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舔狗5 ...

  •   没有人比夏如音更了解霍炎彬。

      她从七岁那年就认识他了,那时候的霍炎彬还是个无忧无虑的,眼神阳光的,笑起来温柔的小王子。那一年,他参加她的生日会,听见她弹钢琴错了两个音,很是温柔地指导她。

      小夏如音一眼就记住了这个帅气的小哥哥,眼底再也抹不去他的影子。哪怕他后来变了,因为家里出了些事情,他性情大变,变得疏离、冷漠、再也不会笑,她也只会心疼他,从来没有想过远离他。

      她追着他上了同一所初中、高中,但凡他参加的活动,她统统都会去。因为他比她高了两个年级,不在一栋楼上,她便跑来跑去,给他送吃的,找机会跟他说话,关心他。

      后来他愈发冷漠,连校内活动都不爱参加了,包括毕业同学会。她哄着,劝着,人前人后为他说话,不叫人说他一点点不好。

      她为他做了很多事,体贴到就连霍炎彬这样不耐烦交际的人,都允许她站在他身边。她也是这么多年来,他身边唯一一个能单独吃饭的女性,不,他身边只有她一个能够不涉及利益,只是单纯吃饭的朋友。

      后来他答应交往,“夏如音”不知道有多开心,幸福得整个人要冒泡泡。她不仅自己对他好,也让爸爸对他好,生意场上照顾他,予他方便。

      “……你喜欢黑咖啡,不加一点糖和牛奶,早上起来会喝一杯,下午茶时间会喝一杯。”

      “你不喜欢养宠物,对猫毛过敏——”

      “够了!”霍炎彬猛地打断。

      英挺的眉头皱紧,神情涌现恼怒。他没想到她居然这么了解他,更觉得她此刻的举动像是打他的脸。

      “你以为这就算了解我?”他冷冷地道,“你说的这些,高助理也都知道!”

      高助理。

      他的生活秘书,了解他的一切习惯和喜好。

      “你就算知道再多,也不懂我!”他扬起下巴,傲慢地下了决断。

      她根本就不懂他。

      她只知道这些只要用点心思就能打听到的小事。

      她根本不懂他的内在和灵魂。想想看,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她都干了什么?

      就只会说些罗里吧嗦的话,什么想他了,长皱纹了,肤浅之极。

      “先生,小姐,您两位点的菜。”这时,服务生端着餐盘走近,将一盘盘精致菜肴摆上桌。

      白嫩的鱼片沉浮在鲜红的辣椒中,金黄酥脆的鸡肉散发出浓郁香气,烫得恰到好处的小青菜正是青翠欲滴……

      然而餐桌对面的两人都没有动筷子。

      一个神情阴沉不耐,气息冰冷。

      一个低垂着眼睛,看不清表情,只是手指绞得发白,仿佛在克制着什么。

      “锤爆他狗头!”脑海中,灰总气得大叫。

      韶音也有着同样的冲动。

      她睡了很久,诸多情绪都没有苏醒,以至于高兴也好,不快也罢,都不够清晰而浓烈。但是此刻,那些沉在深处的情绪,被挑起来一丝。

      是对这个男人的鄙夷与怒气。

      他完全可以说,“我爱上了别人,抱歉,我辜负了你,但我真的已经没办法回头了,我们分手吧”。

      可他说的是“你根本不了解我,也不是真的喜欢我”。

      他不相信她喜欢他,在她追在他身后那么多年,做了那么多事情之后,他不承认这份喜欢,全然否定了她所付出的一切。

      好想打爆他的狗头。

      她低垂着头,久久没说话。

      桌上的菜肴渐渐变冷,蒸腾的白烟愈来愈少。

      霍炎彬很快失了耐心,张口要说什么,韶音先他一步开口了,她抬起眼睛,看着他问:“你真的要和我分手?”

      “是。”霍炎彬一口答道。

      他回答得斩钉截铁,毫不犹豫。

      “分手可以。”韶音不再演绎舔狗,或者说,她要换个方式演绎舔狗了。

      说不如做,再柔情蜜意的眼神,也不如一次实际行动。

      脸上没有了故作的温柔与情意,她用行为来焊死自己舔狗的人设:“但我有一个条件。”

      霍炎彬皱了皱眉,问道:“你又想做什么?”

