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圣戈萨赫罗 ...

  •   
      三年以来,哈利·波特最担心的场面终于出现了。他知道这是迟早的事情,也为此做过认真的设想和心理准备,但当它真的发生时,他还是咬紧了牙关,内心怒吼:“伍德!!!”
      
      宽大的四方形礼堂内,鸦雀无声。满席的学生在听到脚步声的瞬间,将目光齐刷刷投向气喘吁吁的、迟到了足足有十分钟的男孩。本就不安分的黑发被球场上的风吹得愈加凌乱,他脸颊上还挂有汗珠,运动短裤下露出的膝盖上缠着厚厚的纱布。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他的视线向离门最近的唯一剩余的空位上滑去,光滑的木椅表面反射着一抹令他厌恶的颜色。临近的座位上,一个浅金色头发的男孩正以同样不自在,但多了份傲慢的表情看着他。
      好吧……好吧……
      
      座无虚席的礼堂此时跟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他努力告诉自己这没什么,神态镇静地挪向那个座位,像机器人一样冷冰冰地坐下,双手放在膝盖的纱布边。旁边的人似乎是小小的嗤鼻了一声,哈利胃里一阵搅动,眼睛直勾勾地挤过面前的人头,望着闭目养神的校长。
      一秒钟过去了……两秒钟过去了……
      他煎熬地盯着对面墙上的钟表,新眼镜在此刻格外地得用,于是那缓慢移动的指针就像是故意和他作对一样,清晰地转着,在哈利脑中划出一个圆形的无底洞。一双擦得程亮的黑色的皮鞋防不胜防地闯入视线,他暗暗吸一口凉气,干脆学着邓布利多先生闭上了眼。
      
      时间过得快也不是,慢也不是。他偶尔是会烦这没完没了的校会,但是绝对没有现在这样痛恨。他开始更多地埋怨伍德那个竞赛狂魔为什么一定要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塞个晨练,那个低年级的科林·克里维又为什么会突然蹿到他面前,吓得本就没睡醒的他被飞来的足球绊了个跟头。
      他本来想像往常一样,随便贴个创口贴就跑去集会的,但不知哪个天杀的往球场上扔了个碎酒瓶,埋在草地里,尖锐的玻璃毫不留情就把他的膝盖差点戳通。校医庞弗雷夫人吓了一跳,把扶他来的队友赶走,又是止血又是消毒。等到终于处理完事,确认只是外伤不影响正常行动后,集会早就开始。
      绷带下的皮肤还在灼伤地痛,哈利不由地又睁开眼确认有没有渗血,就在这时,人群中心的邓布利多微笑着睁开了眼。
      
      来了。
      
      头发花白的老人向坐在身侧的麦格女士伸出手,那位盘发的高瘦女士于是也扬起嘴角,稳稳地握住了邓布利多的右手。稀稀疏疏的声音在礼堂里回荡起来,每个学生都友好地、面带微笑地转过身去,和身边的人握手。
      
      友好的表示?这完全就是灾难。
      
      哈利的左手边是空气,右手边是……他瞥过去,看见那只白暂又骨节分明的手先是伸向了相反的方向,和一只壮实的肉手握了一下,然后快速地、毫不犹豫地插进了衣服口袋里。
      
      他长长松了一口气。
      好,非常好。要是伸手了,又要旧事重演一遍。
      
      “友好的表示”完毕,邓布利多开始了一段冗长的讲话。他先是介绍了本学期重新回到学校任教的两位老师,卢平和穆迪先生,紧接着公布了各学院级长的选拔日期。
      瞌睡虫在满座学生的脑中爬来爬去,准备筑巢之际,校长才终于合上了嘴,向着门口的方向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教师们陆续离开,哈利捕捉到麦格女士给他的点头示意,立马以最快的速度站了起来,逃出礼堂。
      把已知的脏话在心里通通骂了一遍,哈利才瘸脚扶着墙,恢复了正常走路速度,拎起放在门口的书包,站在礼堂外的转角处等候。英国夏末的风已经有些凉意了,太阳却还是很暖的,烘得伤口有些作痒。他对着唱歌的蓝冠山雀叹了一口气,祈祷着相同的事情不要再发生。
      
