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闭嘴!你他妈给我闭嘴!”

      林琼大脑混沌之际,一道刺耳的女声如同尖叫鸡一般在脑海里划破长空。

      他现在有些搞不清楚状况,脑海里一片空白,虽然不想承认但林琼还是清楚地知道,在跟一只狗抢馒头没抢赢后,他凄惨地饿死在了街头。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目光莫名的瞧了瞧周围。

      四周装洁白奢华,就连石柱上雕刻的纹路都尽显精致繁丽,此般奢靡是林琼从来没有见到过的,但这绝对不是天堂。

      此时华丽房间里站着三四个人,虽然数目不多,但是各个面色跟抹了三天没洗的锅底灰一样难看,好像下一秒就会奋起暴打他一拳。

      他目光惊诧的看着四周,身体不受控制的动了起来。

      林琼:!

      什么情况?!

      “怎么?是我说错了还是戳到你们心窝子里了,他不是残疾是什么?”林琼小嘴一张一合不受控制的开始巴巴。

      房间内的人怒目而视,对方长着一副十分清秀明媚的脸蛋,这般模样虽然不是第一眼看上去的惊艳,但是却越看越吸引人,尤其是那双眼睛微垂时会让人不自觉心生怜惜。

      然而对方就是用着这样一张人畜无害的脸,说着令人刺耳难堪的话。

      林琼看着旁边几人垮着的批脸,对方除了一位女士之外,各个身强体壮像似人墙一样站在他对面。

      林琼表面勇的一批,实则腿肚子都在打颤,要是真的有谁要揍他的话,一拳估计能要了他的命。
      林琼想要闭嘴,但身体却完全不受他控制。
      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制住了他的行动,身体就像是吊线木偶一样任人摆布。

      就在他想要再次尝试掌控身体,莫名的记忆像山呼海啸般涌入脑内。

      荒唐的猜测出现在神海,料是上辈子狗口夺食的林琼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穿到了一本之前看过的霸总文学中……

      但林琼这孩子打小就命苦,穿成的不是什么挥金如土高逼格的霸总,而是反派boss……的炮灰男妻。

      林琼瞬间呆若木鸡,一时间心里跟哔了狗了一样。

      是梦吧?这一切都是梦吧。

      林琼目光不自觉落在一旁坐在轮椅上的阴唳男人,付行云,此霸总文学的大反派,不折不扣的老阴比,心狠手辣还有疯病,狠起来连自己亲爹都不放过,……就更别说他这个一开始就打着如意算盘图谋不轨的男妻了。

      付行云本书最狠的人物,书中后期就连男主也无法与之抗衡,要不是最后因为疯病死了,这本书还不一定谁是主角……

      林琼所穿的炮灰和他同名同姓,但被称之为炮灰可想而知命不长。

      书中林琼为了钱和反派联姻,却嫌弃反派是个老疯批,不论是书里书外都在大众雷点上疯狂横跳,婚礼上就上演了逃婚的戏码,婚后更是作死无极限,给反派喂馊饭戴绿帽,将作死一词展现的淋漓尽致。

      之后反派翻身第一个弄死的就是他。

      想到被沉海的结局,林琼瞬间打了个寒颤。

      反派有疯病,反派要人命。
      得罪谁都不能得罪付行云。

      然而就在下一刻,林琼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抬起了一只手,十分张狂的指向了坐在轮椅上的付行云。

      林琼:……

      啊啊啊啊!!!

      青年修长白皙的指尖慵懒的指了指一旁坐在轮椅上的男人,指尖微垂,一副上位者的质态。
      开口便是讽刺,“你们口口声声说我是攀龙附凤,那你们现在倒是看看他这副样子,人不人鬼不鬼的,现在应该搞清楚状况的不是我而是是你们,我不是攀龙附凤是屈尊降贵…………”

      青年话还没说完就被一直站在付行云身侧的男人揪住了衣领,“林琼你他妈别太过分了,别忘了这门婚事可是你们家当初低头哈腰装孙子求来的!”

      林琼内心疯狂摇头:不要!不要!!!

      “你以为我稀罕?”

      林琼:走的很安详:)

      青年眉眼流转,嘴角扯出了个恶劣的笑容,人畜无害的姣好面容出现这样的神情更显冲击与反差,搭眼瞧着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又老又疯,下身瘫痪,那个地方荒废那么久估计都退化了吧,连个男人都不是。”

      “你他妈……”揪着林琼衣领的男人愤怒的握紧拳头,一时间有些说不出话来。

      此话一出,房间内瞬间降到冰点。

      真是太恶毒了!
      话从自己嘴里说出来,林琼自己都不免缩了缩脖子。

      付行云墨黑的瞳孔不带任何情绪冷漠的看着站在那边满口张狂的林琼,就好似在看一个死人一般,眸子宛如一潭黑色静湖深不见底。

      嚣张的青年此时也侧首瞧着他,满眼挑衅。

      “你以为这样我就会讨厌你?不!我只会更爱你。”

      付行云:?
      房间里众人:?