      他觉得她要搞鬼。

      在逼迫文晴雪辞职之后,她在他心里已经是搅风搅雨的恶毒形象了。

      韶音并不辩护,只道:“你应该知道的,我从很久之前就喜欢你。这些年在你身上投入了很多时间和精力,以及你并不相信、也不承认的感情。”

      霍炎彬不否认这一点,神情冷淡:“你有什么要求,说出来吧。”

      “既然你知道我在你身上投入了那么多,那么你一定明白,我不肯轻易放手的心情。”韶音低头绞着手指。

      霍炎彬的眉头又皱起来:“你有什么条件,说出来就是。”

      嫌她啰嗦?

      “我要霍氏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那她就直接说了。

      霍炎彬睁大眼睛,大为愕然,仿佛听到了天方夜谭:“你胡说什么?”他只觉得可笑,很快否决,“不可能!你换一个要求!”

      他是霍氏的掌权人,拥有霍氏集团51%的股份。如果分出来给韶音,对他的控股权有着致命的影响。

      别说分出百分之十了,他就连百分之一都不可能拿出来。

      “也行。”被他拒绝后,韶音的脸上不见失望,平淡地道:“那你陪我一晚。”

      霍炎彬愣住。

      “你说什么?”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韶音仍然垂着头,盯着面前的碗筷,并不去看对面坐着的男人的表情,淡淡说道:“就是你想的那样。你陪我一晚,我们之间两清。”

      他不是不相信她爱他吗?

      他不是觉得她对他别有所图吗?

      还有什么更能证明她对他是一片真心,跟金钱、权势、容貌等统统无关?毕竟,她连百分之十的股份都可以不要,只要他一夜。

      她爱了他那么多年,只要他一夜,就愿意跟他一笔勾销,愿意放过他,足够爱他了吧?

      而此刻,霍炎彬果然按照她暗示和诱导的方向,想到了这一层。

      他眼神复杂极了。

      一向冷漠的感情,此刻也波动了几分。

      薄唇微动,几次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

      他这会儿脑子有点乱,往日的冷静与决断此刻仿佛被大风吹去,思维变得粘稠而迟钝。

      这两个条件,傻子都知道怎么选。

      不过是陪她一晚罢了,难道他还会吃亏吗?

      她愿意这样来结束这件事,无疑对他是一种成全和放过。

      可是,想到文晴雪,又让霍炎彬无法点头。

      他已经“开窍”,知道了爱情是什么。如果他真的跟夏如音发生什么,小雪一定不会原谅他。

      他不希望自己真挚的爱情染上别的气息。

      揉了揉眉心,男人的脸上满是为难和疲惫,比之前少了厌恶和冰冷,声音微微沙哑,他道:“霍氏的股份不可能给你。我转你现金,如何?”

      不等她说什么,又道:“如果你想要不动产,或者别的什么,都可以提。”

      “嗤!没诚意!”灰总鄙夷道,“他只给他愿意给的,一点割肉的痛感都没有,这算什么?”

      给股份,如割他的肉。

      陪一夜,是剜他的心。

      别的?他随手就能拿出来,毫无意义!

      “霍炎彬,是不是我太好说话了?”韶音终于抬头,看着坐在对面,一脸疲惫和无奈的男人。

      瞳仁清浅,似浮着碎冰:“你觉得我缺钱、缺不动产,还是缺什么?”

      她坐直身体,精巧的下颌微微抬起:“提醒你一下,我是夏氏集团的大小姐。”

      缺他两个臭钱吗?

      唔,当然是缺的,谁还会嫌钱多呢?她要搞研究,要养团队,多少钱都能烧干净。

      但是不能被他知道就是了。

      霍炎彬顿时头疼起来。

      当时答应跟她交往,除了她的确省心、能帮他挡住很多麻烦之外,也的确看上了她夏氏集团大小姐的身份,强强联合,更有利于霍氏的发展。

      但是现在,她的身份反而成为了分手的阻力。

      “你应该知道,这两个条件我都不可能答应。”他坦率地看着她,毫无退一步的意思,“你好好想一想,到底想要什么,我愿意补偿你。”

      只要她愿意分手,他愿意补偿她。

      毕竟,这些年来,她的确为他挡了不少麻烦,也在他身上花了些心思。

      他愿意拿出一些什么来,只要她愿意和平分手。

      “我看不到你的诚意。”韶音冷冷地说,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道:“你想随随便便打发我,你做梦。”

      见她抬脚就走,饭也不吃了,显然是被他惹怒了,霍炎彬一愣,随即急了,顾不上什么,连忙追出去:“等一下!”

