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4、第 24 章 ...

  •   孟迁消失了,彻底消失了,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小桃一直低头擦着眼泪,“我……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上午她还在院子里晒太阳……后来……后来她说她要睡午觉,让我们不要打扰她……睡了好久也没她起床,我们进去查看,然后就发现她不见了……”
      
      院长也在旁边搓着手,一脸的歉意,“邱总,我们已经把所有监控都调出来了,她进了房间以后就再也没出来过……这个,这个我们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一个瞎子怎么会突然不见呢?所有人都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避开所有人,避开所有监控,就这样消失的。
      
      办公室里一地的狼藉,邱少辰已经发过火了,要不是院长过来拦着,可能连这家疗养院也被他给拆了。
      
      他此刻抽着烟,双眼通红地盯着那段监控录像,录像里孟迁一直坐在院子里面闭目眼神,然后起身被小桃扶进房间。
      
      就在马上要进去的时候,她竟然抬头对着监控微微一笑!
      
      那是很短暂的一瞬间,即使只有这一瞬间,也足以另邱少辰浑身血液倒流!
      
      邱少辰抽着烟的手在发抖,她撒谎!她竟然一直在撒谎!她的眼睛可以看见!!
      
      “今天都有谁来看过她?”
      
      他得搞清楚是谁在接应她。
      
      小桃咬咬嘴唇,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才低声说,“蓝……蓝小姐来过……”
      
      蓝盈袖?不可能,她没有任何理由帮孟迁逃走,肯定还有别人!
      
      “院外有没有监控?”
      
      院长说,“有有有,马上就把门口的监控给您调过来。”
      
      邱少辰在门口的监控上看到了一辆很眼熟的车,是妮曼的!但是只在门口停留了一下就开走了!
      
      妮曼?!
      
      如果是妮曼的车,那邵闻荆肯定也在!
      
      邵闻荆!!!
      
      江边渡口,邵闻荆把包袱递给孟迁。
      
      她给他留的纸条上,写着“一切都好”,“等你来见我”,其实是想告诉他,她一切都好了,包括她的眼睛,她等着他来救她。那样潦草但却能辨认的字迹,必得是能看的见的人故意这么写才能行。
      
      “真的要走?”
      
      “从记事的时候起,我就像疯了一样想要走,二十多年了,竟然一次都没有成功过,祝我这次能成功吧。”
      
      “如果这次还是得回到这里呢?”
      
      “那回来的只会是我的尸体。”孟迁上前抱抱邵闻荆,趴在他耳边说,“阿荆,我是个懦夫,永远只会逃避。你别再学我了,好吗?”
      
      渡船“突突突”地驶向远方,邵闻荆站在江边看了好久,直到渡船消失不见。
      
      邵闻荆又回到他和孟迁的家,躺在床上,看着蓝盈袖托孟迁给他的诀别信,无穷无尽的孤单与寂寞像潮水般涌来,他第一次想到了死亡。
      
      他不明白自己还留在人世间的意义是什么?
      
      孟迁走了,蓝盈袖也要走了。
      
      他该去哪儿呢?
      
      天地间再也没有他的容身之处,是不是阴曹地府里还能有他的家?
      
      他的母亲,邵萱兰,应该正在那里等着他吧?
      
      如果他现在就去找她,不知道她会不会骂自己没出息。
      
      邵闻荆想到,也许在离开前,他应该去安息堂把邵萱兰的骨灰拿回来,找个风水宝地好好安葬起来。
      
      “砰砰砰!”有人把外边的卷帘门砸的声响。
      
      邵闻荆大概能猜出来是谁。
      
      打开门,果然是邱少辰。
      
      邱少辰二话不说一拳打在他的脸上,提起他的衣领,像要吃了他一样,“邵闻荆,孟迁呢?你把孟迁藏在哪儿了?”
      
      邵闻荆扒开他的手,整理整理自己的衣服,平静地说,“她走了。”
      
      “我问你她去哪儿了?!”
      
      “她没说。不过她让我给你带句话,她说她再也不想见到你。只要你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她立马就去死!!”
      
      她竟然用死来威胁我!她竟然这么恨我!
      
      邱少辰痛苦地呢喃,“她到底为什么这么恨我?为什么?”
      
      邵闻荆看他这样,轻蔑地一笑,把另一件足以让他崩溃的事也说了出来,
      
      “她临走前,把在北也带走了。”
      
      “在北?”
      
      这是邱少辰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对,在北,你和孟迁的儿子。”
      
      我儿子?我有一个儿子?和孟迁生的?
      
