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1、第 71 章 ...

  •   学校外面有条步行街,街上有各种各样的小店,卖什么的都有。
      
      街角有家小巧玲珑的花店,门口立着块小黑板,张牙舞爪地写着“买一送一”几个大字。
      
      乔凉和钟擎在街上晃荡了半天,看到这个招牌的时候,默然对视了一眼,然后他们就一人拿了捧红玫瑰出来了。
      
      这花平时最贵,今天居然买一送一,难得,不买白不买。
      
      一个大男人拿这么捧花是很奇怪,但两个大男人一起拿的话,就变成两个人一起奇怪了。但也没所谓,他们两个人从来不会尴尬。
      
      从步行街晃荡出来,甚至他们还捧着这花去了趟超市,囤了点猫粮,顺带着买了点日用品,然后才有说有笑地回了乔凉的家。
      
      两个人相处起来很放松,也很随性,是好友间最舒服的相处状态。
      
      钟医生给乔老师补了临时标记,然后抱着两只大肥猫出了公寓,也就这种时候钟擎才会对这两坨生出一点嫌弃,是太重了点。
      
      二乔在外的时候都很安静,放在哪里就在哪里团成一团。其实说好听些是安静,说不好听些就是懒。
      
      载着两只大懒猫,钟擎开车离开了公寓,很快消失在了街角。
      
      过了一会儿,一个身形高挑的男人缓缓走了出来,从伸手不见五指的暗处,一点一点走进光里。
      
      男人目光平静地望着车消失的街角,然后抬手按了按脖子,转身进到了公寓里。
      
      他走起路来步子极缓,优哉游哉,进到电梯之后,按下了十六层。
      
      二乔被接走之后,乔凉拿着粘毛器开始清理房间。众所周知,猫是可爱的掉毛怪,所以即便乔凉喜欢猫,他也绝对不可能养猫,毕竟他这人有洁癖,看见这些掉落的毛就跟杀了他一样。
      
      像现在这样,偶尔替钟擎照看照看就已经很可以了,养猫对他来说挑战难度太大。
      
      就在他清理到一半的时候,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这声音敲得不急不缓,听上去也不轻不重。
      
      是钟擎有什么东西忘拿了吗?
      
      放下粘毛器,乔凉下意识走了过去,抬手握住门把,然后往上一提。
      
      ……
      
      锦城。
      
      近些年来,余家的发展势头愈发猛了起来,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已经蜕变成了一家大公司。
      
      很多次命运的转折点,都是因为余家少东家的决策。这个年纪轻轻的少东家,一边硕博连读,一边拿家里的生意练手。练着练着,一不小心就把公司规模做大了。
      
      他在这方面像个天才般的存在。
      
      但在另一方面,听过他名字的人几乎都知道,他有病,而且病得不轻。
      
      都说天才和疯子只有一线之隔,这在余家少东家的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早些时候,大家一听见“余华野”这个名字就只想躲得远远的,凡是他出现的地方,任何刀具都会被大家下意识藏起来。就连余华野的家里,也是一件刀具也不会放。
      
      就好像,见了这些东西,余华野会拿来砍人似的。
      
      后来在一个姓夏的心理医生的帮助下,余华野渐渐变得正常了。也是在这之后,他才重新开始攻读硕士,后来继续读博,甚至接管了家里的生意,成为了当地那个圈子里很有名的人物。
      
      这样的人,就算传闻中说他有病还疯批,也同样没有把那些想和他联姻的人吓退,但是无一例外,全都被拒绝了。
      
      据说为此余家父子闹得不可开交,没人清楚最后是谁妥协下来的,后面的事情也都不了了之,没再听说过了。
      
      夏令当了余华野好几年的心理医生,把这个病人从疯批边缘拉回来,也是真的费了不少力。
      
      但这个过程并没有那么容易,直到现在,余华野都还是需要适度吃点药。也正是因为这样,家里没再逼过他,没有什么比余华野的健康更重要,家里人后来似乎终于这样意识到了。
      
      两周前,夏令在整理病历单的时候,郭念忽然给他打电话说余华野不见了。
      
      什么东西都没拿,药也没带,忽然就消失了。
      
      明明再坚持一段时间,就可以不用再吃药了。可偏偏在这种时候,余华野不见了。
      
      听着电话那头郭念带着哭腔的声音,夏令尽力把她安抚下来,然后开始到处找余华野。
      
      后来,夏令查到了余华野的航班信息,得知他孤身一人去了蓉城。然后就再也查不到任何的信息了。
      
      蓉城是座比锦城还大的城市,那里有所顶尖的理工科大学,也有全国最好的ABO专科医院。
      
      想到这里,夏令给钟擎打了个电话,他记得,钟擎是那家医院的医生。
      
      很多年没有联系,夏令打电话过去的时候,传来了“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的冰冷声音。他怅然了一下,用微信打了语音电话过去,好在,钟擎倒是一直没换过微信。
      
      语音通话打过去没多久,对面接了起来:“喂?夏令?”声音低沉又有磁性,和以前似乎一样,又似乎不一样。
      
      “是我,你现在还在ABO专科医院吗?”
      
