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6、第 26 章 ...

  •   褚庭霖看看这个美丽的姑娘,笑了,“你装的太假了,下次记得把腿敲断还能装的像一点。”
      
      邵萱兰站起来,不好意思地看看他,漂亮的脸庞上满是羞怯。她今天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
      
      褚庭霖什么也没说,问她愿不愿意做自己的向导,带自己在这城市里转转。他说他会付薪水,保证比她做这样的事赚的多。
      
      邵萱兰答应了。
      
      短短几天,他们就坠入了爱河。
      
      有一天,褚庭霖跟邵萱兰来到她的小房间,这里跟外边仿佛两个世界。
      
      窗台上摆着不知名的花,阳光从窗外射进来。书桌上还摆着几本书,笔记本摊开来,上边画着各种小动物小植物,用可爱的字体写着些摘抄来的好听的句子。
      
      记不清是谁先吻上了谁,先是温柔缱绻,后来便是山呼海啸,一发不可收拾……
      
      最后,他紧紧抱着她,亲吻她,放肆的笑,他从来没有这样笑过。
      
      “你笑什么”她都这样了他还笑,真气人。
      
      “对不起,下次我会温柔的。”
      
      她肯定不知道,他在国外的家到现在还保留着上个世纪的封建老传统。他在家里每天都要晨昏定省,老老实实地去给自家老爷子老太太请安奉茶。
      
      在他那样的家庭里,是极度重视家风的,谁要是做了败坏门楣的事,那绝对是伤风败俗,家族败类,没送去沉塘就是好的。
      
      可能就是因为从小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所以褚庭霖才会这样喜欢邵萱兰吧。她的每一个地方对于他来说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她漂亮,有朝气,还带着他未见识过的“堕落”感。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女人,从未见识过月亮坡这样的地方,他从未见识过堕落后的世界原来这么美。
      
      每一次,当他在月亮坡那栋破旧的小楼里和邵萱兰欢爱的时候,他都有一种堕入地狱的快感。
      
      他从来高高在上,活在云端,是邵萱兰给了他唯一的一次堕落,从此便爱上了,迷上了,终生难忘。
      
      秘书敲门,进来告诉他说:“褚总,摩天轮今天就可以乘坐了,您要成为它第一个乘客吗?”
      
      “当然,不过不是‘我’,而是‘我们’。”
      
      他抱起一个精准的瓷坛,说:“走吧,萱兰,我带你去看月亮。”
      
      摩天轮闪起了彩灯,慢悠悠地转着,褚庭霖把邵萱兰放在自己旁边,认真地看着外边的月亮。
      
      “今天的月亮很美,对吧?”
      
      他看看旁边,好像又看见了邵萱兰,她一袭淡紫色的长裙,黑发及腰,皮肤白皙,手腕的血管清晰可见。
      
      她兴奋地看着窗外,伸出手,“好高啊,庭霖,我一伸手就能捉到月亮!”
      
      褚庭霖笑了。
      
      邵闻荆就这样看着那个摩天轮发呆。
      
      旁边的楼上,LED显示屏上出现了邱少辰的身影,他被一群记者团团围住,说,“是的,我和蓝盈袖小姐已经退婚了……”
      
      蓝盈袖正在家里收拾行李,过两天,她就要走了,这一次,可能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她拿起桌子上那张邵闻荆的照片,想了想还是放下了,什么都不带,关于他的一切,她什么都不要带走!她怕自己见了会不忍离开。
      
      方蓉也在翻箱倒柜地找包包,找首饰,试来试去,没完没了。
      
      宋仕卿说:“又不是你孙女的周岁宴,你瞎激动什么?”
      
      “哎呦,我能不激动吗?你没听说吗,这次薛家孙女的周岁宴,连褚庭霖都会去。褚庭霖哎,你听说过没有?他的前妻还是邱少辰的姑姑呢……”
      
      说起邱少辰,她又失落了起来,“要不是盈袖跟少辰退了婚,咱家现在也跟褚庭霖也算攀上关系了,哎……都是盈袖这个不争气的,怎么就闹到退婚的地步了?”
      
      提起蓝盈袖和邱少辰退婚的事,宋仕卿也有些不悦,本以为从此以后就和邱家联上了姻,谁曾想,这才没几天,这两人就把婚给退了。
      
      现在,因为这两人退婚的事,他在生意场上没少被那些生意伙伴盘问,每次都只能尴尬的支吾过去。这还是小事,关键是,他的生意也因此受到很大的影响。
      
      “你再劝劝盈袖,兴许这两人只是闹别扭呢,年轻人嘛,吵吵闹闹的很正常,今天吵完明天不就和好了吗?”宋仕卿说,“要不,薛家的宴会让盈袖也去吧,到时候跟少辰遇上了,也许就又再续前缘了呢?毕竟,这俩孩子一直感情很好的嘛!”
      
      方蓉只能尴尬的笑笑说:“那……我再去劝劝,看能不能劝动她吧。”
      
      就算能劝动她去宴会,她也不可能再跟邱少辰和好了,这一点,宋仕卿不知道,方蓉心里可是门清的,毕竟,她是知道邵闻荆的存在的。
      
      薛家孙女的周岁宴在本市最豪华酒店酒店里举办,一切标准都按最高规格来,看来薛家的老爷子对于这个孙女很是喜爱。
      
      蓝盈袖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来,按理说,她是最讨厌参加这种场合的。
      
      但是,这场宴会举办的酒店就是她跟邱少辰举办订婚宴的地方,是和邵闻荆再次相见的地方。分别七年之后,他们第一次在此重逢。
      
      在这里开始,也在这里结束吧。蓝盈袖的行李,机票,都准备好了,宴会结束后,她就去机场。
      
      “哟,这不是蓝小姐吗?”
      
