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官拜国师 ...

  •   “典武。”
      
      一道平静的嗓音传来,在风雨声中呼唤了王贲的字。王贲的剑忽尔停住,在散白遗憾的目光中,收剑回鞘。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地望向那玄衣纁裳的男人。纵然天罚降世,他也依旧是众人的焦点。
      
      始皇帝,政。
      
      他慢慢地走近,雷霆划亮的天地中,男人有着一双狭长的眸子,好似锋利的柳叶刀,薄薄的眼睑敛不住锐利深邃目光,衣襟和袖口处绣着蜿蜒的纹路,象征山河万里。
      
      “历下散白?”
      
      始皇帝话语尾音微微上扬,却似拖着清薄寡淡的讽意,“你说,朕德不配位,必遭天谴?”
      
      散白敢大放厥词,此时却吃不太准秦始皇是怎么个意思。
      
      这是……想要说服他?
      
      散白更激动了,“是!”
      
      “雷霆就是上苍的怒火!”
      
      “朕倒看看——”始皇帝毫不犹豫地走进雨水中,“它要如何天谴朕!”
      
      他往前走了两步,回过头来,带着居高临下的傲慢,说:“朕乃始皇帝。”
      
      “德兼三皇,功过五帝。”
      
      “天又如何?朕之功绩永垂,岂非区区几道雷霆,几场大雨能取消?天若不认,神若不许,朕便不祭这天!不祠这神!”
      
      他对神灵降世怀抱期待,却又绝不受神灵束缚,这种轻慢上天的态度,放在始皇帝政身上,竟显得理所当然。
      
      王贲脱下发冠,执着长剑,走到始皇帝身前,目光灼灼地凝视他,“贲,愿追随陛下!”
      
      那些没有被雷声吓倒的官员亦走出松树,任由暴雨泼头,“愿随陛下上山!”
      
      始皇帝这才露出浅淡的笑,“诸位相随,朕又有何惧。”
      
      散白一颗心沉了下去。
      
      不应该是这样啊。
      
      你们不害怕天罚了吗!
      
      眼瞧着大秦始皇帝与大秦官员向开辟好的道路行去,道路两旁风雨打得低垂的花草好似在俯首恭迎,散白阴沉着目光,也抬腿跟了上去。
      
      好不容易逮着一次机会,绝不能让它白白溜走!
      
      *
      
      雪貂从岩石上跳下来,“来了来了!赶紧的,扇形图摆起来!三分清纯,三分倔强,四分强势,还有仅供始皇帝看见的一分脆弱!”
      
      青霓找好角度,摆好姿势,在脑海里优雅而不失礼貌地说:“滚。”
      
      始皇帝才踏上山顶,视野里便看到一身静雅青裙的少女,素手轻抚着牛身,跪坐于地。
      
      暴雨倾盆,泥水横流。落于她身上,却都消弭无形。衣带飘然,裙摆浮动,连发丝也在颊边干燥垂落。
      
      一只小巧可爱的雪貂卧在她身侧,白毛圣洁。
      
      他当然没有看到,雪貂的爪子打开了青霓的人物面板,那里,积分在疯狂往负数增,而系统背包里,和青霓穿在身上的同款式外观堆满了里面的格子,现在正保持着一秒三十套的频率,帮他眼中的仙子换掉湿衣服、湿鞋子、湿假发。
      
      至于雪貂……系统的拟态壳子,只要系统愿意,就可以开启自洁功能。
      
      有人上来了山顶,那似乎是仙人的存在却半点动静也没有,在她眼里,始皇帝,以及陆陆续续爬上来的大秦骨干,还不如她掌心之下的黄牛。
      
      王贲看向始皇帝,得到轻微的颔首后,立刻往青衣少女坐处去。他视线完好,自然发现了少女衣裳保持着诡异的洁净。
      
      不知是天上仙……还是山间鬼?
      
      大秦锐士中走出了两位,身体稍次于始皇帝,一左一右护卫。王贲则保持着十万分的警戒,慢慢走过去。
      
      然而,王贲刚行动,天上雷霆仿佛觉得他们冒犯了仙神,风云搅动,紫白交织的闪电穿破云霄,竟是凌空折了方向欲往他们所在劈落。
      
      这才引来青衣少女的一瞥。她越过王贲,目光轻飘飘地望向始皇帝。
      
      天沉雨滂,幽暗的天空被电闪雷鸣撕出白昼,也照亮了少女黑白分明的眼睛,惊异之色跃于眼底。
      
      “人皇?”
      
      她抬起手,水袖一掷,再一拂,淡雅的青色覆盖了她周围的铜色小尖塔,此时,随着铜塔消失,那水袖轻轻落地,忽地云销雨霁,雷电由明转淡,消失成点点碎光,紫气氤浮天际,霞光漫空,映亮了姹紫嫣红。
      
      青衣少女缓缓站起,百花在她身周宛若涟漪点开般层层绽放。
      
      秦人面色皆变,“神……神女!”
      