      钟擎的车刚停在小区楼下,还没来得及去抱猫,就接到了夏令的电话。这么多年没联系,开口第一句话是这么个问题,钟擎“嗯”了一声,然后问道:“有什么事吗?”
      
      “那你现在在蓉城吗?”
      
      钟擎:“在啊。”
      
      夏令:“钟擎,野哥消失了,我查到他去了蓉城,他有没有联系你,或者你有没有见到他?”
      
      “没有,”钟擎顿了顿,说:“你说他消失了是什么意思?这么大个人还玩失踪?”
      
      “不是,”夏令欲言又止了一下,“野哥他现在失联了,他家里都急疯了。”
      
      钟擎笑了一下:“失联了,这多新鲜。”
      
      “钟擎,我没跟你开玩笑。我知道你对野哥有偏见,但他真不是你想的那样,他不欠谁的,他……”
      
      “他不欠谁的?”钟擎打断了夏令,冷笑了一声,说:“我没见过他,蓉城这么大,我也不可能给你去找人,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还能丢了不成?”
      
      夏令沉默了一下,然后问道:“你是不是不知道野哥他生病了?”
      
      “什么病?”
      
      “心理上的病。”
      
      虽然专业方向不一样,但夏令这话说得倒是真的隐晦,人生在世,每个人的心理上都多多少少有点病,这不算稀奇。
      
      钟擎正想问具体点,只听夏令接着说:“他失控的时候会伤害自己,我也没有办法保证他不会伤害到别人。两周了,他没有吃药,也没个消息,你帮忙找一下他行吗,我明天就飞过来。”
      
      “……”
      
      蓉城这么大,找个人哪是那么容易的。
      
      可忽然之间,什么东西一下子闪过了钟擎的脑海,他浑身颤了一下,问道:“他来这两周了?”
      
      夏令:“对。”
      
      钟擎忙问道:“具体是什么时间来的?”
      
      夏令:“5月23日晚上9点的航班。”
      
      “你等我一下。”钟擎慌了起来,然后颤抖着点开自己的朋友圈,找到了那张乔凉没露脸的朋友圈,而那条显示的发送时间是:5月23日20:18。
      
      钟擎:“……”
      
      日了狗了。
      
      没顾得上夏令还被晾着,钟擎挂了电话,立马开车掉头往乔凉家赶去。
      
      就说回国以来老感觉被人跟踪,原来是真被跟踪了?
      
      钟擎觉得自己真是傻了,乔凉在所有人那里都是消失般的存在,但他钟擎可不是,他在哪家医院上班几乎是件众所周知的事情。这张照片简直就是一个指路明灯,明晃晃地告诉余华野:喂,乔凉在我这儿呢!
      
      可他是真的万万没想到,光凭那么个模糊的身形,真的认得出来吗?这也太离谱了点吧?
      
      不管是不是这个原因,钟擎只想揍自己一顿。
      
      不过,揍自己这种事,下辈子再说吧,啧。
      
      他在夜里把代步车开出了赛车效果,然后一个急刹车停在乔凉公寓的下面,匆匆忙忙坐电梯到了十六楼,冲到乔凉的家门口急急地敲起了门——
      
      “乔老师!”
      
      没有人开门,也没有回应。
      
      都这个时间点了,乔凉是不会出门的,除非出了什么事。
      
      钟擎砸了两下门,慌乱之中才想起他有乔凉家的钥匙,然后摸出钥匙打开了门。
      
      房间里空无一人,一如既往的整洁,淅淅沥沥的水声从浴室传来。
      
      钟擎猛得松了口气。
      
      原来是在洗澡,难怪没听到敲门声。
      
      过了一会儿,水声停了,然后浴室门被打开,见着家里愣着的钟擎,乔凉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你干嘛啊?”
      
      好在乔凉是穿了睡衣才出来的,不然这多不好。
      
      钟擎张口就道:“你今晚去我家吧!”
      
      一个单身Alpha邀请单身Omega去他家,还在这种大晚上,这仿佛是在暗示些什么。
      
      “不是吧钟医生,”乔凉用毛巾胡乱擦了擦头发,说:“你在说什么?”
      
      钟擎反应了一两秒,说:“不是,那我住你这儿吧!”
      
      “……”
      
      乔凉抬眼看了他一下,“我寻思这和我去你家没区别。”
      
      “……”
      
      “不是,那个,”钟擎挠了挠头,“我是想起来给你做临时标记的时候,你的身体反应不太稳定,我有点担心,毕竟给你用的药还有很多不确定性。”
      
      “是么?”
      
      钟擎慎重地点了点头。
      
      “那随你吧,”乔凉又擦了擦头发,“你这样跑回来,不是因为临时标记的事情吧?”
      
      每次这种时候,钟擎都觉得自己特别傻。乔凉是什么人,乔凉是什么智商,哪有什么逃得了他的眼睛?
      
      但是钟擎看不透乔凉,重逢这一年多以来,从来不知道乔凉到底是怎么想的。
      
      夏令说余华野心理上有病,会伤害自己也会伤害别人,这一点钟擎有点后怕,但他又不知道怎么给乔凉说,想了半天,最后说了句:“我这几天神经太敏感了,一个人待着有点害怕。”
      
      “嗯?”乔凉笑了笑,“你别怕。”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陪伴,下一章完结。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