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兄长,今日天气甚好。不如去栀静山上逛逛,那山上有个庙,据求姻缘说可灵了。”
      一清早,沈瑾依就到沈珏屋里商量这为数不多的游玩计划。
      沈瑾依从小几乎就是自己一个人长大的,身边只有一个看他长大的奶妈,从小就不怎么出去玩,这次沈珏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肯定是要把以前没玩的东西都玩一遍。
      “好,我今日也没什么事,便陪你去栀静山。等回来时再给你置办几件新衣裳,你如今不小了,也该注重打扮自己了,不能换来换去就那几件衣服吧。”沈珏说到。
      沈舒宁见沈珏并没有提什么“嫁人”之类的事,便觉得自己兄长肯定不想现在给自己寻夫家,抹了把眼泪告起拿着七大姑八大姨催婚的事。
      
      沈珏在北疆待了那么多年,何事都看开了。再加上北疆那边民风开放,女子二十几岁还没夫家也不会被家里的亲戚整天挂在嘴边。沈瑾依到了该出嫁的年纪,沈珏也不怎么焦急,一切随沈瑾依,年纪尚小,能玩几天就多玩几天。
      沈珏叫叶栖备好车子,待两人都收拾完,就直奔栀静山。
      沈珏今日换了身墨色外衫,把头发束了起来。沈珏和沈瑾依都是沈府主母所生。眉眼都像母亲,沈珏性格也像极了他母亲,要是不去北疆,这一副温文尔雅的性格不知道会博得多少小姐的芳心。
      沈珏和沈瑾依一路上因为这副模样,虽然穿着低调,也被不少人仔细打量。
      三月桃花漫山水。栀静山的桃花开的正茂,引来不少人来赏花。走进寺庙,一股花香便夹杂着香火味向人们袭来。沈珏走近去看,伸手摘了一朵桃花放在指尖玩弄,抬头一望,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也看见了沈珏,向沈珏走来。
      “任大帅”沈珏笑道,“怎么能在这儿遇见你,听说这是个求姻缘的好地方,大帅什么时候记起来自己是女儿身的。”沈珏开玩笑说。
      “小兔崽子,你姐姐我不能来求求姻缘吗。”任倾月比沈珏年长几岁,沈家母一向与任家交好,任倾月小时也经常与沈珏一起打闹,后来任家搬去竹西,两家便断了联系,但任倾月经常回京,沈珏便常常麻烦她照顾沈瑾依。
      “舒宁也来了!”任倾月看见沈珏身后的沈瑾依,脸上浮现出笑容,任倾月这人从小就比同龄人高,现在跟沈瑾依比起来足足比沈瑾依高半头。
      任倾月俯身,看着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沈瑾依,一手按在沈瑾依头上,边笑边说:“小舒宁长大了,连姐姐都不叫了啊。”
      沈瑾依一听到,顿时成了一个烧水壶,嘴里哼哼唧唧的,脖子到脸红了一片。任倾月从小在军营里长大,跟一群老油条待在一起,调戏人男女不忌,但沈珏肯定,任倾月一定没有那方面的爱好。
      “昨日进宫我听皇上说竹西出了水灾和瘟疫,到底怎么回事?”沈珏打断了任倾月的危险行为,转头问到。
      “嗐,别提了。我今日回京就是为了这事儿,苏城邻水,前几天下暴雨,冲垮了堤坝,还好当时军队在那边巡逻,没造成多大伤亡,说来也是怪,那堤坝刚建成没几年,就被一场雨冲倒了,你说这其中没古怪谁信啊。那些塌了的房子没来得及收拾,便出现了瘟疫,想来也是我管理不当,也不知那县令是干嘛的,全程没见着他一个身影,一个个混饭的……”任倾月苦笑。
      沈瑾依被任倾月气急了,拉起沈珏就走,十分不讲道理。任倾月也不气,反而“噗”的笑出了声。
      沈珏被沈瑾依拉着走,无奈的哄着她,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沈瑾依也一直发着脾气,又可爱又好笑。
