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穿成潘金莲后3 ...

  •   这就是在武侠世界修不了内力又是个穷鬼的坏处——林寄雪恨恨地想道,她既跑不赢骑马的,也跑不赢有内力会轻功的,当这人既有内力又骑马时,她被他追上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
      
      想清楚这个悲伤的事实以后,林寄雪干脆不跑了。
      
      因为赶路,她此时已是满身狼狈。
      
      帷帽面纱都已遗失,脸上挂着被树枝刮下的血痕,发丝凌乱。但这无损于她的美貌,反而她急促呼吸、眉梢微蹙的模样,更显得活色生香,让看到的男人觉得自己愿把心肝挖给她。
      
      西门吹雪看了一眼扶着树抬眼望过来的女人,心脏有一瞬间的停滞。
      
      但他并没有在意,只因他是个将自己奉献给剑道的男人。
      
      以往遇到剑道高手时,他也有过心脏停滞的瞬间,西门吹雪觉得这两者之间并无不同。至于林寄雪不是剑道高手?以往也并没有哪一个剑客能在他的追杀下逃了半月之久,且这半个月中,他们几乎每一日都在相遇的前一刻又拉开了距离。就仿佛,她能感知到自己在接近一样。
      
      西门吹雪对此很感兴趣,不过他是个有原则的人。
      
      他一年只出四次门,出门是为杀人,杀罪大恶极之人。
      
      “潘金莲”是他这一次的目标,所以西门吹雪虽然对她有兴趣,却并不打算为此放过她。
      
      他又看了眼女人,淡淡道:“你是潘金莲?”
      
      “我是。”林寄雪站直了身体,她有些想笑。
      
      来到这个世界以后,她无时无刻不想着找到谢南客,即便被追杀的时候也是如此。可是,没想到谢南客竟然离自己这么近,原来她曾无数次无限接近他,却又自己主动远离了。
      
      当然,现在不是高兴的时候,毕竟南客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为了取自己性命。
      
      林寄雪暗暗警惕,又很快破功,“你是谁?”
      她想知道在这个世界南客叫什么名字。
      
      西门吹雪报了自己的名号,又道:“潘金莲,清河县张家的使女,贪图富贵勾引张家主人张祖德,被拒绝后怒而杀人,后纵火,致使张府上下亡一十五人,可是你?”
      
      只因私欲未能满足便残害人命,还牵连无辜,致使十数个家庭痛失亲友,此人自私凉薄、心狠手辣,当杀!
      
      林寄雪否认道:“不是我!”
      
      她抿着唇,眼里有不甘和悲伤,还有被冤枉的愤懑,“我是潘金莲,但我这一生,只杀过一个人。姓张的想辱我清白,他死有余辜!难道只准他侮辱我,我反抗便是有罪吗?你们江湖人不是最讲道义?倚强凌弱就是你们的道义吗?!”
      
      顿了顿,林寄雪又道:“至于那火,不是我放的,我只是趁着着火逃出来而已。”
      
      林寄雪的话说的很真诚,但西门吹雪没有信。
      
      他不是能用言语打动的人,更何况潘金莲的资料是万梅山庄的势力调查出来的,虽然西门吹雪长年专注剑道不问杂事,却也知道自家的情报网十分强大,不可能连一个小小的杀人案都调查不清楚。他们给自己挑选的对象,必然是盖棺定论的恶人。
      
      所以……
      西门吹雪拔出了剑。
      
      林寄雪心里叹了口气,知道他们之间必然要战上一场,更糟糕的是,自己打不过这个世界的西门吹雪。不过,坐以待毙不是林寄雪的作风,她这个人的性格向来是向死而生,绝不轻易放弃。
      
      于是,她露出一副绝望又决绝的表情,从树上折了一段枝丫握住。
      
      西门吹雪本不打算跟林寄雪说多余的话,他以前遇到过很多这样的人——每一个被他追杀的人在临死前都会为自己开脱,将自己描述成纯然无辜的模样,诉说自己的不得已——可是,林寄雪握着树枝的动作却让他忍不住开了口,“你用剑。”
      
      这本该是一个疑问句,但西门吹雪却说的十分肯定,只因这一刻,他从她的身上感受到了玄而又玄的属于剑客的气势。
      
      他有些兴奋。
      
      但看着少女含着泪的倔强模样,完全不像一个剑客,他不赞同道:“女人不该练剑。”
      
      林寄雪冷笑道:“剑道之争,不分男女,强者为尊!”
      
      “说得好!”西门吹雪十分赞同,他的目光中含着赞赏,慢吞吞地将刚才的话补全,“我一向认为,女人就不该练剑,练剑的不是女人。”
      
      所有练剑的人,在西门吹雪眼里,都是潜在的对手,而对手就是可以杀死的人,男女之分在剑客眼中并没有那么分明。可是,似乎别人都不是这么认为的,他的好友陆小凤更是笑话他对待女孩子过于冷漠,西门吹雪为此常常觉得他不够理智。生死之间,还在乎什么男女?更何况,男人、女人有什么分别,所有不是他妻子的女人都不是重要的人,既不是重要的人,是男是女、是猪是狗,不都是一样的?
      
      所以,西门吹雪觉得,剑之一道,不分男女。如果女人练了剑,她就不该把自己当成女人,而是一个纯粹的剑客,否则便是不诚,不诚的人不该练剑。
      
      可惜,世人多愚昧,与他格格不入。
      
      如今,终于有一个人跟他的想法一致,西门吹雪觉得愉悦又开怀。
      
      可惜……这个人下一刻就要死在自己手里。
      
      西门吹雪遗憾了一息,郑重地对林寄雪介绍自己的剑:“此剑为乌鞘长剑,剑锋三尺七寸,净重七斤十三两。”[1]
      
      他决定把林寄雪当成自己的对手尊重,而他的对手有资格认识他的剑。
      
      林寄雪没有言语,她看出来了,西门吹雪修的剑道是无情道,现在他要杀“妻”证道了。
      
      林寄雪在心里呸了一声,她是绝对不会让他得逞的!
      
