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02-

      在他刚死的那段时间里,你总是会想起他还活着的时候。

      当年你从蓬莱岛上顺着那条河逃出来,从水里爬到岸上的时候,那就是你们的初遇。

      那是个圆月高悬的夜晚,你宛如水鬼一般从河里爬出来,几乎精疲力竭。你努力站起身来,但是浑身都在湿漉漉地滴着水,被打湿的黑色长发贴在你那因河水的浸泡而变得惨白的皮肤上。

      恰逢有人从河边路过,其他人都用古怪或是恐惧的眼神盯着你,谁也不敢靠近。因为在这个人鬼共生的平安时代,曾有无数恶鬼怨灵化作貌美的女子,在夜里诱杀过路的行人。

      更何况,谁都听不懂你在说着怎样奇怪的语言。

      这里虽然与唐国往来甚密,然而遣唐使从长安带回来的“汉音”,却与来自咸阳的你所说的“雅言”存在差异。

      你与外界相隔的毕竟是一千多年的时光流逝。

      在那些异样的眼神里,唯有他的目光和所有人都不同。那是你生平所见最美的眼睛,远胜于一千年间看过的任何事物。

      在那些战战兢兢的人群之中,也唯有他走到了你的面前,对你伸出了手。

      他就这样握着你那湿漉漉的冰冷手指,轻声细语地同你说话。放慢了许多倍之后的语速,终于使你依稀可以辨认出些许字眼。

      在得知了你无处可去之后,他全然不顾他人的劝告,执意将你带回了家中。

      你曾无数次捧着他的脸,动情地亲吻着那双眼睛,仿佛得到了世间罕见的珍宝。

      你也曾许多次怀念着你们的初次相遇,那一刻你忘记了蓬莱、宗师还有你的“道”,仿佛他便是你人生中的全部。

      不过你也一直都知道,他的族人们不怎么待见你,大部分原因其实跟你的身份有关。

      “蓬莱”是传说中的神山,是常人无法抵达的仙境,而它现在已经变成了卞夫人炼丹的地方,变成了披着“净土”虚名的地狱。

      你无法向他人解释自己的来历。

      因为来历不明,所以你被他们当作了乡野间的山民。在这个盛行访婚制,男子通常只在夜里前往女子的住处,即便男女成婚,女子的宅邸也是由父母所留的时代,住在丈夫家的你简直就是令他们家族难堪的罪魁祸首。

