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进剧本了 ...

  •   道路上昏昏沉沉的,空气中弥漫着难以忍受的腐臭味,又夹杂着一缕若有若无的、令人头脑昏涨的劣质香料味。

      一弯弦月勾在群星中间,闪着冷冽的光,这是这座城市里唯二的光源。

      从不小心一脚踩空掉下下水道——不知被哪个缺德带冒烟的偷走了井盖,却没砸进臭水沟,而是摔进了麦秸垛,在地上又滚了几圈,成功把为了应酬而穿的人模狗样的姜迟搞得灰头土脸,顺带起身时还踩到一坨牛粪。

      好在那东西已经风干的差不多了,没有造成太大伤亡,不然姜迟就得光着脚了,至于借别人的鞋子穿——

      龟毛的姜总表示:呵,想都不要想,这是不可能的!

      以上是打小和姜迟一起长大,一起上学,一起创业,甚至一起掉进下水道的发小(自己单方面认为)方青阳根据姜龟毛的微表情的解读。

      他们落地的声音挺响,昏暗的室外瞬间响起凌乱的脚步声,伴随着手电筒的光亮让他们两个警觉起来。

      不过一会儿,几个男男女女把他们围了起来,。

      “你们已经演绎过几个故事?”为首的短发女子直截了当地开口。

      其他人虽默不作声,但眼底的期盼还是暴露了他们的心情。

      方青阳一脸懵圈,正想反问他们什么故事,就被姜迟按住了肩膀,这是平时谈判时他制止自己说话的动作,他立刻闭上了嘴。

      “打听别人底细前,自己是不是也该自我介绍一下?”姜迟嘴角勾起一抹假笑,反过来直直地看着短发女子。

      两厢对视良久,短发女子眼神越发锐利,像是在用刀子刺啦划开面前男子的虚伪笑脸,窥探他内心的深浅。空气里的□□味像不断膨胀的气球,不断攀向临界点,仿佛下一秒就会引爆。

      突然,短发女人在姜迟气定神闲的目光中后退了半步,轻轻哼笑了声:“前辈教训的是……“

      她的退让像拧开了阀门,胶着的空气一下子四散开来,“咚”的一声,众人紧悬的心落了地。

      “我叫张彤,是某外企的一名主管,这是我的第二个故事。”简洁地介绍完自己,她回头看了眼众人示意。

      显然她的威望很高,众人隐隐约约以她为首。

      “我叫陈涛勇,是个健身教练,我是第一次进到故事里。“接话的是一个三四十岁的壮汉,穿着宽松的运动装。

      “我……我是画家,也是第一次……“说话的是一个头发半长披肩的文弱青年,嘴唇紧张地发抖,”哦,我,我叫韩律。“

      “哦豁 !”方青阳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突然大叫:“居然还有初中生——妹妹你有14岁吗?”

      其他人被他打了一下岔,注意力下意识转移,而张彤和姜迟却陡然神色变了——

      “你们诈我?!!”她咬牙切齿道。

      姜迟面上却没有半分谎言被拆穿的尴尬,只是对着自知失言的方青阳,露出“我就知道会这样”的无奈。

      “我可没说什么,是你自己想太多了。”姜迟道。

      张彤看着他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赖样,只觉得心里那团闷火噌地窜了起来,炙烤着她几近崩坏的理智。

      她面部肌肉不住地抽动,几个深呼吸之后,再次平静下来,没好气地说:“继续……互相了解之后,我会向你们介绍情况。”

      “言一,言行一致的言一。”从人群后走出一个体型瘦小的姑娘,正是方才方青阳口中不满14的初中生。

      她在略显诡异的环境里显出一种绷紧的警惕,这种警惕不仅仅针对他们,或是这个黑暗古怪的世界,还包括了她目前所在的阵营。

      这个浑身长刺的女孩回头看向她紧紧牵着的那只手的主人时,才露出一点柔软和担忧,“她叫田雅雅,莲叶何田田的田,闻弦知雅意的雅。”

      田雅雅比言一高出一个头,是个微胖的女孩,闻言补充道:“我们都是Z大的学生,也是第一次。”

      想了想又看向方青阳,笑了笑,露出一颗小虎牙:“我们都满十八岁了哦,大叔。”最后两个字念的格外重。

      这个年纪的孩子还满脸胶原蛋白,身体刚刚成熟,可眼里仍带着无所畏惧的光芒,天真的与肮脏的成人世界格格不入,却急切地想挤进去。

      荣升方叔叔的某妙龄大青年:“……“

      方青阳难以置信地看向他发小,声线微微发抖:“我有那么显老吗?!!”

      姜迟看了看手电筒的强光下,反着白光的黄毛,以及他为了彰显自己男子气概(大雾)而特意蓄的胡渣,陷入了沉默。

      0.1秒后,在众人“你眼瞎了吗”的震惊目光中,他坚定回答道:“……不,不显老。”

      “还很年轻,”他缓缓吐出一口气,“嗯,对,就是这样。”

      果然,傻狗子松了口气,“我就说嘛,小爷我今年才刚过29,正是社会主义阳光下初升的明媚太阳,共产主义光芒下盛开的花骨朵……”

      用心良苦的姜总:“……”

      围观的众人:“……“

      果然,他最适合开染坊了。

      经过一番插科打诨,原本压抑的气氛缓解了许多,再加上姜总这人最擅长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且成果显著——至少,在介绍完两人后,连绷着个脸,甩眼刀子的张彤都缓和了脸色。

      “在我说明情况之前,先问你们一个问题,“一谈到这事,张彤的神色又凝重了起来,”你们都知道什么是剧本吧?“

      众人面面相觑:”当然。“

      “剧本需要有出彩的人物设定,跌宕起伏的情节,贯穿始终的线索……”

      “更重要的是要有演员去演绎……”

      “而我们就是这些剧本的演员,但是我们拿到的只是一个初稿,具体的要靠自己填充。“

      “结束之后,系统会根据个人表现以及剧本完成程度进行评估——”

      张彤忽然停了下来,扯了扯嘴角,古怪地笑道:“给你们说这么多干嘛,能不能活到那时候还两说呢……”

      “走吧,“她对脸色骤变的众人视而不见,转身向隐隐亮着灯的城镇方向走去,“第一次进剧本,要等见到NPC才能触发剧情和角色信息。我也只知道自己的。”

      “哦,忘了提醒你们一件事,”她忽然转头,寡淡的脸在黑夜里唯一的光源映照下一片惨白,“在这里面死亡可就是真的死了。”

      话落,便转身继续走,也不管身后被她的话吓得僵直的新人们。

      自打张彤说了那句话后,一时间路上都静悄悄的,只能听到脚踩在麦秸上的咯吱声。

      走着走着,强烈的白炽灯光变成了摇曳的烛光,柔软的聚乙烯面料被一种粗糙磨砺的质感取代,原本合身的衣服宽大起来,散发着若有若无的汗臭味,像披了条好久没洗过的破麻袋。

      其他人还好,只是有些不适应,但好在能忍受,即便是两个小姑娘,也白着脸,忍了下来。姜龟毛迟也没说什么,因为他被熏得快晕过去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