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忘了我吧 ...

  •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偶然》徐志摩
      
      李松宁在石易明妈妈的帮助下转学到石易明的学校。远离姜亭松,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如果不是因为没有钱,他甚至还决定搬家,让姜亭松彻底找不到他。不过好在,姜亭松知难而退,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来找他了。
      
      周末在家宅了一天,他决定出门吃一份麻辣烫。打开门的瞬间,被门口蜷缩着的黑影吓了一跳。那黑影站起身来,楼道里的感应灯适时亮起,使得他看清眼前人的模样。
      
      “姜亭松?你怎么在这?”
      
      姜亭松形容憔悴,胡子拉碴,整个人看起来没有半点飞扬恣意的模样,与他记忆里驰骋在篮球场上的阳光少年大相径庭。
      
      “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声音也是嘶哑的,没有一点少年人的朝气。
      
      “你说什么?”李松宁不明就里,直到姜亭松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黄绿色的纸拍在他胸前。他展开来看了一眼,瞬间明白过来,侧过身子让路,“进来说吧。”
      
      姜亭松跟在他身后进了屋,这里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他突然想起,当初闻到的李松宁身上的味道,当时他想不起来是什么,在走进这个屋子的一瞬间,他明白了,那是墙壁腐朽,木头生苔,老旧的洗衣机吱吱呀呀搅和着廉价的洗衣粉散发出来的味道——贫穷的味道。
      
      他并不是来探究李松宁身上的味道的,而是来证实自己的猜测,他哑着嗓子凝望李松宁的背影,“当初你说,你不是不喜欢我,是不能喜欢我,是不是因为,你早就知道我们是……”
      
      “我不知道,但我有预感。”李松宁盯着手里的出生证明看了很久,然后交还给他,“但现在你来找我,我知道我的预感是对的。”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从那个大概称之为床的东西底下摸出一个盒子,打开之后,有一张一模一样的出生证明——一样的颜色,一样的水印,一样的字迹,一样的父母亲名字,还有一张小小的两寸照片,是一对双胞胎婴儿的照片。
      
      “小学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有一个双胞胎弟弟,但我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他在哪。爸爸从来不和我说这些事。高中的时候我第一次看见你,就有一种预感。
      
      当你越来越靠近我,这预感就越发的强烈。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像的两个人呢?何况我们的名字也像,甚至连生日都在同一天,你自己不是也都发现了吗?”
      
      “可是,我从没想过我会有一个兄弟。”
      
      “是啊,从你姓姜我就想,或许你妈妈并没有告诉你这些事情。你和你爸爸的关系看起来也很不错,所以我觉得,没有必要让你知道,而且那时候我也只是猜测。可我没想到,你会说喜欢我。”
      
      李松宁叹了口气。他进屋之后并没有开灯,所以姜亭松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听见那声悠长的叹息,“可,可是即便如此,你也可以拒绝我,然后……然后我可以告诉妈妈,说我找到你了,她一定会很高兴的,昨天她提起你也很难过的样子……”
      
      姜亭松在黑暗中握住李松宁的手腕,两个人都很凉,像两块冰撞在了一块儿,“你没有必要转学,也没有必要躲着我的,就算你不喜欢我,不想和我在一起,但我们可以做兄弟啊,我们本来就是兄弟不是吗?你可以跟我回家,妈妈一定会……”
      
      “不行,姜亭松,不行的。”
      
      “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躲开他呢?
      
      “因为要命的是,我也喜欢你。”李松宁的声音很轻很轻,轻的像一阵风。但是却重重的砸进姜亭松的耳朵。
      
      他用力地将他拥入怀中,此刻的欣喜难以言说,“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也是喜欢我的,李松宁,你也是喜欢我的。”
      
      “但是姜亭松,你要明白,我不能喜欢你,你也不能喜欢我。这是不对的。”李松宁推开姜亭松,却又被重新圈住。
      
      姜亭松将他抵在墙上,狠狠的咬住他的唇,舌尖撬开他的唇瓣,在齿间肆虐。即使姜亭松已经很久没有运动过,整个人颓废至极,但毕竟有以前的底子在,瘦弱的李松宁根本无路可退。
      
      又或许,并不想退。
      
      感受到怀中的李松宁不再挣扎,姜亭松的攻势也弱了下来,温柔缱绻的含着李松宁的唇,直到两人都开始轻喘,他才松开李松宁,将头埋进他的颈窝,“可是喜欢就是喜欢,抑制不住,控制不了,为什么要违背自己的心呢?”
      
      李松宁的轻喘在黑暗的空间显得尤为诱惑,和他平时说话清冷的声音全然不同,“姜亭松,性别和血缘永远都是横在我们之间的一道鸿沟。
      
      喜欢男生,本来就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我一无所有,可以不在乎世俗的眼光,但是你呢?你是天之骄子,从小就生活在阳光下,受尽宠爱,你可以接受别人在你背后的指指点点吗?他们什么脏话都说的出来。
      
      还有你妈妈,你想想你的妈妈,她能接受吗?
      
      退一步说,就算你妈妈能够接受你喜欢男生,但是我是你哥哥,血脉相连的同胞哥哥!如果我和你在一起,你或许瞒得了其他的人,但是她迟早会发现我是谁。
      
      你要怎么让她接受自己心爱的儿子喜欢上了一个男孩,而这个男孩竟然是自己的另一个儿子?”
      
      李松宁字字句句说在点子上,姜亭松无法反驳。结结巴巴地我了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姜亭松,你不能否认,这些事情都是骨中刺,心上芒,克服不了拔除不掉。你回去吧。”李松宁哄小孩一样拍了拍他的背,试图推开他,但姜亭松紧紧抱着,就是不撒手,“我不要!”
      
      “你不要逼我把你打晕了丢出去。”
      
      “我不信!”
      
      李松宁今天叹气的次数可太多了,“姜亭松,我们本来就不是同一个世界里的人,你何必纠缠不休呢?忘了我吧就当你从没认识过我不好吗?”
      
      “不好!已经发生过的事,遇见过的人,怎么可能忘得掉呢?难道你能忘了我吗?”
      
      李松宁沉默不语,良久之后,再次叹了一口气,“我渴了,你总不能不让我喝水吧?”
      
      当然不能。于是李松宁获得了自由,他摸黑倒了一杯水,一饮而尽,然后又倒了一杯,递给姜亭松,“你渴不渴?喝点儿。”
      
      姜亭松不疑有他,他本来就嗓子嘶哑在不舒服的边缘游走,刚才有情绪激动地说了那么多话,于是乖巧的喝了。
      
      喝完水,他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困意席卷而来,他后知后觉地看向黑暗中李松宁的影子,“你……”
      
      “我平常有睡眠问题。”他被李松宁稳稳接住,又轻柔的被放在床垫。这话的意思很明显,那杯水里有安眠药,是了,这是他的家,他摸黑都知道什么东西放在什么地方。
      
      李松宁确定他睡着以后,从他口袋里摸出手机,给夏坤打了个电话。
      
      夏坤以为是姜亭松本人,开口就是一顿臭骂,毕竟失踪了一整天,他们家都快急死了。
      
      “夏坤,我是李松宁。”等到对面骂累了,李松宁才缓缓开口。
      
      “李松宁?怎么是你?”
      
      “姜亭松在我这儿,你来把他送回去。”李松宁打开灯,坐在地垫上看着姜亭松的睡颜,又补充了一句,“你一个人来,不要带其他人,地址我短信发给你。”
      
      “……好。”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