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照野 ...

  •   陆照野的书房很大,比谢长今的卧室还要大一些。
      
      这么大的书房,陈设却很简单,除了一张长方形的办公桌,两把椅子,其余的就全是书架、书架。
      
      就连左右两边的墙壁也被替换成了书架,每个书架都装满了书,没有一格是空的。
      
      这么一大屋子书,谢长今估计起码有上千本。
      
      陆照野平时这么忙,他看完了吗?
      
      谢长今在书房里转了一圈,把书架上每本书的名字都看了一遍。
      
      陆照野可真是“博览群书”,他居然在书架上看到一本名字叫《霸道将军的天才小娇妻》的小说。
      
      你说你堂堂一个将军,不务正业,而是来看这种没营养价值拉低智商的言情小说,说出去岂不让人笑掉大牙?
      
      更让人震惊的是,谢长今还在一个书架的最底层最角落的位置发现了一本小h书!
      
      这等事情发生在一个将军身上,更是性质恶劣,罪加一等!!
      
      谢长今是个很洁身自好的人,从小到大他身边几乎没什么异性朋友,就连露米西,也是后来才认识的。
      
      他只抱过、亲过一个女性,那就是他母亲。
      
      小h书,是谢长今从未涉及过的领域,他也不会对这类东西产生好奇心。
      
      若不是因为这是陆照野的东西,他都想悄悄拿出去扔了。
      
      但要知道,刻在谢长今骨头里的,是礼貌,是良好的教养。这些,都不允许他做出未经他人同意就擅自动别人东西的事。
      
      他在书架前徘徊了好一会儿,最终伸手抽出来一本诗集——《南式诗集》。
      
      他在心里对自己说:他就看一会儿,一会儿就放回去。
      
      结果证明了,自我心理说服还是蛮有效果的,这一看就看到了中午。
      
      花园里阳光正好,坐在亭子里晒不到太阳,很凉快。
      
      徐徐微风裹着烟霞花的香味迎面扑来,花香入鼻,丝丝缕缕如酒酿般醉人。
      
      莺啼鸟鸣,其乐融融,不知这鸟鸣声中是否有昨天的那只麻雀。
      
      谢长今看书的时候完全沉浸在其中,外界的动静根本打扰不到他,但一件事除外。
      
      当他正沉迷于书中的世界时,上方却突然笼罩下一层阴影。
      
      他以为是陆照野回来了。
      
      紧接着,一只机械手端着一杯牛奶出现在他的视野中,挡住了书上的文字。
      
      谢长今抬起头,是027,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随后,谢长今就听见027用它那毫无情感的机械音说:“谢先生,主人吩咐我,要监督你按时喝牛奶。”
      
      说完,它把牛奶又往前递了几厘米,似在催促谢长今赶紧喝。
      
      谢长今:“……”
      
      他就知道是陆照野,真是烦死人了。
      
      “我不喝!”
      
      似乎已经料到会是这个结果,027又说:“主人说,如果您不喝,他就把花园里的花埋了。”
      
      “……”威胁他是吧?陆照野真以为这么些花就能威胁到他?
      
      …还真可以!
      
      谢长今瞪了瞪027,又瞪了瞪牛奶,然后夺过牛奶,捏着鼻子不情不愿地“咕咚咕咚”几口,一杯牛奶很快就见底了。
      
      为什么世界上会有牛奶这样罪恶的东西?!
      
      谢长今忿忿地想,找个时间把027的程序指令改了,看它还能不能执行陆照野的命令。
      
      哼!真是助纣为虐!
      
      027离开地很安静,就像它从没来过。
      
      谢长今再次看向诗集,刚才看到哪首诗来了?
      
