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穿成潘金莲后2 ...

  •   武二名武松,据说是个很有本事的打虎英雄。他回来后,没两日就在县城谋了个捕快的差事。武大有了人撑腰,虽然还忌惮西门庆,怕他将自己是个天阉的事情抖落出去,但到底有了倚仗,开始时不时用阴测测的眼神盯着潘金莲。
      
      潘金莲又怕又恨,她不想再过以前的生活。偏西门庆是个没种的,一次他们幽会分开时,他被武松撞见,恐吓了一通,便吓破了胆子,不敢再来见她,她找他他也是三番四次的推拒。
      
      好在武大是个习惯伪装的,他知道弟弟为人正直,不想在他面前露出不堪的一面,便暂时没对潘金莲动手。
      
      但从他看向自己的眼神中,潘金莲知道,一旦武松离开,他势必不会放过自己。
      
      于是,她决定先下手为强。
      
      武松离开家去县城报道的当晚,她拿着西门庆给自己的“体己钱”雇人将武大打了一顿,交代那些混混“旁的不论,只那双腿,一定要打断了”。
      
      接着,趁武大动弹不得,潘金莲熬了一碗药给他灌了下去。
      
      第二日,武大郎炊饼铺便报了丧。
      
      潘金莲以为自己解脱了,但武松却是个精明的,他并不相信潘金莲所谓“大郎被人寻仇打断了腿,夜里发了高热没能熬过去”的说法。而他也果然是个有本事的,很快查明了真相,原是“嫂嫂天生放.荡,有了奸夫,为了双宿双栖两人一起合谋害了我可怜的哥哥”。
      
      于是,武松怒极之下,一刀结果了潘金莲,又杀去西门府。
      可怜西门庆刚走出武松的阴影,寻了个美人,名唤李瓶儿的,还没来得及亲香,就成了武松的刀下亡魂。
      
      临死前,潘金莲回顾自己的一生,发现她仍然恐惧死亡,但并不后悔杀了武大。
      
      武大这种人,死后是要下十八层地狱的。她杀了他,是救赎自己。
      
      只是,有些可惜……张府,回不去了。
      
      潘金莲可惜的不是自己没有答应张老爷成为他的妾室,而是当时反抗不够激烈,只伤到自己,没能给他一个教训。虽然如今她杀了武大,报了自己被折磨的仇,但始作俑者仍然活得好好的,没有受到一点影响!
      
      许是对张老爷的怨念太重,当林寄雪穿越过来时,经历的便是张老爷意图不轨的那一晚。
      
      彼时她还没有记忆,但只是下意识的反抗就完成了原身的愿望——让这个害自己不到桃李之年就含恨而终的罪魁祸首付出代价。
      
      可她虽然完成了原身的愿望,却也让自己陷入了死局。
      
      张府的人一旦发现她杀了张老爷,一定不会放过她,而以她刚穿越过来时原身手无缚鸡之力的身体状况,杀了张老爷已是十分艰难,想逃出这个三步一岗、十步一哨的深宅大院岂不难如登天?
      
      不过也许真如师傅说的一般,她是有天道照拂的——就在她对着张老爷的尸身呆滞无措(实为接收记忆)时,张府没来由的着起了火。
      
      那火好大,有人大喊“走水了”,府里到处都乱糟糟的,被她找到机会逃了出来。
      
      林寄雪以为,自己逃出张府后会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不想她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面临了密不透风的追杀。
      
      张夫人不知着了什么魔,不仅报了官,将她的身份钉死成“杀主逃奴”,还发布江湖追杀令,悬赏五千两银子买她的人头。
      
      林寄雪疲于奔命,甚至来不及细想张夫人这么做的原因。
      
      幸运的是,她穿越以后,灵魂会慢慢改造躯体。虽然这个世界不能修仙,但随着她的身体素质慢慢提升,她渐渐的能用出一些以前的本事。不过一个月左右,她就成了人们口中的二流高手。
      
