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一夜江湖雨 ...

  •   扬州城连日下雨,午夜淮河的水已经没了码头下的三个石阶。不远处的洞桥下,一个面色惨白的少年浑身都是伤,随意的横在地上,昏了又醒,醒了又昏。
      一道惊雷刺破夜空,照亮他沾满血迹与泥泞的白衣,和一只紧紧捂住腰间的骨节分明的手。
      大雨冲刷着地面,少年身边红色的雨水蜿蜒成小溪流入河里,在这样异常的雨夜,仿佛要连少年的生命也一同流逝去。
      远处传来被暴雨打湿的鸟儿凄厉的叫声,伴随着诡异的铃铛声越靠越近。少年的手指忽然动了一下,像是垂死挣扎的野兽准备作最后一搏,只待来人近身,就要给他致命一击。
      来人却在离少年一尺之外的地方停下了脚步。
      “小辞雪,你出生的时候我还抱过你,那时候你和楚大哥要回云中,我不是跟了你们一路吗?怎么长大了就忘了我?唔,蓝羽叔叔好伤心啊。”一个没正经的声音响起,似乎是在告诉少年自己非是追兵,而是故人。
      少年听罢勉力睁眼看去,只见从黑暗里走出来的是一名身穿异服的男子,他的颈上、耳上和头上都戴着夸张的银饰,腰间一道盘踞的黑羽蛇纹身一直爬到右臂。男子靛蓝银绣的宽边裤脚上血迹斑驳,沾着不知是什么的殷白的肉碎和鳞片,但他对襟的上衣和小袄却干干净净,只有雨水濡湿的痕迹。来人走路无声无息,在他出来的草地,没有一棵草茎被踩折,少年并不记得自己何时认识了这样一位南疆的高手。
      “别碰我!”少年低吼着让他退开,但蓝羽并没有打算听他的话,下一刻,他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已是强驽之末的少年身后:“晚点再叙旧,现在当务之急是摆脱那三个戴月余孽,我的灵蛇阵可拖不住他们多久。”
      在少年惊异的眼神中,蓝羽手气掌落,劈晕了毫无招架之力的少年。
      “唉,小辞雪真的不记得我了,之前蓝曦说我还不信。你小时候刚学会说话,谁抱都不要,只叫着‘小羽叔叔’、‘小羽叔叔’……”蓝羽越说越伤心,越说越生气,于是他在简单处理好少年伤口将他扛到肩上后,颇具气势的在少年屁股上打了一下。
      “就打一下,灵枫那孩子就算知道了也合该不会与我计较……”
      他自言自语,几个起落间便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薛辞雪很多年不做梦了,自从他十岁那年被家门驱逐以后。
      然而今夜,他罕见的梦见了一些从前发生过的事。温馨的也好,刺心的也好,他一直都告诫自己不要再去回想,不知怎的,像是被人无意间翻开的旧书,这些记忆似潮水一般向他拍涌而来,几乎就要将他淹灭。
      “云中紫微只需要培养一位接班人,既然你父亲选择了你,那我便要将小雪带走。”
      “谁敢,谁敢动小雪!你们要对小雪做什么?”
      “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紫微的规矩向来如此。为了防止手足相争,上一任堡主选好了接班人,其余子女均需放逐堡外自生自灭,除非堡主身死,否则终身不得归堡。规矩就是规矩,不按规矩来,你叫堡里那么多异姓长老,凭什么听你们楚家的?况且小雪这孩子也是随的母姓……”
      一个晴朗的月夜,还是孩童的薛辞雪躲在院子里的灌木堆里自己抱住自己。原来是姐姐在和一个身影高大的男人争吵,而他正躲在这里数着眼前交错的枝影发呆。
      不知吵到哪里,里面传来砸东西的声音,姐姐和那个男人相比娇小的影子和那个男人魁梧的影子打斗起来。一个黑衣银带的男子不知从哪跳了出来,薛辞雪看见他眼睛一亮,悄声叫道:
      “重楼!”
