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眼前正处于生死存亡的时刻,如果用了领域的能力,未来可能向着花朝无法掌握的方向变化。
      
      所以这个念头很快便被花朝压了下去。
      
      花御因为直接受了五条悟的一击,身上的肌肤像是皲裂一般,斑驳的破碎,而被保护着的花朝内心几乎抑制不住咒灵花朝的情绪。
      
      想要杀了眼前碍眼的男人。
      
      花朝很快深呼吸着,把这种肆虐的杀意忍了下去。
      
      居高临下仰着下颚的五条悟嘴边的弧度直直下坠,无比熟悉他的神情变化代表什么意思的花朝内心暗叫不好。
      
      这是五条悟快要不耐烦的模样。
      
      此时的花御却用力的手掌撑地,他手臂的肌肉青筋暴起,瞬间便涌现出一棵巨大无比的树根,以势不可挡的力量阻隔开五条悟与他们。
      
      接着便是一片大范围出现的花田,其梦幻程度几乎能让人陷入松懈状态。
      
      这样的发展不过几秒钟,也许正因为五条悟没有直接下手的原因,一下子便让花朝他们抢到了先机。
      
      花朝瞬间带着受伤的花御,再次发动术式。
      
      这次没有松懈的花朝一下子带着比她高出了许多的花御瞬移到几十公里外,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进了集团的独立领域内。
      
      危急解除的花朝忍不住再次吐出一口鲜血。
      
      “花朝?!”
      “花朝大人!?花御!”
      
      一直待在领域内的真人和漏瑚在看到花朝扶着花御跪倒在地,鲜血甚至顺着花朝的面具缝隙流出来时,两人怒不可赦。
      
      从海水里站出来的陀艮愤怒的触|手都以可怕的趋势张裂开。
      
      “是谁?!”漏瑚眼见的头顶与两个耳侧都喷射出怒火来。
      
      真人平时一直挂着的笑意尽失,即使身为咒灵的他情感并不丰富,可是眼见花朝与花御这副样子,他还是肉眼可见的周身低了气压。
      
      “被五条悟发现了。”
      
      花御低声说着,尽管受伤严重,可他还是细细的看着花朝,语气里掩盖不了担忧,“花朝大人……”
      
      “啊啊!又是五条悟!”暴脾气的漏瑚非常生气,他一定要找机会杀了那个人。
      
      花朝咽下了口中的鲜血,只觉得一股腥甜的铁锈味在喉咙间挥之不去。“我没事,这一次任务失败了,可是我已经想好了下一步的对策。”
      
      安抚了还在躁动的同伴,尽管花朝亲眼所见他们一点也没有被安抚到的样子,甚至想出去搞事,花朝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作为反派,既然敌人这么强大,还是得搞阴的才对。
      
      “夏油说的两面宿傩的容器是虎杖悠仁吧,以他作为切入点吧。”
      
      *
      
      当重新踏入自己的学校,周围学生们脸上都洋溢着熟悉的笑颜,四周的氛围安宁且美好,一切都像是没有经历过那场咒灵肆意的场景。
      
      在吞下了手指而不得不和两面宿傩绑定的虎杖悠仁这一次是要回校填写转学申请。
      
      顺便和自己过去的同学还有社团里的朋友们道别。
      
      “你们也要好好保重啊!”
      
      虎杖悠仁向灵异研究社的其他几名成员们挥手道了别,明明是很伤感的场景,眼见着虎杖悠仁笑着露出虎牙的模样,几位成员们都觉得不是那么伤感了。
      
      “喂,悠仁,香穗知道你转学的事情了吗?”其中一个成员想到了虎杖悠仁的同班同学后,不由得问了出声。
      
      “香穗好像已经有好几天没来学校了吧……”其中的一位女生迟疑着,“是家里出事情了吗?”
      
      天野香穗。
      
      虎杖悠仁原本带笑的模样凝滞住,他想到了那个班级里总是安安静静看书的少女。
      
      夏日的阳光总是刺眼的,少女有时会抬手遮蔽过于耀眼的光芒,几缕光线会顺着少女的指尖缝隙映照在她白皙的脸庞上。对方似乎总是一个人,安静的倚居在自己的位子上,从不和任何人交流。
      
      但是虎杖悠仁知道,她有一双非常温柔的眼眸,像是含了蜜糖,琥珀色内尽是流光。
      
      虎杖悠仁和她的第一次见面却是在一个黑暗的体育器材室。
      
      原本准备去打球的虎杖悠仁正好路过这里,却听到了室内传来非常微弱的哭泣声音,带着丝丝痛苦,听的人心脏像是被狠狠抓住了一样。
      
      直到他握住了门把手,打开门时听见内锁被解开的清脆声响,接下来看到的就是昏暗器材室内,抱着双腿哭泣的少女。
      
      啊,门是在外面被人刻意锁住了。
      
      知道这位安静的少女被其他女生暗中欺凌,虎杖悠仁总是有种说不出的愤怒,而且他的正义感也不允许他看到这种事情发生。
      
      所以他生涩的试图安慰这个少女,并帮助了她教育了那些欺凌者。
      
      自此以后,少女总会在看见他时,露出细微笑容,“虎杖君。”
      
      不过在几天前,虎杖悠仁便被少女独自约在了天台。
      
      对方面上像是娇柔的花朵绽放了一样,带着难掩的羞意,然后向他表白了。
      
      ……对啊,他是怎么说的来着?
      