      神女朝他们微微一笑。
      
      风雨晦暗,雷霆声声中,掩盖了母牛产子的哀叫,他们注意力都在少女身上,理所当然地没发现天降异象前一刻,一头小牛犊从母牛下|体拱了出来,此刻正依偎着母亲,汲取温暖。
      
      然后,被系统眼疾手快地拍进系统空间里。
      
      虚拟的系统面板慢慢关闭,右上角的生产倒计时也在母牛顺利产子后,消失不见。
      
      王贲心细地停在了青衣少……青衣仙人十尺外,避免冒犯对方,扬声:“大秦王贲,见过神女。”
      
      一道身影走至他身边停下,却又微微越过半步,拱手作礼,“政,见过神女。”
      
      王贲一时间没转过弯来。
      
      陛下不是暗示了让他先上前探查吗?怎么突然……
      
      随即,又暗嘲一声自己脑子犯浑了,这都紫气东来了,不是神女还能是什么。王对王,将对将,这时候再仅让臣子去面对仙人,是对神女的不敬。
      
      “我坐骑在此渡劫,惊吓了人皇……”神女轻声慢语,脾气也很好,“还望莫怪。”
      
      人皇……
      
      这已经是神女第二次用这个称呼了。
      
      众人敏锐察觉出了问题所在,似乎……神女并不在乎他们陛下开山路上山,而且,言语中的称呼也承认了陛下的地位。
      
      王贲心头沉甸甸甸重量消去,整个人松快了许多。
      
      他就知道,是那些儒生胡说,苍天怎么会降罪于陛下,什么风雨,什么雷霆,全是巧合!
      
      神女对陛下态度那么好,就已经显明了他们认可陛下的功绩——德兼三皇,功过五帝!
      
      散白惶恐地看着始皇帝的背影。
      
      这世间居然真的有神仙!但是,神女怎么会不计较?神女若是看好这暴君,等泰山事了,回程后他岂不是要被秦政拖去坑杀?
      
      他用力一咬后槽牙,抢在所有人面前高声开口:“神女!”隔得远远,深深一揖,“白在此替我家陛下请求神女恕罪。”
      
      始皇帝眼底划过不悦。
      
      王贲忽然不气了,瞧散白已经像是在瞧死人。
      
      之前陛下没有杀他,不过是因为那时候杀了他,不就成全了他史书上的清名,拿自己给他当垫脚石吗?本来就等着事后清算,现在这人如此猖狂,简直自寻死路。
      
      散白自知开弓没有回头箭,梗着脖子继续说下去,“陛下他初登泰山,不识好歹,妄自乘车上山。于山上立碑也不曾祭奠泰山,亦不曾祈求上苍福佑,蔑视神灵……”
      
      神女蹙了蹙眉头。
      
      散白一喜,感觉自己要大功告成了。
      
      实际上……
      
      青霓脑内跟系统吐槽:“他话怎么那么多啊,没看到我要和千古一帝会晤吗?那可是嬴政!”
      
      系统疯狂点头,“是啊是啊,耽误你进宫,罪无可恕!”
      
      青霓:“……”她要是跟系统小可爱说,她从头到尾就没想过进宫当秦始皇的宠妃,会不会被雪貂五花大挠?
      
      可是,当宠妃限制太大了,当国师不爽吗!
      
      改变历史,不让大秦二世而亡,没有楚汉争霸,只有玄鸟黑旗远征海外,开疆辟土,不够痛快吗!
      
      先定个小目标,在赤道围一圈长城,它不刺激吗!
      
      “我决定要打脸了。”青霓在脑内跟系统说,“反正我现在是仙人,有资格不给他面子。”
      
      青霓等那老儒生说完,就直接开口:“不必。”
      
      她的声音适时冷淡了些。
      
      “泰山没有不喜。”
      
      始皇帝微微挑眉。
      
      “用你们圣贤的话就是——”神女淡淡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这句话的意思是,天地滋养着万物,不会说自己多么仁厚,不求万物用草扎成的狗来表示祭拜他。
      
      既然不求祭拜,自然也不会因为人祭拜的方式而不喜。
      
      散白仿佛被抽了一耳光似的,脸色涨红了。
      
      始皇帝丝毫不给他面子,畅快地笑出声,被儒生们指着鼻子骂的郁气一扫而空。
      
      “神女。”他问,“政可否知道神女尊号?”
      
      青霓脑海里过了一圈有名的神女名号,迅速选定了一位在先秦时颇有名声的女仙,“吾玄女也。”
      
      始皇帝眸光烁动。
      
      他对求仙之事颇为热衷,自然研究过相关经典古籍,玄女,是九天玄女的简称,为上古女仙,黄帝之师。
      
      “原来竟是……”始皇帝带着试探喊:“先生当面。”
      
      青霓一怔。
      
      道士可以被称为先生,九天玄女是道教女神,喊一声“先生”不能说是失礼。问题是,称“老师”也能是先生,玄女可是黄帝老师,教了他房中术,让他最后在传说中御女三千飞升。
      
      哦,对,飞升。
      
      青霓:“……”
      
      陛下,真不愧是你。
      
      见神女没有反应,但是也没有拒绝,始皇帝毫不犹豫地抓紧机会,俯身一拜:“政欲求万民乐业,四夷宾服,我大秦,绳绳继继,圣子神孙永绵圣明,还望先生助政。”
      
      青霓:“……”屁,你秦始皇还需要找神仙来帮忙治理国家?明明是想要求长生,找理由把我留下来!
      
      始皇帝再道:“政愿拜先生为国之师,政之师,天下之师,至高无上。大秦一切财富,任由先生取用。”
      
      旁听的臣子们忙低垂了头,掩饰瞳孔地震。
      
      这已经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听陛下的意思,是平起平坐啊!
      
      但是……
      
      他们隐约觉得,这许诺对于一位真正的神仙来说——
      
      太轻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我从百度百科搜到“九天玄女”应为“九天壬女”,该系传抄笔误,又因“壬”,天干第九位,玄色,故名九天壬(玄)女。但是我去查了一下,也没查到真假,就暂时用着九天玄女了,这个知名度也比较高一些。
    *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珞薰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珞薰 2个;祝星.、南风知我意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羽 30瓶;祝星. 20瓶;过年胖一圈、来都来了、雪魔王遗风 10瓶;谢苒颜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