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相遇 ...

  •   我应该是一阵风,
      
      你应该是一场梦。
      
      ——《你和我》顾城
      
      “喂,就是你吧?说喜欢学长的。”不大的声音在狭小的空间里反射扩大,像是有人踩到了延音踏板。
      
      这是一间年久失修的男厕,灯管摇摇欲坠已经发不出来光,唯一的光源——厕所的门也被人堵上。一群个头不大的男生将另一个男生围在中央,脸上各自挂着或嬉笑或鄙夷的表情。
      
      他们的校服都不好好穿着,有的人扣子只扣了中间两颗,露出光洁的脖颈,坠着大金链子。有的人甚至直接当作外套来穿,用黑色的马克笔画了各种奇怪的图案,里边是花花绿绿的背心。
      
      只有被围在当中的戴着眼镜的男生,校服衬衣规规矩矩地炸在裤腰里,纽扣一丝不苟地扣到最上面那颗。胸前“仁智高中”四个大字十分显眼。他虽然被这么多人包围着,但并没有露出丝毫恐惧的神情,只是平淡的推了一下眼镜,
      
      “是他说喜欢我,我并没有说喜欢他。”
      
      “屁咧,学长那么帅的人怎么会喜欢你这种垃(le)圾(se)啊。肯定是你纠缠他啊!”另一个盯着鸡窝头的小男孩十分不爽的推了一把男孩。
      
      男生并不恼,仅仅是盯着他,近乎漆黑的双眸盯得人有些瘆得慌。鸡窝头心里犯怵但是不想在同伙面前丢了面子,揪着男生的衣领,“你那是什么眼神啊?妈/的你在挑衅我吗?”
      
      “这是事实。我没有喜欢他,也不可能喜欢一个没有担当的人。”男生推开鸡窝头,力气并不小。
      
      “妈/的你这什么态度!”鸡窝头觉得自己很没面子,直接一拳打在男生的脸颊上,顿时红了一片。“我告诉你,学长是我们大姐头的人,你死心吧!”
      
      他并没有还手,只是弯腰捡起飞落在地的眼镜,幸好没有磕坏,换一副眼镜还挺贵的。
      
      这种不还手不反抗但是沉默中带着一丝诡异的态度,让这群年轻气盛的男孩们感到十分不爽。
      
      在这个厕所的不远处是一篇篮球场,现在是午休时间,球场上只有两个人穿着球服在练习投篮。
      
      在第三次被挡住球后,球服上写着7的少年揭下发带秃噜一把被汗水沁湿的头发,“不打了,累了。我得去上个厕所。”
      
      “姜亭松,你是看打不过我所以要尿遁吧?”另一个少年球服上写着1号,寸头上骚包的也剃了一个1字。
      
      “放/屁!我会打不过你?夏坤,高一的时候可都是我带你飞的,不要以为现在你是篮球队长我就承认你比我厉害了。”姜亭松把发带甩给夏坤,潇洒地做了个投篮的动作。
      
      “是是是,那您赶紧去,去完了再来两把,看谁厉害。”夏坤也趁机休息一会了,猛灌了一口水。眼见姜亭松往西侧走,连忙叫住他,“欸欸欸,教学楼在那边儿!”
      
      姜亭松看着夏坤指着的另一个方向,撇嘴道,“教学楼太远了,我记得这边有个仓库,也有厕所的。”
      
      “那边厕所都坏了,还不知道能不能用。”
      
      “没事儿,凑合凑合就行了。”姜亭松摆摆手表示不在意。
      
      于是,在男生们雨点般的拳头即将再次落在眼镜少年身上的时候,姜亭松推开了紧闭着的大门。
      
      空气安静了一秒。
      
      姜亭松扬起标志性的笑容,“哟,打扰到你们了?”
      
      其中一个金链子不悦的挡在姜亭松面前,“姜亭松,这里的事情和你没关系,可以滚了。”
      
      “那不行,我还要上厕所呢。”姜亭松并不为所动,也并不意外这些人认得自己,自顾自走进厕所找了个小便斗。
      
      每当那群男生准备继续说些什么或是准备继续揍人的时候,姜亭松都会发出意义不明的声音。
      
      最后他们终于忍无可忍了,留下一句“李松宁,今天算你好运。”就结伴离开了。
      
      姜亭松抖干净小亭松,穿好裤子,看见那个被他们称作李松宁的少年依旧坐在原处,长长的刘海遮住了半张脸,看不清表情。
      
      “你没事吧?”他向来是个友善的人,于是递过去一只手。
      
      李松宁并没有领情,自己撑着墙壁艰难的站起来,戴好眼镜默默整理自己的衬衫。
      
      “喂,我可是救了你,你这什么态度?”
      
      “我没有求你救我。”少年清冷的声音,带着几分疏离和……嫌弃,“而且你还没有洗手。”
      
      “你!”姜亭松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少年——他甚至没有正眼看着自己,又看了看自己的手。从来还没人敢嫌弃他,夏坤除外。
      
      李松宁整理好校服,又借着满是脏污的镜子把自己身上脸上的灰尘和血污稍微清理了一下。走到门口的时候,淡淡的说了一句,“不过,谢谢你。”
      
      姜亭松忍不住向夏坤吐槽这件事情,“你说那人是不是太目中无人了,我可是帮他解围欸!连句谢谢都那么不情不愿的。”
      
      “他一向如此嘛,没什么大不了,反正你自己知道自己做好事就好啦。”
      
      “你认识他哦?”
      
      “不认识。”夏坤摇摇头,在姜亭松无语的眼神下继续说,“但听说过,二年三班的,特别孤僻的人,没什么朋友经常被人欺负。听说前几天他跟一个高三学长告白,但是那个学长有女朋友了,所以拒绝了他。”
      
      “跟男生告白?!”姜亭松瞪大了眼睛。
      
      “嗯,学校里早就有流言了说他是gay了,他在学校基本上都不和人接触,但是有人看见他在校外跟别的男生搂搂抱抱的。但是这个应该也不是他被欺负的主要原因啦。”夏坤表示你不要这么大惊小怪,“我听三班的同学讲,李松宁经常一个人发呆,上课也不怎么听讲,直接睡觉。还有哦,只要有人跟他说话,他一定会怼到别人怀疑人生欸,就算对方是老师也毫不客气。”
      
      “这个我倒是领略到了。”姜亭松想到李松宁的态度,有点不爽。
      
      “起码人家还是跟你说了谢谢,知足吧。”夏坤拍了拍好兄弟的肩,心说这位众星拱月的小少爷到底没有经受过社会的毒打,不是每个人都是对他热情似火的。
      
      勾肩搭背往教室走的两人并没有注意到,在不远处,李松宁站在教室门口的阳台上远远的望着他们。
      
      这是姜亭松与李松宁的第一次见面,却不是李松宁与姜亭松的第一次见面。
      
      高一的时候李松宁就知道姜亭松这个人了,那时候运动会,姜亭松参加男子八百米跑,意气风发的少年,一骑绝尘。在终点线被诸多男生女生簇拥着,汗水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那个时候,李松宁坐在国旗台投下的阴影当中,远远的看着这个阳光般炽烈的男孩。
      
      他们就像两条平行线,即使后面很多次因为各种原因在校园中偶遇,这个男孩也不会注意到他,平行线永不相交。
      
      但是今天,很偶然的,这个定律被打破了。但没关系,两条线相交之后,会逐渐走远。

  • 作者有话要说:  一天之内写完的一个短篇,比较仓促随便看看,可能有错字。只有十章,可以养肥了看。格式不知道有没有问题,我用手机更新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