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夜曲1 ...

  •   天台的风很冷,凉气撩拨着衣角。远处的月光已经藏匿在了云层后面,只剩屋顶的一排霓虹静静散在空中。
      
      齐麟面如死灰,借着一点浅薄的灯火勉强看清了垂腿坐在边缘的人。
      
      “没想到是我吧。”那人的脸阴沉的可怕,语气夹带着威胁与莫名的得意,“很高兴,你活到了最后。”
      
      颤抖从手指传导到了心尖,窒息感笼罩着齐麟全身。
      
      像是知道了结局一样,齐麟在心里默祷。
      
      不要跳,千万不要跳。
      
      可惜他什么也做不了,双腿就像是灌了铅一样被紧紧钉在地上。诡异而寒冷的风顺着脊梁抚上齐麟的肩。
      
      “你应该庆幸我并不打算杀了你。”男人扬起一个灿烂的微笑,“长远的痛苦与短暂的痛苦,哪个更痛?”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朵淡粉色的玫瑰,衔在唇间,“所以接下来,带着愧疚活一辈子吧。记住,大家都是因为你才死的。”
      
      说完,仰头一跃,夹带着漫天飞舞的玫瑰坠入了无尽的夜空。
      
      “我永远是你的噩梦——永远。”
      
      ……
      
      “嘶——”
      
      梦里挣扎的太厉害,齐麟一头撞上床头柜。发梢和胸口都已经汗湿,连指尖都黏糊糊的。
      
      望着漆黑的天花板好一会儿,他挣扎着扭过头看向窗户。天才刚刚破晓,窗外清冷的晨光从窗帘缝隙中逃逸出来,融化在洁白的床单上。
      
      睡意被梦魇驱赶。齐麟深吸一口气,扶着床头坐起来,做了个简单的洗漱,把自己的心惊胆战尽数冲入下水道。透过淋浴房的玻璃门,他看见了镜子中的自己。
      
      狼狈,除了狼狈还是狼狈。汗珠顺着发梢滴滴答答向下流淌,平日里深邃的眼眸也因为雾气蒙上了一层阴郁。
      
      令人作呕。
      他啪的一声捶到镜子上,镜子里的自己四分五裂,化作千千万万个他。
      
      原来自己对自己也能做到相看两厌。
      
      瘪瘪嘴,对着镜子穿上衣服,抬头拿领带时他看到了最上面一片碎镜中的他。
      
      那是源自于噩梦深处的纯黑,从眼眸里弥漫。
      
      镜中的齐麟伸出指节分明的手掐住了他的修长白皙的颈脖。
      
      “活下去吧,没用的废物。”他对他说。
      
      随即而来的是从胃里返上来的恶心。齐麟弯下腰,对着水槽干呕了一阵,再抬头,碎片里的他已经消失得再无踪迹,只剩下疲惫的自己。
      
      电话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齐麟拿过来看了一眼,来电号码显示是警察局局长。
      
      当警察这一行就是这样,随时随地都有可能需要工作。齐麟揉揉眼,换上慵懒肆意的声调,“喂,我是齐麟,有事吗?”
      
      “没事为什么要找你?”局长的声音也像是刚睡醒一样,“有人举报幸福小区的一户人家放了一晚上的音乐,已经达到严重扰民的程度了,你去看看。”
      
      齐麟是刑事队的,但是因为最近一位私人藏主价值不菲的宝石被盗,青城派出所把警力全部放到了这个案子上,至于其他鸡毛蒜皮的民事案件自然落在了还在休假的齐麟身上。
      
      “知道了。”齐麟换上警服。
      
      “对了,今天派出所要来一个新人,你带着他见见世面,我刚刚和他打过了电话,他应该会在现场等你。”
      
      幸福小区离齐麟住的地方没有很远,开着他的破桑塔纳也不过半小时而已。到达时太阳已经悬在了空中,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只有一群中年妇女围在一栋深蓝色楼房下面。
      
      很奇怪的是在这群清一水儿的妇女里,还掺杂着一个带着耳机的卷发少年。少年的头发暖棕,皮肤白皙,眼睛犹如溪水一般浅蓝,迎着阳光一照,流光溢彩。
      
      看上去是个混血儿。
      
      “警官,你终于来啦!”一个中年妇女看到穿着警服的齐麟走过来,激动万分,“就是那家,那家的音乐这晚就没有停过。”
      
      “你先别急,先指清楚。”齐麟抬起头看向中年妇女指着的地方,“是十二楼没错吧?”
      
      “对,就是十二楼。我和你说,那个男人真的是可恶啊,从几天前就一直放歌放到十一二点,后来我家老公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去交涉过一次。好不容易消停一晚上,昨晚居然又开始了,一放还是一整夜。警察同志,你可得好好和他谈一谈,我这就带你上去。”
      
      “先等等,”齐麟看了看表,“我等个人。”
      
      中年妇女停住了脚步,“警官你要等谁?”
      