      哦,《西江月》。
      
      “照野弥弥浅浪,横空隐隐层霄。障泥未解玉骢骄,我欲醉眠芳草。
      
      可惜一溪风月,莫教踏碎琼瑶。解鞍欹枕绿杨桥,杜宇一声春晓。”
      
      “照野弥弥浅浪…”谢长今小声读出来。
      
      “照野…陆照野…”不知怎么,他竟然想到了陆照野。
      
      意识到自己在想些什么,谢长今陡然一惊,合上书。
      
      然而,他已经把这首诗深深地记在了脑海里。
      
      他记住了这首诗,只是因为它写得很好,好的东西总能给人留下好的印象,有好印象就能加深记忆。
      
      谢长今就是这样催眠自己的。
      
      *
      
      基地,中央楼。
      
      陆照野办公室内,崔祁在和陆照野讨论接下来该怎么安排实验室的事。
      
      主要是崔祁在说,陆照野只是偶尔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
      
      有这么一位聪明的副将就是好。
      
      陆照野低头打开智脑看时间,十一点五十三分。
      
      嗯,可以回去了。
      
      他抬手打断了崔祁将要说出口的话。
      
      崔祁不解地看向陆照野,怎么不让他说了?
      
      “今天上午就先说到这里,剩下的,等我下午来了,再继续。”
      
      陆照野走了,拿着他的车钥匙,走得很干脆,一点也不留恋。
      
      剩下崔祁一个人,他人都傻了。
      
      以前的将军,是多么的热爱工作啊!别人有一天二十四小时,将军一天有四十八小时。
      
      可现在呢?
      
      崔祁猜测陆照野可能都不想来基地了。
      
      到底其实什么改变了将军?
      
      是爱情吗?他想,大概是的。
      
      *
      
      陆照野回来时,谢长今仍然处于纠结状态中。
      
      诗集被他抱在手中,从刚才合上之后就没翻开。
      
      陆照野回来了他还没发现,嘴里喃喃道:“只是写得好、只是写得好。”
      
      “谢长今,你在嘀咕什么呢?”
      
      陆照野走过去一拍他的肩膀,谢长今被吓得直接把书往身后花园里扔去。
      
      陆照野:“……”
      
      谢长今:“……”
      
      这人扔了别人的书,他还十分无辜地和陆照野对视着。
      
      陆照野叹了一口气,认命地去花园里把书捡回来。他可宝贝那一屋子的书了,都舍不得磨坏一点边角。
      
      也就是他舍不得生谢长今的气,纵容着他吧!
      
      倘若是其他人扔了陆照野的书,陆将军绝对不会轻易饶过他,偶尔滥用职权也没什么的,只要没弄出人命。
      
      顶多扣几年的工资,或者拘禁个几个月。
      
      惊穹舰队被戏称为“土豪”舰队,想来陆照野也不差那几年的工资。
      
      拘禁嘛,就当是休假咯!
      
      幸好谢长今扔书用的力气不大,书落在地上被几颗草轻轻托住,摇摇欲坠。
      
      只是书有些重,压断的一株烟霞,谢长今有些心疼。
      
      书落下时被风吹开,刚好停留在《西江月》那一页,陆照野扫了一眼,突然间明白了谢长今为什么会那个样子了。
      
      他很小声地笑了笑,还是被谢长今听见了,微微睁大眼睛瞪着陆照野,仿佛在说:你再笑一声试试?
      
      陆照野还真笑了,只不过是用书挡着脸笑的,肩膀一耸一耸的。
      
      糟糕!可爱!
      
      烟霞花就这么断了着实可惜,陆照野拾起那朵断花,掐去它花朵以下的部分,夹进诗集里,可以当标本,也可以当书签。
      
      “给。”他把书递到谢长今面前。
      
      谢长今没有接,他说:“这是你的。”
      
      “现在送你了。”一本诗集而已。
      
      “那谢谢了。”谢长今挺喜欢这本诗集的。
      
      看着谢长今接过书,陆照野眉眼带笑:“走吧,回去了!”
      
      *
      
      午饭因为成戊的到来而多加了两个菜,这也多亏得他是谢长今的弟弟。
      
      其他人可享受不到这种待遇,陆将军亲手做的饭菜。
      
      十七八岁的年纪,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因此成戊吃得是最多的。狼吞虎咽,风卷残云。
      
      谢长今几次提醒他吃慢点,别噎着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成戊倒霉,还真给噎着了。
      
      “咳咳咳!”
      
