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林琼腿微微打着颤的站在付行云身边,没想到有钱人的婚礼是这样的。

      不吃席,也不随份子。

      随后低头瞧了一眼手上熠熠生辉的鸽子蛋。

      但真的是,

      爱了爱了!

      瞧着人捧着戒指一个劲儿看得傻样,付行云一时间心情复杂。

      不过是区区一枚戒指,到了林琼这里就好似什么稀世大宝贝一样。

      男人瞧了一会儿,丝毫没有往林琼爱财这方面想。

      毕竟林家十年前也算新贵,虽然在商界出道及巅峰这几年开始不景气,但也算富裕。

      林琼满心满眼的瞧着手上的鸽子蛋,嘴角上扬,要不是刻意忍着不知道会不会笑出猪叫。

      随即注意到周身的视线,一转头就对上了付行云打量的目光。

      林琼瞬间一僵,男人的目光在他和戒指上游走。

      顿时间手指上的鸽子蛋重如千斤。

      “喜欢?”

      林琼腼腆一笑,“你送的我都喜欢。”

      说着便十分宝贝的捧了捧,福至心灵,“我要留着当传家宝,等孩子结婚的时候留给他们。”

      付行云:“你想的倒挺多。”

      林琼:……

      婚礼仪式结束,自然会有些亲朋好友过来送祝福。

      凭借原身在书中卓越的交际关系,一个上前的也没有。

      也好在有钱人结婚不吃席,不然能不能坐满一桌都是问题。

      但付行云和他这孤寡的小青蛙截然不同,几个好友相继走了上来。

      林琼目光炙热十分羡慕,但在看到之前拎着他领子的大黑熊后默默咽了下口水。

      接下来绝对不能说错话。

      他现在腿还是软的,跑都跑不了。

      但显然付行云的这些好友因为之前原身只活一天的死亡发言,对他没什么好印象。

      秉着多说多错的道理,他选择闭嘴。

      林琼默默团了团自己,站在付行云旁边乖巧的像个小鹌鹑。

      以大黑熊为首的几位男士嬉笑对付行云说着什么,林琼在一旁充当空气,不经意间却发现旁边一位女士在盯着自己看。

      这位女士林琼认得,刚才在付行云房间她也在。

      对方目光炙热,一股不详的预感由心而生。

      果然下一刻对方就迈步走了过来。

      林琼:!

      你不要过来啊啊啊啊啊!!!

      纪尧瞧着林琼,目光在对方身上游走,“你……”

      林琼默默的咽了下口水,“嗯哼?”

      纪尧:“真的爱行云?”

      林琼斩钉截铁:“我爱他胜过一切。”

      纪尧:“比如?” 

      林琼故作深沉,“其实我以前是个不婚主义者。”

      没钱结婚。

      纪尧眼睛微睁:“真的?”

      林琼点了点毛绒绒的小脑袋瓜。

      “你不嫁”纪尧抬手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自己,“我不嫁。”

      “?”林琼试探道:“养老院里蹦恰恰?”

      纪尧瞪大眼睛,像似找到了知己一般,猛地拉住林琼带着鸽子蛋的手,“姐妹你也过不了有男人的日子。”

      林琼:……

      为什么是姐妹?

      随后像似被背叛了一样,痛心疾首的看着他,“是什么让你选择了结婚。”

      “如果你要问我世界上什么是完美的”林琼,“我只能说出三个字。”

      纪尧:“小猫咪?”

      林琼:“付行云。”

      纪尧掩面。

      “不用为我伤心。”林琼抬起戴着鸽子蛋的手,“我嫁给了爱情。”

      以后要是谁说林琼不爱付行云,她纪尧第一个不同意。

      随后拿出手机,“姐妹扫个码,让我为你的爱情.事业添砖加瓦。”

      林琼有些意外,小青蛙咕呱道,“你是要跟我做朋友?”

      “瞎说。”

      本以为交到朋友的小青蛙瞬间低下头。

      “我们明明是好姐妹。”

      林琼:……

      行!姐妹就姐妹吧。

      好歹他也算是有朋友的人了。

      小青蛙拿出手机扫了码,在耶稣的圣光下化成了只小鸟。

      并发出欢快的叫声,布谷布谷~

      加上微信后林琼准备去趟洗手间,刚走出没几步便被半路杀出来的神父拦住了去路。

      林琼咽了下口水,他大学英语也才过四级,也不知道能不能交流。

      神父是个外国人,看上去三四十岁,但却早早谢顶。

      “Britisher(英国人)?”

      神父有些意外,礼尚往来用蹩脚的口音道:“你怎么知道?”

      林琼看着神父光秃秃的头顶,“能看出来。”

      神父笑了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付行云,"There is a ray of light in everyone's life."

      林琼听后一张小嘴瞬间张成O形,“of course.”

