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哄三下 ...

  •   林知幼搬进鹿鸣巷这一年,刚好举行2008年奥运会。

      彼时家家户户热闹非凡,几户人家的家门口插着鲜艳的五星红旗。
      透过敞开的门窗,隐隐约约可以听见电视机里传来欢快的乐声。

      林知幼独自窝在家里,静静地给小白兔喂胡萝卜。

      昏暗的客厅里只点着一盏小灯,她怕费电,连面前的电视机也没有开。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划破安静的氛围。

      林知幼蓦然抬头,望向墙上的时钟。
      晚上十点一刻。

      妈妈回来了!

      她吃力地从轮椅上缓缓支起身,捞起一旁的拐杖。

      拐杖拄落在地面发出“哒哒”的声音,林知幼倾身上前打开门,撞见林岚醉醺醺地倚在门口。

      “小幼,妈妈忘带钥匙了。”

      林岚踩着细高跟鞋,眼神迷离微醺,踉跄地走进门。

      林知幼叹了口气,刚想关门,一双肥厚的大手突然挡在门上。

      门被人一把往外推,男人带着酒气的声音钻进她的耳畔:“我抓到你了,小岚岚!”

      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站在她家门口,一把拽住林岚的手腕。

      他的身上穿着皱皱巴巴的西服,肥硕的脖子上带着一条粗长的金项链,眼睛色迷迷地盯着林岚转。

      这一年,林岚才三十几岁。
      她长得娇媚漂亮,是鹿鸣巷里数一数二的大美人。

      自从她搬来巷子,在附近的酒吧找了份推销啤酒的工作就经常遇上难缠的客人。今天人竟然跟上门来了。

      浑身酒气的男人拽着林岚的手就想往外拉。

      林知幼拄着拐杖,站在门边的她伸手就抓住男人,试图掰开他拽在林岚腕上的手指。

      “你想干嘛,别碰我妈妈!”

      男人醉醺醺的眼神睇过来,满脸的横肉抖了抖,看起来煞气十足。

      林知幼的身子一颤,下意识地缩回手,犹如一只受惊的小兔子。

      她的肌肤莹润白亮,五官精致得像是个洋娃娃。

      男人靠近她,嗅到了她身上一股小孩子用的嫩肤露味道,奶甜奶甜的。
      这娃长大以后,肯定也是个勾人心魂的美人胚子。

      男人黄苔肥厚的舌头舔了舔唇,眼里冒出精光。

      “我带你妈妈出去玩,要不要一起啊?”
      “不要!”林知幼摇头。

      男人盯着她白净的小脸,目光流转而下,在她的腿上顿住。

      他笑道:“小岚岚,你女儿长得真嫩啊!可惜这腿……”

      他伸手就想摸上林知幼白嫩的细腿,林岚立刻护在她的身前。

      “别碰我女儿!”她喊道。
      “那你再陪老子喝几杯,酒店房间我都开好了……”

      他嘴里吐出各种腌臜秽语,强行拉着林岚就要往外走。
      林岚不从,五指扣在门沿上死死不肯松开。

      林知幼的额上急得沁出冷汗。
      她使出浑身的劲儿,拄着拐杖走回客厅,猛地拿起桌上的剪刀,转身对准那个男人。

      男人怔了怔,肥腻的脸转瞬换上浪荡的笑:“你吓唬谁啊?臭丫头,胆子这么大,找天我把你一起操了!”

      他上前想抢林知幼手里的剪刀,林知幼的手立刻发了狠般在空中乱划。

      她发出“啊——”的尖叫声。
      一时间,空荡荡的巷子里回响起高分贝的女声。

      周围的邻居们纷纷从窗门处探出脑袋,朝他们这户人家张望。

      男人见状,微醺的醉意被吓得散了几分,赶紧灰溜溜地跑开了。

      望着他灰头土脸离去的背影,林岚伸出胳臂抱住了颤抖的林知幼。

      她倚在妈妈的怀里,止不住地抽泣,眼睛、双颊都红成一片。

      午夜漆黑,让人看不清漫漫长路。

      —

      隔天早上。
      林岚一大早就去溜冰场当收银员。她白天打工,晚上就到夜场卖酒。

      林知幼醒来时,林岚已不在家。
      她拄着拐杖吃力地走到浴室,发现牙膏用完了。

      林知幼坐回轮椅,双手握着手推圈,控制车轮前行。

      经过餐桌时,她瞧见林岚为她准备的早餐。
      清淡白粥配上橄榄菜。

      即便她再忙,也会第一时间为女儿准备好一切。

      有日光透过窗户洒进屋内,林知幼的心里也涌进了一股暖意。

      林知幼的家住在一楼。她出门时,轮椅顺着门口的斜坡台阶,缓慢地向前滑行。

      清晨的鹿鸣巷偶有行人来来往往。

      几个从菜市场赶集回来的大妈瞧见林知幼,压低声音朝她指指点点。

      “听说昨晚她家又来男人了。”
      “这都好几回了吧?”
      “对啊!她妈真是不检点,伤风败俗!”

      “可怜这孩子还是个残疾……”
      “这也许就是报应!”