      “抱歉啊香穗,我……”
      
      少女并没有听完他所说的话,而是直接打断了他,脸上的笑容却比哭还要难看,“对不起,虎杖君…给你添麻烦了。”
      
      回忆至此,虎杖悠仁在听到他的朋友说香穗已经好几天没上学了,也许其中和他有着很大的关系。是不是他拒绝的原因?
      
      突然很不放心的虎杖悠仁连忙和朋友们告了别,然后迅速跑到了班主任的办公室,向对方要到了香穗家地址。
      
      心里隐隐约约有种不祥的预感,虎杖悠仁只恨自己知道的太晚了,但是脚下的速度却没有丝毫减慢。
      
      *
      
      凭借着咒灵花朝手上的权利,花朝很快就找到了非常适合接近虎杖悠仁的身份。
      
      一个父母双亡的可怜少女,天野香穗。而她正好前几天割腕自杀了。
      
      花朝不由得面色露出些许怜悯,她看着浴缸内被鲜血染红的池水,而面上还带着泪痕的少女,躺在其中再也没了呼吸。
      
      对方的手腕处有一道深入可见白骨的伤口,可见她当时求死的决心有多强。
      
      花朝用手去拉起对方的手臂,而少女则因为断气已久,躯体都僵硬了。肌肤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就像是少女已经逝去的生命。
      
      指尖摩挲着少女的脸颊,似乎能触摸到她生前流泪的绝望。
      
      “可怜的孩子。”
      
      花朝很快凝神使用了“傀儡谭”,一种玄妙的感觉让花朝整个人像是代入到了少女的身躯一样。
      
      而自我的视角却是清晰可见少女的肌肤变得红润起来,甚至都有了呼吸,就是十分浅淡。
      
      天野香穗,彻底活了过来。
      
      傀儡谭的能力不仅仅可以以花朝的意识来控制眼前逝去的少女,还可以通过对方的躯体知道对方的生平经历。
      
      花朝不过瞬间,便已经把对方的一生看完了。真的是一个从出生到现在,人生里净是绝望的少女。但是记忆里却有个时常笑着像个小太阳的少年,朝少女伸出了手。
      
      “是虎杖悠仁啊。”
      
      没想到自己选择的身份竟然这么恰到好处。虎杖悠仁虽然是天野香穗生命中的救赎,可也是推她步入此等地狱的□□。
      
      “我会好好替你活下去的,香穗。”
      
      带着面具的黑发咒灵动作温柔极了,她并不在意少女身上笼罩的血水,而是把少女抱在了怀里。少女也在此刻醒了过来,琥珀色的眼眸里与花朝神色一致,两者相望间,竟然有一种诡异的温馨。
      
      从现在起,咒灵花朝便是天野香穗了。
      
      花朝本体回到了自己的领域内,而她则是低头看着香穗身体上非常惨烈的模样,然后迅速把周围堪称凶案现场的浴室给打扫干净了。
      
      接下来擦拭完身体,又找来了纱布与绷带把手腕上的伤口仔细包扎好。
      
      等花朝做完这一切后她因为此时维持着的是人类的身躯,所以已经有点饿了。花朝翻着香穗家的冰箱,弄了些吃的吃完,刚刚打了个哈欠想要睡觉时,门铃却响了。
      
      有些疑惑会是谁来了的花朝打开门却看见了自己这一次的目标对象。
      
      虎杖悠仁真的是以自己极快的速度赶到了,当点按门铃时,期间没人来开门的他差点就要一脚踹开门,然后私闯民宅了。
      
      所以当门被打开,看到记忆力里熟悉的少女头发湿漉漉的披在肩上,身上穿着极为单薄的睡裙,脸上还夹杂着疑惑时,虎杖悠仁心口那块大石一下子就放下了。
      
      后来才反应自己的举动有些粗莽的虎杖悠仁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香、香穗。”
      
      眼前的粉发少年果然如同记忆里一样大大咧咧的。花朝却是瞬间代入了香穗的思维,连忙低头把受伤的手腕藏到了身后,语气有些迟疑的问了:“…虎杖君,怎么了?”
      
      就算迟钝如虎杖悠仁,看着花朝这样的穿着,他也会不好意思起来,所以连忙扭过头去不看花朝,遮掩一般的回复道:“啊那个,是担心你一直不去上学。”
      
      “这样啊,”花朝想到香穗之前发生的事情,面上同步的露出了些许低落,“…我没事,又麻烦到你了虎杖君。”
      
      “没有麻烦!”
      
      虎杖悠仁突然回复,似乎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大,怕吓到花朝的他连忙转过头想解释时,却注意到花朝不自然的动作。
      
      为什么要把自己的手臂藏在身后?
      
      某种程度非常敏锐的虎杖悠仁下意识向着花朝说了一声“抱歉”,然后就动作果决的进了花朝的屋内,身形一转,迅速的来到了花朝的身后。
      
      即使花朝瞬间面上露出慌张与无措的神情,并快速掩盖自己手腕时,虎杖悠仁还是看清楚了。
      
      缠绕在纤细手腕上非常刺眼的包扎痕迹,代表的意思,不言而喻。
      
      

  • 作者有话要说:  掉马不会这么快啦
    花朝新身份get!是可爱的香穗小妹妹
    花朝搞事时:再也不用害怕掉马啦!万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