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沈清习惯时不时往左侧瞥一眼。那里漂着一块半透明蓝色的任务面板,她还不认字的时候就问过她妈这是什么,她妈摸着她的脑袋说,这是每个人一生必须逐步完成的任务呀。
      前头的,诸如小学入学分班考试前三十(1/1),当上班干部(1/1),变暗变灰,代表已经完成,也有未能完成的,考上市重点高中(0/1),且没有弥补的机会,是沈清和她妈的一生之痛。
      她遵循人生的任务,在区重点高中发奋图强,去了一线城市的一本(1/1),在公务员和教师之间选择了教师,考出了教资和编制(1/1),留在一线城市(1/1),目前已正式在岗一年。现在不幸卡在了寻找一个多金的对象(0/1)上——她妈说,当年自己就是这个任务完成得不好,才导致后来生活不幸,过不上多金自在的富太生活。她妈捏了捏沈清的胳膊,仔仔细细,从上到下,看了自己的女儿好几遍,见女儿高挑白净,模样乖巧,十分满意,“你可要在这事儿上多花点心思,带着妈妈一起过好日子。”
      
      头个相亲对象,一线城市三套房,人高马大,长相周正。本该是个良婿,她妈旁敲侧击问出来,这三套房,一套爹妈养老,一套将来分给妹妹,剩下那套才是相亲对象自己的——这做爸妈的简直坑儿子,多一套房收租难道不美?分手!快快分手,这看不住家产的不中用软蛋!
      第二个家里做生意的,从小耳濡目染,滑得很,沈清这个刚毕业的小姑娘一直被牵着鼻子走,这种男人凭沈清吃不住,不行,分手!
      至于外省来这儿打拼的同事、性子温吞不会来事的男人,在沈清妈的把控下,连跟沈清吃饭的资格都没有。
      她妈信奉“25理论”,即沈清25之后,不容易找到好人家,于是催着沈清相了一次又一次亲。沈清24岁,在相亲这方面的经验与故事,已经可以写一本书。
      终于,在沈清24岁的末尾,定下来了!
      沈清妈连着两个月都喜气洋洋:“我那女婿,独生子,开保时捷,市区三套房!”
      沈清自己是有些不情愿的。男朋友有钱是有钱,但是体重300,无业在家,脸色苍白,话不多,眉宇中总透着不耐烦,举止像个还在青春期的男孩。她妈教育她:“男人外貌不重要,好看能作饭吃?他是独生子,他爸的就是他的,市区三套房,一套两千万,你一个月累死累活,不过挣人家一套房的租金,现在天上白掉下来三套,你竟然还不满意!”
      她妈既怕男方家反悔,又怕沈清反悔,急急忙忙押着沈清会面对方父母,领了证。
      婚礼大办,无限风光。
      80万彩礼一次性打到她妈卡上,迎亲的豪车排成一条长龙,穿着几十万的婚纱,花大价钱请的设计师用花草纱布点缀现场,如梦似幻,沈清晕晕乎乎的,一时间缺乏实感,很快又激动起来,这就是我将来要过的生活啊!
      
      婚后,沈清搬进了180平的大平层。装修豪华,视野广阔,采光通透,新风、地暖、中央空调一应俱全,还带着好学区,是配登上广告的完美房产,这才是宜居的环境呀!从此再不用为“住”支付高昂的租金。她看着任务上的寻找一个多金对象(1/1),露出来满足的笑容,心里那点不情愿烟消云散,丈夫又短又快也成了可以包容的事情。
      
      她有个玩得好的同事,小陆老师,跟她同年入职,座位就在隔壁。小陆老师经历也与沈清相似:小城市出身,靠着优异的成绩落脚大城市,有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小陆老师盘正条顺,却单身至今,私下里整日念叨些“赛兔子真是太帅啦”“狗叠给爷爬”之类让人听不懂的话,平日里花钱不多,不打扮不买化妆品,自己带饭不点外卖,买俩塑料小人能捧着脸玩一个月,攒下了不少钱。这点钱够做什么呢?节衣缩食一年也只够得上一个平方。
      沈清作为过来人,她觉得自己不能坐视朋友不清醒,人生的任务应当持续不断地推-进,落下一步便再难弥补。这天中午,只有她俩留在办公室吃饭。沈清搬个椅子坐到小陆老师边上,小陆老师本来在看动画片,见她来,拔掉耳机,往里挪了挪。
      “最近有没有新情况?”沈清用手臂拱了拱小陆老师。
      小陆老师装傻:“迪迦真骨雕要出了。”
      沈清不满:“诶你能不能认真点,虚岁都二十五了,越往下对象越难找,好的都给人挑走了。再说了,公务员和教师,是很好找对象的。”
      小陆老师已吃了个半饱。她性格温吞,表达不满也迂回,放下筷子道:“晚婚晚育,响应国家号召。”
      “二十五正当时。”
      小陆老师两手一摊:“吃完了,洗碗去。”
      
