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血族少女 ...

  •   1973年4月22日,复活节。
      伦敦郊外的一所小屋之中,伴随着一声婴儿啼哭的响起,我们的故事,在夜色中缓缓揭开了序幕。
      小屋温暖的卧室中,奥兰娜半躺在床上抱着刚出生的女儿,脸上洋溢着幸福;莱克尔坐在床沿,雕琢着一个炼金吊坠,时不时施展两个绚丽的小魔法,试着逗女儿开心;被包在淡蓝色襁褓中的女孩脸上带着不清晰的笑容,看上去对那些绚丽的魔法很好奇。
      目前为止,一切看上去是那么的祥和美好,但就算是童话故事也会有反派,更何况这是伏地魔还活蹦乱跳的时代。
      “砰”——随着一声巨响,小屋的大门被炸开了,几名食死徒装扮的巫师冲进小屋之中,他们面目狰狞,脸上挂着残忍的笑意,举着魔杖,对准了上一分钟看上去还无比温馨的一家,而奥兰娜和莱克尔想要反抗却有心无力——他们的魔杖都不在手边。
      “阿瓦达索命!”
      绿光充斥了在小小的房间之中,莱克尔和奥兰娜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倒了下去,一股寒风透过被食死徒打破的窗户吹进房间,吹灭了壁炉的火光,吹散了房间里残存的温馨,只留下阴森刺骨的寒意。
      被父母用身体死死护住的女孩仿佛也感觉到了这骇人的寒意,她大声哭了起来,隐约有着几分颤抖的哭声仿佛她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样——以及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这哭声搅得食死徒们心烦意乱,他们决定用一种粗暴的方式完成今天的任务——一名膀大腰圆,面目狰狞的食死徒粗暴地抱起了女孩,而后往地上猛地一摔——
      哭声停止了。
      完成了任务后的食死徒们大肆搜刮了一番,心满意足地离开了这间小屋,只留下满屋狼藉和倒在地上的一家人。
      倒下的奥兰娜已经维持着原来死死抱着女孩的姿势——尽管女孩已不在她的手上,而莱克尔手中依旧紧紧攥着那个尚未雕琢完成的炼金吊坠,而另一只手的姿势似乎是想去拿他的魔杖——直到最后一刻他也没有放弃抵抗的想法。而女孩还是寂静无声的躺在地上,只是她的身体似乎是在——颤抖?
      被打破的窗框上,一只大的出奇的蝙蝠正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当看向女孩时,他的双眼人性化的透露出了一丝惊讶。
      在食死徒们离开后没多久,这只蝙蝠飞进了房间,落在了地上,变成了一个身着黑袍的巫师,他身形高瘦,双目猩红,因好奇而上扬的嘴角隐约可以看见两颗獠牙。
      他走到女孩身边,按住她稚嫩的手臂。感受到手臂上传来的微弱的生机,他眼中的惊讶之色变得更加浓厚。
      良久之后,他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抱起了女孩,拾起吊坠,将其放在女孩胸前,转身离开。
      他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之中,而那个被他放在女孩胸前的吊坠上,依稀刻着:伊莲娜·拉文克劳。

      12年后。
      清晨7点,伊莲娜从床上醒来,换上她为了方便运动而改造过的巫师袍,把每一寸裸露在外的皮肤都抹上防护粉,来到自家别墅的后院,开始了一天的训练。
      天气晴朗得让人愉悦,透蓝的空中浮着几团棉絮。因为假期的缘故,有几户邻居趁着好天气,在后院打理着自家的草坪或者坐着晒太阳享用早点。伊莲娜一边跑步,一边和邻居们打招呼。
      看着眼前真实又仿佛虚构的一切,伊莲娜默默在心中感叹,十二年,来到这儿已经整整十二年了。
      前世的伊莲娜是一名普通的宅女,爱好就是看小说和美味的食物,和大多数宅家穿越者一样,她是在一次“平平无奇”的熬夜猝死之后穿越至这个世界的。
      不幸的是,这具身体的主人伊莲娜·拉文克劳是因为重伤去世的,而她的父母也为了保护女儿而死,这使得伊莲娜差点成为第一个穿越后因为无人救治原地去世的穿越者。
      而将她从死亡边缘拉回来的,正是她的养父,那天夜里出现的黑袍巫师,爱德华·伊莱恩。
      爱德华·伊莱恩,是一名血族公爵,一位性格古怪的吸血鬼。与大多数以家族为单位,聚集于荒郊野外的古堡中的血族不同,爱德华独自一人,居住在伦敦城郊的别墅区——是的,你没有看错,作为一名血族,爱德华光明正大的和其他人类邻居一块住在城郊的人类别墅区。
      十二年前的夜晚,刚刚享用完晚饭的爱德华外出夜游,血腥味将他引到了伊莲娜所在的小屋,救下了刚刚穿越而来的伊莲娜。
      由于伊莲娜的伤势过重,爱德华给与了她自己的初拥,将伊莲娜转化为血族,依靠血族的恢复能力,伊莲娜成功度过了穿越后的第一场危机。
      恢复意识后的伊莲娜内心是接近崩溃的:虽然说父母双亡是大多数穿越者穿越后的标配,可这刚出生就父母双亡,重伤濒死,最后靠着变成看上去就像是反派的血族才勉强活下了,这是简直就是噩梦开局啊!
