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穿成潘金莲后1 ...

  •   林寄雪下定决心要进入小世界带回谢南客,师门长辈苦劝不得,只得将前人的经验整理告知,希望能让她规避一二:
      
      “进入三千界后,你无需把太多精力放到寻找南客的下落上。”
      
      “且不提你与南客同是异界中人,也不提你们的道侣关系,只说南客是为了阻止魔君吞噬天道才会身死道消,天道为了偿还因果也会对你们多加照拂。因此,既知了你是为了南客才进入三千界,无论如何天道都会令你们相遇。”
      
      “按照规矩,进入三千界后须得度过一生方能脱离,为师记得你修炼的是红尘道?此番正可趁此机会好好体悟。活成不同的人,方能修成自己的道。不过有一点你需铭记于心,无论你成为了谁,是什么样的性格——我非我,我是我——一旦你忘记自己的身份,必将迷失在小世界中,再无回归的机会。”
      
      “……”
      
      林寄雪垂首听训,静默不语。
      
      她知道自己这么做有些任性,在师门遭受重大打击、死伤惨重的时候不思挺身而出,重振师门,反而一心去求一个不可能的未来——神魂破碎的人哪是那么好救的?
      
      但她不后悔。
      
      师门离了她并不会如何,道门依旧是道门,四大宗门之首。但南客却是一个人在小世界里挣扎,也许她起到的作用是微乎其微的,但纵是这样她也不能丢下他不管,否则他就真的是无望的在那陌生的界域游荡,然后慢慢磨灭了破碎的神魂,真真正正地身死魂消了。
      
      我得去找他。
      
      要么一起生,要么一起死。
      
      林寄雪想着,恭恭敬敬地对长辈们行了个跪礼,开口道:
      
      “徒儿不肖,辜负了师门的栽培,我说不出什么来生来世再回报的话。此次我与南客若能平安归来,定亲往两界山守门千年,若是……不幸我与南客一同亡故,也请师父、师叔、师伯们不要过于伤怀。生死皆有命数,半点不曾由人。”
      
      修仙本是逆天而行,她早已做好了准备。
      
      天幸真人听到这里,忍不住幽幽叹了口气,抚着林寄雪的发顶念了声“痴儿”。
      
      ……
      
      “客官里面坐,客官要吃些什么?”茶摊位置偏僻,不在官道附近,近日生意有些冷清。老板娘看到有客上门,忍不住端起笑脸,殷勤地迎了上去。
      
      胖乎乎的脸上,笑得一团和气。
      
      林寄雪定定地看了老板娘一眼,脚步微不可查地顿了顿,然后按着帷帽的边沿在靠门的位置坐下,哑声道:“上一壶凉茶,一碟酱菜,几个炊饼。”
      
      少女声音娇媚,像二月枝头新开的梨花,纵是哑了嗓子也不叫人反感,反而像是藏了钩子,搅的人心里痒痒。
      
      老板娘听的一愣,须臾回过神来,手脚麻利地上齐了饭菜。
      
      林寄雪仍是戴着帷帽,只将面巾微微向下扯了扯,半掩着一张雪白的脸,慢吞吞地咬着饼子。
      
      这是她穿越的第一世,但身份着实有些尴尬,所以不得不谨慎行事。
      
      原身时运不济,第一世是人尽皆知的荡.妇,第二世把命运交给自己,偏又背负了“杀主逃奴”这样不堪的名声。
      
      不过,想到自己刚穿越过来时感受到的满心的悲怆绝望,还有那张将“自己”逼至床角的、挂着油腻恶心笑容的脸,林寄雪并不后悔自己的做法。
      
      原身名叫潘金莲,自小被好赌的爹爹为了二角银子贱卖给牙婆,后来辗转到了清河县张家做使女。
      
      她小时候长得灰扑扑的并不起眼,但随着年岁渐长,竟出落得越发标致起来。芙蓉面、柳叶眉,还有那勾魂摄魄的桃花眼——这种不庄重的长相让她在男仆之中很受欢迎,却又备受丫鬟嬷嬷们的排挤讨厌。
      
      潘金莲知道,作为奴婢,容貌出挑不是好事,更何况性子还刚强。
      因此别人欺负自己,她只默默忍了,让他们以为自己软弱可欺,不再看重,私下里则偷偷攒银子打算给自己赎身。
      
      但就在她快要攒齐银子的时候,却突然被张老爷看上了。
      
      潘金莲不肯屈从。
      
      她若是贪图富贵,凭着这副容貌,何至于如今还在厨房做传菜的丫头?早已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可她一个小小的奴婢,又如何能反抗掌握自己生杀大权的主子呢?潘金莲没法子,左右思量下壮着胆子向张夫人求救。
      
      她这么做有以下考量:一则张夫人平日里对待奴婢们还算和善,不曾打骂,可见是个好性儿;二则也是考虑到张夫人娘家势大,只要她不同意,无论如何张老爷都会给张夫人一个面子。而身为女子,想来张夫人是不愿意给丈夫纳妾的,还是容貌鲜妍的美妾。
      
      可潘金莲想错了,张夫人入府多年一无所出,纵是娘家势大,面对张老爷时也有些英雄气短。所以最近,她正考虑着给张老爷纳一两房妾室,来个借腹生子,稳固自己的地位。
      
      恰此时潘金莲主动送上门来,张夫人打探到她是府里性格最软弱、最好拿捏的使女,和奶嬷商量后便决定把潘金莲献给张老爷。
      
      至于潘金莲不愿意这件事,张夫人并不在意。女人嘛,只要把身子给了出去,就会对男人死心塌地了。
      
      于是她假意做出一副可怜潘金莲的模样,言道会护着她,不叫张老爷得逞,将她安抚下来。夜里却偷偷带人开了潘金莲的房门,亲自推张老爷进去,口中还道“洞房花烛”、“鸾凤和谐”,预备叫他们生米煮成熟饭。
      
