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0、第 70 章 ...

  •   六年后。
      
      顶级ABO专科医院。
      
      Omega专科晋了位天赋异禀的主治医生,他双一流医疗学府毕业,把理论与实践结合到极致,年纪轻轻拿下了许多Omega专科治疗奖项。
      
      而他是个Alpha。
      
      在这个世界里,顶级、顶流这样的头衔可以轻轻松松被Alpha囊获手中,他们天赋异禀,在哪一行都站在顶端,是天生的王者。
      
      这位主治医生他模样长得挺好,个子挺高,性格也挺好,乍眼一看有那么点完美,很是令人艳羡。
      
      但他嘴太碎了,从院长到护士,从病人到保洁,遇到谁都能侃侃而谈。
      
      加之他身上的奖项与荣誉,几乎所有人凝望他的时候,都会自动加上一层可望不可及的滤镜,尽管他看似亲和,但更多的还是无形的距离感。
      
      他似乎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但他养了两只猫,偶尔会把两个肥肥的调皮鬼发到朋友圈。
      
      “钟医生,你有事要出去吗?我来替你的班。”
      
      闻言,主治医生抬起眼来,嘴角微微上扬:“谢谢你了,下次我请你吃饭。”
      
      “不用不用。”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每周二下午,这位叫钟擎的主治医生都会跟人换班或者请假,然后开车急急离开。
      
      从医院出来后,钟擎开着代步车往这座城市的学院路驶去,路过一家花店的时候,他无意瞥了一眼,然后减速停靠在路边。
      
      选了束小雏菊的花束,然后才重新开车出发。
      
      车辆缓缓驶入学院路,停在了一所大学附近。钟擎拿着这束花进到学校,然后摸进了一个阶梯教室,悄无声息地落坐在后排。
      
      他把花塞进桌下,然后撑着脸,笑眯眯地看着讲台上的老师,听着高深难懂的知识。
      
      讲台之上是个年轻老师,轮廓分明的脸上早已褪去年少时的的稚嫩,高挑的鼻梁上搭了副金框眼镜,面容好看却带了点病气。
      
      他举手投足间散发着温文尔雅的气质,说起来话来也温温柔柔,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底下的同学们叫他“乔老师”,学生很喜欢上他的课,其他专业的学生甚至还有翘课来听的。这些就算了,连主治医师都翘班来听,虽然根本听不懂。
      
      钟擎是在一年多以前找到乔凉的,用“找到”二字其实并不准确,确切地说,是“救到”他的。
      
      在Omega专科救治领域钻研了许多年,在第九个年头,命运般的巧合之下,钟擎遇到了从业以来遇到的挑战难度系数最大的一位病人。
      
      这位病人叫乔凉。
      
      后来,钟擎把他从死神手中偷回了人间,而现在,他也好端端地站在讲台上授课。
      
      “乔老师每次讲课都讲得这么好,完全听不懂呢!”
      
      下课后,钟擎笑眯眯地说着话,把那束花递到了乔凉面前。
      
      但这话着实不像是在夸人。
      
      “隔行如隔山,听不懂很正常。”
      
      乔凉浅笑着收下花,然后抬手覆在鼻梁上,把眼镜取了下来,温声道:“怎么还给我送上花了?”
      
      “我的病人气色越来越好了,我看着开心,送束花还不行啊?”
      
      “行,怎么不行?”
      
      两人出了教室,沿着林荫道一路往外走。
      
      “说吧,想让我帮你什么忙?”
      