      沈清很快就没时间管小陆老师了。
      结婚三个月,她的肚子没有动静。不仅婆家不满,生个儿子(0/1)的任务也没办法开启。
      最近回家,收拾家务够小心翼翼的了,有时也会无故招来一顿骂。她心里委屈,不敢在婆家表露,又不愿让外人看笑话,躲进卫生间给妈打个电话诉诉苦,她妈反倒怪她不争气,该喝药喝药,该针灸针灸,“小心耽误了人家,人家换个媳妇。”
      有什么可说的呢?遂去独自医院做了全套检查,身体健康,没有问题。医生建议夫妻一起来检查,毕竟孕育一个孩子是双方共同的事情。
      她夜里云雨过后,贴着丈夫的背,同他讲:“这周末陪我一起去做个检查吧,我想要个宝宝了。”
      男人一把把她推开。
      
      隔天下班,婆婆在客厅等好了她,坐在主位,丈夫坐在婆婆下位,摆好了阵。
      “生不出孩子是你的问题,为何要拉我儿检查?有损我儿名声。”
      沈清心里发凉。婆婆背后对着一扇落地窗,高层的气派在此处显露,一眼望过去,这个世界仿佛都在婆婆脚下。她万不能指责婆家,唯能揽到自己身上:“是,是我的问题。”
      “那就去做试管!”
      婆婆一锤定音。
      
      尔后,促排卵、取卵,精神疲惫但身体虚胖,头发连同精神一起枯萎,黄黄的皮肤上嵌着一对凹陷的眼睛。
      小陆老师是个迟钝的人,一般外物不能触动她,此时也看出了不对劲,她偷偷问沈清:“你是不是沾粉了?”
      沈清不愿让人知道自己生活不如意,她勉强支起嘴角,“怎么可能?我最近身体不舒服罢了。”
      小陆老师隔天炖了锅花胶鸡给沈清。
      沈清感念这点温情,想要连鸡带汤全装进肚子里回应小陆老师的心意,可是面对荤腥,一股气从胃里窜到喉咙口,顶得她直犯恶心。
      小陆老师拍拍她的背:“鸡带回家吃吧。休息了赶紧去医院看看,这样身体是吃不消的。”
      沈清捂着嘴,带着泪花点了点头。
      
      午休的时候,楼上办公室的唐老师来分发喜糖。
      “过了这个学年,我和我对象就要回老家结婚了。提前给大家发点喜糖。”
      “还来吗?不来啦,不来啦。”
      小唐老师捂着嘴,笑弯了眼睛,幸福快要溢出来。
      有老师好奇地问:“你们社保交了那么多年,已经可以落户了,怎么在这个节骨眼上回老家呀?”
      小唐老师把喜糖递给她,温温柔柔地解释:“这里房价太高啦,我跟他在一起这么多年,手头这些积蓄,回老家刚好付个首付再买个车,车牌也不用摇号。”
      边上的老师开玩笑开玩笑:“怎么?要舍下大城市的奢靡生活了?”
      小唐老师戳了戳她的脑袋,“没有两全的办法的,除非我明天彩票中5000万。”
      一时间嘻嘻哈哈,气氛快活。
      
      沈清游离在外,她不解道:“怎么有人愿意把日子过得倒退呢?”
      小唐老师的喜糖包得很好,都是大牌巧克力,小陆老师已经拆起来了,她丢了一颗到嘴里,随意道:“夏虫不可语冰,个人有个人的活法,生活不是游戏,没有主线任务,为何过得这么一板一眼?”
      沈清无神的双眼终于聚焦,落到小陆老师身上。小陆老师已收回对喜糖的关注,又打开了她心爱的视频。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