      陆照野给他倒了一杯水,成戊激动到咳的更厉害了。
      
      连续几杯水下肚,才没有咳了。
      
      谢长今自顾自吃着饭,最后说了两个字:“活该!”
      
      把成戊说得泪汪汪的。
      
      比起成戊,谢长今吃饭则是慢条斯理的,一口菜一口饭,而且只挑离自己近的。
      
      他特别挑食,就算陆照野厨艺再好,也救不回来。
      
      他不吃动物的内脏,不吃菌类食物,不吃葱姜蒜,不吃苦瓜,不吃茄子,不吃辣椒,不吃鱼,不吃油腻的食物。
      
      都是成年人了,还像小孩子一样喜欢吃甜食,又讨厌喝牛奶。
      
      陆照野抓住这一点,常常威胁他,不喝牛奶就不给吃甜食。
      
      谢长今“迫于淫贼”,不得不“忍辱负重”每天一杯牛奶。
      
      而喝完牛奶后,陆照野会把当日份甜点给他,不然谢长今会闹小脾气的。
      
      “按照家里的规矩,吃饭吃得最多的那个人洗碗。”谢长今吃完了也说完了,撂下碗筷溜之大吉,陆照野紧随其后。
      
      要论谁吃得最多,那当然非成戊莫属了。在谢长今才吃到三分之二时,成戊已经吃了两碗饭了。
      
      而且桌上的菜大部分都是他吃完的。
      
      谢长今走后,成戊依然沉浸在与偶像一起吃了午饭的喜悦之情中,午饭还是偶像亲手做的。
      
      不就是洗碗吗?多大点儿事,洗碗机是放在那儿是用来干嘛的?
      
      “谢长今,你好聪明啊!”阳台上,陆照野坐在谢长今对面,似笑非笑。
      
      “我们家什么时候有这么一个规矩了?”
      
      谢长今向他呲着一口白牙:“谢谢夸奖。难道你想洗碗吗?”
      
      “不想。”
      
      “我也不想啊。”
      
      都不想洗,那只能让成戊洗了。
      
      又是个被坑的可怜孩子,和崔祁同病相怜。
      
      “我等会儿还要去基地,晚上应该回来得…看情况吧。”
      
      “之前说的那个宝贝还在基地没有拿回来,不过我晚上就拿回来,你一定会感兴趣的。”
      
      陆照野把下午的行程给谢长今交代得清清楚楚。
      
      谢长今认为他说不说都无所谓。
      
      “下午有什么安排吗?”陆照野回了趟卧室,出来时手中拿着一份文件。
      
      “就在家。这是什么?”谢长今有些好奇地盯着陆照野的手。
      
      “这个,我让崔祁起草的合同书,你看一下,没问题的话就签字吧。”陆照野说着,把文件放在小桌子上推到谢长今面前,还有一支笔。
      
      谢长今拿过文件,不看内容,直接跳到最后一页。
      
      甲方已经签好了字,“陆照野”三个字遒劲有力,洒脱不羁,就像他这个人。
      
      他拿起笔,在乙方签字后面写下自己的名字,谢长今。他的字又是另一种风格,瘦劲清峻。
      
      和陆照野的名字莫名般配,谢长今满意地放下笔。
      
      陆照野惊讶于谢长今如此果断,他挑眉问到:“你就不怕里面有什么不平等条约吗?不怕我诈你吗?”
      
      谢长今笑着摇头:“不怕,陆照野,我相信你啊。”
      
      他眉眼弯弯,眼底盛满了细碎的金色阳光,犹如波光粼粼的湖面,激起微小的浪花,煞是好看。
      
      陆照野竟是看呆了。
      
      他觉得这样的人,就应该生活在阳光底下,就应该被捧在手心里好好呵护、疼爱,而不是去接触那些见不得光的黑暗与丑恶。
      
      “那我一定不会辜负了你的信任。”他突然郑重地说,“以军人的名义发誓。”
      
      这么严肃的陆照野,让习惯了吊儿郎当的他的谢长今还有点儿不适应。
      
      其实他完全可以不用这样。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