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番外 ...

  •   我们面对面坐着
      
      犹如梦中
      
      ——《过程》林白
      
      男人套上白色衬衣,随意扣上扣子,然后走到窗边拉开卧室的窗帘,阳光猛地破开障碍直勾勾的冲进房间当中。还在被窝里翻滚的男人不知嘟囔了一句什么,翻了个身,把被子扯过头顶。
      
      “起床啦!”男人无奈的看着床上鼓囊囊的一团,摇了摇头,从床头柜上拿起眼镜戴上,然后戳戳那一团。
      
      那一团扭曲了一会儿之后,从某个角落里伸出一只手来,捏着男人的手腕用力一拽,他便跌在床上。
      
      随即一颗毛茸茸的脑袋从被窝里伸出来,靠在他后背蹭蹭蹭。凌乱的头发遮住了脸,但是仔细瞧,这两个纠缠着的男人有着相同的下颌弧度和唇形。唯一的区别是,戴着眼镜的这个男人,唇下有一颗痣。
      
      “我好困哦~~”
      
      “好了啦,谁叫你昨天晚上不早点睡?你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赶快起来!”
      
      “嗯~再躺一会儿。”那人抱着他翻了个身,眼皮都不带睁开的。“松宁,你好香哦。”
      
      “姜亭松,不要闹了!赶快起来。”
      
      今天是姜亭松和李松宁交往的第473天,他们各自考上大学,分居两地,只有放假的时候才能有这样温存的时光。
      
      李松宁无奈的翻了个身,看着姜亭松一脸惬意毫无起床念头的表情,手顺着他的脊背滑到腰上——姜亭松怕痒。
      
      “啊哈哈哈哈,别挠别挠!痒!”这招很是有效,姜亭松抱紧被子滚到一边,李松宁这才脱出身来。
      
      “快起床,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不要迟到了!”
      
      “知道了知道了。”姜亭松捏着被角一脸小媳妇样,委屈巴巴地等着那双惺忪的睡眼。
      
      李松宁就近摸了个枕头甩他脸上,然后打开衣柜帮他找今天要穿的衣服。正努力思考着今天应该如何搭配,腰上却多出一双不规矩的手。
      
      “不要闹了。”
      
      他果然听话地不再到处乱摸,安静下来,双臂轻巧地圈住李松宁纤细的腰,发出还不太清醒的时候,微微嘶哑的喉音,每个字都带着轻巧上扬的尾音。“我刚才做了一个梦。”
      
      “梦见什么了?”
      
      “我梦见你和妈妈出去逛街,都不带我。妈妈做了好吃的,也全都是你爱吃的菜,一点儿我喜欢的都没有。而且,而且你们还整天腻在一块儿,都不理我了!”虽然话说得委委屈屈,但是飞扬的唇角和欢喜的尾音暴露了他心里的愉悦。
      
      李松宁笑着撸了一把他的头发,在他怀中转过身来,四目相对,“你啊,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太希望我和你妈妈能处好关系吧?”
      
      “是我们的妈妈。”
      
      “是是是,「我们」的妈妈。”李松宁轻巧的在他唇角落下一个吻。蜻蜓点水一般的吻显然无法满足姜亭松,圈住李松宁的手臂收紧,试图继续加深这个吻,却被李松宁抬手捂住嘴,“好了啦,赶紧换衣服,时候不早了。”
      
      姜亭松不依不饶不撒手,抱着李松宁晃来晃去,嘴里哼哼唧唧地像个孩子一样在这撒娇。李松宁无奈,按住他的脑袋准备亲下去——门开了。
      
      黄女士站在门口,并不震惊,也没有表现得很激动,反而露出一个无语的表情,冲着自己儿子翻了个白眼,“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要大清早就在这里放闪啊?赶紧收拾好出来吃早餐,今天外婆大寿大家都要回去,我们要抓紧时间不能迟到!”
      
      被自己亲妈打断,姜亭松实在是敢怒不敢言。
      
      “松宁,我们别管他让他自己折腾,你先来吃早餐吧,我煮了荞麦面。”面对黄女士的召唤,姜亭松也不敢不撒手,只能眼睁睁看着可口的心上人一步一步地远离自己,走向老妈。
      
      黄女士和李松宁手挽着手亲热极了,走出房间的那一瞬间,李松宁还不忘回头冲他做个鬼脸。
      
      什么日有所思也有所梦,明明就是每天日常的写照!
      
      早知道就不那么早坦白了,就应该把李松宁藏起来,自己一个人看,想亲就亲想抱就抱!姜亭松十分悲愤,只好拿枕头撒气重拳出击。
      
      今年是黄女士妈妈——也就是他们俩的外婆的七十大寿,远离家乡的子孙后代都回来为她庆祝生日,满满当当的挤了一屋子人。寿宴十分丰盛,把两张桌子拼在一起在堪堪够用。
      
      李松宁和姜亭松是小辈,坐在边缘的桌角,一人一方。中间的位置留给寿星和觥筹交错的大人。
      
      他们俩也都喝了一些酒,李松宁酒量不好,脸很快染上薄红,墨色的眸子像是出水的黑珍珠,闪烁着流光。姜亭松看着他,桌子底下的手悄悄划过李松宁的膝盖,握住他的手。
      
      推杯换盏的行酒之声和对寿星的声声祝词都沦为背景声,姜亭松灿若晨星的双眼里流淌着无尽的爱意,只有李松宁一个人的影子。
      
      “我爱你”,无声的一句告白,却震耳欲聋。
      
      李松宁露出笑容,与他十指相扣,无声回应,“我也爱你。”
      
      “砰——”有人拉响了礼花——到了切蛋糕的时候。两个人不为所动任由纷纷扬扬的彩纸从天而降,像一场花瓣雨落在头发上。

  •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最开始写的番外是设定的让黄妈妈撞见他们两个以此来出柜,写到两千多字的时候,觉得气氛会很沉重。而且要想把整条线写完好像需要很长的篇幅,所以最后还是决定写一个简短的甜向番外。
    至于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事,就留给看客们自己去猜想好了。
    混迹腐圈11年,这个故事算是我第一部完整写完的原耽故事而且还是一气呵成(指正文部分),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感觉我更适合写这种篇幅的简简单单的小故事。
    感谢每一个看到最后的小可爱,没人看也没关系,我独自快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