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穿成潘金莲后4 ...

  •   被认为不是普通人的老管家将林寄雪带到落梅轩安置,又吩咐下人们仔细伺候后,便去了书房。
      
      西门吹雪正等在那里。
      
      老管家心里惭愧,他已经为万梅山庄服务了大半辈子。因为庄主毕生所求皆在剑道,所以平时庄中一应事务皆由他打理,如今万梅山庄的势力出了纰漏,他难辞其咎。
      
      西门吹雪却没有答允老管家的请罚,他虽然不理俗事却不是不通俗务。
      
      “枝丫多了就要修剪,一捧细沙中落入一颗盐,分辨不出是常事。柳叔不必自责,如今他既已漏了形迹,找出来、翦除掉,也就是了。”
      
      老管家应是,神情肃穆。
      
      说到枝丫,西门吹雪突然想起林寄雪。
      
      “对了,给潘姑娘送一把剑。”
      
      一个剑客当有自己的剑,不拘贵重与否。若手中无剑,便落了下乘,也不配称为剑客,除非他已到了无剑的境界。
      
      但根据西门吹雪的观察,林寄雪应是没有修炼到这个程度的,她没有剑只是因为贫穷。
      
      老管家见西门吹雪不过刚与林寄雪分开就又想到她,心中激动不已。
      
      ——一个把剑道视为生命的男人愿意给另一个女人送剑,难道不是将她放在心里的表现吗?至少对于西门吹雪来说,这已经是极难得的看重了。
      
      老管家暗暗下定决心,不管庄主为什么对潘姑娘另眼相待,只凭这一点,自己就要给潘姑娘支支招,努力撮合他们两个。否则不知猴年马月万梅山庄才能办一场喜事,小主子更是遥遥无期。
      
      ……
      
      万梅山庄整个运作起来以后效率极高,加上暗卫甲在察觉到不对时就已提前赶回来调查。第二天,西门吹雪就得知了这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潘姑娘并没有说谎,原是张祖德垂涎她的美貌,趁夜潜进她的房间欲行强迫之事,被她反抗时错手杀死。
      
      ——潘姑娘的资料之所以被改头换面送到自己面前,是因为有一个神秘势力对山庄的人威逼利诱。
      
      ——叛徒已经全部揪出,但他们只负责执行,却不清楚原因。暗卫只追查到此事与朝中人有关,相关人等便被灭口,线索全部中断。
      
      西门吹雪听到这里,擦剑的动作顿了顿,沉吟片刻,道:“无妨,此事到此为止,不必再查。你去官府销了潘姑娘的案子,然后将她改为良籍。”
      
      “是,庄主!”
      暗卫甲嗖的一下没了踪影。
      
      西门吹雪放下擦剑的布巾,突然想到一个朋友。
      
      那是个神奇的家伙,他好酒又好色,却十分重义气,常为朋友被两肋插刀。最重要的是,他的运气是世间一等一的好,虽然麻烦总是主动找上他,他却每次都能化险为夷。
      
      不过,西门吹雪只心动了一瞬就放弃了找他帮忙的打算,只因那人身上还写了两个字——麻烦。
      
      他若来万梅山庄,必会偷酒、采花、扰自己练剑,此为其一。
      
      其二,西门吹雪自信,以万梅山庄的势力,护住一个潘金莲绰绰有余,他不会让她出事,自然也就不必去深究这件事究竟牵扯到了什么阴谋诡计。
      
      更何况,潘金莲一个小小女使应该只是无意间被牵扯其中,若他调查的多了,也许反而会让幕后之人对她产生必杀之心,那就得不偿失了。
      
      下午,暗卫送来潘金莲的卖身契,西门吹雪只看了一眼就让人送去落梅轩。
      
      与此同时,因短短两日就收到西门吹雪的两件礼物,林寄雪揣摩着原身的心意,只觉得感动不已。
      
      尤其是今日这卖身契——在前世,这是原身求而不得的。
      
      上辈子潘金莲虽然被张老爷许给了武大,但并没有发还良籍,而是连着卖身契被一起被转交出去。后来被毒打的日日夜夜,潘金莲曾想过,也许正是因为如此,武大才会在对她动手的时候毫不犹豫,毕竟奴仆命贱,杀奴……无罪啊。
      
      也是因为明白这一点,即便后来和西门庆纠缠在一起,潘金莲也未曾想过和离一事。
      她的卖身契在武大手上握着,若是逼急了武大,他不在乎脸面将她交给牙婆发卖或是发狠将她打死,她这一生便如坠地狱了。
      生在地狱,死亦在地狱。
      
      所以,她不曾奢望过和西门庆名正言顺,反而撺掇他教训武大,踩着武大的底线,一点点把自己吃过的苦、受过的罪还回去。若不是后来武二武松回来……
      
      这是前话暂且不提。
      
      却说如今,自己先是被西门吹雪饶过一命,又被他带到家里好衣好食的养着,还接连两日收到礼物。
      
      作为没什么见识的使女,“潘金莲”动心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所以,林寄雪便顺水推舟做出一副愿将整幅身心交付的样子。
      