      就好似生怕有人听不见一般,林琼再一次高声对着付行云说,“我爱你。”

      青年的态度瞬间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砸了个措手不及,周遭都寂静了下来。

      惊诧,狐疑,猜忌……

      一时间房间里的众人都想不出,林琼再搞些什么名堂。

      林琼看着身前人握的死紧的拳头,心都凉了半截,遗言都想好了谁知身体居然能动了。

      李韩扬揪着林琼的衣领巨大的力道将人往上提了提,声音愤怒:“你又在搞什么名堂。”

      林琼不算矮,但在跟大黑熊一样壮实身高有一米九五的李韩扬比起来还是差那么十多厘米。

      一时间被人从地上连根拔起,穿着黑皮鞋的jio有些费力垫着。

      就差当场跳段华尔兹。
      踮起脚尖,舞步翩翩……

      林琼看着面前好似随时要揍他一样的大黑熊咽了下口水,“我能搞什么名堂?我只不过是爱他而已。”

      说着眉眼侧首看向付行云,随即腼腆低头。

      李韩扬:……

      唱变脸的都没有他能唱。

      见对方走神之际,林琼忙抬手将自己皱巴巴的衣领从对方的熊掌中解救出来。

      他的脚尖都能去跳芭蕾了。

      李韩扬深吸一口气,显然是被对方的话恶心的够呛。

      然而林琼就直挺挺的站在哪里,话出口脸不红心不跳没有任何心虚,甚至聚集力争,“虽然他有许多缺点,但是我爱他,这些缺点只会让我更加心疼他。”

      林琼目光悄咪咪的瞧着坐在轮椅上神情莫测的付行云,在被挨打的道路上力挽狂澜。

      吾家有儿初长成,力拔山河气盖世。

      “狗屁!你说这话恶心谁呢,我看你今天根本就不想结这婚!”

      “我要是不想结,就不会来了。”

      “……”

      好像是这个道理。

      虽然林琼说的话在里,但是房间里的众人却谁都没有把他的话当真,刚才林琼那丑恶的嘴脸还存留在脑中,虽然他们不知道眼前人为什么态度会变得这么快,但是林琼绝对没有按好心思。

      林琼受着众人目光的洗礼,一时间觉得穿到这里,还不如当初跟狗抢食饿死。

      就在众人大眼瞪小眼时,耳边突兀地传来了几道“哐哐——”

      “行云,你和小琼谈完了吗?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伯母想再和小琼说些话。”

      门外的声音犹如圣光一般传来,主啊!

      林琼几乎是立马抓住这一根救命稻草,“还有些事失陪了。”

      说着就像脱离牢笼的鸟儿一般飞向门边,走时还不忘对付行云腼腆一笑。

      付行云:……

      林琼拉开门,门外站着的是原身的继母。

      虽然刚才口上客客气气的说找他有些事情要谈,但因为炮灰和他同名同姓,早已阅读背诵全文的林琼知道对方是来警告他的。

      林琼走出,房门彻底关上后女人原本祥和的面容瞬间冷漠。

      林琼:……

      小猪储钱罐都没有你能装。

      两人走到林琼本应在的休息间,陈涵目光死死的盯着他,语气充满了警告,“和付家联姻对你父亲的公司来说十分重要,也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分,把你那些歪心思都收起来,今天这婚你必须结。”

      和杀人不眨眼的反派结婚,
      这福气给你要不要?

      陈涵抬看着林琼,目光里充满了厌恶,自从她上位嫁进林家就看林琼不顺眼,在家里两人自然是不对付,但也好在林琼是个游手好闲没脑子的主,根本不配和她斗。

      之前忽悠着他和付家联姻,专挑好的说,原本都答应的好好了,一个星期前对方却又突然变卦说不想结了。

      但婚礼日期都定下来了,还哪有林琼不同意的份。

      说完陈涵踩着高跟鞋抬步离开,拉开门刚要往外走却又猛的一回头。

      放在以往,她用这种语气说话对方早就炸毛和她争执起来,现在倒有些不同。

      “你不会想着跑吧?”

      疯狂回忆书中原身逃跑路线的林琼:……

      “怎么会。”

      陈涵听后这才开门离开。

      寂静的长廊里被洁白神圣的白玫瑰所装丽,昂贵的丝带缠绕连接,奢靡浪漫。

      一处房门在这长廊中突兀地打开又瞬间关闭。

      随即只见一道白色的残影,像似林间突然闯出的野猪一般在长廊里飞速狂奔。

      不跑的是煞笔!!!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漂亮们,开文啦~
    今天带着三儿子阿琼祝大家国庆快乐!!!爱你们~=3=
    预收文《暗恋》在专栏,喜欢的话可以收藏吖。
    周筠和应羽泽同为中考状元考入一中,却互为死敌,水火不容。
    不同的是,城北徐公应羽泽身高腿长、风神俊朗,身边追捧无数,从不缺乏追求者。
    反之周筠清清冷冷。
    看着堆满书桌的情书,小弟讨好他时,还不忘拉踩,“diao还是应哥你diao,周筠那小子成天一张死人脸,一看就不会疼人,别说恋爱了估计情书都没收到过。”
    应羽泽抬眸瞧了眼前方那道消瘦的身影,嘴角勾起恶劣的笑容,“他,狗都不谈。”
    当晚应羽泽就穿成了周筠家的狗,
    一只大屁股柯基。
    应羽泽:???
    高中的第一个学期,应羽泽对周筠抱有极大的好奇,但每次他装作偶然的会面或者搭话,换来的都是对方的冷脸。
    明明上一秒周筠还在温和的给人讲题,看见他后瞬间垮起批脸,久而久之他也没了好脸色。
    此时变成狗的应羽泽被人抱在怀里,一起欣赏着周筠手机里他的照片。
    周筠面容亲昵,“大壮,你看你爸爸多帅啊。”
    应羽泽抬着狗头看看照片,又看看周筠。
    好家伙。
    小东西,还有两副面孔!
    后来小弟见周筠成绩超了应羽泽一份,“学习好能怎么样,周筠狗都不谈。”
    应羽泽黑着脸,“你说谁是狗?”
    谢谢在本文还处于预收时投营养液和地雷的小漂亮们_(:з」∠)_
    zoreyun 1个;
    52270786 1个;
    江停的老同兴 1个;
    疯狂暗示更新 2个;
    の乱&~ 终极尐壊疍 1个;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