      “他长得很漂亮,眼睛像孟迁,鼻子像你。他才一岁,已经会说很多话了,医生护士们都很喜欢逗他,说他是个小天才。可是后来……他死了,死的很痛苦,一直发高烧,浑身都烧的滚烫……”
      
      邱少辰满脸的不敢相信,“她有了孩子……我的孩子,她从来没有说过,从来没有告诉过我……”
      
      “不信就算了。孩子死后的第二天,孟迁就看不见了。是我带着孩子去火化的,我把孩子的骨灰放在安息堂,跟我母亲放在一起。”
      
      据说,邵萱兰生前很喜欢那个孩子,把他当成自己的亲孙子看。那时候,她已经肺癌晚期,知道自己时日不多,只是烧钱捱日子罢了。
      
      然后,她就自杀了,她在病房里打碎了吊瓶,用碎片划烂了自己的手腕。
      
      她说,她要把钱留给自己的孙子治病。
      
      她甚至都没有等到邵闻荆出狱,就这样离开了,为了那个孩子。
      
      “孟迁一直很自责,对我母亲很自责,对孩子很自责,这些年,她一直不敢去安息堂看他们。”
      
      可是,现在,她竟然有勇气去带着在北一起离开,可见她是铁了心的要走的。
      
      邱少辰一时难以消化这些信息。一直以来,他不敢询问,不敢调查,不敢知道这些年孟迁都经历了什么,他害怕听到一些他不愿意知道的事情。
      
      比如,孟迁爱上过别人,再比如,她给另一个男人生过孩子。
      
      他一直都是自卑的,对,在孟迁面前,他一直都是自卑的。
      
      他永远猜不透她的内心,永远不知道她是不是爱自己。她有心事也总是藏在心里,或者写在信里告诉另一个人。
      
      他们总是因为那些信吵架,他不止一次地吃那些信的醋,“到底是谁,你到底在给谁写信?”
      
      “我已经解释过很多遍了,是我的邻居弟弟,他马上就要高考了,我写信鼓励他而已。”
      
      他们吵的最狠的一次,有人说看见她一直在一个男人寄钱,甚至还看见她变卖了自己的首饰。
      
      她哪里有什么首饰,只不过是过生日的时候,他送过她一枚戒指。
      
      他握着她的肩膀,她非常瘦弱,肩膀上的骨头都凸了出来,他握着都有一点硌手。
      
      “你说,你在给谁寄钱?你把我送你的戒指卖了,寄给了哪个野男人?孟迁,你要不要脸,竟然拿我的钱去养别的男人?!”
      
      说完他就后悔了,孟迁向来自尊心强,跟他恋爱的那两年,她从来不花他的钱,那枚戒指还是他费了好大的劲才让她收下的。
      
      果然,孟迁听到他这么说,一把甩开他的手,从脖子里掏出那枚戒指,一脸平静地说,“最近我又瘦了,戒指带着老是掉,我就买了根链子挂在脖子里了。邱少辰,我虽然穷,但是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不堪。”
      
      说着,她把戒指一把扯下,丢给他,“还给你,我们完了!”
      
      他们之间,已经数不清到底吵过多少次,每一次都是邱少辰做小伏低又把她劝回来。
      
      可那一次他喝了点酒,醉了,突然就要充当起大男人起来,“完就完,孟迁我告诉你,我早就受够了!你别得意,仗着我爱你就在我面前作威作福,告诉你,我根本就不爱你!一点都不爱你!”
      
      邱少辰到现在都不知道,他和孟迁到底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那次争吵和其它任何一次都不同,那是孟迁第一次来找他复合。
      
      一个雨天,她撑着伞来到他的宿舍楼下,她看起来很慌张,有些不知所措,邱少辰很想问问她怎么了,但他第一次碰到她先低头,怎么也不愿意在这时候矮她一截。
      
      “你来干嘛?”
      
      “少辰,我……我去医院了……”
      
      “你看起来不是挺好的吗,去医院干嘛,生病了?生病了让你那个什么‘邻居弟弟’来照顾你啊,来找我干嘛?”
      
      孟迁咬咬嘴唇,似要哭出来。
      
      邱少辰还是第一次看她这个样子,她一直都是要强的,从来不肯在别人面前示弱,哪怕他是她的爱人,她也不愿意。
      
      他突然有些心疼,有些不忍,他想上前抱住她,问问她到底怎么了,不要怕,有他在。
      
      可是,他的室友们突然出现了,看见他们两人这个情况,纷纷打趣,“哟,少辰,孟迁主动给你道歉来了,你这是终于翻身农奴把歌唱了!哈哈哈哈……”
      
      邱少辰不想在同学面前丢脸,就语气冷淡地对孟迁说:“有话就说,我还忙着呢!”
      
      孟迁看看他,努力忍住才没让眼泪掉下来,然后一言不发地跑开了。
      
      之后,孟迁又来找过他一次,那次他依然喝的醉醺醺,被一帮同学扶着。
      
      孟迁问他,“邱少辰,你到底爱不爱我?有多爱?”
      
      邱少辰大着舌头,说:“我……我当然爱你了,要不然追你干嘛。只是,爱的没那么多罢了……反正没有那么爱!就只有一点点爱!我警告你……你,你可别因为我爱你就得意……”
      
      爱,但是只爱一点点。
      
      孟迁笑了,流着泪笑了。
      
      之后,她就消失了。
      
      他找遍所以她可能去的地方,都没有找到。
      
      要不是褚庭霖回来,要和他家一起开发老城区,让他去老城区先调查调查情况,他可能这辈子都找不到她了。
      
      他天南海北的找了那么多地方,她竟然一直就在他身边。
      
      没有任何言语能形容他刚找到孟迁时的心情,就像在沙漠里忍耐着口渴,徒步走了三天三夜的行人,终于看见了一片绿洲。
      
      他疯狂的跑过去,但又害怕是海市蜃楼。等他终于喝上一口水的时候,才知道,是真的,竟然是真的!他终于得救了!
      
      可是,到头来,绿洲又不见了!
      
      她又不见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