      他在包厢门口捉住了她的手臂。

      “音音,你听我说!”

      韶音止步,抬头看着他,眼里再也看不到柔情蜜意:“你说,我听着。”

      她这么冷静,没有无理取闹,反而让霍炎彬语塞了一下。

      “坐下,我们慢慢说。”他缓声道。

      他知道了她有多爱他,不敢再小觑分手这件事,免得她由爱生恨,做出不好挽回的影响。

      “不用了。”韶音淡淡道,挣出手臂,转而放在他肩上,轻轻摩挲着西服高级的布料,似缱绻,似不舍,“霍炎彬,我不想跟你分手。但是如果你一定要跟我分手,那就补偿我。”

      她抬起眼睛,眼底深处压抑着痴迷和情意,抚在他肩头的手掌轻轻滑落,覆在他的胸膛上,眼神妩媚:“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她要的不是那十点股份。

      她要的是他。

      这个认知,让霍炎彬喉头发堵,一时间心头涌上酸酸的,涩涩的,难以言说的滋味。

      他说不清这是什么。

      他以为这是愧疚。

      正了正色,沉声道:“音音,别闹。”

      抓住她的手腕,将她的手掌扯开。

      “即便做不成恋人,我们也可以做朋友。”他的声音里多了几丝怜惜,令他冷硬的五官都柔和了一些,“我不想伤害你,你也不要让我为难,好吗?”

      他的人、他的心,他的一切,都是属于文晴雪的。

      陪她一晚,这个条件太荒唐了。

      “你以为我想让你为难吗?!”韶音的眼里一瞬间涌出了泪花,声音颤抖而破碎,几乎是怨恨而绝望地看着他,捏起拳头就朝他砸过去,“可我怎么办?你怎么不想想我?”

      “你为什么不想想我?你什么都不愿意为我付出!我这些年又算什么?”她被他捏住手腕,用了用力,挣出来,掩住了脸,带着哭腔的声音从指缝里传来,“你知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嘲笑我?”

      她是他的舔狗,这么多年,多少人看在眼里?她就这么轻易被甩掉,多少人会在背后嘲笑她?

      霍炎彬一下子心软了。

      他对不起她。

      他不仅伤了她的心,还会伤了她的颜面,令她在这个圈子里抬不起头来。

      越来越多的愧疚,不受控制地涌出,令他有一瞬间的窒息。

      “我,我……”他看着她轻轻耸动的肩头,从指缝里流淌而出的细细的啜泣声,僵硬着身体,片刻后,伸出手臂,生疏地揽过她的肩,将她抱在怀里。

      “对不起,音音。”

      顿了顿,“是我不好。”

      他一时都有些为难了。他并不想伤害她,这些年来,是她陪在他身边,他一回头就能看到一个温柔而坚定的影子。不论什么时候,累了,烦了,不开心了,他一回头总能看到她。

      如果分手留给她的是无穷无尽的伤害……

      “你说,只要你说,我一定补偿你。”他口吻坚定近乎承诺。

      是了,到这个时候,他还是要跟她分手。

      他爱极了文晴雪。

      韶音伏在他怀里,揪着他的衬衫,哭湿了他的胸口。

      良久。

      她缓慢而用力地推开他,低头捂住眼睛,不让他看到自己的狼狈,声音沙哑地道:“好,我不为难你。”

      “音音?”霍炎彬感动又喜悦。

      韶音低着头,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我不要你的股份,也不要……你陪我了。”

      “那你要什么?”他连忙道,“你只管开口。”

      韶音顿了顿,才道:“我知道你身价千亿。”

      霍炎彬点点头。

      “我得不到你这个人,总要得到点别的,才不枉……我这些年付出的一切。”她低声说着,声音落寞无边,“我要钱,你看着给吧。”

  • 作者有话要说:  噔噔!今天是肥章哦~
    ===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好看到伸出舌头去舔 2个;唐辛夷、fafa甜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等风干的咸鱼、Et si je dois m'ét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们,么么啾~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