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乔凉休养了一周,医生终于肯放他回去上学了。
      
      一周代表着什么呢,落后了起码一个月的理综。
      
      要了命了。
      
      着急忙慌的乔凉获取了医生的同意,就马不停蹄去了学校,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上午11点了。
      
      钟擎看到乔凉回来,一双眼睛都含着泪:“乔哥,你不在的日子,我好想你啊!”
      
      乔凉轻轻叹了口气,钟擎想的是抄他的作业。
      
      但对他说这句话的人不只是钟擎,还有他前排的一个女孩子。
      
      女孩子叫姜北,性子很活泼,被一众男生在私下推举为校花。像姜北这样活泼的人,好像说出“我好想你”这样的话来并不怎么奇怪。甚至不容易往其他方面去想。
      
      所以乔凉也没往别的方面想,他嘴角微微上扬,回道:“我也很想你们。”
      
      钟擎闻声靠了过来,不满道:“乔哥,你偏心啊,北北跟你说话你才回哦?”
      
      乔凉挑眉道:“是啊就是偏心啊,你不要打扰我背单词。”
      
      说着乔凉就低下头翻起了单词本,一句不轻不重的话,却让前排的姜北耳根红了起来,不露痕迹的悸动掩盖在了闹腾的课间中。
      
      学校晚上9点半晚课结束,以往的话,通常这个时间乔凉会再上一节自习课,上到10点20,然后搭乘最后一班公交车回家。到家一般是10点50,洗个澡,看书看到12点左右,他就会准备睡觉,然后这时,通常余华野才刚回家。
      
      不过乔凉大病初愈,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他连晚课都没上完就直接回家了。
      
      一回家就受到保姆的大补式投喂,说是郭念交待的。
      
      郭念和余栋事业都很忙,平时其实很少在家,在家的时候氛围也很轻松,乔凉住进这里,没有感受过什么排斥感。除了来自余华野不知名的恶意。
      
      是怕抢了父母的关爱吗?有可能吧。
      
      乔凉把手机放在一旁,一边看英语题,一边喝着十全大补汤。
      
      这时大门传来开门声,乔凉回过头去,正在想回来的是郭念还是余栋的时候,余华野就搭着校服进来了。
      
      他把校服搭在肩上的模样,有点痞痞的,别说,还挺帅。
      
      毕竟郭念和余栋都长得不赖,基因好就是不一样,怎么长都好看。
      
      可他回来得有点太早了,乔凉觉得,就挺奇的。
      
      保姆见郭念回来得这么早,她慈祥地笑笑,问道:“阿野,这么早回来啦?我给你热点饭吃?”
      
      不过她也只是随便问问而已,余华野晚上回家是不吃饭的。一天三顿,早中晚,多一顿都不行,这个时间对他来说都得算宵夜。如果不是乔凉在,保姆早就下班回家了。
      
      闻言,余华野抬起头来:“好啊。”
      
      保姆:“?”
      
      这就挺奇的。
      
      她依然面不改色地笑着,唉,加班吧。
      
      乔凉拿勺子在碗里搅拌来搅拌去,这个分量实在是有点大,但又不好意思拒绝,只能慢慢耗着慢慢吃。
      
      余华野放下书包和校服,在乔凉对面坐了下去,一只手撑着脸,侧头看着保姆忙碌的身影。
      
      两个人无言坐着,谁也没有说话。
      
      直到保姆把饭菜端上了桌,一句“吃吧”暂时打破了这份安静。
      
      然后迎来了更长久的安静。
      
      乔凉一边看着手机上的英语题,一边漫不经心吃着补品。
      
      余华野也一边看着手机,一边漫不经心吃着饭菜。
      
      时间就这样不紧不慢地过着。
      
      保姆临走前感叹了一下,养这俩孩子可真好,省心又爱学习。两个都是别人家的孩子。
      
      顺便还偷偷拍了张照片,发给了远在外地的郭念。
      
      郭念忙里偷闲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露出了亲妈笑容,兄友弟恭,真好。她高兴之余,还给余华野发了条微信,内容相当简洁:“以后天天都要和哥哥一起吃饭哦。”
      