      而当她看见墙上挂着的蛇脸秃头无鼻男的通缉令时,她彻底崩溃了:前世同人文里那些穿越哈利波特世界的穿越者都是跟着主角团在和平年代出生,靠着先知先觉不断薅剧情的羊毛,最后跟着/带着主角团干碎老伏,顺便发波战争财。为什么我就出生在了哈利波特还在娘胎里,伏地魔依旧活蹦乱跳的动荡年代啊!
      所幸,爱德华归根结底还是一名血族,没有将这个自己一时兴起救下并给予了初拥的女婴弃之不理(伊莲娜:废话你初拥都给了你要弃养你还是合格的吸血鬼吗?!)。
      在伏地魔作乱的最后几年,他认真负责的保护并抚育了伊莲娜长大,并帮助伊莲娜调查了身世,托他的福,伊莲娜才知道自己是拉文克劳家族最后的后裔,自己的父母是正死于作乱的食死徒之手。
      平心而论,伊莲娜还是非常感激爱德华的,尽管他的行为最初只是出于……大概是好奇?无论如何他终究救了自己的性命并抚育自己长大,还将对血族来说最重要的初拥给了自己。
      但令她疑惑的是,12年来,爱德华从未系统地教过她魔法,也没有教过她任何对于血族能力的运用,只是给她制定了一套系统的锻炼身体的训练计划和让她自己去藏书室阅读书籍。
      对于这个前世向往过无数次的魔法世界,伊莲娜有着太多的好奇渴望得到解答,可她得到的永远只有爱德华的一个回答:“等到你十二岁生日的那天,我会告诉你想知道的一切,在那之前,先去完成你今天的训练。”
      “哈——”,完成了早晨训练的伊莲娜伸了个懒腰,准备回去享用自己的早餐。当她悠闲地走进自己的房间准备换衣服时,发现床上放这一套蓝色的、似乎刻画了许多魔法符文的巫师袍,桌上则摆着一张纸条,歪歪扭扭的字迹肯定出自是爱德华的手笔,上面写着:换上这套巫师袍,来藏书室对面的房间找我。
      终于要来了吗?伊莲娜心想,自己的疑问,神奇的魔法,血族的天赋能力以及,霍格沃茨,自己想要了解的一切终于能够得到解答了吗?她迫不及待地换上了那套巫师袍,快步向着一楼藏书室对面那间从未开启过的神秘房间走去。

      “你来了。”走进房间,伊莲娜首先看见的是背对着自己的爱德华,而后,是地上的一个奇怪的魔法阵。“是的,爱德华叔叔(爱德华在伊莲娜懂事后便告知了她身世,没有让伊莲娜称呼自己父亲),我想知道——”
      “你是一个聪明而且勤奋的孩子,”爱德华打断了她的话,“我想这些年你应该在藏书室的书中对魔法世界和你的身世有了一定的了解,也有许多的问题想问。我会解答你的疑问,但再此之前,我要先给你讲讲,我,不对,是我们的故事。”
      “大多数血族成员,都是在一定年岁后,由与自己有血脉关系的血族给予初拥而成为血族。他们以血脉和家族为联系,聚居在荒野上的古堡之中。
      而我们,与常规的血族不同,我和你一样,是一名刚出生没多久父母就去世的孤儿,也是一位血族长者收养了我,给予了我初拥而成为了血族。”
      “我们这一支血族的每位成员,都是纯血统巫师的后裔,全都是出生24小时之内,就成为了血族。在12岁完成觉醒仪式后,我们体内的巫师血脉就会被彻底激活,和血族血脉相互结合,这会使我们获得比其他血族更为强大的天赋、魔力和更为悠长的寿命,同时,对于其他血族来说可能致命的阳光和秘银对我们的杀伤性也会大幅下降。”
      “所以,你之前让我完成的那些训练,就是为了我的觉醒仪式做准备?”伊莲娜问道。
      “是的,巫师血脉觉醒时,血脉的力量越强,风险性就越大——这也是我们这一支血族之所以人丁稀少的原因之一,有不少血族在12岁的觉醒仪式上,由于身体强度无法承受过于强大的血脉力量而爆体身亡,而一旦其死亡,便意味着其所在的这支稀有血族断绝了传承,”爱德华回答到,“尤其是你,你的先祖可是霍格沃茨四巨头之一的罗伊娜·拉文克劳,我实在无法想象你的血脉之力的强度,所以我给你安排的训练,便是为了提高你身体的强度,希望能帮助你顺利度过觉醒仪式。”
      “那么,你从来都不肯系统地教授我魔法,也是这个原因吗?你害怕学习魔法时引动和吸收的魔力导致我的巫师血脉觉醒时更加强大而使我无法活过试炼?”虽然是疑问句,但伊莲娜的语气仿佛认定了这是事实一般。
      “所以我才说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我才刚刚将我们的故事告诉你,你便马上推导出了我的目的。”爱德华叹了口气,接道,“你还有什么疑问吗?一知半解地进入觉醒仪式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那么,就从第一个问题开始吧,”伊莲娜找了张椅子坐下,歪着头,随意地翘起了二郎腿,说道,“我们这支与众不同的血族是如何诞生的?”
