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赐名 ...

  •   在回家的路上,沈贺晖在一个没有什么人烟的巷子对她们说“我也不是要你们到我家干苦力的,其实就是帮我照顾我母亲就可以了,等日后我母亲身体好一点了,你们要走要留就自己决定,不过我还是会把卖身契还给你们,时间应该是不会超过两年的。”沈贺晖也不管她们听不太懂的,但是也给下了承诺。
      沈贺晖带着她们回到家,因为家里以前是有过下人的所以屋中是有多余的房间的,沈贺晖把小孩放在床上,后就带着小姑娘去沈母的房子里了。
      “晖儿回来了?怎么样有什么消息了吗?这小姑娘是?”沈母听见沈贺晖回来慢慢的从床上爬起。沈贺晖也帮忙把枕头被褥什么的,放在沈母的后面,要她可以靠的舒服一点。
      “娘,孩儿这段时间有事要忙,可能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照顾到您,这是我刚买回的,她还有一个妹妹身体不大好还在休息,她们就是来照顾您的。”沈贺晖把小姑娘介绍给沈母。
      “晖儿,娘不需要啊!娘可以自己照顾好自己的,不需要什么人照顾。为什么要花那么多钱啊~”沈母无奈的拍了拍沈贺晖的手。
      “娘,我知道,但是您看我买都买了,是不是?”沈贺晖不想和母亲在这上面多说话音。“你看着小姑娘也挺可怜,我们要是不要她们了,不就更可怜了嘛?”
      沈母明白儿子的心思,也知道自己的身体,为了不要儿子担心就应了下来。“那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沈母看着一直站在床边的小姑娘。
      小姑娘穿的粗衣,袖口和裤腿上都是已经磨破成一条一条的了,身上有这很多各种颜色的面料的布丁,但是衣服上有着一些一条一条的口子,鞋子都可以说是拖鞋了,后面没有跟,前面也都不包脚。头发脏兮兮的,都打成一绺一绺的,头上什么树叶和沙石都有。扔出去到路边站着,人们都会以为就是一个小叫花子,虽然人黑黑的,但是五官倒是周正,如果养一段时间应该会是一个可人的模样。
      “夫人,爹娘唤奴婢丫头。”这小姑娘马上就跪下回话。
      “丫头?你也不要跪着了,我们家没有那么大规矩,那我们就叫你念佳吧!”沈母眼神放空者像在想着什么似的。念佳,念佳!沈贺晖对这个名字的意思也是心知肚明的。
      “谢夫人赐名!”说完便给沈母扣了个响头。
      “诶~你这个小姑娘怎么不听呢?起来起来。”沈母摆着手要念佳赶紧起来。“对了你不是有一个妹妹嘛,她就叫思佳吧。”
      等沈母取完名字,沈贺晖就说“娘,孩儿出去一下,很快回来,您要念佳陪着你。”后起身叫往外面走去。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沈贺晖带着昨日那个大夫回来了。
      大夫先给了沈母把脉,并没有什么大碍,就去了偏房给床上的思佳看病。
      “我说沈公子啊,这姑娘身子骨本身就弱,害了病,还被打了,你怎么会把她带回来?”思佳本身身体就有打娘胎里落下的病,后因为被牙婆子捡到没有好好休养和治疗,就又染上了病,现在还被打的身上都是皮开肉绽的,这孩子想要养活那是真的很难的了。
      给思佳看完还看了看念佳的伤,念佳倒是没有什么事就是一些皮外伤,敷几次要就好了。沈贺晖谢过大夫就跟着大夫去医馆抓药了,在回来的路上顺带着就给念佳和思佳买了几身衣服和鞋子。
      回家后叫,念佳煮水去洗澡把衣服换上药擦上,而思佳就要她擦一擦上了药再换的衣服。沈贺晖自己就去庖屋做饭,一家人把午餐吃完收拾好碗筷,沈贺晖就又出门了。
      他每日都会去府尹门口,去问捕头凶手抓的怎么样了,而每次得到的回答就是,你等等!
      沈贺晖知道官府的人根本不会有多上心的,所以他就自己去璞中路找线索。接下来的几日,沈贺晖也恢复了学习,但是在他上午去书院前,会先给母亲煎好药喂下,中午回家准备吃食,下午休学去找杀害妹妹的凶手,晚上回家照顾母亲喝药。在第3日官府叫沈贺晖可以去衙门领沈贺佳的尸首,但沈贺晖说一日找不到的凶手,沈贺佳就就一日不领回,就这样子2日又过去了。
      终于,在一天下午沈贺晖路过一家当铺的时候看见一个男的穿的不算华丽,但料子还算可以,衣服是收裤腿和袖口的,整体看起来就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厮,而这个小厮手子拿着的就是沈贺佳当日带出门的那个粉色的梅花簪子,在当铺里面当着这个簪子。
      沈贺晖慢慢的攥紧了拳头,眼睛死死的这个小厮,他默默地等这个小厮当完簪子,再在后面偷偷摸摸的跟着他,他看着这个小厮把当下来的六贯钱塞进自己的荷包里,嘴里还念叨着“那小姑娘戴的,这个破簪子,没想到还可以卖那么多钱啊!”
      沈贺晖在后面跟着心里冷笑道,“这簪子是父亲在世时,送给妹妹的生辰礼物,虽然不是非常的艳丽,但是料子也是算很好的了,这簪子卖出去起码也是一两银子有多的。”
      在路上七拐八拐来到了瑶西街,这离发现沈贺佳尸首的地方就只差了一条街,凶手也真的是胆大。小厮进了一户人家的后门,沈贺晖看见就绕道前门去了看见牌子上写着朱府!
      朱府,朱皓昊三品户部下管理金部的朱大人。而朱大人有一个著名的儿子,朱瀚鸿在锦宁是真的臭名昭著的,每日留恋青楼妓馆。虽然没有什么强抢民女的的传闻,但是他倒是有一个当官的爹,可能都被他爹给压了下来。
      沈贺晖记下来这个地方后,就转身打算把沈贺佳的发簪给赎回来!
      接下来这几天的沈贺晖都在朱家附近徘徊,在进进出出的小厮、婢女口中听着朱瀚鸿的事。
      朱瀚鸿是一个□□熏心的人,在他身边的婢女没有一个不被他祸害过的。而且特别喜欢那种小家碧玉、未经人事的小姑娘,他身边的小婢女经常换,还会经常莫名其妙的失踪。之前因为劫了一个姑娘回家,还把他弄死了。而且被外人发现了,害朱大人用了70多两才把人家的口封上。朱大人之后把朱瀚鸿狠狠打了一顿害得他十天半个月下不了床。

  • 作者有话要说:  有没有人啊?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