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你来时是九月,去时是五月】
      
      九月的第一天,开学。
      
      乔凉拉着行李箱,从容地站在贴着分班表的公告栏前,在文科实验班找到了自己的名字后,轻轻拧了拧眉。
      
      虽然早知道这所学校分班很任性,可在自己理综满分的情况下,还是能被分到文科班,他就觉得这是真的任性了。
      
      这所学校的理科班是顺位排列,1至8班是理科班实验班,往后就是普通班。
      
      文科班是逆位排序,35班和34班是实验班,往前是普通班。
      
      于是乔凉继续拉着行李箱,走向了35班。如果顺利的话,他只用在这个文科班待一个学期,期末考结束之后,填完文理科分班志愿,就可以回到理科班了。
      
      进到班级,为了让行李箱有着落,他在最后一排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没有人开学是拉着行李箱来的,但他是。
      
      放学后他还要拖着这个行李箱去到一个姓余的叔叔家,那是他爸爸年轻时的战友。不出意外的话,他会成为那个家的养子。
      
      至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倒也不是余家叔叔没有孩子,而是乔凉家里只剩他一个人了。
      
      乔凉并不知道余家叔叔家庭情况怎么样,只知道有个儿子,比自己小几个月。叫什么,不知道,反正姓余。
      
      第一节课是语文课,文科班的班主任倪老师,他没有让同学们一个一个起来自我介绍,而是通过大家提报上去的寸照就把人记了个清楚。
      
      还挺离奇的。
      
      坐在乔凉旁边的钟擎听到班主任说今天座位可以随便换,就戳了戳他,低声说:“同学不好意思,待会我可能要换座位了,我走了你千万不要多想。”
      
      乔凉抬了抬眼。
      
      这很正常,谁都想和认识的人当同桌。
      
      但乔凉无所谓,他一个人也不认识。
      
      钟擎环视了一下四周,继续说:“咱班有个理综满分大佬,我要赶在所有人之前抱住他大腿,兄弟对不住了。”
      
      乔凉半眯起眼睛,他觉得这位露水同桌说的那个大佬,应该就是他自己。
      
      “是叫乔凉吗?”乔凉问道。
      
      “就是他!”
      
      钟擎先是一喜,然后立马敛起笑脸:“你该不会也跟我一个想法吧?”
      
      乔凉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他本来没想立马戳穿自己就是那个乔凉,可是班主任似乎并不允许,在钟擎说话的间隙,点了乔凉的名。
      
      这名点得众望所归,几乎全班都想知道那个理综满分的乔凉长什么样子。
      
      乔凉放下书本,站起来看了看黑板,是道选择题,答案选C。
      
      可是,怎么是道英文选择题?这不是语文课吗?
      
      钟擎听见“乔凉”这个名字,立马眼冒金光,冲班上所有的人头都行了个注目礼。
      
      然后他身旁的这个看上去温润如玉的少年站了起来。
      
      钟擎想给自己一个脑崩儿。
      
      他垂下头,小声道:“班头让你念一下。”
      
      乔凉脑子没转过来,立马把黑板上的英语题念了一遍。
      
      全班顿时从憋笑变成哄堂大笑。
      
      乔凉:“?”
      
      钟擎把头埋得更深了,“是念语文课本上的。”
      
      乔凉撇了撇嘴。
      
      所以为什么黑板上会有一道英语题?
      
      班主任有些无语,瞪了乔凉一眼,“坐下吧,好好听课。”
      
      乔凉坐下之后,教室里却总有些窃窃私语的声音,好几个女生都时不时回头看他。
      
      这种有些灼热的视线,看得乔凉垂下了眼。如果那些女生知道他是个Omega,可能就不会这么看他了。
      
      大概。
      
      也不一定,谁知道呢。
      
      开学第一天,乔凉被迫收了个叫做钟擎的小弟,这小弟成绩也还可以,眼观四路耳听八方,就是有点吵。
      
      不过乔凉觉得也还好,他性子温吞,跟谁都合得来。
      
      放学后,乔凉继续拉着他的行李箱,刚走出校门,就见一辆黑色的私家车停在门口。
      
      司机下车打开了后车门,一个身形高挑的少年穿着一身黑色,半背着双肩包,懒散地走到车前,然后俯身进去了。
      
      车子扬长而去,乔凉听到周围有人说那个人的名字叫“余华野。”
      
      姓余。
      
      但应该不会这么巧。
      
      乔凉摇了摇头,拿出手机给余家叔叔发了条短信:“余叔叔,我放学了,一个小时后到。”
      
      刚发完短信,对面一通电话就打了过来。
      
      “小凉啊,你一直都不联系我,我还以为你不来了。你刚放学是吗,你在校门口等等,我让你弟弟把你接回来。就在校门口别走啊,他马上就到,我给那小子打电话。”
      
      乔凉一句话都没接上,余叔叔就挂了电话。
      
      他无奈耸了耸肩,转过身望向了学校。
      
      余叔叔每次跟他联系,言语间似乎都散发着“你爸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这股热情让乔凉心里发慌。
      
      因为他从来没感受过父爱。
      
      这种感情在他心里是个问号。
      
      到目前为止,他好像也并不反感余叔叔带来的这种感情,尽管也谈不上喜欢。
      
      半个小时过去了,并没有所谓的姓余的弟弟出现在校门口。
      
      开学第一天,是不会有学生留在学校一待就是半个小时的,更何况,还是在余叔叔打了电话的情况下。
      
      那就只剩一种情况,那个素未谋面的“弟弟”,并不想来。
      
      要不还是,住校吧。
      
      也不知道现在才报住校还来不来得及。
      
      正在犹豫的时候,手机响了,是个陌生号码。乔凉微愣,然后按下了接听键。
      
      是余叔叔的妻子郭念打过来的。
      
      她很温柔。
      
      三两句话抹去了乔凉想住校的念头,他茫然了片刻,拉着行李箱往余家走去。
      
      到了余家门口的时候,乔凉是有点吃惊的。
      
      是座很雅致的中式庭院,这个地段和这个造型似乎只写着两个字:很贵。
      
      就在他到这里的前后脚,余叔叔和郭念都赶回来了,几乎是不给他留一点后路,兴高采烈搭着新儿子的肩就往里赶。
      
      乔凉:“……”
      