      德拉科·马尔福,整个圣戈萨赫罗最叫他哈利·波特尽可能远离的人。所有人都知道他进来多半是因为父亲是股东,就算成绩确实不错。礼堂前门口走出的人越来越多,想必马尔福是走了后门。哈利站在阴凉的树荫下,看见一个红头发的男孩和棕头发的女孩走来,是他两个最好的朋友,罗恩·韦斯莱和赫敏·格兰杰。
      
      “哈利。”赫敏抱着课本走近,目光上下打量了一下哈利,最后落到被裹得臃肿的膝盖上,“你这是怎么了?”
      “摔着了,还能怎么着。”哈利无奈地摊手。
      罗恩一幅已经习惯了的样子,庆幸地说道:“还好没像上次那样。想想看,那次半条腿都擦破了,骨折躺了半个月。”
      “这次的也不轻,你看那止血纱布有多厚!”赫敏不满地瞪了罗恩一眼,皱起眉头,“哈利,我们说过很多次了,不要那么拼命。不就是足球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玩什么危险游戏呢。”
      “是啊是啊,得不偿失。”罗恩知错地附和,“特别它还害你和那个混蛋坐在了一起……”
      哈利装作无所谓地摇摇头,和两个人并肩穿过草坪间的小道,往教学楼走去。赫敏接过了话茬:“你和马尔福握手了?”
      “没有。”哈利果断回答,“八年级没做过的事,十一年级怎么可能做?”
      
      是的,马尔福和波特的对立起始于三年前开学的那天。圣戈萨赫罗在外界的名声好,能进来的不是家族传承,就是成绩优异,哈利和罗恩属于前者,赫敏属于后者。莉莉·波特和詹姆·波特是这里曾经最优秀的学生代表,大家都十分期待他们儿子的表现。
      不幸的是,哈利满一岁的那天,莉莉和詹姆被一场车祸双双夺去了生命,人们发现车里的小哈利时,他正扒着爸爸妈妈哭得伤心,额头上的伤口不断流血。接下来,还没有任何自主选择能力的小哈利就被寄养在了姨妈的房子。
      佩妮·德思礼是哈利母亲的妹妹,是在婚后改的姓。从哈利记事起,他的日常生活就充斥着姨妈强加的家务劳作、姨父费农的恐吓斥骂和表哥达力的欺压捉弄。德思礼一家甚至舍不得给他个正常的卧室,而是让哈利一直寄居在楼梯下的狭小碗柜里,使得本就瘦小的身体更是长不开。
      
      好在十三岁那年,哈利的教父小天狼星·布莱克将他从噩梦中拯救了出来。
      哈利天性的善良继承母亲,开朗和活泼继承父亲。十三岁以前没有任何朋友,纯属因为表哥达力在学校捣乱,勒令所有人不许靠近他。小天狼星先前因为被误认为一起连环杀人案的凶手,被无辜地关在监狱里十二年,申冤成功出来后第一时间就找到了他的教子。看到哈利的成长环境,他二话不说带哈利离开了德思礼,又让他转学到了莉莉、詹姆和自己曾经就读的圣戈萨赫罗
      那一年对哈利来说,堪比从地狱升入天堂。小天狼星让哈利有了一个从不敢想象的、温暖的家。紧接着,他就又拥有了细心教导自己的师长和无微不至的好友。而这一切美好当中的唯一污点,就是德拉科·马尔福。
      
