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3、要有阴影了 ...

  •   等司慕进了屋内,容九墨又在原地站了一会,才向隔壁自己的屋子走去。
      
      冥老在他脑海里开口:“绝了。”
      
      容九墨推开房门:“怎么?”
      
      冥老的声音懒洋洋的:“你不知道你小师尊的名字,你小师尊连名带姓的叫你。”
      
      容九墨:“……”
      
      他伸手关上门:“冥老,等你能脱离出来了,你就赶紧走吧!”
      
      冥老:“哼!走就走,你以为谁稀罕跟你待在一块似的!”
      
      自从容九墨进阶为渡劫期后,冥老就感觉到他能脱离容九墨的桎梏了,但也是需要时机的。首先就要容九墨的渡劫期修为帮忙,其次他自己的修为怎么也得到合体期。
      
      随着容九墨修为精尽,他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感受到外界了,大多时间都在沉睡恢复修为。
      
      不过,要说实话,俩人相处了整整两世,感情还是有的。但能脱离出来自然也好,又不是不能见面了。
      
      冥老想着,又再次开口,这次正经了点:“等我重塑肉身,要不了多久应该就能出去了。”
      
      容九墨挑挑眉:“恭喜,你自由了。”
      
      冥老:“那是!这么多年了,只能看不能碰的。等我出去了,我得先去玩他个几百年!”
      
      容九墨躺在床上,心思早就飘到了隔壁的小师尊的身上,不怎么走心的“嗯”了一声。
      
      “我睡了,别吵。”
      
      小师尊累了,肯定也睡了,他也睡。
      
      冥老:“……睡吧睡吧,我也睡……”
      
      ………
      
      第二天一早,容九墨去叫了他小师尊起床。当然,挨了两道冷嗖嗖的目光。
      
      司慕还算顾忌着这是别人的地盘,没一会就和容九墨出来,走了出去。
      
      路上正好碰见来找他们的夭夭。
      
      夭夭依旧是一身黑色纱裙,冷艳绝美。向着司慕缓缓行了一礼:“尊者,饭菜已经准备好了,请您移步大厅。”
      
      司慕:……
      
      他点了点头,带着容九墨跟上了夭夭。
      
      原本是不想在这吃饭的,但人家都特意准备了,自然还是要给面子的。
      
      饭菜一看就是下了功夫的,是极其丰盛的灵食,专为修士准备。
      
      两个人在这里用了饭,和夭夭告别后才再次踏出了门。
      
      现在是白天上午,街道上不再像昨天一样冷清,来来往往的很多人。
      
      有完全是人形的成年猫修,也有半人形的,还有完全是原型的。
      
      猫族以黑为贵,昨天碰见的元夏就是一只黑猫,在族里估计也地位不低。
      
      两人慢慢转悠着,在街上买了点路边小摊上贩卖的物品。有灵酒,灵食,灵果和一些不怎么在外界见的小玩意。
      
      “尊者大人——!!”
      
      “尊者——!!”
      
      突然在前方传来稚嫩的童音。
      
      两个人同时向前看去。
      
      司慕微微挑了挑眉,是那几个小孩。元夏,那个比较沉稳的元安还有大姐姐似的元琪以及她手里牵着的最小的元香。
      
      几个小孩看见他,都是一脸兴奋又激动的跑上前来。
      
      元香一只手被姐姐牵着,另一只手上抱着一小堆花。
      
      她看起来有些小心翼翼紧张的走到司慕身前,伸出小短手将手里的花递过去:“尊者大人……给您!”
      
      司慕垂眼看她,笑了笑,低下身来,伸手抚了抚元香的脑袋,将那一小束花那拿了过来:“谢谢香香。”
      
      元香立刻眯着眼笑了起来,白嫩的脸上微红。
      
      司慕忍不住的捏了捏她的小脸,这才站起身看向手里的花。
      
      几支鲜艳欲滴的花组成了一束,有点像现代的玫瑰花,又香又好看。
      
      拿出一个果篮,将刚才买的灵果装进去几个,司慕递给了元琪:“请你们吃灵果。”
      
      元琪抱着果篮,有些不知所措。
      
      一旁的元安连忙开口:“尊者大人,我们不能要!”
      
      司慕挑了挑眉:“没事。我给你们的。拿着吧。”说着,他看了看一旁的元夏。
      
      昨天和尊者大人单独相处了一会,元夏心里有一层隐秘的快乐,自觉挺了挺胸板,从果篮里拿了一个出来,咔嚓一声咬了一口:“尊者大人都给我们了,就吃嘛!”
      
      元琪和元安对视一眼,后者点了点头。元琪拿了一个灵果给元香,顺便看向司慕:“谢谢尊者。”
      
      司慕点点头,带着几个小孩向前走去。
      
      元安自觉的将果篮拿在手里,元琪牵着元香,一个人手里一个灵果,跟在了司慕身后。
      
      容九墨瞥了一眼身后的几个小孩,有些不太高兴,凑近了司慕:“小师尊,我们去哪?还要带着他们吗?”
      
      司慕看了他一眼:“去前面歇会吧。”
      
      前面是一个覆满植被的走廊。
      
      容九墨:“哦。”
      
      司慕坐在走廊一侧,看着几个小孩:“你们平时都不出去吗?”
      
