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动如参与商 ...

  •   狭窄的石径小道好似从一片竹海里生生劈出来的,这样茂密的竹林,连天上的月亮都只能看见一个残缺的边。他没有提灯,好在今晚月色晴朗,借着满地穿林打叶的碎影,不难分辨前路。
      越往前,血腥味越浓。忽然地势豁然开朗,前方依稀可见一角屋檐,正是这时,他听见前面好像有人低语。薛辞雪凝神静息,调动内力,只听见一个极为轻佻戏谑的声音传入耳内——
      “沈轻裘这个老狐狸想要引蛇出洞,却要强拉天下这么多门派和他一起演戏,就连身为邪魔歪道的人家,都觉得太过自私了呢。”
      说话者音色娇媚柔弱,如果只听声音,会让人觉得这就是一个娇弱女子,可与她对持的人似乎对她很警惕。那人低沉而缓慢地说道:“沈先生心怀天下,自有谋略在胸,不是我等凡夫俗子所能理解的。”
      “呀,好高的胸怀呢。一句心怀天下就可以让天下人都成为他的棋子,真不知道是他手段太高明,还是你们太蠢。”女子不禁笑了起来,如果不是配着这样的内容语气,或许也是可以让人觉得如沐春风。
      “阁下与豺狼为伍,行不义之事,即便是女子,在下也不会手下留情。”那男子语气严肃,像是发出最后通牒,还没等女子回答,另一个男人张狂肆意地笑声由远及近:“哈哈哈哈哈哈,今日是我们留下你,乌骓大人可不要会错意了,笼中之雀自比信天之鹰,可是会很危险的。”
      乌骓没有回答,那个张狂的男人突然从那边弹射出来,中空踩了一脚一根修长的竹子,薛辞雪甚至看见他在空中负手背后闲庭信步的慢动作。瞬息之间竹子被压弯到极致,倾倒在薛辞雪眼前,男人鬼魅般的压迫感扑面而来:“还有这位小友,我们绑了武林盟‘二十一寒手’的乌骓,烦请你去通个风报个信,告诉沈怀瑜,叫他带着剩下三帮至宝来城外风雨堂换人,明日太阳西沉之时我们若是没见到东西,那边那个叫乌骓的可是要性命不保咯。”
      男子说的语气十分事不关己,薛辞雪手按在扇上,感觉自己犹如绷紧的弓弦。男子对他随时准备攻击的状态并不在意,却在看见他手里的不折棍时眼里大放异彩:“我说怎么泯尘阁里没有,原来是在你这里,真是的来全不费工夫啊!”说罢出手向薛辞雪手里的不折棍夺去。
      薛辞雪弹出去数丈想要避开他,可对方好似甩也甩不掉的鬼魅,他避到哪里,对方就跟到哪里。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从空中跃了下来,正是乌骓,他对薛辞雪大喊:“小友快走,我来拖住他们!”
      一白衣女子紧随其后出现,与他交了数十掌:“都别走了,留下来陪人家说说话不好吗?”
      乌骓只道:“你我之战,不要伤及无辜!”
      那女子大笑起来:“不伤及无辜,怎么帮你们把水搅浑呀?泯尘阁下横死一片,说是不伤及也伤了,你能拿人家怎样嘛。”
      乌骓从容脸上终于出现怒容,又与那女子缠斗起来,薛辞雪不敢拖延,他不知道那位前辈武功如何,但听对方说他是武林盟的人,想来是来阻止这两人的,这两人盯上的是不折棍,或许就是齐白口中说的戴月余孽。眼下最重要的是去把丐帮的人叫来,否则仅凭他二人,难以对付。
      可对方好似看穿了他的心思,招招下的都是狠手,薛辞雪明显感觉到自己与对方的实力差距。就在此时,乌骓伤了那女子一掌,便分出心神来帮薛辞雪,那男子见同伴受伤,便转头去帮她,压力大减的薛辞雪抓准时机就往幽篁台的方向掠去。没走多远,又一个大块头挡住前路。
      薛辞雪随手抓了一把竹叶就往他扔去,被真气包裹的竹叶与飞刀无异,却在触碰到那人的皮肤时被弹飞出去,竹叶与他肌肤相触之时,竟然发出了金石之声。