      无缘无故送花,肯定是有事要乔凉帮忙。毕竟从高中的时候开始,钟擎就是这样的了,连抄个作业都要带一堆吃的当谢礼。
      
      钟擎笑了笑,说:“国外有个研讨会,明天的航班,大乔小乔得丢给你两天。”
      
      大乔和小乔是钟擎养的那两只肥猫。
      
      名字是玩游戏的时候顺口取的,取完了才发现跟乔凉是一家人,这只能叫缘分了。
      
      所以命中注定,乔凉是要为这两只肥猫负责的。
      
      把两只肥猫接到了之后,他们顺便逛了会超市,然后才抱着猫去了乔凉住的地方。
      
      乔凉住在学校附近,是个单人公寓,装修陈设简单而又别致,一看就和他很搭。
      
      钟擎大约每周都要过来那么一两次,有时是送猫过来,有时是过来检查他的身体状况,还有时,是过来给他做临时标记。
      
      是的,钟擎给乔凉做临时标记。毕竟乔凉已经受不起哪怕一次特效抑制剂的注入了。
      
      但钟擎做为一个Omega专科的医生,已经解决了临时标记对乔凉的副作用。
      
      他用科学的医疗手段控制住了临时标记的时长,再配合其他药物并行治疗。
      
      能做临时标记的Alpha很多,但钟擎的是最纯净和无伤的那种。他的信息素很特殊,能和任何Omega完美相融,就像是天生的医生,连信息素都可以救人。
      
      这一点他以前并不知道。
      
      后来念了医学院,他才知道他的信息素学名叫浮木型信息素。识别这种信息素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在有烟味的地方过一下,这味道立刻就能杀人。
      
      ABO专科医院方圆百里以内都禁烟也是这个原因。
      
      乔凉是他的病人,医生医者仁心,做个临时标记都算是本职工作,钟擎义不容辞。
      
      温馨的公寓内,乔凉躺在沙发上玩大乔,大乔肥得不得了,一屁股坐下去是能压得人当场吐血的程度。
      
      小乔没那么爱理人,但它也挺亲近乔凉,团在乔凉旁边眯着眼睛养神。
      
      钟擎把煎好的牛排端上桌,然后拆开雏菊的外包装,替换掉花瓶中开败了的花束,然后才说:“乔老师,吃饭了。”
      
      “好的,钟医生。”
      
      自从重聚之后,他们对彼此的叫法就变成这样了,而且他们觉得这样叫起来很有意思。
      
      因为是新的称谓,所以在新的身份之下,也是新的人生。
      
      吃完晚饭后的日常是去大学校园里遛弯,乔凉做不了什么剧烈运动,所以两人经常一人怀里抱只肥猫,在学校里溜达。
      
      但说实话,学校很大,扛着这猫走一圈下来,也和剧烈运动差不多了。
      
      天色渐渐暗下来,路边亮起了灯光。
      
      钟擎碎碎地说着医学方面的内容,他经常说些乔凉听不懂的东西,不过这份认真倒是让乔凉心生敬意。钟擎找到了人生目标,并且为此从未停下过步伐。
      
      说着说着,钟擎停了下来,然后话锋一转。
      
      “要一周摸不到我的二乔了,想想还挺舍不得的。”
      
      两只肥猫是钟擎朋友圈唯一的活物,可见他是真的很喜欢这两只饭桶。
      
      他迟疑了一下,然后把小乔也塞到了乔凉的怀里,这一塞过去,乔凉的腿当时就软了一下。
      
      这也太重了。
      
      “乔老师抱稳了,我拍个照。”
      
      乔凉苦笑了一下:“那你搞快点。”
      
      钟擎摸出手机,然后退了退,把乔凉和两只猫一起框在了镜头里。
      
      拍这张照,他是想用来发朋友圈的。
      
      可就在按下去的瞬间,钟擎脑海中闪过了些什么,然后他走进了些,没拍下乔凉的脸。
      
      镜头中,一个身形瘦削的男人抱着两只肥得离奇的猫,男人穿着普通的短袖,在夏夜里搭着一件深色外套。灯光晦暗不明,男人的身形也看不太清。
      
      钟擎发朋友圈的时候,配了一段文字:“一周后见。”
      
      他经常会发这两只猫,只不过区别是,今天的猫是被别人抱着的。
      
      乔凉从锦城离开后,到现在为止,已经十年过去了。
      
      十年的时光,人的身形也变了,面容也变了些,什么都变了。
      
      所以不会有人认得出来这是乔凉的,更何况还只拍了脖子以下的上身。钟擎想,不会有人认得的。
      
      谁也认不出来的。
      
      这一年来,谁也没提过那段过去,甚至钟擎没问过乔凉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他们彼此心照不宣,从此只看未来。
      
