没来,穆尔塞伯和帕金森天天黑着一张臭脸,好像有人在他们俩的鼻子下面塞了粪蛋。”西里斯拄着额头翻着她的变形课作业。
      “见鬼!那边有那么多其他的,你干嘛非要看变形作业?!”
      西里斯大笑起来,揶揄地说:“那是因为其他的你的跟我的一模一样都是O或者E,只有变形学写的最有意思。诶,你们看这个记录——9月19日变形练习:把 茶壶 变成了 茶壶 。”
      葛瑞斯真的欲哭无泪,她似乎天生和变形学有仇,无论多么用功,总是很难做到很好的程度。
      “哦,你们知道吗,咱们和斯莱特林的魁地奇比赛很快就要打了。”葛瑞斯僵硬地试着转移话题。她盯着詹姆,满心指望着他会对这个有些兴趣。“最近凯蒂他们训练得很勤。”
      詹姆果不其然的从淋着枫糖的松饼里飞速抬起头,很给面子地问了下去:“我几道节个,敢素你素怎么几道的?”
      西里斯一巴掌打在詹姆脑袋上,他又差点栽进松饼里。
      “咽下去再说话。”
      “好吧,好吧。你是怎么知道的,葛瑞斯?”
      “偷溜出去看他们练习来着。”葛瑞斯毫不在意的挖了一口青豆塞进嘴里,仿佛没看见三个人惊愕的脸。
      “你一个人?”詹姆的下巴好像要掉到地上了,他嘴里还没咽下去的枫糖汁在嘴角凝结成了完美的一滴。
      葛瑞斯点点头。
      “我的老天!这可真酷,不是吗?!”詹姆赞赏地递了一块苹果派给她。“我早就知道我没有看错人!”
      葛瑞斯接过苹果派,掰下一块喂给了露珠——虽然露珠喜欢吃土鳖,但是偶尔也会尝尝葛瑞斯的食物。她沾沾自喜:“也不看看我是谁~”
      “开学半个月让别人进了一次医务室自己又进了一次医务室还住了快一个星期的傻子?”西里斯面含着笑意。
      葛瑞斯突然又认为来到格兰芬多不是什么好事了。
      
      “谢谢你,莱姆斯。我想应该很痛苦吧,教这个对变形一窍不通的学生如何变形。”葛瑞斯撑着下巴,在莱姆斯的对面写着论文。
      他停下笔,轻轻地笑了。
      “没关系,葛瑞斯是个聪明的女孩子。”他的声音轻的几不可闻,因为她看上去又要睡着了。莱姆斯浅浅地笑了笑,嘴角的伤痕也随着往上勾了勾。
      
      其实葛瑞斯作为他的朋友,已经担忧他身上的伤很久了,就连脸上的痕迹都这么凌厉,那身体四肢会是怎样一番可怖的样子?
      但她从没有张口问过。
      因为每每在她好像要抑制不住自己的冲动脱口而出的时候。就能看到莱姆斯那双眼睛,温柔的草绿色里蕴着浅浅的忧愁。好像在告诉她——别问,什么都别问。
      葛瑞斯漫不经心地想着,手里的笔越来越慢,眼皮黏的像是抹上了安谷阿莫瓜的汁液。
      但有的时候你不能穷追不舍地追着什么,即使是为他好,因为那只会将朋友推得越来越远。
      只是耐心的等待便好了,等他愿意主动告诉你的那一天。
      
      葛瑞斯终于又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莱姆斯带着笑意叹了口气,习以为常地停下笔把窗帘拉了一半过去。
      
      现在其他人都正在上魔咒课,医疗翼里只有葛瑞斯一个正在长骨头的姑娘和另一个躺在床帘里打呼的高年级赫奇帕奇。
      葛瑞斯翻着手里的小说,心思却一点也没在这上面。不仅仅是因为明天自己就可以出院了,更是因为令人兴奋,令人头皮发麻的魁地奇比赛!就在!明天!进行!
      她猜测教室里的詹姆一定也心不在焉,心里的火不停地为第二天的比赛燃着,燥得没法上课。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