      “这就要从2000多年前说起了,在那个上古年代,巫师可不是魔法界的主宰,更别提奴役家养小精灵这种施法能力极强的神奇生物。”
      “恰恰相反,和这些天生强大的神奇生物相比,巫师的基础实力实在是弱的可怜,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来学习和成长。在那个年代,巫师仅仅只能依靠着数量的优势和繁衍的速度(相对其他魔法生物来说)来勉强在魔法世界里占据一席之地。”
      “但是,人类,从来都不是安于现状的生物。”
      “为了提高自己在魔法世界中的地位,有的巫师选择钻研魔法,创造更为强大的魔咒;而有的巫师则试图探索快速提升实力的捷径,比如掠夺魔法生物的血脉力量。”
      “一部分巫师获得了成功,实力得到了惊人的提升,并且这股血脉的力量还能够延续下去,让这些巫师们的后代同样获得力量。”
      “但是,融合其他魔法生物血脉力量的风险性很高,除了少数成功者之外,许多巫师都死于实验与融合的过程中,其中,有一部分幸运的失败者侥幸活了下来,并摄取了部分不完整的血脉力量,这是一份带有诅咒的力量,给予力量的同时,也会带来致命的弱点,我们血族的先祖,便是其中之一幸运的失败者。”
      “而在1200年前,一位惊才艳艳的的巫师因为一场意外成为了一名血族,但是他并不愿就此接受这一份带着诅咒的力量,于是他对此进行了深入的研究,最终,他依靠自身的强大的巫师血脉和过人的实力完成了对血族血脉的改造,成功将血族血脉中的诅咒压制,将血族血脉由一份受诅咒的力量变成了真正的血脉力量。”
      “此后,他救下了许多遇险的小巫师,并将这份力量传承了下来,而我们,就是这份力量的传承者。”
      “但是,与其他拥有血脉力量的巫师不同,我们的血族血脉占比要高于巫师血脉的占比,因此,我们没能完全融入巫师群体中,而且,由于血脉力量会逐代削弱的缘故,如今我们只有初拥可以完整地传承这份力量,可以接受初拥的范围也从小巫师变成了出生24小时以内的婴儿。”
      “最严重的是,我们体内的血族血脉中的诅咒已再次出现复苏的迹象,所以必须通过觉醒仪式唤醒我们的巫师血脉,来保持对诅咒的压制,而诅咒的复苏也使觉醒仪式的死亡率越来越高,每一次觉醒仪式的失败,就意味着我们纯净血族又失去了一支传承。”说完,爱德华重重地叹了口气。
      “那么,所谓的巫师血脉,莫非就是当初那些选择钻研魔法的巫师的研究成果?”伊莲娜问道。
      “是的,我们的先祖也曾是其中的一员,也正是凭借着强大的巫师血脉,他才成功完成了对血族血脉的改造。我们的觉醒仪式也是同理,通过唤醒你的巫师血脉和血族血脉,使两者相结合,从而压制血族血脉中的诅咒,并获得强大的天赋和魔力。”
      “我明白了,”伊莲娜道,“所以,进行仪式,我可能会死,不进行仪式,我就会重新受到诅咒,退化成常规血族,只能远离人群,藏身于不见天日的古堡,对吗?”
      “正是如此,如果你不愿意冒这个风险,我可以送你到常规血族的聚集地,和其他血族族人居住,放心,他们会接纳你的。如果你愿意接受仪式,就必须全力以赴,并做好可能死亡的准备。”爱德华一脸凝重地说道。
      “我可不想一辈子只能活在阴影之中,靠吸血苟延残喘,”伊莲娜站了起来,“好不容易重活一次,我还有太多东西想要体验,所以,我接受仪式,开始吧。”

  •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君学生党,更新不稳定,尽量周更(捂脸)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