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嫖狼人的第一步 ...

  •   西里斯·布菜克自以为已是九岁的大孩子,再不屑与弟弟雷古勒斯玩那些幼稚的游戏。
      他娴熟地从布莱克家的壁炉旁偷抓一把飞路粉,往低矮的壁炉里扔了一撮,绿色的火焰轰的腾起来,舔舐着西里斯的裤脚。他钻进去,把剩下的粉末全部塞进裤兜,清晰地喊道:“格林格拉斯庄园。”
      格林格拉斯、布莱克、马尔福、罗齐尔……这些都是位于高贵的《纯血统名录》上的姓氏。他们大多以纯血巫师的身份为荣,鄙视麻瓜出身或者混血。
      但小西里斯,小葛瑞斯——格林格拉斯家的小女儿,却是这些大家族里有些罕见的异类。
      不同于其他孩子们的麻木乖巧与对纯血论的尊崇,他们俩却是有些厌烦大人们喋喋不休、高高在上的样子。所以他们俩的关系不像其他人一样只是客客气气地交往,总是一起偷偷地玩,捣乱。
      葛瑞斯正懒散地躺着,无聊地摆弄着自己的金发。刚听见前面发出的响动,一抬起眼就看见了从壁炉里钻出来,正皱着眉头拍打衣服的西里斯。
      “西里斯,你来啦!”
      她眉开眼笑,翻身蹦下沙发,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进了自己的卧室。
      她神秘兮兮地看着西里斯,悄声说:“你绝对不会想到我今天准备了什么活动!”
      西里斯的眼神溜了一圈,扫过她突然扎起的高马尾,便于活动的衣服,和小手中包裹不住的金光。
      “飞天扫帚?”他漫不经心的猜测。
      葛瑞斯:?
      “你怎么知道,你有读心术?”
      西里斯笑了下:“我天赋异禀。”
      葛瑞斯已经急不可耐地拽着他冲出卧室,左转右拐穿过格林格拉斯家曲折的走廊。
      她敏捷地拉开一扇门,小脸飞快摆出自得的神情。
      “当当!”葛瑞斯微仰着头,骄傲地看着西里斯。
      “我说你这样莽撞,要是被夫人看到……”
      葛瑞斯一把捂住他的嘴。“好不容易她们都不在,你一定要说这个吗?西里斯哥哥。”她嘟起嘴故作生气。
      西里斯摸摸她的头:“老实说你真不像能去斯莱特林的姑娘,你要是去了格兰芬多,姨妈的表情一定很精彩。”他仿佛真的看到格林格拉斯夫人气急败坏的样子,愉悦的笑了几声。
      “格兰芬多?妈妈说过格兰芬多都是鲁莽、不顾后果的人。”葛瑞斯低下了头,有些疑惑。
      “我想……也许不是呢?”西里斯歪了歪头,眼神中是对他来说很罕见的认真。
      壁炉中的火焰依旧烧得很旺,整个屋子都暖洋洋的,气氛舒服又宁静,小葛瑞斯却懵懵懂懂地感觉到了一些不一样,甚至于忘记了拿飞天扫帚去庭院飞。
      她好像看出了些她喜爱的天狼星哥哥与其他族人灵魂深处的区别。
      
      对角巷。
      “瑞西,把裙子放下,慢点走!”
      葛瑞斯回头向安多米达撒娇:“多米达姐姐~我好不容易逃离那一堆啰嗦的东西。你让我轻松一些嘛。”
      安多米达向她眨眨眼:”我可不是管你,小瑞西。你要是摔了跤,没有人肯原谅我的。”
      是了,葛瑞斯现在出落成了一个完完全全的小格林格拉斯。算得上是伯德温夫妇的掌上明珠,浑身没有一处不饱含格林格拉斯家独有的气质。
      披散下来如阳光般闪耀的金发,澄澈如两汪湖水的湛蓝色眼眸。和与其之上的浅淡的金色睫毛,它们时不时上下拂动,像蝴蝶的翅膀一样勾出两道美丽的弧线。
      唯一有些不一样的,是来自于她妈妈——布莱克家女性特有的挺直的,不像格林格拉斯那样小巧优雅的鼻子。这样的特征放在一个十岁的小姑娘脸上无疑是很精致的。
      葛瑞斯提着繁重的裙子,两步化作一步,新奇地望着前面的一家店铺。西里斯顺着她的视线看去“是什么把我们的小瑞西吸引……?”