      你总是可以听见他们偷偷地说你的坏话,所以每当他们在背后对你指指点点的时候,你都会跑去跟他告状——这是在他还活着的时候。

      可现在他已经死了。

      他的尸体躺在你的怀里,但是在这具身躯中却再无半分生机。

      你曾见过漆黑无比的夜空,月轮、星宿皆不可见。他和你坐在障门外的木质檐廊上,你们对彼此许下会永远相爱的誓言。

      可他看起来却永远都是那么的虚弱,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死去。

      你注视着他咳嗽时颤动的脊背,消瘦的身形与苍白的面容,忧心着他的身体,他却握着你的手安慰你,让你不要为他担忧。

      他说,无论如何他都会为了你而努力活下去,因为他对你的感情没有丝毫是来自虚构。

      你也曾在他听不见的地方,向诸天的神佛祈求,甘愿舍弃自己的长生,以换取延长他的性命,来实现与他“结发共白头”的心愿。

      当他在你的怀中咽气的那一刻,你觉得自己的心好像也缺失了一块,仿佛自己的一部分也随着他的死去而消失了。

      但你并没有听天由命,而是闭门研究。你曾从岛上偷出了宗师留下的秘卷,你认为那上面会记载着某些能够帮到你的秘法。

      过去的你无法理解卞夫人的所作所为,甚至认为她背叛了宗师的理念。然而在离开蓬莱之后,你反而真正明白了她为何要开始炼丹。

      因为“相恋”的咒并不会在某一方死去之后就此消亡。

      ……
      ……

      事实上,从你最开始住进贺茂家的府邸起,族中的长老们就提出了无数反对的意见。

      不过,虽然并不认可你的身份,也不认同你们的婚事,但从来没有人质疑过你的美丽。族中的长老们也曾以为你的丈夫是被你的容貌所迷惑,因此才要不顾族人的反对与你结为夫妻。

      彼时正值平将门之乱,有传闻说平将门的母亲便是总国的龙神,因此也有人猜测起你的来历。京中的流言甚至说你并非人类,说他与你结为夫妻也是被你的妖术所操控。

      虽然在蓬莱修道至今已有一千多年,可你的确是人类而非妖鬼或咒灵,更何况以你丈夫的能力,他也不至于糊涂到这种地步。

      平安京中愈演愈烈的流言,只不过是有心人在背后推动。所以在你的丈夫死后不久,族中的长老们便开始盘算起将你“献”给两面宿傩的事情。

      因为你的丈夫,是阴阳师家族贺茂家的家主。

      这是咒术的全盛时期,数不尽的咒术师接连诞生,阴阳师则是“职业咒术师”,是在内京专门侍奉圣上的咒术师。

      而在平安京城以外的地方,也有无数强大的术师遍布各处。

      两面宿傩被认为是现今世上咒术的顶点,他虽然是人类,却因为怪异的长相、无人能敌的强大力量以及残暴的行径和手段而被称作“诅咒之王”,也是所有咒术师想要消灭的存在。

      但很可惜的是,咒术师的实力良莠不齐,即便是诸多咒术师聚集起来向他挑战,最后也都被他打败,只能溃散而逃。

      他们闹出来的动静,在那之后不久便传到了大内。听闻此事的圣上,因平将门之乱仍心有余悸,为了不出现第二个平将门,他于是下令让京中的阴阳师们尽快想办法铲除对方。

      贺茂家是现今最受圣上青睐的阴阳师家族,因为族中诞生了声名远扬的大阴阳师贺茂忠行。不过他常年外出游历,也不知何时才会回来。

      族中的长老们为了证明贺茂家并不是缺他一人就不可,于是想出了这个一举两得的办法。

      借把你“献”给两面宿傩的名义让他放松警惕,再利用事先布置好的陷阱和埋伏将对方制服。

      告诉你这件事情的时候,他们端着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子,竟仿佛是给了你多么大的好处,然而连如何保证你安全的话都无人提起半句。

      他们并不是不在意你的死活,恰恰相反,他们太希望你能死在两面宿傩手中,以弥补你的出身给这个阴阳师望族带来的损失。

      在他们看来,如果你真的有那么爱他,就更应该为了这个家族的繁荣献身。

      这是何等冠冕堂皇的说辞,你看着他们在你面前口口声声说着“这是为了圣上与家族的大义”时,你竟觉得这副场景格外好笑。

      倘若他还活着,你一定又会赶紧跑去向他告状,而他也会像平时那样,无比温柔地对你露出包容的笑意,将你拥入怀中,亲吻着你的额头与手指,然后为你出面“主持公道”。

      不过……倘若他还活着,这些人也就不会如此言辞振振地跑到你面前来和你说这种话了。

      你并不害怕他们,也不会真的因为他们而受到伤害,你只是单纯地喜欢着那种感觉。

      他明明看穿了你的想法,却从不说透。你想,这世上绝对不会有比他更能理解你的人了。

      ……
      ……

      族中长老们的计划实施那天,你几乎是像犯人一样被他们押送到了事先布置好的地方。

      在出门之前,你被使女们侍奉着穿上了华美的十二单衣,手里则是塞进了一把黑色的衵扇。

      你并不喜欢这种盛装打扮,他以前也总是由着你的心意。过去你在蓬莱生活了多年,岛上根本没有任何规矩,宗师也不对你们多做要求,大家都是一心求道。然而在这里你却时常被族中的长老们指指点点,说你一言一行都有失家族颜面。

      或许唯有在此刻,你在他们眼里才稍微顺眼些。

      “这是为了圣上的大义。”有人对你说,“倘若先代家主还活着,必定也会如此。”

      ——不对。

      他们一点都不了解他,也一点都不了解你。

      仿佛是在感怀,你轻声对他们说:“倘若他还活着,你们也就不会这样了。”

      他们以为你的意思是,你相信你的丈夫必不会待你这般薄情。

      但你真正想说的其实是——

      “你们听说过不死药吗?”你告诉他们,“不死药、变若水……无论用再多的名字,其实都指的是同一种东西,也就是「丹」。”

      “丹”是经过提炼的“气”,修道者认为,人的身体里存在着“内丹”,可以用炼制出来的“外丹”进行弥补。而“气”则是“道”,也就是生命的本源。

      就连你自己也没能想到,当初因为无法接受卞夫人的所作所为,所以从蓬莱逃出的你,却在外面的世界做出了和她一样的决定。

      你认为宗师不会认可卞夫人的做法,那么他呢,会认可你的做法吗?

      ……
      ……

      倘若他还活着,一定不会让你这么做。

      倘若他还活着,你也不需要这么做。

      可他已经死了。

      在这一刻,你终于对卞夫人的心情感同身受。

  • 作者有话要说:  排下雷吧,你也要跟其他人睡觉觉,因为我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你作为女主角却单方面被脑花酱绿,这简直天理难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