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穿成潘金莲后5 ...

  •   林寄雪捂着脸逃回落梅轩,任何人在经历了主动献身被拒绝,知道原是自己表错情、会错意后,都不能表现得无动于衷。更何况他们以后还要朝夕相处、日夜相对?没有当场表演一个原地去世已经是林寄雪好涵养了。
      
      因此,当老管家听说“潘姑娘”不知遇到了什么事情很不对劲后,并不觉得意外,反而十分愧疚,为自己选错了剧本导致的如今这番局面。
      
      又有西门吹雪刚跟他进行了一场严肃的、过程中直掉冰碴子的对话,老管家不得不遗憾地表示会放弃继续当媒人的打算,让他们的关系顺其自然地发展。
      
      当然,老管家还是坚持,庄主对待潘姑娘是不同的。他虽然当不了助攻,私下里却偷偷安排人清理库房、搜罗宝贝,预备给庄主准备聘礼。
      
      另一边,林寄雪其实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羞愤。当她回到房间,将丫鬟们赶出去后,露出来的脸上白皙光滑,没有一丝泪痕。
      
      不仅如此,想起西门吹雪刚才的反应,她眼中还忍不住盛满了笑意。
      
      没有记忆的道侣委实太过纯情,她衣服还没开始脱,他就红了耳根。可惜以原身的性格,她这一次借着误会“献身”已是难得,以后必得守着规矩,否则,自己说不得会如同前世一般被贴上“不知廉耻”的标签。
      
      好大一个道侣,可惜不能继续逗弄……
      林寄雪想着,埋进被子里,无声大笑。
      
      与此同时,她也做好了七八日内见不到西门吹雪的准备。
      
      岂料西门吹雪的心脏比她想象的坚强的多,或者说,所谓剑客,一心向道,不为外物所动,书房里春花秋月、缠绵暧昧的一幕并不被西门吹雪放在心上,并且他认为被自己视为同道之友的林寄雪也该如此!
      
      所以第二日,他就邀请林寄雪到梅林中练剑。
      
      林寄雪在发现西门吹雪“郎心似铁”后,就表现出了一个在修仙界摸爬滚打多年的修士应有的冷静——早晚他人都是我的,现在自欺欺人并不是什么大事。
      
      但潘金莲不过是普通女子,遇到这种让人恨不能缩到地缝里去的尴尬事,她是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做到泰然自若的。
      因此,林寄雪练剑时便故意表现得有些神思不瞩。
      
      可惜西门吹雪的关注点与她大不相同。
      
      他皱眉道:“你这几日可有练剑?”
      语气冷淡,仿佛在生气。
      
      林寄雪不知所措地停下动作,低声回道:“没、没有。”
      
      对于前半生几乎都在大户人家做使女的“潘金莲”来说,让她意识到自己已经是个江湖中人是件十分不容易的事情。她本被迫拿起剑,是为保护自己,如今既已脱离了危险,不再面临日日夜夜被人追杀的恐惧,一时懈怠、恢复从前的作息也是常事。
      
      但西门吹雪并不这么认为。
      
      他七岁练剑,七年而成,此后行走江湖至今,未尝一败。即便如此,他还是每日练剑,从未间断。
      
      只因西门吹雪觉得,剑道需持之以恒,也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对于有剑道天赋的人而言更是如此,毕竟天才不等同于强者,只有天赋而无努力的人是无法在剑道一途走的长远的。
      
      回到万梅山庄后的这几日,他忙于处理庄里的事务和林寄雪被追杀的后续,因此没有时间找林寄雪论剑。但西门吹雪私以为,一个能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就修成二流高手、剑道天赋不逊于自己的人,一定对剑道有着非一般的热忱!可事实却是她竟懈怠至此!
      
      西门吹雪很失望,但他还想给林寄雪一个机会,于是问她:“潘姑娘,你为何练剑?”
      
      林寄雪诚实道:“为了活命。”
      
      对于一个朝不保夕、时刻会丧命的人来说,活命是最重要的事情,是能够为之爆发出巨大潜能的!
      
      但西门吹雪并不满意这个回答。
      
      在他心里,剑道是极为特殊的存在,是他一生的追求,是他愿意为之放弃生命也要求得的璀璨星火。譬如孔子对于书生、长生之于帝王、和尚信仰佛祖!
      朝闻道,夕死可矣!
      至少如今,在他心里,没有任何事情、任何人能与剑道相提并论,而林寄雪的回答是对剑道的亵渎。
      
      如果林寄雪是一个庸人,西门吹雪不会在意她练剑的初衷,可她偏偏是自己认定的同道之友,西门吹雪便觉得难以接受了,更何况她还如此浪费自己天赋,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你不诚。”西门吹雪冷声道。
      
      不是真心喜爱剑道,只是将其当做活命的手段,如今危机既解,便懒散懈怠。
      
      林寄雪却说:“我虽然不明白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但你只因我练剑是为活命就说我不诚,恕我不能苟同!我这人,一向诚于己。我不能接受做张老爷的小妾,所以宁可背叛心意杀人也要保全自己;我不愿因为别人的恶念结出的恶果赔上性命,所以忍着恐惧和对未知的迷茫踏足我从未接触过的江湖;我想活,所以我透支性命每天只睡两个时辰,拼命练剑……”
      
      “西门庄主,我这样拼尽全力实现我自己的心意,如何是不诚?难道,只有诚于剑道才能得到你的正视吗?我本陷于泥沼之中,只是活着,就已用尽我全部的力气,我是如此的诚于自己,你怎能无视它?难道我的所作所为对你这种高高在上、赞誉满身、从未体会过底层小人物的艰难的人来说就如此渺小!如此不值一提吗?”
      