      西里斯的笑容一僵。
      一张巨大的海报——“对你的朋友感到不满吗?!想看到他们面红耳赤,无比羞涩的傻样吗!?你当然需要——鹦鹉学舌口香糖!对着糖果说出你认为羞耻的话,只要他吃下去,十分钟或半小时,他就会自动复述。毫无保留哦——记得要及时消除自己的嫌疑!
      欢迎来到佐科购买最新产品
      订货电话:673xxxx4”
      
      海报下面站着一个棕色头发的姑娘,她狠狠地用拳头砸着一对嬉皮笑脸的双胞胎。
      “太过分了!费比安!还有你,吉迪翁!别以为我不知道亚瑟那天为什么……”她脸突然红了一瞬,“说出那种话!”
      那个正被她揪着领子的男生哀嚎:“哥哥们可是为了你啊小莫丽,嗷!还有我其实是费比安……嗷!别打了!”
      嚎完了还冲着另一个脸上布满雀斑,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孩子挤眉弄眼。
      葛瑞斯连忙转过头,偷笑了一下,开始加快了脚步。假装听不到后面多米达的叫嚷。
      剥了一层皮的古朴店牌上只能依稀看出几个字“奥利凡 自1836 开始制做精 魔杖。”
      葛瑞斯:“掉漆了?”
      她小心翼翼地迈进店里,生怕老旧的地板不堪她的重负崩裂开。
      西里斯跟她并排迈进门。一起环顾这个房间,它像是强行挤入对角巷的一个店铺,与这里格格不入——肉眼可见的地方,都摆着魔杖盒子,更高的地方甚至摆着没有用过的各式各色木材,还有奇特的羽毛和筋络——如果那些细长的带着些脏污的东西是的话。
      “啊,今天开张以来的第一位。”一个缥缈的声音从他们后面传来,“还有第二位小巫师,一定是来选新魔杖的吧?”葛瑞斯被吓得一蹦,快速的转过头,脖子咔的发出一声响。
      西里斯皱皱眉,探过手轻轻捏捏她的脖子。
      “毛里毛躁。”
      “你还好意思说我你是小天狼星吗?”葛瑞斯皱皱鼻子,“我以为两年前爬到树上,想跃过沃尔布加姨妈的警戒咒语……”
      “我以为咱们是来买魔杖的,小姐。”西里斯打断她,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慌张。
      奥利凡德用一双银白色的眼睛温柔地看着他们,“好吧,看来我们可以开始了。小姐,你习惯用哪只手?”
