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9、他与她16 ...

  •   “佐伊!”玛索飘过来一把抓住了佐伊的外套。
      “救救他,求你救救他。”玛索泪眼婆娑地看着佐伊,佐伊往她身后一瞧,看到了一个奄奄一息的老人躺在床上。
      “怎么回事?”佐伊甩了张安神符后又拿出净化符来。
      “他被一个恶灵缠上了,我好不容易赶走了恶灵,可是有点晚。”玛索坐在自己被束缚的长椅上,抽噎道。
      “对不起,浪费了你的符。”玛索手里握着刚才撕碎的传信符,道歉道。
      “没事,我说过有任何情况都可以找我。”佐伊不咸不淡地说道。
      玛索用一种眷恋的眼神看着床上的老人,用手轻轻抚摸着他的白发。
      “你认识他?”在一边的裘在佐伊身边晃来晃去,问:“他是你什么人?”
      “未婚夫……”玛索放下手,笑着说。
      “well.看来你死了很长时间了。”
      “没错,我死了有七十多年了。”玛索笑着说:“看他的白发和满脸皱纹,真丑。”
      玛索虽然这么说着,可目光一直放在老人身上,深情似海。
      “能帮我个忙吗?佐伊……”
      佐伊看着面前飘着的金发碧眼的美丽姑娘,点头。
      “七十多年前可是一个战火纷飞的年代,哪都不安全……”玛索面带微笑地回忆道。
      “要开始讲故事了?我喜欢故事……”裘飞到玛索的肩膀上,眼睛亮晶晶地看着玛索。
      玛索温柔地点了点裘的脑袋,回忆道:“哦……让我想想……”
      七十年前正处于二战时期,老人——诺特·布兰德是个军人。他和玛索的相遇其实非常老套。
      当年二十岁的玛索在街头被混混围堵,然后正好被路过的诺特救了,仅此而已。
      “当年他跟我说的第一句话,你们知道是什么吗?”玛索忍笑地摸着裘的头,说道:“是……小姐,你真美丽,你愿意当我的妻子吗?”
      “woo...那你当时的反应呢?”裘好奇地问。
      “听我继续讲。”玛索笑着,坐在了卧室的椅子上。
      “当时我很感激他的出手相救,可他的这么一番话成功把我吓到了……我当时用惊恐加疑惑的目光看着他,这是他后来告诉我的。”玛索轻笑着。
      “后来呢?”
      “后来?后来就是很老套的他送我回家,然后我们后来又持续地见了几次面,来了几场约会,然后就确定了关系。”玛索将垂到脸颊的碎发顺到耳后。
      “好简单哦……”
      “是啊,就是那么简单……”玛索摸着裘,回忆道:“我记得我们都已经订婚了……可有一天,他上战场了,我就在这里——我们的家里等他,可是子弹不长眼啊,就那么一下……一颗子弹从窗外飞进来,正好打在我的眉心中间。”
      玛索指着自己的眉心中间,给佐伊他们解释道。
      “那天是我们订完婚的第二天。”玛索苦笑道。
      “可笑吗?明明前一天才刚刚订完婚,可后一天就天人永隔。”玛索看着自己灰白的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出神地说,像是在喃喃自语。
      “……你想让我帮你什么?”佐伊听完玛索的回忆,淡淡地问。
      “我死后心有不甘,所以就一直被束缚在这所房子里。我曾看见过他一回来就抱着我的尸·体崩溃地大哭,也曾看到过他因为我颓废的没日没夜地酗酒。”玛索没有立刻回答佐伊的问题,而是自顾自的说。
      “他为了我终生没有离开过这个房子,也没有娶任何人。”玛索泪光闪烁,哽咽地说道。
      “我在这陪了他70多年,可他看不见我……这七十多年来,我看到了他有多爱我,他真的很爱我……”玛索捂着脸,哽咽道。
      “他已经行将就木了,佐伊。”玛索又飘到诺特的床头,抚摸着他的额头,温柔地说。
      “他其实不久后就能看到我了……我能感受到他的生命在流逝。”
      “我不求你别的,佐伊,我只是想补上一场婚礼……在他灵魂出窍那一刻,我们正好可以踏着红地毯走向地下。你能帮我布置一场婚礼吗?”玛索期盼地望着佐伊。
      “……简单。”佐伊面无表情地打了个响指。
      “谢谢,你之后想要什么报酬,我会支付给你的。”玛索直起腰,笑着说。
      “需要我帮你们请神父吗?”佐伊挑眉说道。
      “死人神父?”玛索红着眼眶笑着看着佐伊。
      “又不是没有。”
      “那真是谢谢你了,佐伊。”玛索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OK.”佐伊打了个手势。
      “我去找鬼参加婚礼去。”佐伊说完,就消失不见了。
      回到家——
      “你刚才去哪了?”巴基咬着馅饼,死鱼眼地看着八点回来做完饭突然又出去了十点才回家的佐伊问道。
      “去帮人干了个活。”佐伊边换鞋边说。
      “哦。”巴基不再多问,而是继续鼓着包子脸嚼着馅饼。
      “小丫头!小丫头!”
      佐伊无视霍华德在一旁的不停地叫唤。
      “不是告诉你叫人家名字了吗,别那么没礼貌,霍华德。”玛利亚威胁地轻轻捏住霍华德腰上的软肉。
      霍华德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噤。
      “那个,佐伊啊……”霍华德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
      佐伊嫌恶地抱住自己的两只胳膊,说道:“你还是叫我小丫头吧,你这样太恶心了。”
      “玛利亚,你听,是她自己让我这么叫的!”霍华德立马理直气壮地跟玛利亚说。
      玛利亚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对了……你们想参加婚礼吗?”佐伊突然想起来,问道。
      “婚礼?谁的婚礼?你的?”霍华德怀疑地望着佐伊。
      佐伊的脑门上滑下三道黑线。
      “不是我的,是两个灵魂的。”
      “哦?”霍华德一听来了兴趣。
      “是名为玛索·约翰逊和诺特·布兰德的两位的婚礼。你们想参加吗?”
      “等等,你说谁?”霍华德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佐伊。
      “你认识他们?”
      “不,不会这么巧吧……”霍华德怀疑人生道。
      “他们经历过二战时期,诺特·布兰德是个军人,据已死70多年的玛索说。”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