      林知幼低垂眼睑,扇睫轻颤,一言不发地继续推着轮椅前行。

      轮椅的车轮碾过坑坑洼洼的路面,抵达便利店门口时,林知幼唤了声:“周婆婆,我来买牙膏。”

      周婆婆站在柜台前,将牙膏递给她。

      收了林知幼的零钱后,周婆婆瞧着小姑娘白净乖巧的模样,心里生出一丝苦涩。

      她知道她们娘俩儿刚搬来鹿鸣巷不久,两人相依为命,日子过得很艰难。

      周婆婆开了口:“要不,我让我家孙子送你回去吧。这巷子泥泞路滑,小心别摔着!”

      林知幼想起刚刚邻居们的闲言碎语,她望向老人家慈祥的面容,终于展眉一笑:“不用了,婆婆。我自己可以。”

      便利店里的门连着一间小屋,此时里面传来了游戏的打斗声。

      周婆婆原想让她家孙子送送林知幼,谁知转过身,女孩早已推着轮椅,默默远去。

      “真是个好孩子。”周婆婆在心里叹了口气。

      林知幼从便利店买完牙膏,原想径直回家,不曾想,几个男生围在空荡的巷子口嬉笑打闹。

      她原想绕过他们,其中一个平头男生却拦住她的去路。
      几个人乌泱泱地上来,将她围成一圈。

      林知幼坐在轮椅上,皱起了清秀的眉。

      她嘴唇翕动,还未开口,面前的平头男生就吊儿郎当地问她:“你就是林家那个小丫头吧?”
      “你妈叫林岚对不对?”
      林知幼淡道:“我是。”

      王虎冷笑一声,突然上前狠狠推了下林知幼纤瘦的肩膀。

      她猝不及防地靠到轮椅背上,听见他说:“你妈勾引我爸,这事他妈怎么算?”

      林岚在夜场推销啤酒,经常受到顾客的骚扰。
      巷子里关于她的流言都传开了,可林知幼深知她妈妈不是那样的人。

      她仰头看向王虎,目光无畏:“我妈没做过这种事。”

      “你妈做鸡,人人都能上!陪酒陪.睡陪暖床,还想立什么贞节牌坊啊!”

      周围的男生们全都哄笑一堂,纷纷应和起来。

      林知幼攥紧拳头,听着那些人的辱骂声,怒气在胸口翻涌。

      “你们胡说!”
      “哎哟,嘴巴还挺硬!”王虎捞起地上的石子,一把扔到林知幼的身上。

      石子堪堪擦过她的脸颊,划出一道细细的暗红痕迹。

      林知幼置若罔闻,清澈的鹿眸直直盯着他,白皙软嫩的小脸上写满倔强。

      王虎磨了磨牙:“你敢瞪老子,我看你是找死!”

      他拾起石子再次砸向林知幼,她躲闪不及,手臂被石子砸中。

      狭长空荡的巷子里,几个男生纷纷拿起石子砸向她。

      林知幼推动轮椅想要转换方向,车轮却被人用脚一把刹住。

      “还想跑?”
      “像你妈这种破鞋,生出你这样的野种,去哪儿都遭人唾弃!”

      “我不许你们这么说我妈妈!”
      林知幼的嗓音发涩,微微哽咽,但语气格外坚定。

      那些男生丝毫不当回事,他们的哄笑声像利箭般刺进林知幼的耳膜。

      半晌,有男生绕到林知幼的身后。
      少女的肩线纤细,脖颈修长雪白。男生抬起手,将系在她颈上的蝴蝶结吊带蓦地扯下。

      感受到自己的内衣吊带滑落,林知幼怔忡地呼吸停滞了。

      刚上初中的她发育并不完全,浅白色的连衣裙内,隐约能瞧见那柔软圆挺的轮廓。

      “这奶.子不大,看着真不给劲!”
      “是啊,不过她这脸蛋是真好看。又纯又欲,看得我都有点反应了!”
      “虎子你变态吧,瘸子你都想要!”

      他们几个男生比林知幼大没两岁,但这个年纪的男生懂得不少,各种荤段子乱飙。

      林知幼屈辱得红了眼,泪珠在眼眶中打转,倔强地憋着没有掉落。

      几个男生浪荡地笑着,须臾,一阵脚步声响起。

      他们循声望去,不约而同地止住笑声,身上的嚣张气焰瞬间消散。

      “野哥好!”

      迎面走来的少年染着一头浅栗色的发。他长眼漆黑,挺鼻薄唇,身上穿着一件纯黑T恤,下搭深蓝色的卷边牛仔裤。

      他的脸上神色倦淡,手里拎着一袋刚买好的泡面,漫不经心地往他们的方向瞟了一眼。

      江野没搭理他们,神情冷漠地向前走。
      下一秒,他的衣服下摆突然被人一把拉住。

      “哥哥,求你帮帮我。”
      少女低泣的嗓音随风飘进他的耳边,宛如午夜啼血的夜莺,凄怆而哀凉。

      江野的眉头微不可察地皱了一下。

      他侧过头,只见女孩坐在轮椅上,她莹白的脸颊上挂着泪痕,身后的内衣吊带被人解开。

      雪白的天鹅颈在鎏金色的日光下,白得格外晃眼。

      看起来可怜得……让人心里不是滋味。

      江野的鼻翼微微一动,漆黑的眸子不带情绪地转到那群男生身上。

      他的嗓音透着七分的冷:“你们干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敢动我老婆,我看你们是找死。——江少爷的心情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