      潘金莲被吓坏了,拼死反抗。
      
      她头破血流的样子吓坏了张老爷,才得以保住清白。
      
      可第二日,张老爷回过神来却羞恼不已。他觉得贱婢心大!自己看上她是给她脸面,她却如此这般嫌弃自己。于是一气之下叫小厮找来清河县面貌最丑、家境最贫寒的汉子,倒贴嫁妆将潘金莲许给了他。
      
      汉子白得了一个天仙般的媳妇自然高兴,潘金莲却觉得五内俱焚。
      
      尤其是当她发现汉子不仅貌丑无颜、身材短小,还是个天阉后,更觉得人生了无生趣。
      
      但事情已成定局,无可回转。
      
      潘金莲郁郁寡欢了几日后,便试着接受武大——她的丈夫。
      
      但武大却不是能托付终身的人,他因为“无能”而自卑,平日里只要潘金莲跟旁的男人多说一字半句,甚至无意间眼神的对视,都会让他愤怒不已,觉得他们在眉目传情。
      
      因此,武大关上门后常对潘金莲拳打脚踢,还对左邻右舍哭诉张老爷许给自己的娘子不甚规矩。
      
      潘金莲苦不堪言。
      
      三个月后,武大因为发现张老爷对潘金莲并未死心,带她搬到了隔壁县,此后对她的折磨更加变本加厉。
      
      他一边在外面败坏潘金莲的名声,做出一副憨厚的样子收买人心,一边用尽手段折磨她——武大似乎已经喜欢上了这种感觉,他从这件事上获得了快感,还恬不知耻地说道:“好娘子,每当我打你的时候,便觉得那处蠢蠢欲动,仿佛在好转!你我夫妻一体,你一定也希望我做个正常男人对不对?你便忍一忍,替我治好了这病,我对你感激不尽!”
      
      潘金莲不是那等懦弱不堪的性子,武大的所作所为,不仅未能让她对他言听计从、逆来顺受,反而激起了她骨子里的叛逆和野性。
      
      ——既然所有人都认定我不规矩、水性杨花,那我便要坐实了这骂名。更何况,水性杨花有什么不好,若水性杨花能让武大再不敢打我、骂我、欺我、辱我,我甘之如饴!
      
      于是,潘金莲换上清新的妆容、漂亮的衣裙,走了隔壁卖瓜的王婆的路子,搭上了镇上的富商西门庆。
      
      说到这里,潘金莲不得不“感谢”武大。
      
      为了维持在外的好名声,不管关上门后武大是如何对待自己的,至少明面上他对她做足了好相公的模样——
      打骂皆在暗处,面上从不留痕迹,还时不时给她买些脂粉、衣裳。正是因为如此,她才有资本吸引到西门庆。
      
      再说西门庆,他原以为自己看上的是一个貌美风.骚的妇人,打的是行露水情缘的主意,不想对方还是个未破身的少女,这让他如何能不觉得喜从天降?
      
      后来得知武大的特殊之处后,他更是将潘金莲视为自己的所有物,至于武大,不过是替他娶了个媳妇而已。因此,当西门庆听潘金莲哭诉武大常打骂她时,顿觉怒气冲天,毫不犹豫地寻人将武大教训了一顿。
      
      还放话道:若再敢对金莲动手,就打折你的手脚。
      
      如此行径,端的是明目张胆。
      
      不过西门庆自忖自己抓住了武大的把柄——知道他是个天阉——因此并不惮于被武大知道自己和潘金莲勾搭到一起的事情。甚至要不是潘金莲极力反对,他能做出叫武大给他们守门的荒唐事。
      
      果不其然,武大和他猜想的一样,整个人蔫了下来,并不敢声张。
      
      虽然气愤潘金莲红杏出墙,但除了时不时言语辱骂她以外,武大并没有其他过激的举动。
      
      对此,潘金莲十分满意。
      
      她从没想过把武大是个天阉的事情弄得人尽皆知。
      
      时人以夫为天,就算被所有人知道武大是个天阉,他们也只会同情武大。也许有人会嘲笑他做不了男人,但他们一样会要求自己克己守礼,做个“贤惠人儿”。
      
      至于武大打骂自己的事情,在他们看来就更不值一提了——
      
      “他做不了男人,压力大,打你两下出出气怎么了?”
      “夫妻夫妻,丈夫是妻子的天,男人天生压在我们女人头上,不过是被打骂几下,算什么要紧事?好歹你吃穿不愁,武大还常常给你买衣裳首饰什么的,比别的男人好了不止一星半点。”
      “要我说,大郎打你是有不对,但你自己也有问题。别不是守不住寂寞,和别的男人有了首尾,否则好不容易娶个媳妇,武大又是这么个情况,他不供着你,吃饱了撑的打你?!”
      “……”
      
      所以,潘金莲勾搭上了西门庆。
      
      她逃不出这虎狼窝,又怜惜自己这条贱命,不愿轻易就死,自然要寻个人救命。
      
      之后的日子里,潘金莲过的十分快活。
      她一边和西门庆作乐,一边三不五时撺掇男人去教训武大一顿,报复他以前打骂自己的事情。
      
      直到武大的弟弟武二回来,她的好日子便到了头。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