      叫重楼的男子闻言转头,看见是他,纠结在一起的眉头瞬间舒展,他温柔的对薛辞雪笑了笑,然后摆摆手示意他躲好,再抬眼时,他人已经出现在屋里。
      他看见重楼的影子打了那魁梧男人胸口一掌,男人像是纸片儿一般被击飞出去,重楼挡在姐姐身前与他对持,屋里院里安静的可怕,薛辞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不一会,那个魁梧的男人爬了起来,怒吼道:“重公子不过一介门客,还轮不到你插手紫微堡分内的事!”
      重楼悦耳的声音不紧不慢的响起:“灵枫既已是新堡主,堡主授我大长老之职,我怎能对堡中大事坐视不理?”
      “一丘之貉!薛辞雪放逐紫微已成定局,我们至多放任他到十岁,不然,即便是楚家血脉,我们也会出手清肃!”
      “放你娘的狗屁!小雪想留便留,紫微堡是他家,离了这里他还能去哪?你这是要绝他的路!”姐姐真的生气了,每次姐姐气到极致,她就会口吐脏话。薛辞雪不知道姐姐为什么生气,但他知道那个魁梧男人在惹姐姐生气,他在欺负姐姐!
      “大坏蛋!别动我姐姐!”紧闭的房门被薛辞雪一肩撞开,他估计是后退一段路后加速借力撞开的,门撞开后,他也重心不稳跌至地上。但他依然雄气赳赳的爬起来,指着那个站在姐姐与重楼对立面的男人凶道:“不许欺负我姐姐!”
      那个男人愣住了,显然是没想到薛辞雪竟然也在这,一时有些心虚:“你、你不要乱说。既然这小子也在这,那我下次再来。你好好跟他说道说道。”
      男人行色匆匆的走了,楚灵枫看着剑都提不稳却架势十足的薛辞雪,被他给逗笑了。她连忙跑过去抱住他,在他鼻子上刮了一下:“你个小不点,这么着急冲进来做什么?你又打不过他。”
      薛辞雪抱住姐姐:“重楼说,欺负女孩子,下流!”
      楚灵枫闻言回望重楼,重楼也被他逗乐了,摆摆手说:“我记得我还说了其他许多习武治学的方法,怎么你只记得了这个。”
      楚灵枫将薛辞雪抱出去外面石凳上坐着,下人过来打扫屋子,重楼跟着出去,顺手将一块栗子糕塞进坐在楚灵枫腿上的薛辞雪手里。
      “我不会让他们赶走小雪。就是父亲来了也不行。”姐姐的话在他头顶响起,薛辞雪正要吃那块栗子糕,一粒水珠滴在了他手背上。
      “咦,下雨了?”他抬起头想望望天色,却被一只修长温暖的大手压住头顶不让他看,他知道那是重楼的手:“重楼?”
      他疑惑,下一刻,重楼的声音也在他头顶响起:“不会的。我会保护你和小雪。”
      说完,重楼移开了手,他终于可以吃栗子糕了,他一边吃一边回头,看见姐姐微红的眼眶和脸颊,像前几日天边火烧一般的晚霞,重楼嘴上也有着可疑的水渍,他不禁多看了几眼。
      “吃你的,臭小鬼。”姐姐一个爆栗打来,他只好往天上看。
      风吹动着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风里掺着不知名的花香,天边一轮圆月像一块白玉做的盘子,漂亮极了。
      “要是天天晚上有栗子糕吃就好咯!”小薛辞雪没心没肺的说。
      他才五岁,竟然也会希望这样的日子可以像月亮出现的日子一样漫长。
      昏睡的少年突然发出一声呜咽,把背着他的蓝羽吓了一跳:“这孩子,做噩梦了么?”
      没人回答他,他继续脚不停歇的施展轻功,淅淅沥沥的雨声似羁旅客牵着的瘦马,铜铃阵阵,扯着回忆悠长,薛辞雪又做了一个梦……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