      少女因为自己成了(脑补中)被舍弃的一方,觉得无限悲痛,她抱着满腔孤勇挥起了树枝,这是她的剑。
      
      这一剑如春风拂面,柳叶低眉,温柔到不可思议。
      
      这是温柔的一剑,却又带着凛然杀气。
      
      西门吹雪心中一动,他的剑道是以己身为剑。他以为他在剑道上已经走的够远,但现在,他却第一次从一个人的剑法中看到这么多的情绪——喜悦、委屈、不甘、愤怒,还有清风朗月。
      
      一个人的剑,就如同她的人。
      
      能够挥出这种剑的人,必然不是罪大恶极之人。
      
      因为这一剑,西门吹雪信了林寄雪之前说的话,她是清白的,张祖德死有余辜。
      
      然后,他觉得自己似乎该管一管庄中的事务了,万梅山庄的情报网出了问题。
      
      在纷杂思绪的影响下,西门吹雪的剑慢了,他砍断了林寄雪的剑,但脸上也留下了一刀血痕。
      
      他没有生气,也没有继续挥剑。只因他想起,林寄雪练剑不足两月,就已经领会了剑意,甚至能伤到自己——哪怕只是侥幸——这证明她有成为顶尖剑客的才能,她不输自己。
      
      西门吹雪归剑入鞘,他兴奋的有些战栗。
      
      剑道独尊是剑客的追求,但不是毕生所愿,一个顶尖的剑客,他渴望旗鼓相当的对手更甚于一场无意义的胜利。
      
      “你,跟我走。”说完,他转身迈步。
      
      林寄雪自然不会离开心心念念的道侣,她追了上去,问道:“你不杀我了?”
      
      “我信你。”对于自己看重的未来对手,西门吹雪难得有耐心回应。
      
      万梅山庄的暗卫看着自家庄主和那女子“和谐”交流的一幕目瞪口呆,上一秒还喊打喊杀,下一秒就把人带回家藏起来,庄主莫不是动了凡心?
      
      暗卫乙看了眼自己牵着的马,问老大:“咱们把马给庄主送过去吗?”
      
      暗卫甲道:“送什么马?姑娘家会骑马吗?去准备马车。”
      
      他脸上是八卦的表情,心情却十分沉重,只因他百分百相信自己的主子不是见色起意之人。庄主既然违背原则不杀潘金莲,便说明潘金莲此人不当杀,但如果她是无辜的,万梅山庄得来的资料又怎么会是那样的?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暗卫甲起了怀疑,便觉得处处都不对劲。
      
      他吩咐手下安排好庄主的出行住宿,日夜兼程赶回万梅山庄调查这件事情。
      
      ……
      
      林寄雪跟着西门吹雪赶了七八日的路,终于到了塞北之地的万梅山庄。
      
      这是一个极美的地方,梅花有十里之多,如今又是盛开的季节,其景色之盛,让人生出一种错觉,仿佛在这里生活一辈子是世上最幸福的事情。
      
      林寄雪赞道:“你家很好。”
      
      西门吹雪以万梅山庄自得,他觉得生活在这里是一件愉悦且幸福的事情,若不是为了提升剑道,他愿意一辈子呆在山庄里不出门。因此,听到林寄雪对山庄的肯定,他回道:“你也很好。”懂得欣赏。
      
      因为听说庄主带了疑似未来女主子的人回来专门赶出来迎接的老管家:原来小乙不是糊弄我老人家!
      
      他笑眯了眼睛,乐呵呵道:“庄主,这位是你的客人吧?”
      
      西门吹雪颔首道:“这位是潘金莲潘姑娘,潘姑娘,这是山庄的管家,他从小照顾我长大,你可以叫他柳叔。”
      
      “柳叔。”林寄雪听出老管家对西门吹雪的意义不同,乖巧地唤了一声。
      
      “潘姑娘客气了。”老管家引他们进门,一脸慈祥道:“庄主这是第一次主动邀请别人到万梅山庄做客,可见他对你十分看重,潘姑娘你可一定要住的久一点。”
      
      西门吹雪点头赞同,他的确十分看重她于剑道上的天赋,不过,“柳叔,潘姑娘会一直住在万梅山庄,你安排她住在落梅轩吧。”
      
      落梅轩?落梅轩!
      
      老管家激动的脸上充血,落梅轩是万梅山庄离庄主的主院最近的院子,而且是主母的住处!庄主将潘姑娘安排在这里……联想起刚才西门吹雪说的潘姑娘会一直住在万梅山庄,老管家悟了——潘姑娘就是未来的女主子。
      
      至于庄主出庄明明是为了追杀潘姑娘,为什么反而将人带了回来……老管家脸色一沉,这一刻他和暗卫甲的思路诡异的重合,庄主是不会错的,既然他将潘姑娘带回来,便说明潘姑娘没问题,那么有问题的就是万梅山庄的人。
      
      想起前几日小甲突然向自己要了几个人的资料,老管家眼中闪过一道凌厉的杀气。
      
      林寄雪若有所思地看了老管家一眼,万梅山庄果然卧虎藏龙,老管家不是普通人。

  • 作者有话要说:  [1]出自《陆小凤传奇》原著对乌鞘长剑的介绍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