      好强的硬气!他曾听重楼说过,江湖上曾兴起过一门硬气功,顶尖的修习者能使人肌肤变化为如寒铁盔甲一般坚硬,可惜没兴起几年,就因为太难练而弟子甚少,后来又起了门派内斗,仅两三代就绝迹了。如今这门功夫已成绝响,不知这人和那门派是什么关系。
      “前辈的功夫出神入化,好像我从前听过的一种硬家功夫,可惜如今武林上已经见不到了。”开打在即,薛辞雪却忍不住多嘴一句。此人周身真气精纯,似乎和乌骓给他的感觉相似。
      那大块头本不想与他多嘴,但听他所说,还是忍不住反驳道:“你如今就见到了。”说完两手握断两根碗口大的修竹,就朝薛辞雪掷了过来,薛辞雪侧身躲过,堪堪见到那修竹砸到地上犹有余力,一寸一寸没入土里,就跟新长出来的一样。
      还来不及感慨,一根又一根竹子刺了过来,薛辞雪边躲边往外逃。大块头不让他如愿,一个跃身就贴了上来,铁钳子一般的大手抓住他的脚踝,一种不好的预感笼罩了他,他有先见之明的把易碎的不折先丢了出去,果然下一刻,他就被对付重抛在地上。
      竹林地上被砸出一个深坑,薛辞雪只感觉自己五脏六腑都要移位,紧接着对方又把他从坑里提起来,往竹林深处一抡,层层竹子在他背后断开,被扔出去的中途,一根顶端带着小爪勾的细丝线自他手中飞射而出,卷起不折棍就与他一起往后飞去。借力打力,趁对方将他扔出去,他正好过去找救兵。
      大块头运着轻功追上来,可惜他似乎不擅长轻功,薛辞雪稍加使力,两人便肉眼可见的拉开了距离。身后破风之声响起,是大块头扔出的竹干,薛辞雪不仅身法灵活的躲过去,还借着竹干的力又飞出去好十来丈,中途还不忘回身对大块头做个鬼脸。
      大块头阴沉着脸抱胸立在原地,似乎不打算追了。
      终于出了竹林,薛辞雪抱着不折棍赶往齐白房间,还未到便看见一群人已经围满了他的居所。见到薛辞雪,众人皆是一惊,黄在天首当其冲,指着他大声斥骂:“好你个恶贼,我丐帮待你不薄,你是怎么回报我们的?偷东西?!”
      齐白站了出来:“事情或有误解,不妨听听辞雪怎么说。”
      冷流筝见他抱着不折棍,身上带伤,似是与人斗殴过,也点了点头,看着薛辞雪示意他解释。
      薛辞雪将不折棍交予冷流筝,又将事情来龙去脉同众人一一说了,听到黄小强将不折棍偷放到他房内,黄小强面色一白,扑通一声跪下便直呼薛辞雪冤枉他。齐白冷不防说道: “乌骓确实是我盟寒山堂的人,寒山堂二十一寒手名姓属于秘辛,一般人不会知晓。辞雪对中原武林毫无牵扯,不可能先前就知道有这么个人。如此看来,我们最好速速前往泯尘阁。”
      冷流筝皱眉看了跪在地上的黄小强一眼,吩咐手下弟子先将他看管起来。她对薛辞雪致歉道:“还请薛小兄弟先容许我等将这件事缓缓,眼下当务之急是先去帮助那位叫乌骓的人。”
      薛辞雪毫不犹豫:“这是自然,那三人武功不俗,乌骓前辈或在下风,前辈事不宜迟。”黄在天与黄小强暗交换一个眼色,黄小强识趣的不说话,他也没想到事情会闹得这么大。而冷流筝自然知道黄小强为何能拿到要有长老手谕高级弟子才能进去的泯尘阁宝物一事,要真深究起来还真是个棘手难题。
      一行人往泯尘阁赶去,越靠近泯尘阁,确实血腥味越浓,冷流筝皱起了眉头,恐怕守阁弟子已经遭遇不测。
      待众人赶到之时,只见满地狼藉,竹林大片地方被摧折,不见戴月三人和乌骓的身影,只有月光下横卧满阶的看守弟子的尸体和触目惊心蜿蜒而下的血。
      许多长老认出了自家弟子,纷纷上前抱尸痛哭,薛辞雪不忍心的转过头去,齐白在四处察看打斗痕迹。
      “戴月余孽,我与你们不共戴天!”长老们悲痛怒吼,冷流筝最先从悲伤中抽离,转头对薛辞雪问道:“薛小友,你刚才说戴月的人叫你通知沈盟主之子,明日太阳西沉之前带着剩下的三门派至宝来换乌骓,可有说除了我们的不折棍,还有哪两物?”