      听说很多住在萨里的人都有些高傲,觉得他们是所谓的贵族人士。但哈利敢保证,他长大这么大,还没见过谁能像这个金头发的混蛋一样如此自视清高。
      “知道你会被分到哪个学院吗?”十三岁的马尔福这样仰着下巴问他。
      十三岁的哈利面无表情地摇摇头。这人又拖又懒的声音让他极度不愉快。记忆里的校服店里,试衣间前马尔福刚刚说完他的父亲如何给他买了最好的球拍和球鞋,让他想起一不顺心就没完没了对父母哭闹耍赖的表哥达力。
      ”我知道,我一定会在斯莱特林。“马尔福沾沾自喜地说。
      
      这有什么好骄傲的?哈利在教父那里听到过关于学院的事情。圣戈萨赫罗有四个学院,格兰芬多、斯莱特林、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他们需要做的就是在开学第一天填一份表,像是做什么心理测试一样,半天之后就会收到结果。同样是格兰芬多的小天狼星告诉他,斯莱特林学院里的都不是什么好人。
      校服店的初遇没给哈利留下什么好印象,开学那天,马尔福更是得寸进尺地语言羞辱站在哈利身边的罗恩。“你不会想跟这些穷人做朋友的”,他恶劣地说着这句话,一边还向哈利伸出了手,不知廉耻地表示他会是更好的朋友人选。哈利随即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这个“友好的表示”。
      
      或许是温室里培育的孩子从来没有被拒绝过,伤了他的自尊心,又或许是哈利在学校太抢风头了,总之从那天起,马尔福就没停止过给他找茬。八年级的时候,起哄全年级来嘲笑他圣诞没家回——其实是他自愿留在罗恩家和他一起练象棋;九年级的时候,在球场上故意把哈利撞倒,就是让他伤了半条腿的那次。
      十年级哈利遇上了他的初恋,是学校里的华裔女生秋·张。而他们谈恋爱无论在哪里、在干什么,都会有个不速之客出来扔个鸡蛋、吹个哨什么的。那段恋情很短暂,开始和结束都很糊里糊涂,算是场失败的一见钟情。分手后哈利只郁闷了两个星期,就在周围人的安慰下让这件事情过去了。只有马尔福,还会有意无意地在路上撞见他,满脸高兴地喊叫着:”波特被甩了!波特被甩了!“
      到底为什么会有这么无聊的人?
      哈利把外套从书包里扯出来系在腰上,挡住膝盖,整理好被校会捣乱的心情,和罗恩一起踏入英文课的教室。
      
      “这学期的创意写作课上,我们会用到一些童话书。”卢品微笑着对已经在教室里坐好的学生说,其中包括了碰巧地、非常不幸地和哈利分到了一班的马尔福。
      “童话书?”马尔福扬起他惯常轻蔑的语调,“我们为什么要从童话书里学写作?”
      哈利默不作声地带着罗恩坐到了靠门的位置上,旁边还有他们的另外两个室友,纳威·隆巴顿和迪安·托马斯。这节课上,他们总是这样坐的:马尔福和其他斯莱特林背光在窗边的一排,几个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坐在讲台正对面,而格兰芬多则天天沐浴朝阳,眼睛稍稍一抬,就能看见生机勃勃的校园。当然,哈利大部分时候都只盯着老师看,因为他但凡无意去看窗外的天空,就一定会先扫到马尔福金色的头发。
      
      白板面前,卢平对着黑发男孩浅浅一笑。他是小天狼星和波特夫妇的老友,对哈利自然也是熟悉的。他耐心回答了斯莱特林同学的问题:“我们可以从童话故事里汲取丰富的想象力和灵感,还有更多。”
      马尔福不屑地“嘁”了一声,一个小胖子坐在他旁边,腮帮子里粘着棉花糖。说起来,他一个瘦瘦高高的男孩,左右侧老是挂着克拉布和高尔这两个壮实的保镖,倒也是奇特的风景。也正因如此,哈利即使十分不幸和斯莱特林们在集会肩并肩,也从来没有过要和马尔福握手的风险。他和高尔和克拉布分别握过几次手,嫌弃地感觉皮肤沾了一层厚厚的油,但总比和头号敌人接触要好上几千几万倍。今天不知道克拉布为什么不在。
      “听说暑假结束那天吃香喝辣,进医院了。”罗恩在看到哈利穿过去的小纸条后,这么写了回来。哈利顿悟。那是当然,闹肚子可是会传染的。
      