      但林寄雪觉得,她这一辈子大概只能止步于此了。因为原身的资质太差,经脉又细窄,若没有修仙世界的洗髓丹洗精伐髓,她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修炼出高深的内力。
      
      当然,只是这样也够了。
      
      那些追杀的江湖人都败于她手,不过可能因为她不杀人,只是打断他们的手脚,信奉“富贵险中求”的亡命之徒们前赴后继,直到最近两日才消停下来。可惜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反而是她大难临头的征兆,只因他们之所以不再追杀自己是因为他们觉得她已必死无疑——有一个更厉害的人要杀她。
      
      林寄雪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她知道他一定十分的厉害,不仅因为他让众多江湖人忌惮避让,更因为她的神魂在十里之外就因为他满身剑气而被惊动。
      
      这一定是个用剑的高手。
      也许是这个世界剑道的顶尖人物。
      
      林寄雪想着,有些好奇,但想到自己被追杀的身份,而他正是追杀自己的人,便毫不犹豫地避开了。为了躲开他,她甚至蒙上了自己的脸。
      
      没想到,还是没能将他彻底摆脱。
      林寄雪吞下最后一口饼子,幽幽叹了口气。这个剑客莫不是属狗的?鼻子这么灵敏,不管自己在哪里,跑了多久,他都能追上来?
      
      发觉那人离自己越来越近,林寄雪扔下一角碎银,准备离开。
      
      却在这时,老板娘叫住了她。
      
      “客人!”胖妇人脸上略有些谦卑讨好,“可是我哪里招待的不周到?客人吃的这么少,茶水都没有喝。”
      
      不仅是茶水,连小菜也是一口没动。
      
      林寄雪略过老板娘,目光虚浮地望着不远处的树林,淡淡道:“你招待的很好,只是我没什么胃口。”
      
      老板娘不相信林寄雪的话,若是没胃口,又怎么会要茶水和小菜,要了又不用,可见是对店里的东西不满意。她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唇,快步走进厨房取出一个油纸包,笑道:“既如此,这包糖炒栗子我便送与客人了,我看客人吃的不多,路上定是会饿的。这栗子是自家炒的,不值什么钱,你便收下吧。”
      
      说着,她掀开油纸。
      
      栗子似是刚刚出锅,散发出香甜的味道,十分诱人。
      
      林寄雪忍不住皱起了眉。
      
      其实,她刚进这间茶摊时就察觉到老板娘不太对劲,但她腹中饥饿,便没有拆穿她。毕竟这人虽戴着一张假面,却不一定是冲着她来的。
      
      直到老板娘给自己上了菜,那菜和茶水中都下了药,林寄雪才确定,原来除了剑客,还有人对她不死心。
      
      这便罢了,在剑客的威胁下,林寄雪不想多生事端。毕竟如果拆穿了老板娘,自己势必要跟她打斗纠缠,到时候耽搁了时间被剑客追上,她可没有把握全身而退。
      
      但林寄雪没想到,老板娘一击不中竟然再次出手,她递给自己的糖炒栗子虽然闻着香甜,却剧毒无比,炒制栗子的糖霜上裹着见血封喉的毒药。
      
      这人当真狠毒,林寄雪有些犹豫。
      
      但很快,她感受到剑客加快了速度,离自己越来越近,只得放弃打断这人手脚的想法,冰冷地拒绝道:“我不喜食栗子,你留着自己享用吧。”
      
      然后快步离开。
      
      老板娘目送着林寄雪消失在小路尽头,也转头看了眼她之前注视着的方向,叹息道:“可惜了。”
      
      她说这话时声音与之前大不相同,不是胖妇人的憨厚,反而妩媚又温柔,仿佛一个绝色少女的声音,给人以极致的享受。
      
      话音刚落,她便旋身进了茶摊。
      有不速之客过来,她得将自己留下的痕迹清理掉。
      
      脚步轻摇,踢起裙摆,粗布麻裙下面是一双精致的红色绣花鞋,鞋头绣着一只猫头鹰。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