      余叔叔拉着乔凉的手,说了不少和他爸以前当战友的事迹。但乔凉对那个人一点印象都没有,毕竟他很小的时候,爸爸就去世了。
      
      乔凉的房间是用客房改的,所以和主居室隔着一条不长的回廊,和余家弟弟的房间稍微近点。夫妻俩的房间在另一头。
      
      郭念把乔凉的行李箱放进他房间的时候,保姆已经做好了饭,可余家弟弟还没回来,她给他打了电话过去。
      
      “阿野,你去哪儿了?”
      
      闻言,乔凉回过了头。
      
      “好吧,那你早点回来。”郭念挂了电话,对着余栋笑了笑:“他朋友生日,不回来吃晚饭了。”
      
      余栋置若罔闻,拍了拍乔凉的肩头:“别管你弟,走吃饭。”
      
      遭受了一番热情的洗礼,乔凉终于以第二天还要上课为由回到了房间。
      
      房间里充斥着阳光的好闻味道,和淡淡的清香。这里也许以后就是他的家了。
      
      乔凉从行李箱里拿出了一盒抑制剂,放在了床头上,然后才开始把行李拿出来。
      
      但他其实也没什么东西,证件,几件换洗衣物,仅此而已。
      
      洗完澡之后,乔凉翻出数学课本开始预习,理科班的进度是一学期就会学完全年的内容,但文科班不是。
      
      所以他只能靠自己了。
      
      与此同时,他再次诟病起了这所学校奇葩的分班制度。
      
      学校:我觉得这样搞很好玩哦!
      
      脾气很好的乔凉觉得一点都不好玩。
      
      学到半夜十二点左右,乔凉抬手按了按脖子,准备去睡觉。
      
      这时门外传来了一点细碎的声音,隔着回廊听不真切,随之就是一阵很重的关门声。
      
      哦,余家弟弟回来了。
      
      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除了那声厚重的关门声,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了。
      
      乔凉望着门口的方向,看了好一会儿才收回目光,然后上床睡觉。
      
      第二天清晨,郭念说家里有司机专门来接送上下学,她望着弟弟紧闭的房门微微皱起了眉头,乔凉都吃完早餐了,但弟弟还没起床。
      
      乔凉把书包挎在肩头:“阿姨,我就不坐车了,我晕车。”
      
      郭念不疑有他,冲他抱歉地点点头,任他去了。
      
      乔凉到学校的时候,时间还很早,他甚至在路上背了点英语单词。
      
      做为学霸的自觉。
      
      学校早上7点10分开始上早自习,乔凉旁若无人地背单词背到了7点09分才停了下来。
      
      为什么会精确到这个时间点呢。
      
      因为那一瞬间,乔凉看到了昨天下午的那位余华野,他依旧一身黑,还带着黑色口罩,在距离上课只差一分钟这么精准的时间点,慢悠悠地从窗外走了过去。
      
      这个方向,像是理科班。
      
      啊,羡慕。
      
      文科班的乔凉想遁到理科班去。
      
      而与此同时,乔凉忽然愣了一下。
      
      余华野,阿野。
      
      好像正是那位余家弟弟。
      
      然后乔凉拿笔戳了戳钟擎:“你听过余华野这个名字吗?”
      
      钟擎眼睛忽然亮了起来:“知道啊,我们Alpha之王,野哥!可流弊了。”
      
      乔凉退了退:“你们Alpha?”
      
      “是啊!”钟擎狐疑地看了过来:“我不像吗?”
      
      “不不,像。”乔凉再退了退:“上课了,听课听课。”
      
      乔凉没交过Alpha朋友,以前的学校也没几个Alpha,就连Omega都只有他一个,身边全是Beta。
      
      钟擎是他遇到的第一个要当Omega的小弟的Alpha,所以他应该还不知道自己是个Omega。
      
      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不知道钟擎还有没有脸在Alpha里混。
      
      毕竟Alpha都是很要强的。
      
      ……
      
      除了每天早上7点09分能看到余华野路过的身影,乔凉没在任何时间段见过他。
      
      明明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每天却总是能很巧妙地避开,这还挺不可思议的。
      
      乔凉住进余家两个多月了,期中考过了一轮,在这所高中再次拿了轮理综满分,却一次正面碰见的时候都没有。
      
      乔凉早上出门的时候,余华野没起床。晚上乔凉准备睡觉的时候,余华野刚回家。
      
      至于周末,余华野都去找朋友玩,不到周日大半夜是不会回来的。
      
      就,避得挺明显的。也不知道为什么。
      
      所以这天早上,乔凉洗漱完后准备去吃早餐,看到余华野懒懒躺坐在沙发上挠头的时候,他有片刻的愣怔。
      
      这是他第一次在早上见到余华野。
      
      余华野听到声响,茫然地回过头来,目光撞上了乔凉的视线。
      
      他的神情看上去懒懒的,轮廓清晰,五官看上去很好看,眉宇间还透着一股英气。
      
      而他显然也愣了一下。
      
      乔凉正在犹豫要不要打个招呼,余华野并没给他那个机会,搭起背包就起身往外走了。
      
      保姆阿姨见状忙道:“阿野,你要的热牛奶不喝了吗?”
      
      “反胃,不喝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