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是的,余华野是个Alpha,而乔凉又是个优秀的Omega,两个看起来毫不相关的人,只能是因为这个可能性了。
      
      “不,”乔凉吃着早餐,目光依旧停留在习题上面:“应该是保姆让他带给我的。”
      
      这个回答让钟擎安心了不少,但他依旧很疑惑,为什么保姆要让余少爷带早餐给乔凉吃?
      
      这个小疑问从此留在了钟擎的心里,他决定不问了。问得太多,显得他很八卦,他可不想跟夏令一样,烦都给烦死。
      
      说来说去这个小世界就像是一个圈,乔凉和钟擎是朋友,钟擎和夏令是朋友,夏令和余华野是朋友,余华野和乔凉,是兄弟。
      
      这个小圈忽然之间就成了闭环,而这种巧合,自然也会碰撞出新的火花。
      
      比如夏令的生日快到了,他兴高采烈邀请了钟擎,并且让钟擎一定要带上那位传说中的满分理综大佬。
      
      乔凉:“不。”
      
      钟擎软磨硬泡了很久:“乔哥,做为你的兄弟,我隆重邀请你一起去我好哥们儿的生日小趴。”
      
      乔凉:“我要学习。”
      
      钟擎就差跪下来了:“乔哥,给我个面子吧,昂。”
      
      一周了。
      
      钟擎天天这样说。
      
      “长城就是你哭倒的吧。”乔凉实在耗不过他,无奈地笑了一笑:“哎行,去。”
      
      自学进度再次减一,乔凉握了握拳头,怕不是晚上还要再晚睡半个小时?
      
      啊,这。
      
      没有比这更令人难过的消息了,至少乔凉同意去的那一刻,他就感受到了内心的悲伤。
      
      那是无法得到充足睡眠的大脑发出的仅有的抗议。
      
      然,抗议无效。
      
      乔凉上完晚课就收拾起了东西准备撤,钟擎觉得这种情况挺少见的,除了那次生病之外,乔凉是一次没落过自习课。他好奇地问了嘴:“乔哥,这么早回去干嘛呀?”
      
      “劈柴。”
      
      钟擎:“什么?”
      
      乔凉看着钟擎,慎重地点了点头,道:“我家建了壁炉,还运来了许多干木桩,我准备劈点柴试试效果。”
      
      钟擎听不懂这个发展:“哥,这才几月啊?”
      
      乔凉笑了笑:“不是,我就纳了闷了,你天天问我行踪干什么?你是怕我被拐走了吗?”
      
      钟擎愣怔了半秒,若有所思:“主要还是野哥那事儿太离奇了,你每次有异动,我都觉得你要跟他约会了。这第六感吧,你明白吧这种感觉?我觉得他不行,真的,他一看就是渣男。”
      
      乔凉也是看不懂这个发展,他放下了背包,坐了回来。“你怕是有什么病哦?”
      
      “昂,亲妈病。”钟擎拿笔戳了戳本子,“你是个Omega,要学会保护自己,少跟那些Alpha接触。Alpha没一个好东西。”
      
      这话把乔凉给听笑了,“钟妈妈,你也是个Alpha嘿。”
      
      “我不一样的,”钟擎瞥了眼乔凉:“我对你莫得邪念。”
      
      前排的姜北终于听不下去了,她回过头来:“钟妈妈,你能不能放过我家乔哥啊,人家一看就是直的嘛。”
      
      “真的?”钟擎立了起来:“女人的第六感最准了,那太好了,这可太好了。”
      
      乔凉是真不懂这俩活宝在说些什么鬼话,他忍着笑从书包里又把习题册拿了出来,其实在哪学都一样,早回家晚回家也区别不大。
      
      他翻开习题册,听着钟擎和姜北的胡扯,忽然感受到有什么视线好像在看自己。他蓦地抬起头来,往窗外看去。
      
      来来往往的学生从窗外走过,其中有个身影尤其散漫,那个人嘴角带着笑,和身旁的夏令随口说着话,视线却瞥向了35班的后排。
      
      目光汇聚的瞬间,钟擎忽然抬手挡住了乔凉的眼睛。
      
      “乔哥,使不得啊乔哥!”
      
      乔凉:“你怕是真的有什么病哦?”
      