      蓝盈袖转身一看,原来周婉晴。对于这个人,蓝盈袖了解的不多,只知道她一直对宋巡芳心暗许。蓝盈袖对她的品味实在不敢恭维,自然对她也没有那么高的好感。
      
      好在,周婉晴看起来也不喜欢她,这样的话,那她就不会因为讨厌她而有负罪感了。
      
      “周小姐今天打扮的很漂亮,天蓝色的裙子很衬你,宋巡见了一定会喜欢。”蓝盈袖礼貌地与她寒暄几句。
      
      周婉晴一直以来都不喜欢蓝盈袖,因为她知道宋巡对这个人的心思。
      
      宋巡名义上是蓝盈袖的哥哥,可是他们之间又没有血缘关系。再加上两人同住一个屋檐下这么久,谁知道他们之间有没有发展出别的感情来。
      
      直到后来,听说蓝盈袖跟邱少辰看对了眼,并且还要订婚,她的心才放松下来。
      
      可谁知道,刚订婚还没几天,这两人竟然又分开了。周婉晴立即如临大敌,生怕蓝盈袖跟邱少辰退婚后,再跟宋巡扯上关系。
      
      “听说,蓝小姐前一阵子被人给绑架了,绑到山上足足一夜才被救回来。蓝小姐,您……您没遭到什么不好的事吧?”周婉晴阴阳怪气地说,“大家都在传,说邱家之所以跟您退婚,跟那天晚上的事有关。说您那天晚上被……被那些人给……”
      
      蓝盈袖简直想抽她几巴掌,但还是忍住了。
      
      她礼貌的笑笑,说:“周小姐消息很灵通嘛!可是您大概不知道,那天宋巡在山上跟了我一夜,直到第二天早上,我俩才一起回来。要是……我真的跟谁在山上发生了什么,那么……宋巡可就是最大的嫌疑人了。”
      
      周婉晴听到她这么说,被气的脸都扭曲了。
      
      “周小姐,宋巡这个人呢,其实对女人也没那么挑,只要话没那么多就行,他最讨厌聒噪爱八卦的人了!”
      
      说完,蓝盈袖就走开了,看都没看她一眼。
      
      “蓝盈袖,”周婉晴咬牙切齿地说,“你有什么好得意的,不过是个被邱家退货的脏女人罢了!跟你那个不检点,就知道勾引男人的妈一个样!”
      
      听到她这么说,蓝盈袖停下脚步,转身走过来,一把把手里的酒泼在周婉晴的脸上。
      
      “啊啊啊啊——”周婉晴一阵尖叫,引得众人纷纷扭头看过来。
      
      周婉晴被蓝盈袖当众如此羞辱,再也装不下去了,她不顾自己的狼狈,歇斯底里地咒骂起来,“蓝盈袖!你这个贱人,天天就知道勾引男人,活该被人掳到山上□□!你个脏货,不过是被绑匪带到山上□□过的破鞋,是被人家退货的脏女人,烂女人……”
      
      “这位小姐在说什么?”褚庭霖刚刚在众人的簇拥下过来,一进场就看见周婉晴在发疯。
      
      “这……”薛家老爷子也没想到,在自己的宴会上竟然还有这么粗鲁猖狂的人不顾场合的在发疯,还恰巧被今日的贵宾看到,脸上的一脸的尴尬。
      
      有人说,“这不是周总的女儿吗?”
      
      众人纷纷看向旁边的周总。周总刚才陪着褚庭霖和薛老爷子一起过来,谁知道就看见自己的女儿在丢人。
      
      他向大家陪着笑,然后过去扯扯周婉晴的胳膊,“干嘛你,丢不丢人,还不赶紧出去!”
      
      妮曼也跟在褚庭霖身边,刚才周婉晴骂蓝盈袖的话她都听见了,她挎着褚庭霖的胳膊,不解地问:“爸爸,什么是‘破鞋’,为什么被绑架过就是‘破鞋’?那天,我和盈袖姐姐一起被绑架了,我也是‘破鞋’吗?”
      
      “别乱说话,”褚庭霖轻喝一声,“那不过是无知的女人骂人的脏话罢了,你可不许说!”
      
      “哦。”妮曼撅起嘴,哦了一声。
      
      “这位是周小姐是吧,”褚庭霖走过去说,“对于您满嘴脏话的问题,我不便多言,毕竟那是您父亲应该承担的教养责任。”
      
      说着看了眼旁边的周总,周总一边赔笑一边擦着额头的汗,“教女无方,教女无方,让您看笑话了。”
      
      褚庭霖没有搭理,继续说,“但是,对于那天绑架的事,我想我有必要跟您说清楚。那天,我的女儿也在山上,我不希望再听到任何关于那天晚上无聊的毁人清誉的谣言。哦对了,盈袖已经是我家的儿媳妇了,我把她也当亲生女儿看,谁要是再传播她的谣言,我定不饶他!”
      
      周婉晴吓得不敢言语,躲在她父亲身后点头如捣蒜。
      
      众人听到褚庭霖说,蓝盈袖是他的儿媳妇,也都惊讶了。
      
      薛老爷子说:“上次我还喝过蓝家和邱家的喜酒呢,怎么几日不见,蓝小姐又成了你褚家的儿媳了?”
      
      褚庭霖笑着说:“都怪女孩儿太优秀,我儿子跟少辰为了她争的是头破血流,不过最终,还是我儿子更胜一筹……”
      
      “哈哈哈,那就恭喜令公子了,这个蓝小姐可是出了名的漂亮,整个西林市再也没有比她更漂亮的姑娘了,哎,不过,令公子怎么没来?”
      
      “我哥马上就来了!”妮曼在旁边插话。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