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定情 ...

  •   小龙女一想到这,心,无法抑制的疼,对那个受尽师兄呵护宠溺的女孩 无可避免的产生敌意。
      
      润玉匆匆端碗粥来,不经意发现小龙女似乎哭过,眼角还泛着晶莹,他问道:“师妹,可是有哪不痛快?”
      
      润玉放下粥,欲伸手轻拭泪痕。
      
      小龙女稍稍侧过脸颊,葱白指尖抚过眼眶,嗓音有些许鼻音:“师兄,并没有,只是这屋子灰尘大,风吹晃动,一不留神就钻眼里。”
      
      润玉听后不说话,打量屋子一番,久不住人灰尘确实有点多,是他的疏忽。
      
      不过看着小龙女闪躲的目光,双手手指不时抠着,就明白师妹是在撒谎。
      
      “是吗?若是有事记得跟师兄说,师兄在呢。”
      
      “嗯嗯。”小龙女见蒙混过关便重重的点头,露出不为察觉的隐蔽笑容,眉眼都舒展许多。
      
      关于异界之事不得透露分毫,后果不是她能想象的,神魂俱灭算好的了,就怕这世界因她遭受没顶之灾,一个世界的因果她与师兄承受不起。
      
      师妹不想说那便不说,他相信终有一日师妹会对他敞开心扉。
      
      “来,喝粥,趁着热,暖暖胃。”
      
      润玉舀一勺轻轻吹凉,满眼温柔的望向小龙女,瞳孔中清晰倒影着小龙女身影。
      
      小龙女低头抿一口粥,又看向润玉,此情此景莫名眼熟,只不过是她和润玉位置对调而已,抿嘴笑笑。
      
      从她这个位置,能清晰看到润玉光洁如玉的额头,挺翘黑密的睫毛,一颤一颤的,笔直挺拔鼻子下面缀着厚薄相宜的嘴瓣。
      
      俊美绝伦,脸如刀削斧刻般坚毅,轮廓分明,又透着一股由内而外的温润,多一分嫌多,少一分嫌少。
      
      红润的嘴唇因吹动张张合合,鲜红的舌头若隐若现,凸起的喉结不时上下滑动。
      
      一袭白衣衬的润玉风姿卓然,翩翩君子如此而已。
      
      喂完粥,润玉见小龙女直直盯着他,不自在的摸摸脸,问:
      
      “师妹,可是师兄有何不妥?”
      
      小龙女瞬间回神,暗想:师兄天天都能见到,为何刚刚她心跳跳的飞快。
      
      “没,没有。”
      
      润玉回头温柔一笑,阳光从润玉身后打过来,万千光芒聚于一人。
      
      小龙女刚刚恢复的心跳一度骤停,她伸手摸摸胸口,若有所思。
      
      几天后,小龙女能下床走动。
      
      润玉与小龙女晚膳后慢慢走到他们当初修炼玉女心经的地方。
      
      这儿的花似乎一年四季都盛开,花香老远都闻得到。
      
      小龙女沿路摘一朵嫩黄的花朵在手中旋着把玩,闻闻它的芬芳,夜风徐徐,万千花朵争相摇摆。
      
      “师兄,这儿可真美!”
      
      “是啊,往常都是匆匆忙忙的练功,还没来得及静下心来看看周遭环境。”
      
      “师兄,你看那边,那有一只大蝴蝶。”
      
      小龙女说着走到旁边,弯腰细细观察蝴蝶翅膀上的纹路。
      
      师妹这中毒醒来似乎变得活泼外向了许多,这是好事,以往师妹也不知怎么养成万事沉闷于心间的性子。
      
      润玉一撩白袍,蹲下身子,一朵一朵采下花朵,一捧五颜六色的花,在巧 手穿梭下一个花环渐渐成型。
      
      润玉掂掂手中花环,转一圈仔细看看还有什么需要改进的,摘一朵穿插其中,润玉来到小龙女身后,花环放在身后。
      
      小龙女余光中,她与润玉在月光下的影子交缠堆叠,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情不自禁的展开笑容。
      
      小龙女猛地起身,润玉一个不察,两人鼻尖碰鼻尖,呼吸交融,静静相望。
      
      月光照耀着他们一半脸孔,另一半陷入黑暗,空气似乎格外灼热。
      
      润玉手中花环无知无觉落入花丛,喉结滚动,双手慢慢环过小龙女纤细的腰肢,低下头,轻启薄唇,裹携着小龙女欲张的唇瓣。
      
      小龙女眼睛轻轻阖上,仰头迎上润玉温润的唇舌。
      
      润玉扫荡着小龙女贝齿,追逐着小龙女无处闪躲的玲珑巧舌;不一会儿,小龙女无力软倒在润玉怀中,双手紧紧拽住润玉胸前衣襟,头轻轻倚靠润玉胸膛。
      
      润玉环着小龙女臂膀,嘴角的笑容就没落下,下颌摩挲着小龙女头顶乌发。
      
      “师兄,我此刻好高兴,这是世俗间人们所说的情爱吗?”
      
      “嗯。”润玉轻嗯一声,想起掉落的花环,柔声对小龙女说:“师妹,你看这是什么!”
      
      “好漂亮的花环,师兄,你编的?”小龙女拿过润玉手中花环,眼中欢喜肉眼可见。
      
      润玉颔首,问道:“喜欢吗?”
      
