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抢先认定 ...

  •   安辛在天蓝的大床上睁开眼睛,这是一天的清晨,雪白的天光洒落,米白色的建筑显得洁净神圣,雪白的蔷薇花爬了满墙,送来幽幽的浅香。

      安辛掀开被子和怀抱里的小熊猫布偶,赤着脚站到窗前,和墙那边站在院子里浇花的男生对上了眼,对方打了一个哈欠,伸出爪子挥了两下,“早。”

      “早。”安辛和男主攻打了个招呼,靠着窗户,揉揉脸,说:“阿立,等我一起去学校。”

      林风立手中的花洒画了一个圈,他慢吞吞地说:“你自己去。”

      “干嘛,你可是我闺蜜的未婚妻唉,我得替她看着你。”安辛理直气壮地一合掌,“就这样决定了!”

      林风立头痛地抬头,看见的只是那个骄纵大小姐的背影。

      这个邻居兼青梅让他觉得很烦人……却总不好拒绝。

      果然等他放下花洒回到大厅,大厅里正在看新闻的男人抬起头来:“安辛叫你一起去学校,你就等等她。”

      ……没法抵抗。他有气无力地说:“好的。”

      男人并不满意:“你这是什么语气……”林风立接过佣人提过来的书包,以逃跑的速度快步走出别墅,令人惊讶的是安辛已经站在自己家门口等着他,两个人遥遥相望,林风立绷紧的脸色缓了缓:“你今天挺快的嘛。”

      安辛点点头,当先走过来,司机还没过来的这个短短时间里,她开口,问他:“你喜欢薛林吗?”

      石破天惊的一问,仿佛有什么闪电击中了他,林风立整个人弹起来:“什么谁,喜欢谁?”

      他慌乱,手足无措了1秒,但是极快地平息下来,停顿了一下,似乎还想了想:“胡说什么。他是个男生,我也是。”

      安辛才不在意他到底是个什么状况,伸手往他肩上一拍:“那最好,我告诉你哦。”她唇角勾起一个笑容,“我喜欢他,正在追求他。”

      “是吗?”林风立皱起眉头,“你……”

      “我昨天找人打了他。”安辛打断他的话,直直盯着他的眼睛,林风立无处可避,只能被迫直视那双锐利的桃花眼,她说,“因为我想给他个教训来着。”

      “结果谁知道呢,一见钟情,就是这样了。”锐利的桃花眼里说到一见钟情,眼睛里充满了陶陶笑意,脸上的微笑软融融的,似乎还有点娇羞,那双眼睛眨了眨,仿佛坠满了星光,“他可真好看,虽然狼狈,但是也很可爱。”

      系统要是在这,会马上吐糟这个该死的戏精又在飙戏。

      但这个表演无意是十分真实的,少女逼人的美丽脸庞凑得很近,近到可以看见那无暇的肌肤上几乎不存在的毛孔,林风立看着那透明的肌肤上泛起的粉红,一点点莫名的苦涩卷上心头,他无从判断这苦涩到底是什么情况,少女突然伸手抱了一下他,恶狠狠的力气拍他的背,大力得他觉得自己能吐血。

      “以后他薛林就是我的人了,你放心,以后我不会让谁再欺负他,你们SF也帮帮忙,行不行?”少女一边说,一边拍,林风立哀嚎一声,挣脱开去,“行行行。”他翻了个白眼。

      “还没到手就这样护着?”他嘀咕了一声,问:“人家喜欢你吗?”

      司机把车开了过来,两人上了车,安辛双手捧着脸,冲他甜甜一笑:“谁会不喜欢我呢?”美人一笑,满室生晕。司机在前头笑,这么小的空间里,鼻子里闻见的馨香在提醒他,娇柔的美丽少女就坐在他身旁,裙摆挨着他的裤腿,林风立听到自己的心快速地跳了几下,也不得不承认,年少的伙伴从来都是一个漂亮的美人。

      路上两人没怎么说话,安辛摆弄手机,发送了几条消息,状若无意地抬头一看,嚯,在窗边经过,徒步走着的人,不是薛林又是谁?

      安辛叫停了车,拿起书包就蹦了下去,回头冲林风立眨了眨眼,笑得春风满脸,转回头快速走到薛林旁边,笑嘻嘻地戳了戳他。

      薛林眉心狂跳,不知道这位娇贵的大小姐又想干什么,他回身一看,只见豪车驶过,反光防窥视的玻璃让他无法看清里面,男主攻和男主受隔着玻璃的一望很快被切断,安辛直接捂住了他的眼睛。

      林风立:……

      薛林:……

      他没好气地打下她的手,“你干什么。”

      安辛耸耸肩,“没干什么。”她脸上又浮现出那种甜蜜的、迷人的微笑,看得薛林一怂,听得她说:“你考虑好了吗?”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薛林闷头走路,旁边的女孩也不说话,慢悠悠走在他身后,两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地走到了学校,快到学校的时候,安辛快步走了几步,在他耳边抱怨道:“你走得太快了!我的脚遭不住,你瞧。”

      她指指自己穿着小羊皮鞋的脚,又提提手中的提包,“连书包也很重。”薛林目不斜视地走着,全当是嗡嗡的苍蝇在叫,她又举起自己带了红痕的手心在他跟前晃,“你瞧,手都勒红了。”

      白嫩的掌心,两条红痕俨然在目。

      薛林不耐烦地说:“关我什么事,你别跟着我。”

      “这当然有关系呀。”安辛惊讶的神色浮上脸来,“你难道不知道,我痛,你会更痛吗。”

      薛林猛地停住了脚步。什么意思,是说为了这个能再把他打一顿?

      他不可理喻的看着安辛,安辛晃了晃手指,笑眯眯地说,“你到底听见我说的话了吗,没有你我也可以做,但是你没有我,却很难做到哦。”

      做什么?她指——报复?

      真是可笑,以为他会相信吗,他们是同阶级的人,让他怎么相信,她会愿意为了他来对抗同等阶层的人?无论出于什么原因,还是耍他让她觉得更有意思?

      他嘲讽地笑了笑,“好啊,你如果先把他打一顿,我就相信你。”

      安辛皱眉看着他。两个人在校门口的人流中对视,安辛忽然也嘲讽地笑了笑。“你就是个小屁孩,只能想到这些写东西吗?”

      她低声说着,眼中明明白白浮现失望,“我以为你会有点格局,先让我把他家一个小公司搞破产什么的呢。”她轻轻叹了口气,正欲离开,手腕却被男生紧紧握住了。

      “好啊。”男生双目沉浮,脸上的神色交织不定,但口气却是那么深凝严肃,他重复道,“好啊。那你就这样做,我才会相信你。”

      安辛一个手指一个手指掰开他握得死紧的手,吹了吹手腕上的红痕,笑道:“很好。”人遂扬长而去。薛林看着她的背影,手握成了拳头,神情仍旧起伏不定,他慢慢走过校园的林荫道,垂着的头,脸上浮上一丝狠戾。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