      航班落地的时候,钟擎给乔凉发了条微信,报了个平安。
      
      -乘凉凉:朕知道了。
      
      看着这条秒回的微信,钟擎乐得直笑,他笑了会儿然后敛起了神色。他是个医生,要庄重,不能笑得跟个傻子一样。
      
      只要这个人活着,这样好好地活着,钟擎就会觉得他这一路不是白走的。
      
      他以前一直在思考未来能做什么,人生目标究竟该是什么。是听父母的话出国吗?是随便找个Omega结婚生子吗?
      
      不是的。
      
      在乔凉洗了标记生死未知的时候,钟擎找到了那个契机。
      
      其实他并不清楚乔凉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可能是同学,可能是朋友,可能是亲人,也可能只是一个病人。
      
      也许是那时的乔凉会天天给他糖吃,所以他被那些糖给收买了。
      
      他想要乔凉好好活着,从那个时候起,他就是这样想的。这个过程很漫长,但是钟擎一直在往前走,从来没有停下来过,好在他赶上了。
      
      赶在乔凉身体变得更糟之前,也赶在他学有所成之后。
      
      所以人生还是有奇迹的。
      
      现在,那个奇迹在地球那头,正用开玩笑的方式回复他的微信。
      
      这样的人生是值得的。
      
      比什么都值得。
      
      ……
      
      回国之后,医院里事情太多太杂,导致钟擎一直没时间去把二乔接回来。
      
      虽然乔凉那种有特殊信息素的病例很少,可当钟擎做到这一行的顶尖的时候,他接触到了无数这样的病例。他的导师为此研究了一生,后来钟擎这一届接下了前者的江山,保住了后面许许多多类似情况的Omega的生命。
      
      这条路越走越有盼头。
      
      “做完临时标记之后,要立刻吃这两种药,一周后再来医院复检。”
      
      钟擎给病人交待用药和一些注意事项,然后他忽然回了一下头,没来由的,总觉得像是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在哪里盯着他。
      
      不过当他回头望去的时候,只有几个病人和医生护士,也并没有人在盯着他看。
      
      所有人各顾各的,看上去都挺忙的。
      
      好像人有时确实会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明明只有一个人,却总觉得在被什么注视着。
      
      钟擎摇了摇头,然后继续和病人交待清楚。
      
      这种忙碌的日子持续了好几天。
      
      等到终于熬到调休,钟擎一下班,换了白大褂就开车往学院路去了。按说乔凉应该有课要上,钟擎有点等不了,停了车直接去了乔凉的公寓,反正他也有乔凉家的钥匙。
      
      说好的一周后就能见二乔,这趟国一出,回来忙翻了天,生离生别了两周。
      
      煎熬。
      
      在公寓电梯口等电梯的时候,那种没由来的感觉又袭了上来,钟擎下意识回头往公寓自动门望去。门口除了一个保安在那里傻愣着,也没有其他的人。
      
      目光往更外面眺了过去,只有三三两两的行人。
      
      钟擎沉吟片刻,然后收回目光进了电梯。
      
      电梯门缓缓关闭,显示楼层的数字停在了十六楼。
      
      ……
      
      钟擎在乔凉家里薅了一下午的猫,傍晚了才终于想起还有晚饭这回事,但他没买菜,现在买也有点来不及了。
      
      -钟擎:我在你家,晚上怎么吃?
      
      -乘凉凉:食堂吧。
      
      -乘凉凉:我晚上六点半有堂课要去讲。
      
      -乘凉凉:来吗?一起。
      
      钟擎看了下时间,五点四十,过去正好能赶上和他一起吃饭。
      
      -钟擎:来。
      
      由于乔凉住得离学校非常近,所以钟擎走过去甚至没花几分钟。不过,进校门是一回事,进食堂又是另一回事了,谁让这所学校大得离谱呢。
      
      等他终于到了食堂,差不多花了快二十分钟,而乔凉已经吃得差不多了。
      
      “乔老师,我真以为你等我一起吃呢!”
      
