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穿成潘金莲后7 ...

  •   西门吹雪喜欢挑战强者,尤其是同样练剑的天才。虽然他知道刀剑无眼,这样做有死亡的风险,但他这一生既是为剑道而生,自然不惮于殉道而死。

      对西门吹雪而言,死亡从来不是终结。
      为探索剑道而亡,更是他毕生所愿。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本该欣然应诺的林寄雪拒绝了自己。

      “我打不过你。”她非常坦然地承认了自己的弱小。

      西门吹雪皱眉道:“未战先言败是懦夫所为,你既用剑,便不该如此行事。”

      林寄雪却道:“我这样是清楚自己的斤两,不逞匹夫之勇。若我明知打不过你,还非要与你强争,那与街头逞凶斗狠的地痞流氓有什么分别?逞一时心中义气,付出的却是自己最宝贵的性命,岂非因小失大,得不偿失?更何况,你习剑至今已有十余载,我却不过才接触剑道小三个月,怎么可能打得过你?”

      西门吹雪却道:“别人或许不行,但你一定可以,因为你是天才。”
      这世上有一种人生来就是让人仰望的,以前的自己是,如今的林寄雪也是。

      毕竟,所谓天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能人所不能。

      林寄雪听到西门吹雪对自己的评价这么高,忍不住两颊生晕。她咬着唇、竭力抑制住心中涌动的欢欣和窃喜:“你别以为这么说我就会顺着你……好吧,我的确很想答应你,但是比试可以,不准用内力!”

      “不用内力,只比剑法?”西门吹雪不解,摇头道:“既然比试,自当全力以赴,这才是对你最大的尊重。”

      可你的尊重会要了我的命……

      林寄雪无奈苦笑,只好对西门吹雪坦白:“我天生经脉细窄,修不出太多内力,若只比试剑招,我还有获胜的可能,纵是败了也能保住一条性命。可若你用了内力,我便只有死路一条了。所以,不是我不愿与你比剑,实在是我爱惜自己这条命。”

      怎么可能?西门吹雪一惊,第一反应是不信,不容分说地握住了林寄雪的脉门。

      但事实正如林寄雪所言,她的经脉细窄的不成样子——

      西门吹雪叹了口气,他曾以为林寄雪是天才,她也的确是,但天妒英才!
      无奈白玉有瑕、慧极必伤,再好的天资悟性也抵不过根骨普通。
      林寄雪这一生,也许一流高手可期,却绝对无缘宗师之境。可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宗师之境才是武道入门,不入宗师与蝼蚁何异?!

      想到这里,西门吹雪心情复杂。

      但他又忍不住心怀侥幸——说到探查一个的根骨,当以摸骨之法最为准确,但他与潘姑娘男女有别,他不好对潘姑娘进行摸骨,所以也许是他判断错误也不一定。潘姑娘这些时日内力难以寸进,或许不是因为资质不足,而是她练的内功心法过于平庸?

      心里闪过诸多猜测,西门吹雪面上却不动声色,只道:“既如此,往后你我切磋便不比内力。”

      顿了顿,又提议道:“万梅山庄的藏书阁内收录了许多武功秘籍,你可与我一起,去选一门适合你的内功心法。”

      林寄雪感动于西门吹雪的慷慨,却不得不摆手拒绝:“多谢庄主好意,可惜我不识字,便是选了那劳什子武功秘籍,打开书本,也只会犯晕,决计练不出什么成果来,所以庄主还是收回成命吧。”

      “不识字?!”西门吹雪皱眉,似是不解,“那你这一身武功从何而来?”

      这世上或许有天才,却绝对没有目不识丁的强者。毕竟内功心法之流大多晦涩难懂,若是不识字,便连秘籍也读不懂了,又如何能练就绝世武功?需知话本里的故事都是骗人的,现实中从来就没有一夜暴“强”的人,就是他自己,也是由弱到强、不分寒暑地挥剑才有了今日这般的剑道成就。

      听到西门吹雪这么问,林寄雪似乎突然想起什么有趣的事情,她抿唇而笑,古灵精怪道:“这就要感谢江湖前辈们的倾囊相授了,你还记得之前我说过,我被很多武林人士追杀吗?我的武功就是从他们身上学来的。”

      西门吹雪道:“师门功夫怎肯外传?”