      “嗯嗯。”
      
      “来,师兄给你戴上。”
      
      润玉把花环轻柔地戴在小龙女头上,不大不小,刚刚好。
      
      小龙女手抚摸着箍在头顶的花环,仰头朝润玉说:“师兄,好看吗?”
      
      “好看。秀色掩今古,荷花羞玉颜。”
      
      小龙女也不知为何觉得自己耳根烫得厉害,埋头不敢看润玉。
      
      润玉望着小龙女娇颜,心头蕴藉,他正对着小龙女,神色异常专注而认真:
      
      “师妹,我,我心悦于你。”
      
      “我这一生所求不多,亲缘寡薄,只要能每天多爱我一点点,日日复月月,月月复年年,年年复此生,无妨爱我淡薄,但求爱我长久! 可以吗?”
      
      小龙女握住润玉手,放于心口,“师兄,你感受到我心了吗?它此刻为你而跳动,所以师兄不必如此卑微,师妹心疼。”
      
      小龙女抬头,严肃的说着:“师兄,我亦心悦。”
      
      巨大的惊喜席卷润玉周身,他激动的搂紧小龙女,恨不得把小龙女揉进自身骨血中,不再分离。
      
      “师妹,师兄有你此生足矣。”
      
      润玉与小龙女紧紧相拥,夜愈发深了,花丛中星星点点的亮起来。
      
      小龙女伸手接住其中一个光点,凑到润玉眼前,“师兄,你看,是萤火虫!”
      
      “呵呵呵呵,好美。”
      
      漫天飞舞的萤火虫伴着花香,瑰丽绚目,夜空都被映亮了,恍如白昼。
      
      流萤飞起来了:三三两两,忽前忽后,时高时低,那么轻悄飘忽。
      
      润玉脑中闪现一个绝妙的主意,他对小龙女说道:“师妹你等我一会,我去去就来。”
      
      还不等小龙女回答,润玉轻功一纵,花叶颤动。
      
      “哎,师兄你去……哪…”小龙女话音未落,人影就消失不见。
      
      润玉飞快地回到木屋中,从柜子上翻出一个透明琉璃瓶,又施展轻功回到小龙女身边。
      
      “师兄,你看看你这满头大汗。”小龙女斜嗔了润玉一句,掏出手巾给润玉擦擦。
      
      “师妹,你转过身去,闭上眼睛。”
      
      润玉握住小龙女的纤手,小龙女睨一眼润玉,照着润玉的话头做。
      
      润玉看小龙女已然闭上双眼,他眼疾手快的捉住一只萤火虫,用琉璃瓶装住它,盖好塞子。
      
      手举得高高的,不一会儿,琉璃瓶周围聚集了许多萤火虫,它们一点一点的包围琉璃瓶。
      
      “师妹,可以睁眼了。”
      
      小龙女睁开眼一瞧,一坨椭圆形发光的萤火虫随着润玉手臂摆动,舞出迤逦形状。
      
      小龙女觑着这一奇景,目光牢牢被摄住,不带眨一眨的盯着前方翩翩起舞的人。
      
      “师妹,今日是个好日子,师兄我却没什么送于你,愧对于你,唯有这满手萤火博师妹一笑。”
      
      “师妹可否欢喜?”润玉这话问得很是忐忑。
      
      “喜欢,很喜欢,很漂亮,我从未见过这么美的场景。”师兄风姿卓然,世间少见。
      
      “师兄,你是如何做到让这些萤火虫跟着你的。”小龙女紧跟着问出个问题。
      
      “你瞧!”润玉晃晃手中琉璃瓶,置于小龙女跟前,“师妹要你试试?”
      
      原来是琉璃瓶!
      
      “嗯嗯。”小龙女接过琉璃瓶,缓缓抬离身边,萤火虫飞舞着追逐着。
      
      “师兄,你看,你快看啊!”
      
      小龙女边回头叫唤润玉,边摆动手臂,清脆的笑声就没停过。
      
      润玉则双手环胸,好笑的摇摇头,宠溺的看着灵动的小龙女。
      
      第二天。
      
      润玉敲响小龙女房间。
      
      “师兄。”
      
      小龙女打开房门,看着润玉,“师兄这么早过来有什么事吗?”
      
      “师妹,给。”
      
      润玉从背后拿出一片鱼鳞状的鳞片,递给小龙女,并说道:“师妹,这是我仅有的,送给你。”
      
      润玉昨晚回来思来想去是该有定情信物,那一场萤火之光留作回忆。
      
      他连夜潜过暗河,回到古墓中取出他唯一的东西,一块刀砍不碎,火烧不坏的鳞片,这鳞片具体是什么他也记不大清楚了,他潜意识告诉他这东西很重要,不可随意丢弃。
      
      “这,这是…”小龙女拿着鳞片,她心为之一振,她仅存的记忆告诉她这是润玉师兄的鳞片,龙之逆鳞,唯一的一片。
      
      后来这鳞片到哪去了她是记不得了,关于异界的记忆在慢慢消退,或许有一天会彻底忘掉。
      
      “师妹,我没什么好送你的,只有这一个,师妹是不是嫌它不好?”润玉见小龙女迟迟不收,只一个劲的打量鳞片。
      
      “没有,没有,师兄真的送我了?”
      
      “嗯,送你了。”
      
      小龙女也不知为何自己收到这枚鳞片心中雀跃异常,好像有什么事她改变了轨迹。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