      乔凉笑了笑,把他的教师卡递给钟擎,说:“边吃边等也是等,不要在意这种细节。”
      
      钟擎撇撇嘴,接过卡去窗口点餐,他茫然地看了一眼这些菜单,开始纠结起了吃点什么好。
      
      平心而论,大学食堂比医院食堂好吃了太多,他每个都想吃。本着每道菜色都想品尝一下的心态,现在他在挑,该轮到谁了。
      
      磨蹭了半天,总算选到了心仪的菜色,等他坐到乔凉面前的时候,乔凉已经吃完了,并且翻看起了教案。
      
      路过的学生看到了乔凉,会特意来打声招呼,然后乔凉抬眼冲他们笑笑。
      
      由此可见,学生们都挺喜欢乔老师的。
      
      钟擎吃着饭,听见学生给乔凉打招呼,下意识瞥了眼乔凉,这一眼瞥过去,他又在心里感叹了一下。
      
      怎么这乔老师长得就这么好看呢?
      
      以前的好看是少年的好看,现在的好看是男人的好看,也就是往好看了长,连点岁月的痕迹都没有。
      
      时光从不负乔凉。
      
      钟擎下意识就写起了诗。
      
      而与此同时,他忽然顿了顿,然后转头往食堂门口望去。
      
      又来了,又是这种感觉,莫名其妙的被盯着的感觉。
      
      但是食堂门口来来往往的只有学生,也没有人在往他们这边看。
      
      “我怎么觉得我最近有点神经衰弱,”钟擎环视了一下四周,然后把目光停顿在饭菜上,“我老感觉有人在跟踪我。”
      
      闻言,乔凉的视线从教案移到了钟擎的脸上,说:“变态跟踪狂看上你了?”
      
      “别闹,我哪有这魅力?”
      
      乔凉笑了笑:“你这段日子太累了,好好休息一下。”
      
      钟擎点了点头,最近确实是挺累的。
      
      晚上乔凉去讲课的时候,钟擎又去蹭课了,不过他就是最后一排那个左耳进右耳出的过客。听着听着他还想起了研讨会的事情,好几份报告都压着没写,趁着这个时间,他在心里理了份大纲出来。
      
      不过这个大纲是随缘而来,所以指不定待会儿也会随缘而去。
      
      下课后,学生们纷纷围在了乔凉的周围,乔凉被这群爱学习的学生拖了起码半个小时之长。
      
      以前念高中的时候,从来都是老师拖学生的堂,现在到了这里,倒是学生拖起了老师的堂。
      
      解决了大家的问题之后,乔凉和学生们边走边聊,一起往教学楼外面走去,钟擎也一起混在这群学生中间。
      
      这群学生人数有点多,来来往往还有其他学生穿插而过,钟擎跟在队伍后面,然后他忽然闻到了一股浅淡的香味。
      
      像是种花香,很熟悉,但是他有点想不起来这股味道在哪里闻到过。
      
      而闻到这股味道的瞬间,钟擎忽然恶寒了起来,那种被恐怖的野兽盯着的感觉再次袭上心头。
      
      他拧了拧眉,然后往这股味道的来源望去,可当他找寻的时候,这股味道却消失了,刚才那种没来由的感觉也消失了。
      
      就很莫名其妙。
      
      跟学生们分开之后,钟擎和乔凉两个人慢悠悠地走着,像在散步一样。医生的关注点永远都只有一个,所以钟擎在路上检查了一下乔凉的后颈,然后说:“待会回去补个标记,你的药还够吧?”
      
      “钟医生,你给我开了一个月的量,还早呢。”
      
      乔凉叹了口气,把教案递到了钟擎手上,上了一天的课,还被学生拖着回答了许多问题,他有点累了。
      
      这对他来说应该算是常态才对,说是累,其实也算不上累,就是身子骨太弱,经不起什么折腾。
      
      然后乔凉微微皱了皱眉,他记得他刚才,跟学生一起往外走的时候,好像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
      
      那股香味是鸢尾花香。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