      元安在一旁点了点头:“我们一般不出万兽森林,最近九州大会开始,奶奶就不让我们出族了。”
      
      元夏在一旁凑过来,眨巴着双黝亮的眼睛,一脸好奇:“尊者大人,九州大会好玩吗?”
      
      司慕上下扫了他一眼:“好玩。等你什么时候能控制形态了,也能出去玩玩。”
      
      他这么一说,元夏就又想起了昨天被迫‘原型’的一整晚。
      
      唉——!
      
      像模像样的叹了口气,元夏蔫吧在了一旁。
      
      司慕懒散的侧靠在一旁的柱子上,漫不经心的看着几个小孩玩耍。
      
      容九墨依旧在他身旁站着,目光一直放在他的身上。
      
      看着看着,司慕思维发散,想起了今天在街上买的灵酒,坐直身体。
      
      容九墨疑惑的歪了歪头:“小师尊?”
      
      司慕没有理他,挥手拿出了几瓶灵酒,再加几个杯子。
      
      打开盖,他将酒拿在手里闻了闻,酒香醇厚。
      
      将酒倒在杯里,司慕动了动身体,后靠在柱子上,就这样喝了起来。
      
      还不错啊……!
      
      酒香蔓延。很快,几个小孩就闻到了。
      
      元夏站起身,直直的盯着司慕手里的酒杯:“尊者大人,这是酒吗?”
      
      司慕看向他,挑了挑眉:“你们没喝过?”
      
      元安站在元夏旁边,摇了摇头:“奶奶说我们还小,不让我们喝。”
      
      司慕的目光在几个小孩身上扫过,嘴角微勾,举着酒杯,声音轻柔,带着蛊惑:“很好喝,要尝尝吗?”
      
      元夏:……
      
      他不受控制的咽了咽口水。
      
      想喝……
      
      司慕见状,轻声笑了笑,挥手将四个酒杯倒满:“喝吧,没事。”
      
      元夏偷偷抬眼看了司慕一眼,然后就直直的盯向了酒杯。
      
      元琪在一旁看着,有些纠结的拽了拽元夏的衣袖,和司慕道:“尊者大人,这……还是不了吧,奶奶不让我们喝。”
      
      司慕挑了挑眉:“为什么不让喝?”他顿了顿,接着道,“因为你们年纪小?还因为你们一喝了容易控制不住形态?”
      
      元琪:“……嗯。”
      
      几个小孩就连年纪最小的元香都是一脸好奇渴望又不敢上前的样子。
      
      司慕看着他们,眉梢微动,抬手轻点在四个酒杯上方。
      
      然后才道:“好了,喝吧,我保你们没事。”
      
      几个小孩还是没敢动,站在原地。只有元夏看了一圈,然后拿起了一杯。
      
      司慕嘴角带笑:“怎么样?”
      
      元夏直接一口闷了,有些回味的咂咂嘴:“有点辣,有点苦,又有点刺激。真好喝!”
      
      说着,他眨了眨眼:“尊者大人,我喝了怎么什么感觉都没有啊?我听大人说,第一次喝酒会晕,还会醉。”
      
      见他没事,元安和元琪两个乖宝宝也有点按捺不住的端起了酒杯。
      
      司慕抬手示意年纪最小的元香过来,一边极有耐心的解释:“你们喝的是水,只是有酒的味道。”
      
      元夏一愣:“……啊?”
      
      司慕伸手拿了最后一杯,将酒的味道调的再淡了一点,亲自喂给了走到他身边的元香。
      
      元夏一双眼睛睁的大大的,干净清澈,就着司慕的手将‘酒’喝了下去。
      
      酒味再浓,终究是只有味道,喝的实物还是水。几个小孩都没有什么不适,回味似的看着酒杯。
      
      一旁的容九墨在看到司慕亲手喂元香的时候就忍不住了。
      
      他直接蹲在了司慕面前,脑抽似的一张嘴:“小师尊!我也要!啊——”
      
      几个小孩:……
      
      司慕:……
      
      他抽了抽嘴角:“你有病吧!”
      
      容九墨眨眨眼,毫不在意:“小师尊,徒弟也是小辈。”
      
      司慕:……
      
      呵——!
      
      他直接冷笑一声,拿起了一旁的酒,直接倒到了容九墨嘴里。
      
      “喝吧。”
      
      容九墨:……
      
      几十年前被一杯酒支配的恐惧终于回来了……
      
      “咳咳——!咳咳咳——!!”
      
      这次司慕没给他专门换成辛辣至极的酒,但这种直接往嗓子眼里倒的行为,也直接让容九墨俊脸涨红,撕心裂肺的咳了起来。
      
      元香一双小手搭在司慕的大腿上,好奇的看着:“真的喝了酒就是这样吗?”
      
      司慕低头捏了捏她的脸蛋:“对,听你们奶奶的,等成年了再喝吧。”
      
      元香乖乖点头:“哦。”
      
      容九墨:……
      
      他哀怨的眼神看向司慕,觉得这辈子恐怕都要对酒有阴影了。
      
      ………
      
      快到午膳时分,司慕打发了几个依依不舍的小孩,独自坐在走廊上喝着酒。
      
      容九墨看了他一会,将几盘糕点放在桌上,凑过去坐在了司慕旁边。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