      薛辞雪摇摇头,冷流筝自己沉思片刻,了然道:“诸门派丢失的宝物若以金钱衡量,轻重不一,若以意义衡量,则皆是对门派创立有着重要意义的东西。不折棍是天宝年间安史之乱时,淮阳丐帮始祖蓝七救过的一位贵人所赠,知道他打算开宗立派,将一身功夫传下去,便打造了这柄不折棍寓意他们丐帮弟子虽‘处微末之位,宁有不折之心’。眉山的‘若雪’、三山堂的君子剑……皆是如此。如此看来,独孤山庄的应该就是‘春樱’了。”
      与此同时,齐白在一处巨大的圆盘式坑洞前停了下来,摸着地上纵横的沟壑说:“这是乌骓留下的,他被戴月的人带走了。”
      “哦?你如何判断?”冷流筝询问。
      “这种打法是他独有,以真气横贯体外,再靠拳脚肉搏造成伤害。冷前辈请看这些沟壑,就是他打击下真气流窜留下的痕迹。”齐白指着地上的沟壑说道,而后又指了指坑洞中间的一截被钉在地上的衣角,衣角上绣着的正是武林盟的盟徽,沧浪蓝狮。
      “看来,这是正式向我们宣战了。”齐白眯起眼睛,从怀中摸出一枚烟火向空中放去,荧荧烟火飞入高空,绽放出沧浪蓝狮的纹样。
      冷流筝亦赞同他的话,对他道:“事情发展至此,我们淮阳丐帮不可能再无表示。帮主大哥还在闭关,临走前托我全权负责帮内大小事务。我们淮阳丐帮和金陵独孤山庄愿倾尽全力协助武林盟对付戴月余孽,届时我会亲自与沈盟主联系,还有齐小友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也尽管开口。”
      齐白早有应对:“实不相瞒,我出来前家师就嘱托我留意戴月余孽动向。今日之事只是一个开始,他们的目的是不日之后的群英会,届时还望冷前辈前来助力。”
      冷流筝抱拳:“自然!”
      出了这事,众人睡意全无。此时正好快要天明,齐白也就打算赶往下一个地方。
      “元祐,你是否要赶去庐江听雪楼?”薛辞雪猜测道。齐白笑着点头:“金陵那边自有冷前辈安排,我现在要赶去庐江拉动他们结盟。”
      “听雪楼不是武林盟的联盟吗?”薛辞雪略显震惊,因为和武林盟合作连枝的门派几乎囊括中原武林,武林盟将大家团结起来,对新老门派的发展都有好处,独树一帜自立发展的门派自然会比众人相护扶持的艰难。在他眼里,武林盟已经能代表整个中原武林了。
      齐白解释道:“听雪楼依附庐江世家大族周家,即便不靠武林盟,也不愁前途。且他们不是以武学见长,更多的是杏林的名声威望。”
      “原来如此。”
      齐白看了看他,突然把扇子一合,拍板道:“此去庐江路途太远,为了方便,我早已约了听雪楼的二把手来扬州,这个二把手平日里喜欢云游施医,此时他正巧在扬州烟柳别馆。这个消息我知道,戴月的人也能知道,除了今日你遇见的那三人,戴月还有一人也在扬州,且让我去会会他!”
      “你不是不会武功吗?乌骓前辈本可以全身而退,若不是我插手,或许他也不会被戴月的人抓住,我可以陪你去,但是就算加上我,我们也没多大把握啊。是还是等肆大侠或那位许奉意前辈来了你再行动。”
      薛辞雪对此表示担忧,但齐白丝毫不在意:“不不不,犹豫就会错失良机!你不知道,听雪楼立场摇摆不定,戴月虽敌对中原武林,但对据地百姓却很好。且戴月中也有很多颇通医术之人,其中有位叫崔萤的女前辈,便是杏林数一数二的好手,而这位听雪楼的二把手,年轻时于这位崔前辈有故,还不一定会帮我们……”
      “……所以?”
      “所以我叫来了帮手!刚才那枚烟花放出去,此时他大概已经在扬州城内等我们了!”
      见齐白跃跃欲试的样子,薛辞雪不忍泼他凉水:“你的那位帮手行不行啊,戴月四人分两处单独行动,我们这边是三个人,那边只有一人,别不是个极难缠的角色……”
      齐白十分笃定,甚至有些兴奋:“不会的,我偶像就是最厉害的!有他在,我们只管横着走!”
      薛辞雪无语:“比肆大侠还厉害?”
      齐白眼睛瞟向别处:“呃……不分伯仲吧!”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