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失踪 ...

  •   俭洮二十七年,锦宁城。
      在城西的壁西路往里走个2000米吧,有一户人家。他家的院子看起来也不小,再什么说看着也应该是有七八丫鬟婆子伺候的人家,可这家人,门口的沈家牌匾看起来倒是比较干净但是可以发现匾上的字是很久没有刷过漆的了,颜色已经暗淡了,门口的石头石阶上也是十分的干净就是裂纹也是不少,边上的木柱子也是无尘的,但是柱子上裂痕像滕脉一样也是从头蔓延到了尾。
      进门倒是没有多少名贵的花草,但是每一颗植物都可以看出来是被十分用心照顾的。一位三四十来岁的夫人正在细心的打理着眼前的花草,嘴里还念叨着话,而手中的活却没有停下。
      “佳儿啊,去书房看看你兄长,有没有落下什么东西。”从里屋走出来一个穿着简单素雅,头上也没有过多的饰品,但是举止优雅的看似十四五的小姑娘。
      她走向书房,书房里没有过多的装饰,就连最简单的字画也可以看出来出自一人之手。而书桌上的笔墨纸砚也归放的十分整齐,坐在椅子上可以正好看见窗外的柳树,柳枝随风飞舞,倒是也算雅致。
      “娘,兄长没有落下东西。”女子进屋看了看,没有发现他兄长常用的东西。女子就转身就出去了,路过前厅。前厅有没有什么装饰,没有文玩字画,更加没有珍珠玛瑙,就只是在主位边上放了一颗常青树。
      当夜幕将要到来之时,从屋外进来一人,书生打扮看起来,也不过,十七八左右的。桃花眼,眼神会给人带来一些温暖的感觉,红的唇到像是偷小姑娘的口脂抹了一样,面部到也是十分白净的。他要是要扔进人堆里,虽然不是最扎眼的那一个,但是也不至于被埋没。
      “娘,我回来了”男子开口说喊着正在摆着碗筷的妇人。
      “好,晖儿回来了,可以开饭了。”妇人满脸笑意答道,邀着男子坐下来吃饭。
      “佳儿,来来来~吃饭了!”把屋里的小姑娘叫了出来,一家人就坐下吃着晚饭。
      这种平静的日子以为可以持续很久,可以慢慢的这样子过一生。
      有一天,“佳儿,你来一下,你兄长午餐的吃食落下了。你帮你兄长去送一下吧。”妇人匆匆忙忙的从庖屋里跑出来。名唤佳儿的女子依旧穿这素色的白衣,不过这次头上倒是有一个粉色的梅花簪子。面带笑意的从里屋里走了出来,接过沈母手中接过食盒说完“好的,娘”就往街上走去。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天已经微微地暗了下来。
      书院都已经散学了。
      沈贺晖已经从屋外走回屋内并喊道;“娘,我回来了!”
      妇人在房内听见了,放下手中的针线活,本有些许生气的走了出来,当她看见沈贺晖的时候还愣了一下往他身后看了看,才开口问道“晖儿啊,你妹妹呢?”
      “佳儿?我不知道啊,今日并未见到她啊。”沈贺晖听完反而还愣了。
      “所以佳儿没有去找你啊那她去哪里了。”妇人的声音已经开始颤抖了,双手的抓住了沈贺晖的手臂。
      沈贺晖可以感觉到母亲的手的颤抖,他了解自己的妹妹,妹妹无论去干什么也不可能不和家里人说的,就算真的出去玩了,到这个时辰了妹妹是也知道自己该回来了。所以在妹妹去找他的路上很大可能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虽然聂国民风开发,治安也算得上历朝历代来相对较好的,在这年代独自出门的女子也不再少数,但是女子失踪也不是没有。
      沈贺晖在心里已经知道了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他不愿意去想,在他心里期望的是妹妹贪玩忘了时间。
      “娘,你不要着急,我出去去找。”沈贺晖握了一下母亲的手要她放心,马上转身就要走时。
      “晖儿,娘和你去。”妇人抓住转身的沈贺晖的袖子。
      “娘,你要在家里呆着,等妹妹回来好好的训斥她一顿,万一你不在家,她回来了看见我们都不在,又出去玩了怎么办。”沈贺晖稳住母亲,母亲自从父亲去世后身体一直不大好。每天就只能静养,摆弄一下花花草草。
      “好····好~我在家里等着,等这个皮妞儿回来,看我不抽她。”说完松开沈贺晖的袖子。
      妇人心里也明白,自己出门也是给儿子添麻烦。而且自己的女儿自己清楚,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导致女儿回不来的。
      沈贺晖跑着出了门,但是着要怎么找,虽然锦宁晚上除了环璞市场其他地方不允许开店,但是单算环璞市场已经就已经很大了。锦宁城有十一条大路,他们把锦宁分割好棋盘一样,而且除了主路还有那么多条街道巷子怎么可能找得回来。就算聂国相对没有那么保守,但是一个姑娘过了酉时还没有回家,还有被人掳走可能的话,再怎么样这个姑娘的名声差不多就完了。
      作为都城锦宁的街道,还是较宽且长的,而到了晚上路上也没有多少人家会给路上点灯,昏暗的街道上,也就只可以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屋子和墙这些较大的物体,若出现个桌子板凳在路上肯定是会绊倒人的,所以人们晚上出门基本都是靠自己提的灯笼来照明,而在一路上沈贺晖不知道被绊倒摔跤多少次。虽然锦宁繁华但晚上出门的人也不算太多,零零碎碎的放眼过去在路上的也就六七个人。
      沈贺晖,他从最西南被主路划分之后,一块块的开始找。
      他朝前方的人跑去,跑到那人的前面拦住他走的路就开始问;
      “这位先生你好,请问你有没有见过一个这么高,瘦瘦的,长的和我很像的姑娘。”沈贺晖那手在自己胸前比了一下。
      而那位先生很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说“没有,没有。”就提着灯笼就走了。
      沈贺晖接着往前走路上问了无数的人,都说没有看见。他坚决不放弃一步步一寸寸的开始找。当时回到家时沈贺晖并没有吃晚饭,甚至连水都没有喝上一口,就急急忙忙出门找妹妹了,现在的他肚子早已经饿的受不了,开始他也顾及不上了。
      当沈贺晖在琳北路看见一个铺子居然还开着门,门口停了一辆车,门口站着一个小厮,他刚想走上前去问问,那小厮就看见了他,就把他赶走了。沈贺晖就只能大概望了望,好像没有发现妹妹的身影就离开了。
      “咛~咛~咛~”城墙上的钟声敲了三声了。这说明已经子时了,从沈贺晖去找沈贺佳也已经有4多个小时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