      齐麟沉默了,他也不知道自己要等谁。局长只说了是一个新人,连是男是女都没有说,更别提新人的名字。
      
      指尖按下局长的号码,还没接通,耳边就传来了炸响。
      
      “前辈好,我是新来的刑警时乐,请多指教!”这个新人的声音就好像是个小喇叭,在背后一炸,差点穿透齐麟的耳膜。
      
      略带不满地回头看去,就是刚刚看到的混血儿男孩。
      
      喧嚣的人群因为时乐的发声沉默了一瞬,她们无意识的回头,再下意识的转头,一气呵成地恢复了热火朝天的氛围。
      
      没有人理会这个穿着白色T恤的男孩,人群中只有齐麟颔首,算是和男孩打了招呼。
      
      男孩递上证件,齐麟瞄了一眼。
      
      青城市公安刑侦支队。
      
      时乐。
      
      “怎么不穿警服?”他把证件还给时乐。
      
      时乐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还没有来得及去领。本来是过两天才入职的,但是局长说今天会有民事案件,让我先熟悉熟悉。”
      
      “你是民事部的?”
      
      “不,我是刑队的。”
      
      齐麟闻言微微皱眉。看来这小子是被局长坑了啊,哪里有刑警靠民事案件见世面的,刑事案件和民事案件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好吗?
      
      话虽如此,他还是带着时乐往十二楼走。
      
      因为电梯里挤满了上班上学的人,所以齐麟带着时乐走着楼梯爬上十二楼。
      
      不得不说,年轻人就是年轻人,时乐不光爬楼梯比齐麟快得多,爬上十二楼后连大气都不喘一口。
      
      “前辈,你快点!”时乐已经根据音乐声音的大小锁定了走廊尽头的房间,正在楼梯口喊齐麟。
      
      一晚上没有休息好的齐麟显然有些吃力。好不容易喘上气来,他挥挥手,“去敲门吧。”
      
      “要是敲门有用的话我们就不会报警了。”中年妇女已经坐着电梯上来了,“我们今天至少敲了半个小时,根本没有人理。”
      
      “整整敲了半小时吗?”
      
      “那倒也不是,”中年妇女合计了一下,“大概连续敲了五分钟左右吧。”
      
      “……”齐麟的嘴角抽了抽,五分钟和半小时明明相差甚远,但是这些做妈妈的总是喜欢把时间无限放大。
      
      他想起前几年自己还在上大学的时候,每次放假回家妈妈总是喜欢在早上八点喊他起床,和他说现在已经十点钟了。
      
      她的说法不太可信。
      
      齐麟在心中悄悄评定,脸上却依旧挂着笑,“是尽头的那间房间吗?”
      
      “对,就是那间,1208。”
      
      齐麟走了过去。
      
      狭长的走廊灯光昏暗,随着靠近,音乐的声音越来越大,但是于此同时,一阵奇异的味道也弥漫在空气中。
      
      “好香啊。”时乐昂起头嗅了嗅空气,“这是什么味道?玫瑰?还是茉莉?”
      
      齐麟也说不上来,但是这种味道实在太过诡异,根本就不是某种单一香料的味道。与其单纯说是香,不如说是香气与臭味的结合。
      
      像是什么味道?敲门的时候齐麟想了一会儿,下一秒的念头让他脊背发凉。
      
      这分明是堆着臭鱼烂虾的菜市场被老板喷洒上了猛烈的香水。因为香水喷的太多,导致空气已经失去了原本的味道,但是臭鱼烂虾的味道太浓郁,再怎么掩盖都掩盖不掉那股鱼腥。
      
      而这股鱼腥,用刑警的话叫做尸臭。
      
      齐麟扶住旁边的消防管道,整个人飞踹上结实的木质大门。
      
      砰的一声,门被齐麟踹开,浓郁的混合味道喷涌而出,夹杂着幽闭空间里的音乐声环绕着长廊前行。
      
      齐麟心惊胆战地跨过门槛朝里面看去,接下来的一幕他永生难忘。
      
      客厅正中央是一张大理石茶几,一条血迹顺着茶几腿蜿蜒向下,一直延伸到门口。
      
      一具赤丨裸男尸平躺在茶几上,眼睛瞪着天花板,张大着嘴。一道豁口从颈部向下划开,一路经过胸口与腹部,食道与肠道暴露在空气中清晰可见。没有被划破的小肠就像是缠绕成一团的章鱼触手一样胡乱堆在内脏之中,而刺破了的小肠连带着肌肉组织之间的蜡黄色脂肪一起往外翻曲。
      
      纵使从事刑侦多年的齐麟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等惨相,胃里好一阵翻涌,硬撑着没有呕出来。
      
      “到底怎么了?让我看看。”看着眼前这个剑眉星目的警察呆在原地,时乐也有些好奇。他探过头想要看个究竟,却被眼疾手快的齐麟一把拦住。
      
      “去打电话,叫刑侦科的人过来勘探现场。”齐麟压抑着语调里的作呕,“快去。”
      
      时乐愣了愣,没有再往前,而是乖乖拨通了电话。
      
      沙发上的音响还在放着悠扬的夜曲。
      
      only you~
      
      齐麟听不下去,关掉了音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