      弹指间,他二人与一人擦肩而过,多年的经验令沈珏警觉起来,他总觉得哪里见过那人,但又在脑海里找不到那人的身影。那人独特的冷漠气质实在与之不同,总觉得是有一层隔膜隔绝了那人与这世间。沈珏的鼻子只察觉到一丝冷松味掠过,但很快就消失了。
      “哥,你准备什么时候走”沈瑾依问道。
      沈珏默然。
      “再呆上几天,等你过完生辰就走。”他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想着能多待几天是几天。
      奈何事事不尽人意。
      沈珏在京城待了不到一周,就接到了北疆来的急讯,就连夜赶回北疆。
      沈珏一路上根本没停过,才在第五天中午赶到北疆。
      “怎么搞的?”沈珏一下马就直奔军营,身上的常服还没换下,就撩开了帐帘,一股烧焦味扑鼻而来,沈珏皱了皱眉头,思考片刻叫着一个新兵出了营帐。
      沈珏知道三营里大多都是一辈子在军队里生活的油滑子或是那些权贵的亲戚,要问话肯定是问不出来。这次放火不用想就知道是夜晚巡逻的时候因为沈珏没在而松懈了,三营里个个都有责任,一堆人互相包庇肯定问不出什么东西来,只能找个看起来老实点的新兵过来问。
      “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吧,你老实说,什么事也没有,你要不说,我查也能查出来,就是有可能——”沈珏面无表情地说着,用手指了指正干活的叶栖,“交给他处置,你知道叶栖是个什么人吧,他平生最恨说谎之人,我记得上次处置那几个士兵的时候全营都在吧。”沈珏笑了笑,看着身前这个新兵。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这火是怎么烧起来的。就……就就是我看见了火苗,又告诉的其他人,但那火烧的极快,我把话说完不过几秒钟就烧到了顶,我实在想不通这火为什么烧的那么快,但救人为主,我便去找人救火,然后回来时恰好碰到几个人,他们穿着中原的衣服,我便没怎么注意,但他们身上有一股很独特的香气,我母亲是调制香水的,我从小就对香水熟悉,可他们身上的香气独一无二,我从没有闻到过……随后我救火时,火已经烧的很大了,伤亡有六百余人……”那个人被沈珏吓吓就把所有东西都吐露了出来,这是沈珏没想到的。三营里的每个人都精的要命,哪次出事都提前对好该说什么,可这次……有你们好受的,沈珏嘴角勾起。
      他暗自想到:“这样的人最好每个营里配一个,关键时刻还是有用的。”
      在沈漠那时,两方的首领关系极好。双方各自守着自己的疆土,互不干扰。所以各自都信任对方,每次出了事都两方写信商议后决定,这导致两边起的冲突大幅度下降。沈珏叫叶栖拿来纸笔,寥寥写了几句。
      如今两军的首领都换了,町国新皇一上位便分出来好几块地讨好邻边国家,如今国产败坏光了,只好花大手笔练军队让军队打回些土地,其中沈珏守着的北疆环境好,生活安祥。这块肥肉早被町国新皇看上了,所以这几年来北疆战火连天,一年里除了几天特殊日子几乎每天都跟对方死磕,不死不休的那种。写信也只是维护两方表面上的和平。
      沈珏写完信,见天色已晚,拿起自己的酒壶掂了掂,见酒壶都成空的了,便拿起钱去云城里买酒去了。
      北疆黑夜来的早,这时各家早已点了灯。沈珏走进一家酒馆,要了店里最便宜的烈酒,便提着酒走了出来,到门前的大槐树下看着路上的行人,突然间一个的身影闯入他的眼眶,沈珏觉得这身影有些熟悉但又说不出是在哪里见过,他从小就是过目不忘,军营里那么多人他也分辨的清。可这个身影让沈珏感觉有些模糊的同时又有些特别,是在梦里见过,还是哪里呢……那人像是察觉到了沈珏的目光,撩开斗笠朝沈珏的方向一看。
      他们隔着人群,却又恰好看到了对方。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