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中毒 ...

  •   “师兄,怎么办?”小龙女环顾四周,黑压压的人头望也望不尽。
      
      润玉心一横,看着霍都那杀之而后快的眼神,他知道落到霍都手里,性命难存。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杀出去!
      
      “师妹,你怕吗?”润玉十指银光闪烁,根根银针尖头泛着黑色幽光。
      
      “师兄,我不怕!”小龙女一听这话立马明白润玉的意思,金丝手套一一戴好,做好准备。
      
      大战一触即发!
      
      “黄蓉母女留其性命,其余的杀了吧,她们还有用。”霍都吩咐道。
      
      一排排士兵拿着尖枪,一步一步冲过来。
      
      厮杀声不绝于耳!
      
      润玉身形晃动,一瞬间出现在霍都面前,擒贼先擒王,把霍都拿捏住就能迎刃而解。
      
      却不想金轮法王挡住润玉攻势,两人打了起来,银针与金轮不时碰撞,火花一串串闪现。
      一时旗鼓相当,金轮法王是越打越心惊,中原武林果真人才辈出,这少年功法诡异,他竟束手束脚,施展不开。
      
      润玉消耗颇大,冰凌诀威力虽强,但所需内力也是大。
      
      小龙女绸带尽舞,蒙古士兵不得近身,把杨过等人护得严严实实。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迟早会被擒住,润玉被金轮缠住,脱不开身,只能喊道:“师妹,杀出一个缺口,突围!”
      
      小龙女听罢,专门朝一个方向突围,一路打到河边,蒙古士兵身躯横飞,还穷追不舍。
      
      润玉白衣又红,这是第二次血染红白衣,不同的是,这次他遇到了强劲武功高过他许多的人,几乎都是自己的血。
      
      金轮法王身上留有几个肉眼凡胎不可见的针孔,皮肤周遭发发紫发黑,古墓独有的玉蜂奇毒。
      
      因身上奇痒无比,招式显得凌乱,破绽一出,润□□若观火,一击得手,金轮捂着胸口倒退半步,旧伤未愈又添新伤。
      
      润玉不恋战,他转身投入另一边战斗,有润玉的加入,小龙女轻松不少,小龙女白衣上沾有不少血渍,都不是她的,那些蒙古大头兵连她的身都近不了就被打飞。
      
      “师妹,我带着杨过与武氏兄弟,你带着黄蓉母女,咱们踏过这条河,到河对岸就安全了。”
      
      润玉是硬撑着一口气,这还是他与生俱来的强大体魄才能支撑到现在。
      
      “好的,师兄,你先走,我随后就到!”
      
      润玉一手拎着一个,背上驮着杨过,轻功水上漂,脚尖轻点,荡到对岸。
      
      霍都见势不好,折扇打开,一根根淬过毒的三角暗器闪着幽蓝色的光芒。
      
      小龙女拽住郭芙母女,绸带开路,古墓轻功名不虚传,一纵几里,河面微微泛起波澜,小龙女如飞鸟一般消失在对岸。
      
      忽然,小龙女一顿,左肩一疼,憋住一口气,勉强到岸上,郭芙站稳扶住黄蓉,小龙女无力后仰跌入河水之中,溅起一团大浪花。
      
      润玉大惊失色,一个猛扎下去抱起飘浮着的小龙女,见小龙女嘴唇发紫,是中毒征兆!
      
      左肩渗出黑色的血液,这时润玉顾不得男女之别,撕开左肩衣服,露出白玉圆滑的香肩,他嘴唇凑上去慢慢吸/允,不时吐出一口黑血,直至为鲜红的血液才停止。
      
      小龙女睁开双眼,瞧着师兄双目通红,有些虚弱的说道:“师妹又让师兄担心了。”
      
      “师妹,快别说话了,好好歇歇,万事有师兄呢。”润玉握住小龙女的手,有些用力的捏捏。
      
      “嗯。”小龙女颔首低眉,歪歪头靠在润玉怀里。
      
      “林少侠,这里离襄阳不远,我们先到襄阳落脚,你意下如何?”黄蓉虚靠在郭芙身上,他们这一群人伤的伤,需要一个安全的庇护所,襄阳有靖哥哥在,在安全不过。
      
      “好,咱们去襄阳!”
      
      小龙女这毒漫入血液,他封住她周身大穴才延缓发作,可治标不治本,待找个安全地带他再一一运功把毒逼出来。
      
      也不知为什么,他似乎百毒不侵,万邪不扰,如果可以,他想把这体质送给师妹,师妹又在他眼皮子底下受伤,还如此之重!
      
      霍都,金轮大王,蒙古大军,他一个也不会放过!迟早把他们赶出中原。
      
      一行人慢慢向襄阳城靠拢。
      
      三天过去了,小龙女半点醒的征兆都没有,润玉心急如焚,各种办法他都试过,均是没有用,他忍不住站起身来,他要到蒙古营闯一遭,无论如何,他都要把小龙女的解药带回来,哪怕要了他这条命都可以。
      
      刚出门,就看到院子里杨过与郭芙在院门口守着。
      
      “师叔,你是不是去蒙古营?”杨过抢先问道。
      
      润玉不说话,执拗往前走。
      
      杨过一把拉住润玉,“师叔,你清醒点,你重伤未愈,强冲进去也无济于事,说不定还搭在里面,那姑姑怎么办,啊?!姑姑怎么办?”
      
      杨过拽过润玉双肩,使劲摇晃,试图把润玉给摇清醒点。
      
      润玉无动于衷,但迈出的脚步停下,他大吼着,“那你要我怎么办?就眼睁睁看着师妹躺床上一动不动,气息日渐衰弱,最后气绝身亡吗?啊?”
      
      润玉发疯似的跑到院中柳树下,疯狂的捶打柳树枝干,拳拳到肉,手背血肉模糊。
      
      黄蓉端着药碗过来,见此无奈叹息,如今小龙女如此,大半原因是因为她们,她知道润玉不想见她们,她们只能离得远远的,偏偏芙儿这丫头不听,一个劲儿的杵人门前。
      
      润玉知道黄蓉来了,他一眼也不想望到她,他怕克制不住迁怒,恶语相向。
      
      杨过哑着嗓音唤道:“师叔,姑姑该喝药了,这是大夫新开的药方,说不定管用。”
      
      润玉护得小龙女密不透风,任何人不得靠近半步,凡事亲力亲为,只擦洗身子交给丫鬟,就擦洗身子时拿屏风挡住,他坐外侧。
      
      润玉端过放在石桌上的药碗,稍不留意,一滴手背上的血悄无声息的落入药碗中,缓缓步入小龙女房间。
      
      “师妹,咱们起来喝药了,等你睁开眼睛,你想回古墓咱们就回古墓,再不管这世间纷纷扰扰好不好?”
      
      润玉扶着小龙女倚靠怀里,一勺一勺的给小龙女喂药。不过小龙女大多数都吐了出来,只有少数才呛进腹中。
      
      “师妹,咱们多喝一点,是不是这药太苦了,师兄给你准备好了蜜饯,喝完药就吃啊。”
      
      杨过在窗口看得心酸眼红,如果不是因为他,姑姑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一切都好好的,都是因为他。
      
      杨过一阵风的跑出院门,郭芙连忙追赶,喊道:“杨大哥,你去哪?你别做傻事啊。”
      
      喂完这碗药,润玉坐床沿,一下一下整理小龙女乌发,在小龙女耳边絮絮叨叨。
      
      小龙女手指略微动动,润玉没发觉。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