      开学第一周,有些国外的同学还没返校,卢平便用这节课来训练他们的论文写作。明亮的教室里,哈利右手握着四色构线笔,左手握着亮黄荧光笔,皱紧眉头看着眼前的范例。他与罗恩对视一眼,盯住打印纸左上角的范文作者名字。其实不用看都知道是谁写的——这么长、这么多书籍引用,不是亲爱的赫敏·格兰杰还能是谁!
      ”这就叫损友吧。“罗恩小声嘀咕,见卢平投来和善的目光又乖乖闭了嘴。
      
      三个人课外是最好的朋友,但其实赫敏很少和他们一起上课,更别提她比其他人多了三门选修。这个女孩聪明到让人瞠目结舌,于是永远被分在每科的一班。而哈利和罗恩除了科学和数学成绩和她差不多以外,其他的科目都是二班的水平。坚固的友谊当然不会受这不合理分班制度的影响,但常常看范文看到最好朋友的名字,不嫉妒也会有些无奈。
      范文中每个巧妙的衔接处理和入微的分析都让哈利感觉更加焦虑。英文论文两个月之后就要上交,结业考试也是不到一年的事情,怎么他到现在都无法在数抑扬格时控制住上下挥舞的右手?他微微抬头瞟了一眼对面。马尔福正抱着手臂、懒懒靠在椅背上,表情不善地注视着他,桌上正正摆着早已写好的分析论段。
      黑发男孩脸色更加阴沉地低下头。他承认,马尔福在很多科目上确实比他优秀。他也承认,这节课开始时马尔福的质疑虽然一如既往地不悦耳,但也难得和哈利心里想的如出一辙。他们是十一年级的学生了,哪能从铺天盖地的作业和复习中抽出时间去读睡前故事呢?他并不觉得会唱歌的夜莺和卖火柴的小女孩能帮助他分析莎士比亚十四行诗。
      
      下课铃声按时响起,哈利叹着气将文具盒塞进书包里,扶正鼻梁上的眼镜。离开教室前,卢平匆匆叫住了他,关怀地问:“你还好吗,哈利?”
      “没事,卢平先生。”哈利故作轻松地摇摇头,笑说:“就是在想明年选修的事。”
      “我说了,私底下叫我莱姆斯就好,不然你教父又要说我了。“卢平微笑着眨眨眼,看着教室外貌似没人,偷偷把一颗巧克力塞到哈利手心,“别让坏情绪缠住……还选英文?”
      哈利点点头。英文和历史确是他不太擅长的科目,但如果他以后想学法律,这两个学科的基础能为他的大学申请提供很大的帮助。总是喜欢给他巧克力吃的老师为他拉开了门,哈利真挚地说着谢谢,走了出去。
      
      ”挺会哄老师的嘛,波特。“声音的主人倚在墙边,看见哈利出来,故意放大了音量。走廊里的几个新生停下脚步疑惑地看向他们,同级里早就见惯不怪的斯莱特林凑着头说:”马尔福又在欺负波特了,这才开学第二天。“
      哈利没理他,单肩挎着书包就往下一堂课的教室踱去。
      ”明天书店见?“戏谑的语调尾随着男孩的步伐,像极了怎么也甩不掉的影子。
      不见。
      哈利冷冷地在心里回复。多对马尔福说一句话,都是浪费口水。
      
      

  • 作者有话要说:  *圣戈萨赫罗(St.Gesarherro)是霍格沃茨四位创始人的首音拼成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