      余华野的筷子上夹着饭,正准备往嘴里送,看见这条消息他整个人顿时凝固了,然后饭掉了下去。
      
      得益于这条微信,余华野立马起身,把餐具端到了厨房,一言不发回了房间。
      
      而乔凉可能是看题看得太认真了,直到听到余华野关门的声音,他才抬起了头。他真的吃不下了。
      
      挣扎了一会儿,他选择了放弃剩下的补品。
      
      郭念可能这辈子也不知道,她亲手打破了那个看似美好的画面。
      
      期末考试离得越来越近,乔凉是有点慌的,他倒不是担忧这场文理混搭拉通的期末考,而是担忧回到理科班的一测。
      
      理科班的一测,理综考的是高一全年的内容,而他还没自学到三分之二,做的习题也没赶上进度,每一件事都让他有点心慌。
      
      于是他决定以后每天晚上再晚睡一个小时。
      
      这个重大的决策导致他早上晚起了二十分钟,但他很快就调整了过来,选择了不吃早餐。
      
      他看着时间,洗漱完就拎起背包往外跑去,跑一跑应该是能赶上平常坐的那趟公交的。
      
      没想到不吃饭跑起来还挺累人,所幸的是,他赶到公交车站的时候,正好遇上那趟车。虽然上面已经没了座位,可他扶着栏杆微微喘着气,依然觉得有几分幸运。
      
      而这辆公交后面,跟着一辆黑色私家车,后座上有位少爷的脸冷得刺人。他不爽地按着指节,按得喀吱作响,对着司机说:“叔,开慢点儿,我有点晕车。”
      
      司机觉得这话从余华野嘴里说出来真是稀奇了,从后视镜瞥了他一眼:“你说的不是反话吗?”
      
      毕竟余华野的至理名言向来是:慢得我都要晕车了,能不能飚起来啊?
      
      余华野置若罔闻:“就跟前面公交的速度开得一样就行了,用别超过它的速度。”
      
      司机摸不着头脑,笑了笑:“成。”
      
      公交车和私家车基本上前后脚到了学校附近,公交车停下来的时候,乔凉还在专心致志地看习题。
      
      他顺着人群从车里出来,也只是低头看了一下路,然后继续看起了习题,浑然不觉有个人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并排着往学校里走。
      
      乔凉上台阶的时候,钟擎忽然从后面冒了出来,单手搭在他的肩上:“早啊乔哥,你还是这么早嘿!”
      
      乔凉眼也没抬:“损失了吃早餐的机会,可不是早呢吗。”
      
      “乔哥,你想吃啥?”钟擎脑子倍儿清醒:“我现在就给您去买。”
      
      乔凉正想回答,旁边忽然有人不知道对谁说了一句:“早餐拿去!”
      
      这声音,倒是挺耳熟的,乔凉抬眼看了眼钟擎,笑道:“还挺像余华野的声音的。”
      
      钟擎“啧”了一声:“那位爷怎么可能来这么早,这要能是他,我以后叫他爸爸。”
      
      然后两人笑着转头望向了说话的那人。
      
      还真是余华野。
      
      瞧瞧这命运般的捉弄。
      
      钟擎当场表演了个石化现场。
      
      余华野把装着早餐的饭盒塞进乔凉的手里,瞥了眼钟擎:“以后见了我别忘了改口。”
      
      然后慢悠悠走开了。
      
      很拽,还很潇洒。
      
      钟擎:日哦。
      
      但这件事情令钟擎很费解,他觉得这里处处透露着不对劲。
      
      首先,他和余华野以前是同学,所以深知这位少爷的秉性,常年来从不早起一分钟,永远踩点进教室。
      
      其次,这位爷绝不可能做出给任何人送早餐之类的贴心举动。
      
      再其次,没了。
      
      钟擎真的很费解,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乔哥,野哥是不是在追你?”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