      少女眼中含着泪水,看起来宛如一朵风中飘零的梅花,欲坠不坠,傲骨嶙峋。
      
      西门吹雪不得不承认,这一刻的林寄雪是极美的,尤其是她说“我诚于己”时,眼中的光比群星还耀眼、比烟花更夺目,让人心驰神往。
      
      他屏住呼吸移开视线,沉默了片刻道:“你说得对,是我着相了,抱歉。”
      
      西门吹雪是个诚实的人,他认识到自己有错,便立刻认错。
      
      但是——
      
      “即便如此,也不能掩盖你偷懒的事实,你的诚于已,难道便是放弃剑道?”
      
      若真如此,自己把林寄雪带回万梅山庄又有何意义?还不如当初就杀了她。对于一个剑客来说,死在对手手里是至高的荣耀,剑客宁愿殉道,也不愿让自己从剑法惊艳的天才堕落成天赋平平的废物。可是如果不练剑,早晚有一天,林寄雪不就会成为这样的人吗?
      
      西门吹雪想着,心里格外不忍,他握住了剑柄,浑身散发着凛然的杀气。
      
      或许是格外偏爱自己的这位同道之友,西门吹雪便更加不能忍受她变成那般摸样。
      
      林寄雪却仿佛没有察觉到西门吹雪蓄势待发的杀意,一脸认真地摇头道:“当然不是!我……之前几日,我不过是因为骤然平安的环境有些迷茫而已。你知道,一开始我练剑是为活命,后来我保住了命,便没了目标,我不知道自己因何练剑,又如何能拿起剑?”
      
      “那现在呢?”西门吹雪问。
      
      林寄雪抿了抿唇,眉眼间含着道不尽的温柔和情意:“我又找到了练剑的理由,所以……吹雪,你不必担心我放弃剑道。”
      
      剑道孤独,尤其是在如今这个低武世界,凭你的天赋和元神里残留的上一世的经验,大概没有人能够做你的对手。
      
      所谓高处不胜寒,当一个人无敌的时候,他往往会变,因为生活无趣,剑道进无可进,已是世人认知里的极致,他便会开始寻求刺激,虽然他不觉得那是刺激。但是不管是殉道,还是向死而生,都不是我希望的。
      
      所以,如果你注定要攀登剑道的高峰,请等一等我,让我陪你一起走。我知道,这一世,我这副身躯资质平平,不能与你同道并行,但请放心,我与你同路。我会努力不掉队的。
      
      “咚!”
      
      听了林寄雪的话,西门吹雪的心脏猛然重重一敲。
      
      他听到林寄雪唤了自己的名字。
      他听到林寄雪说不会放弃剑道。
      
      “好!”西门吹雪唇角微翘,为自己不会失却同道之友而高兴,“潘……金莲,既然你已做出了决定,就要坚持到底才是,从今天起,我会监督你练剑。”
      
      西门吹雪不在乎林寄雪新找到的练剑的理由是什么,或许他已经知道了,但下意识回避这个问题。现在,他只在乎一点,既然林寄雪当着他的面承诺不会放弃剑道,他一定不会让她失信。
      
      ……
      
      于是,自来到万梅山庄的第四日起,林寄雪开始每天都能见到西门吹雪。
      
      他们在固定的时间一起练剑。
      
      林寄雪觉得,这样的生活挺好,只除了道侣心如磐石,不通情爱。不管她怎么明示暗示,他都不接招,仿佛天生少了情窍、被抽了情丝一样……
      
      于是,林寄雪妥协了。
      
      她决定不必急于一时,她有一辈子的时间等他开窍。如果他真的这一世不会爱自己,或者意识不到他爱着自己也没关系,毕竟道侣此世的性格已经很明显了——一个视剑道为生命的狂信徒。
      
      她爱他,自然不会毁他的道。
      
      至于会不会道侣在转世之后已经彻底遗失了对自己的感情,他之所以对自己的暗示没反应不是因为一心向剑道,而是因为这一世他的命定之人不是自己?
      
      林寄雪粲然一笑,如果真的是这样,她就不会这么“乖巧”了。放弃?不存在的。所谓修仙,向来是逆天而行、与天争命,如果道侣有一点另结新欢的意思,她就把他捆了,扔到床上去,直接洞房花烛!
      
      剑道?呸!那是什么东西?
      不诚者练什么剑?失信者做什么人?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