      “开玩笑嘛,”钟擎并没有看到余华野,他只是戏精上了身,然后他笑了笑:“只是觉得你和普通Omega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但是我又说不上来,就老觉得你会被骗,哈哈哈。”
      
      乔凉瞪了他一眼:“我谢谢你啊。”
      
      乔凉埋下头开始写作业,但心思却有点飘。
      
      虽然钟擎说的都是鬼话,但有一点却说对了,他和普通Omega不一样。这不只是信息素的不一样,还有身体方面的不一样。
      
      他是有缺陷的Omega,不过对他来说并没有任何影响。
      
      写完了一道题,乔凉有点想大言不惭地说,物理,手下败将。
      
      于是他很快放弃了写练习册,拿出化学开始自学了起来。他很擅长数学物理,但化学稍微弱了一些,所以花的时间反而更多。
      
      不过这个微弱二字,是指别的科目肯定能拿满分,而化学却极有可能被扣一两分,这种程度的微弱。
      
      所以很多时候,当一个天赋型选手跟你说“我某个科目学得不太好”,他是真的觉得不够好,不是一种显摆。
      
      可这放在芸芸众生的眼里:你怕是吃凡尔赛长大的?
      
      乔·凡尔赛·凉赶在钟擎好哥们儿生日前,把理综所有科目都自学完了,剩下的就只有,刷题。
      
      他刷起题来有时会忘了时间,回到家写完棘手的题,一抬头发现已经凌晨一点了。
      
      他转头看着落地窗外,院落里的植物被风吹得轻轻拂动,安静而又惬意。
      
      转眼间,来到这个地方已经三个多月了。
      
      他忽然有一瞬的晃神。
      
      乔凉小时候跟着奶奶一起长大,初中的时候,奶奶过世了。从那个时候起,余栋就经常来看他,试探着问乔凉要不要去他家生活。
      
      真的因为自己的爸爸和他是战友吗?
      
      也许吧。
      
      乔凉也不清楚,他常常觉得不仅仅是这个原因,但真相到底是什么,恐怕只有余栋自己知道。
      
      可来到这里之后,郭念向他展示出来的善意,让他感到安心的同时,又有些难以适从。
      
      加上课业负担很重,他很少有时间像这样静下来放空。
      
      一松懈下来,就觉得周围的一切都散发着疏离感,好像全都离他很远,什么都与他无关。他站在里面,却又像是在外面。
      
      乔凉放下笔,扭了扭脖子,然后起身站了起来,去客厅倒了点水喝。
      
      院落里月光从回廊幽幽地透过来,他看得出神,忽然想出去走一走。
      
      大半夜的散步,情调。
      
      保姆碎碎念的时候说过,余华野挺喜欢把他的朋友们叫过来在院里搞BBQ,就在小沟渠的边上。
      
      不过他来这些日子倒是没见过,毕竟怎么说呢,那人并不怎么待见自己。
      
      同样,乔凉也不见得就待见他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乔凉不招惹他不就得了。
      
      乔凉蹲在小沟渠边上,伸手碰了碰水,凉是凉,还挺舒服。
      
      在这里BBQ的感觉应该很不错吧,乔凉单手撑着脸,另一只手划拉着池水,这样想着。
      
      大半夜跑出去玩水的后果就是,第二天又晚起了二十分钟。
      
      这神奇的生物钟。
      
      懊恼的乔凉抓着头发,再次放弃了早餐,风一般冲向公交车站。
      
      然后幸运的他又正好赶上了。
      
      他和往常一样,在车上背点单词,然后盯着词汇,靠余光下车进到学校。
      
      暖光透着深秋的寒气,洋洋洒洒落在大家的肩头,在晨间把大家的影子拉得老长。
      
      乔凉还没踏进班级,就听见钟擎这张嘴叭叭叭个不停。
      
      “啊乔哥,快快快,物理给我抄一下,我昨天没写!”
      
      乔凉放下背包,把物理卷子扔了出去,然后趴在桌上,附在姜北耳边说:“北北,政治给我抄一下,我又没写。”
      
      这个“又”字就很灵性。
      
      搞理科这么忙,哪有时间搞文科。
      
      姜北耳尖倏然变红,然后把政治试卷往后一抛,乔凉伸手接住,开始抄作业。
      
      这是每个班级早课前的常规操作。
      
      姜北比较不一样,她说她生是文科人,死是文科魂,理科作业不仅不做,她抄都不抄一下。
      
      乔凉还是很佩服她的。
      
      正抄着作业,一只修长而又白净的手拿着一个饭盒放在了乔凉面前。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