      得到答复后神父迈步离开,背影十分欣慰

      林琼礼貌道别,随后迈步去了洗手间。

      没想到神父心里也有个迪迦。

      林琼从隔间刚出来就瞧见了之前被自己一脚踹下墙头的付景宏。

      付景宏看见他显然也有丝意外。

      他精心周密了一个星期让付行云出丑的计划,千算万算没算到会败在林琼这里。

      但付景宏气恼归气恼,还是没有忘记他之后的计划,他要让林琼在婚后监视虐待付行云,让这个一直打压嘲讽他的男人一辈子也翻不了身。

      付景宏上前痛心疾首,“小琼你明知道我有多爱你,刚才为什么要那么对我?!”

      林琼:……又开始了是吗?

      付景宏看着他,想从对方面上看到一丝愧疚。

      然而愧疚没看见,倒是看见了几分猖狂。

      但凡你有一丝愧疚之心……

      林琼:“是我干的,怎么了?”

      付景宏:……

      “小琼你在说气话是不是,你在气我没有阻止这一切。”

      林琼听后笑着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其实我挺开心你没来阻止的。”

      抬手的动作让鸽子蛋和灯光一时间交相呼应,差点没闪瞎付景宏狗眼。

      “……”付景宏:“你明明不爱我大哥,你跟他结婚不过是在可怜他,但你可怜他谁来可怜我们呢。”

      看着手上的鸽子蛋,林琼,“那个我……”不需要可怜。

      “他失去的不过是双腿,我们失去的可是爱情啊。”

      林琼:……

      有呐味了。

      “小琼我不要别的,我只要我们在一起。”

      林琼有些为难,“可是我现在已经跟付行云结婚了鸭。”

      付景宏上前一步,据理力争,“那我们的以前算什么,你说过你会爱我一辈子的。”

      林琼:“以前也有许多人笑话我,说我叫林琼活该穷一辈子 。”

      付景宏:?

      一时间没听到对方话里的意思,疑惑的看着对方。

      林琼:“但是人心隔肚皮,有些话我也不能太当真。”

      付景宏:……

      付景宏一时间被林琼的话气得牙痒痒,早在一个星期前对方从他这里收奢侈品时可不能是这么说的。

      “你移情别恋!”

      “瞎说!”林琼一双眼睛睁的圆溜溜,模样认真。

      付景宏看到了一丝希望,“小琼我就知道你还爱我。”

      林琼瞧着他羞赧道:“我只是嘴巴甜,我心里没你。”

      “我爱的一直是你大哥。”说着在胸前捏了颗心。

      付景宏一时间咬紧牙关,对方根本不按常理出牌。

      “我不管,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林琼看着眼前的付景宏,一时间觉得对方有些可怜,没想到对方年纪轻轻就被琼瑶剧茶毒至此。

      林琼垂眸,白皙的皮肤在灯光的照射下十分通透,微微叹了口气,一脸沧桑,“要不这样,你当我死了。”

      付景宏:……

      林琼看了眼时间觉得在厕所的时间有点长,对付景宏仰了仰下巴,“我该走了。”

      不然别人该以为他便秘了。

      “不行!”付景宏恼羞成怒的上前拽住林琼的手腕。

      鸽子蛋在无名指上摇摇欲坠,原本人畜无害的林琼面色暗了暗。

      付景宏从来就不是什么君子,做事没有付行云那般光明磊落,所以他站在付行云面前永远低一头。

      哪怕现在付行云残疾了,看他的眼神却也照样高他一等。

      付景宏眼眶猩红,不甘懊恼充满心间。

      “臭biao子你别给脸不要脸!”

      说着便将林琼的手腕狠狠一甩,鸽子蛋因为惯力的作用瞬间起飞。

      dang……dang……在地上发出接二连三的声响。

      林琼面上的情绪明显怔愣了下。

      见林琼站在迟迟不动,付景宏发出一声嗤笑,“早这么听话不就好了。”

      付景宏也不忘本来目的,“我不是来拆散这个家,而是来加入的,以后……唔。”

      付景宏顿时间脸上一疼,等缓过神来整个人都已经趴在了地上。

      “你妈的……”

      付景宏刚要起身,却被林琼一脚踩住胸膛。

      只见青年人畜无害的面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我劝你不要和我硬碰硬。”

      付景宏:?

      “我受的是伤,你丢的是命。”

      另一头李韩扬调侃完付行云,转头便看见了站在原地伸着脖子往外看得纪尧。

      李韩扬也顺着方向瞧了瞧,“你看什么呢?”

      “看林琼。”

      然而那个方向连林琼一个头发丝也看不见。

      “所以他人呢?”

      “去厕所了。”

      说着纪尧好像想到了什么,“你说他去了这么长时间会不会便秘了?!”

      李韩扬:“……”

      林琼从地上捡起鸽子蛋在手帕上擦了擦,重新戴回到无名指上。

      随后看着躺在地上疯狂扭动的付景宏笑道:

      “琼瑶剧挺好,下次可不兴看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林琼:你可以侮辱我,但不可以侮辱鸽子蛋!
    评论区,你不来,我不走,么~厚脸皮求营养液鸭~
    感谢在2021-10-04 16:47:54~2021-10-06 09:37: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要么吃肉要么吃糖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