      她换上漂亮的衣裙,又在唇上点缀了香甜的胭脂,满面通红地找到老管家,向他打听西门吹雪的位置。
      
      老管家看着林寄雪春心萌动的样子,并不揭穿,只是笑眯眯地指了路,又请她顺路将西门吹雪的晚膳带过去。
      
      林寄雪接过食盒,袅袅婷婷地向书房走去。
      
      下人通传后,她被允许进屋。
      
      此时西门吹雪正在读书,读医书,这大概是他除了练剑以外唯二的兴趣了。
      
      看到林寄雪,他眼中闪过一道亮光:“你来了。”
      
      林寄雪将食盒放到窗边的矮几上,诚恳地对着西门吹雪行了个万福礼:“奴家来拜谢公子,说来惭愧,是奴的不是,来到万梅山庄已有两日,竟未曾认认真真地对公子道谢过。”
      
      西门吹雪皱眉道:“你……不必如此。”
      
      林寄雪道:“应当的!公子对奴有活命的恩情,若不是你,我哪能恢复清白名誉?早晚会因张府发布的追杀令而死。如今,你又将我救出了火坑,没了卖身契,张府再不能用逃奴的罪名将我抓回去……如此大恩大德,奴家实在不知该如何回报。”
      
      救命之恩,以身相许。
      林寄雪想听的是这个回答,她眼含秋波、情意绵绵地看着西门吹雪。
      
      但西门吹雪不愧是西门吹雪,他冷淡又直白道:“我救你,本就没想过要回报。”
      
      这句话仿佛在说,你回报不了才是正常的,我知道你一无所有。
      
      林寄雪忍不住僵了僵身子,她抿了抿唇,有些尴尬地转移话题:“对了,这是柳叔让我给公子带的晚膳,我替公子摆上吧。”
      
      说着便将食盒打开,然后整个人僵住了。
      
      少女鼻尖微动,似乎闻出了什么,不可置信地转头看着西门吹雪。片刻后,她仿佛下定决心一般握了握拳,走到西门吹雪面前。
      
      西门吹雪疑惑地抬起头,不明白自告奋勇给他摆膳的林寄雪为什么突然停了动作,还来到他面前。
      
      虽然他并不十分饿,也奇怪老管家为什么在不是晚膳的时间把饭送到书房来——这并不是吃饭的地方。但因为之前林寄雪惊艳到他的那一剑,他愿意对她宽容一点。
      
      可西门吹雪没有想到的是,就是他这一点下意识的宽容,让林寄雪误会了。
      
      只见少女眼中含泪,仿佛羞耻地看了自己一眼,然后抬手解开腰带,露出绣着梅花的粉色兜衣,颤声道:“请公子怜惜奴家。”
      
      若有旁人在自己面前脱衣解带,西门吹雪早已令人将她扔了出去。但一来林寄雪是自己看中的人,二来她的转变实在奇怪,便是再淫.荡的女子,也没有在摆饭的时候突然求欢的……
      
      西门吹雪闭上眼睛,点了林寄雪的穴道,移动到窗边,然后脸色大变。
      
      柳叔……柳叔竟让林寄雪给自己送牛鞭汤!
      
      西门吹雪又想起自己这两日的举动,安排下人伺候林寄雪,给她送剑、送卖身契,虽然他知道自己这么做仅仅是因为欣赏林寄雪的天赋,但旁人却很难不误会。
      
      无怪乎林寄雪一看到牛鞭汤就僵住,她大概是“领悟到”自己将她带回来是看中她的美色,送的礼物是为了讨她欢心,这牛鞭汤就是暗示她今晚主动献身的意思!
      
      我岂非成了趁人之危的淫.棍?
      
      西门吹雪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精彩。
      
      他本是寡言少语的性格,如今也到了不得不认真解释的时候:“今日之事是个误会!这是柳叔自作主张,潘姑娘,我对你并无男女之情。我将你带回来也并不是要把你当做禁.脔,我此生只会碰一个女人,那就是我的妻子。至于你,我是看重你于剑道一途的天赋,绝无半分龌龊心思。”
      
      说完,他还给林寄雪留了点时间消化,然后才解开她的穴道。
      解穴时,他仍是闭着眼睛,不曾逾越半分。
      
      林寄雪听了西门吹雪的话,简直羞愤欲死,她匆匆裹好衣服,道:“奴家知道了,公子,以后我再不敢有非分之想。”
      
      听到这里,西门吹雪心里突然划过一道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但并没有在意,反而关注起另一件事:“你不必称呼我公子。”
      
      “……庄主?”
      
      西门吹雪摇头道:“你在剑道上的天赋并不逊色于我,你我当为同道之友,往后,你可称呼我名,也不必自称为奴。”
      
      林寄雪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闹剧中挣脱出来,她低低应了一声,掩面跑了出去。
      
      老管家躲在书房外不远处偷看着,看到林寄雪衣衫不整离开书房的样子,忍不住眉开眼笑,只觉得小主子也许已经在潘姑娘的肚子里了。但与此同时,他又有些担忧,庄主是不是太快了?喝了补汤还如此迅疾……
      
      老管家正琢磨着,突然后颈一凉,背后传来庄主仿佛寒冰的声音:“管家……”
      
      庄主只有在生气的时候才会叫自己“管家”。
      老管家僵硬地扭过了头。
      
      ……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