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凶手 ...

  •   “呵呵!这倒是一个姑娘的生命啊!就70两给解决了。”沈贺晖在心里冷冷地笑到。
      沈贺晖在朱府门口守着的第三天,终于在快日暮的时候,朱瀚鸿出门了。朱瀚鸿上了府里的马车往环璞市场的方向走去。
      沈贺晖跟不上他们的马车就自己走过去,环璞市场和环珉市场有着很大的区别。环璞市场街是锦宁城最大的夜市。很多青楼,酒馆,琴司都市场上,在市场上还会卖着一些小姐、姑娘们喜欢的饰品。发簪,耳饰,胭脂,妆粉,而且还会有一些新奇的小玩意儿,所以,晚上这个市场上好不热闹。
      沈贺晖可以猜到朱瀚鸿这个时辰出门不是去逛青楼,就是妓馆。来到市场随便和一个人打听到就很容易打听到,怜蝶院新出了一个头牌—鸢儿,今天是她摘牌之后的第一场表演。(摘牌后的姑娘就可以接客了。)
      沈贺晖就直接往怜蝶院去了,果然在怜蝶院的门口旁的马车棚里看见了朱家的马车。沈贺晖进去,因为今天是头牌的表演,所以向来好面子的朱瀚鸿肯定会选在二楼中间的包房。
      沈贺晖到二楼右手边的包房里却听见了朱瀚鸿的声音,沈贺晖也没有想那么多,从人少的的地方偷偷的溜进院里伙计的房间,换了一身伙计的衣服后。再偷偷走回朱瀚鸿的包房门口站着,还帮着给里面端茶倒水。
      坐在里面的朱瀚鸿,左手搂着一位穿着紫色若隐若现的纱裙,甚至看到里面的肚兜,包着一对呼之欲出的玉团。而她的一双细长的美腿也从纱裙的岔口中完整的露了出来的姑娘,当然朱瀚鸿也不安分就算是搂着手也在那姑娘腰上摸来摸去。
      过了一会听见朱瀚鸿对另一个不知道是谁家的感叹到公子说“真的是,没想到啊!鸢儿姑娘的表演竟并不止我一个人来凑凑热闹,本来还想做鸢儿姑娘的第一位客人的。唉~”
      “朱公子,我们竟然今日坐在这儿。就说明隔壁那些人的身份不简单啊!”那公子喝了口酒说。
      “今日就只有巧儿可以陪我了!叫人好生寂寞啊~”朱瀚鸿有用手勾了勾,名叫巧儿的那位姑娘的下巴。
      巧儿笑了笑“朱公子~没事儿~巧儿今天一个人,也能把朱公子哄开心了~”娇里娇气的说道。
      “朱兄,听说前几日,你刚风流了一场啊?”另一个公子说到。
      “秦兄,慎言!那事没人知道是我干的!”朱瀚鸿警告到。
      沈贺晖在一旁听到立马就竖起来了耳朵。
      “朱兄,有什么好怕的这里有谁敢说出去?就算说出去了,有什么事是你们朱府摆不平的吗?”秦公子讨好的说到。
      “那是!我爹可是刑部比部司的朱大人,现当今又有几个能把我怎么样的!”朱瀚鸿傲的要把鼻子对上天了。
      “那是那是现在的楚大人那可是非常厉害的。现在哪个人见到了朱公子您不是毕恭毕敬的。”秦公子在拿拍着朱瀚鸿的马屁。
      朱瀚鸿也满意的点了点头。
      “朱兄那日,滋味如何?”秦公子还是忍不住的问了。
      “那日,那女子拎着不知道给谁的食盒,在碧西路上,你可知,她头上戴了一个粉色的梅花簪子,脸红扑扑的,娇嫩可人。年纪也就十四五岁,就是一颗含苞待放的花儿!但是她那身段,说大不大那真的是,恰到好处!”朱瀚鸿脸上有着回味无穷的表情。
      “之后,如何?”秦公子脸上也露出了极其恶心,色咪咪的表情。
      “当我看到她时当机立断下令,叫我那些下人把她掳回府上,知道吗?她竟不从我。我就叫下人把的她四肢绑在床栏上,她还用牙咬我。就他直接给了她一巴掌。这一巴掌打到我手现在还疼。”朱瀚鸿抬起他的右手看了看。
      “朱公子,你也不怜香惜玉一下。”秦公子说。
      “她居然一直叫他哥哥来救她。真的可笑!在我朱府里,他叫谁,有用吗?”朱瀚鸿还美滋滋的说到。
      沈贺晖在角落里听不下去了,握紧的手已经开始发白。在他心里已经恨透了他朱瀚鸿,但他也知道如今的他在这里对他下不了手的。沈贺晖就只好假装借着接水退了出去了。
      朱瀚鸿他们还在房内,接着说着此事。
      沈贺晖打算回去了,但这衣服还没有来得及换回去,这时候,就被楼里管事的叫去给二楼中间包房的人倒水。
      沈贺晖就只好去了,在门口敲了敲门。里面传出了中年男子的声音“何事?”沈贺晖弯了弯腰对着里面说。“客人们,小的倒水的。”“不需要。退下!”再次传出冷冷的声音。沈贺晖从门缝中可以看出,两个男子的穿着、气质都是显现得出这俩人是黄亲贵胄。
      沈贺晖听到之后就回答了句“是!”后带着水壶,悄悄的跑去换了衣服,离开了怜蝶院。
      沈贺晖愤恨地回到了家,无论是念佳还是沈母叫唤他,都宛如听不见一般。沈贺晖直径回到自己屋中坐下,狠狠地盯着前方。脑中过着不停轮放过着,佳儿第一次叫兄长,佳儿第一次为自己作点心,父亲生前最后的嘱托,佳儿的尸首,和佳儿死后还被凶手当做酒后谈资的画面。
      虽然念佳和沈母不知发生了何事,但也感觉到了他的异常,不过也没有去打扰,所以沈贺晖这一坐,就一直坐了一个晚上。
      次日的上午,沈贺晖直径就去了衙门。
      “捕头大人,我妹,这件案子的凶手查的怎么样了。”沈贺晖戏谑的问到。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烦,不是跟你说了吗?等!”那位捕头不耐烦地抠了抠耳朵说道。
      “你们是不想找。还是不敢找。”沈贺晖开始质问。
      “你这个人到底想干嘛?能找到早就跟你讲啦!你跑来问这些什么意思?”捕头摸了摸别在腰间的刀,带了点威胁的意思。
      “我不想和你说,让我去见府尹!”沈贺晖已经不看着这位捕头了。
      “府尹大人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这可是锦宁,可是都城,有那么多的事物要忙,怎么可能见你这小儿。”捕头已经很凶狠了起来。
      沈贺晖挑着眉无所谓的说“你不让我见的话,我就在这儿,把我想说的都说出来,把我看到的都说出来!你可以看一看,到时候府尹大人会不会惩罚你!”
      捕头真的怕,沈贺晖会说出些什么,所以就把他带了进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