      “右手。” 葛端斯回答。
      奥利凡德挥挥魔杖,一条卷尺飞过来,穿梭着测量葛瑞斯身上一切能够测量的地方。
      他又在店中徘徊着,时不时从个角落抽出一只魔杖盒,葛瑞斯趁着奥利凡德转身,皱眉想要躲开正测量她鼻孔直径的卷尺。
      他好像身后长了眼睛,冷不丁说:“我记得你的妈妈布莱克…哦不,应该是格林格拉斯夫人的魔杖。胡桃木,13英寸,正合适的长度,还有龙的心弦……很有力量。”
      葛瑞斯愣了一瞬,卷尺就趁着这时一打她的鼻尖,傲娇地翘了一下。测完了她的鼻孔间距。
      西里斯嗤笑了一下,用手掩饰性的捂住嘴咳了两声,葛瑞斯瞪着他。正在两人大眼瞪小眼时,奥利凡德已经抱着一摞盒子步履蹒跚的过来了。葛瑞斯真担心他会摔跤——盒子已经没过了他的头顶,而他看起来似乎并不能经受得住这一摔。
      “那么,来试试这根。"葛瑞斯接过这根黑色魔杖,她几乎立刻就意识到它不属于自己,那种抗拒的意味太明显了。
      她摇摇头,又换了一根拿在手里。这时一群蓝色的鸟从杖尖飞出来,扑向西里斯使劲啄他的头。
      “嘿!”西里斯恼怒地叫了一声,扑打着头上的鸟。
      “也不是这根。 “葛瑞斯憋着笑。又接连试了四五根——都不奏效。
      她有些急切又有些沮丧。奥利凡德摸摸她刚放下的魔杖,温和地说:“这总是有一个过程的,格林格拉斯小姐。我想或许你可以自己试着挑一根。虽说是魔杖选择巫师,但有些时候两者之间的感应还是很奏效的。”
      葛瑞斯犹豫了一下,在满目的魔杖中寻找着。她伸出手,握住一根笔直光滑的魔杖。
      很明显,葛瑞斯觉得暖洋洋的,仿佛全身的魔力汇聚起来,注入手中的魔杖,又返给她力量——她不自觉地举起了它,一条漂亮的星河流出来绕着她缓缓地飞了一圈又钻回杖中。
      奥利凡德惊叹了一下。“真不错,格林格拉斯小姐。要知道一位魔杖制作者最大的快乐就是看小巫师们得到魔杖后魔杖的反应,奇妙极了……那才是它们活过来的时候呢。”
      西里斯早已等得不耐烦了,奥利凡德先生看他一眼,笑了笑说:“那这位先生……”
      “右手。”
      奥利凡德又转身去寻找魔杖。西里斯也忍受着卷尺的欺压。
      “鹅尔枥木说明你很有才华,很有个性。追逐你想保留的……十三英寸 ,恰当的长度。杖芯是凤凰羽毛,很忠诚。啊,孩子,我也使用鹅耳枥木的魔杖……”
      小葛瑞斯爱不释手地抚摸着新魔杖,开心地笑着。“但是你不像你妈妈,格林格拉斯小姐……”
      葛瑞斯听到后面这句话时短暂地沉吟了一下,没有说话。
      西里斯得到魔杖时已经又过去了半个小时。付完14加隆后他俩并肩出了魔杖店的门,在冰激凌店找到了睡得死死的安多米达。
      “走吧走吧,去看别的。”葛瑞斯摇醒多米达,她睡眼惺松:“哦……哦,完了吗?我还以为你们要更久。”
      她站起来去付压根没吃的椰子冰激凌的钱。前台的女巫不满地看着她,仿佛她玷污了自己店里的冰激凌。
      “你们想去丽痕书店吗,还是先看看宠物?”安多米达毫无形象打了个哈欠。
      “啊,你之前还在管我的礼仪!”葛瑞斯气愤地说,“还有,我想去书店看看,我不要宠物。”
      “我已经有猫头鹰了。”西里斯抱着胸懒懒地回答,算是变向同意了葛瑞斯的要求。
      两人在丽痕书店闲逛着,安多米达跟在他们俩身后。
      “我说,瑞西。”西里斯突然开腔,“我们已经买完要求的课本了,你这么爱学习的吗?”他挑挑眉,又有点讽刺地继续说:“你知道的,姨妈认为你只需从霍格沃茨安稳毕业,然后嫁给个纯血小少爷,最好是有钱有权……”
      
      “哦得了吧。”葛瑞斯恼火又厌恶地说,“你是说克拉布、高尔还是莱斯特兰奇?我怀疑他们至少有四分之一巨怪血统——不然怎们能到10岁半了没有一点魔力的迹象……还吃得比吞噬魔勒莫鼠都多。”
      西里斯吃惊地盯着她:“梅林,我不知道你这么刻薄。不过说得倒是很有道理。”
      他嘲讽地笑笑,又赞许地看了葛瑞斯一眼。“你真的不像个斯莱特林,小姐。你或许真能特立独行。”
      葛诺斯气恼地瞪了他一眼,抱着书噔噔地去找安多米达了。她可不想和别人不一样——这难道是什么好事吗?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