      “他们起初的确不肯,但我正被人追杀,说是亡命之徒也不为过,为了能活下来,只好不择手段了。”
      “首先我打断他们的腿,然后是手,接着我告诉他们,如果不愿意说的话,就打断他们的第五肢,还会把他们捆起来,脱光了扔到最近一座城镇的城门口,助他们名扬四海。然后他们就全都老实的将自己练的武功说与我听了。不过我觉得,他们练的功法都不适合我,所以最后便都没练。我集合百家所长,自创了一门功法,一直练到现在。”

      杀人者人恒杀之,从踏入江湖开始,西门吹雪就有此觉悟,因此他并不觉得林寄雪的行为过激。

      他在意的是另一件事——

      林寄雪竟然能自创功法,而且据她所言,她完全不识字,只是听了些许不入流的心法秘籍后就创造出一门功法,且她练了之后,至今也没有走火入魔,还迅速成为江湖上能排得上号的高手。

      西门吹雪眼中亮起明明灭灭的星光,只觉得浑身血液沸腾;又深恨自己遇见林寄雪太晚,才让她浪费了自己的天赋这么久,美玉险些成了瓦砾。

      否则的话,也许她现在已和自己一般强大、甚至超越自己,他们也就能酣畅淋漓地斗上一场了!

      越想越觉得可惜,西门吹雪不得不强逼自己转移话题:“你既不识字,为何我观你行为举止十分端庄,言语间也极文雅?”

      对于自己欣赏的剑客,西门吹雪向来是信重的,因此他并没有生出怀疑林寄雪身份的心思,只是有些好奇。

      林寄雪抿了抿唇,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我是照猫画虎,以前在张家做使女时,我曾和一个落魄的官家小姐住在一起,我见她举止不俗,一举一动都美的像画儿一样,便起了模仿的心思。可惜她似乎不能接受为奴为婢的事实,又因为美貌被老爷盯上,没多久就抑郁而终,所以我只学到她身上一点皮毛,识字却是不曾。”

      “原是如此。”西门吹雪微微颔首,薄唇轻启做了决定:“今日之后,除了练剑外,你每日再抽出两个时辰到书房来,我教你识字。”

      读书开智,也能使人明理。

      林寄雪在不识字的情况下便能凭着天赋自创功法,待她懂得更多、启蒙开智,必能在剑道一途取得更高的成就。
      所以,她得识字!

      读书、教导……

      林寄雪若有所思——这两个词连在一起,教她忍不住回忆起上一世,那时谢南客对她起了心思,也是找的这个借口,近水楼台先得月,用男色将她叼回了窝里……她本以为这一世南客的转世看起来严肃正直,不是会起这种轻浮心思的人,没想到……

      少女微微红了脸,低低应了一声:…“我知道了。”

      然后……

      在故意连续数日将字写的歪歪扭扭、不见长进,试图给西门吹雪创造机会,让他“手把手”教导自己习字后,林寄雪被“严师”西门吹雪以态度不端为由,罚了连续挥剑两千次。

      林寄雪便知道,她想多了。

      这一世的爱人是个端方君子,他说教自己识字,便是字面上的意思,绝不会衍生出其他含义。

      少女忧伤地叹了口气,不再闹幺蛾子,乖乖表现出了一个天才应有的才能。不过两月功夫便将四书五经吃透,甚至把书房里的书都背诵下来,教西门吹雪欣慰不已。

      是的,对于林寄雪的表现,西门吹雪未曾觉得丝毫不妥。古有孔融七岁让梨、祖莹八岁吟诗、甘罗十二称相,林寄雪的天才程度不亚于自己,又为何不能在两个月内学有所成呢?

      ***

      这两个月里,除了关心林寄雪的学业外,西门吹雪也没有放弃寻找替她改善资质的方法,可惜收效甚微。

      他用了许多天材地宝,甚至摈弃尴尬亲自给林寄雪药浴,但她的经脉却没有丝毫改变,仿佛……遭受天妒——她的才能已然足够出众,所以上天才在她的根骨上做了限制,让她哪怕多智近妖,也不得不受制于自身条件,一世平庸。

      虽然觉得可惜,但西门吹雪对此束手无策,只好暂时放弃了给林寄雪扩展经脉的想法。

      他是想要一个能够匹敌的对手不错,但他从未忘记,他如此渴求一个对手,是为了提升剑道。因此,西门吹雪很快便陷入了疯狂的修炼中,连带着对林寄雪的要求也更加严格。

      对此,林寄雪欲生欲死又甘之如饴。

      直到一位不速之客的到来,打断了他们的“二人世界”。

      那一日,林寄雪和西门吹雪在梅林中练剑,忽有一张大红袍子从天而降。细看,原是一个人。他手上夹着两支短箭,鬓角微乱,有些狼狈地坐在一棵梅树上抱怨道:“西门庄主!我这短短数月不来,你的万梅山庄怎么就变成龙潭虎穴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