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送行 ...

  •   二楼书房。
      办公桌前,谢长今正襟危坐,面前放着咖啡。
      陆照野却不一样,翘着二郎腿靠在椅背上,没个正形。
      
      “斐莱星那边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谢长今说的是实验室那件事。
      
      “我都坐在这里了,还能怎么样?不是我吹,从进入军队但现在,我出任务都没有失败过。”陆照野拍着桌子,吹嘘了自己一波。
      
      “不过——”
      他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斐莱星似乎不是他们的大本营,我们在那里搜查到的各种文件资料都不属于特别机密的那种。”
      
      “而且我们到达那里时,人基本都跑光了。所以我猜测是不是有人走漏了消息,或者斐莱星只是他们的一个不是很重要的分据点。”
      
      陆照野收起嬉皮笑脸,头头是道地给谢长今分析。
      
      “那你准备怎么办?”咖啡被推远到桌子中央,陆照野的咖啡也在那里。
      
      谢长今交叉着十指抵住下颌,姿势和当初陆照野在会议室等他时如出一辙。
      
      陆照野打开智脑发给谢长今几张照片,“这些都是那个实验室里的,你先看看。”
      
      “这里还只是一部分,还有更血腥的。”
      
      谢长今接收了照片细细看起来。
      
      照片上,有泡在装满透明溶液的大型试管里的人,□□着身体,剃光了头发,一排看过去,全是铮亮的光头。
      
      这些人,有仅一岁的幼儿,有高龄老人,但成年人还是占大多数,男女皆有。
      
      其他照片里,有被砍去身体某些部位而接上星兽的相同部位的人,因为痛苦才变得面目狰狞。
      
      更骇人的还有已经剖开的尸体上生长着奇形怪状的生物,以血肉为养分,尸体一旦被吸干,也就代表它们长大了。
      
      透过照片,似乎还能看见它们蠕动的样子。
      
      光是想想,谢长今就觉得一阵恶心反胃,顺手拿起一杯咖啡喝了一口。
      
      陆照野看得清清楚楚,那是他的那一杯,谢长今的是放在左边的那杯。
      
      “……那是我的咖啡,我喝过的。”谢长今准备喝第二口了,陆照野突然说。
      
      “……”谢长今当场愣了,杯沿挨着嘴唇,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你怎么不早说?”他责怪陆照野。
      
      “你怎么不注意点?”陆照野学着谢长今的语气反过来问他。
      
      “你拿错杯子还怪在我身上了?!”这个锅他可不背。
      
      谁知谢长今扬起下巴,微微撅起嘴:“嗯!”
      
      “!!”怎么这么理直气壮!真是无理取闹!
      
      但陆照野又觉得谢长今有点可爱。
      
      就凭这点可爱,这锅……他背了!
      
      “好好好,是我的错,都怪我,没有一开始就提醒你。”
      
      拜托,陆照野,你作为一名上将的人格尊严呢?
      
      谢长今放下咖啡继续看照片,其中的一张引起了他的注意。
      
      照片拍的是一面墙,墙上,几张荣誉证书。
      
      真是讽刺,做着这样的实验居然能有荣誉证书。
      
      此外,墙上还挂了一张相框框起来的合照,照片颜色有些老旧。
      
      合照里,十几个孩子站在一扇巨大的铁门前,中间围着一个看起来慈眉善目的矮胖矮胖的中年男人,两撇小胡子让他看起来又不是很温和。
      
      尽管这样,围着他的孩子们脸上还是带着灿烂的笑容,看向中年男人的眼神亮晶晶的,包含了崇拜和景仰。
      
      透过铁门的缝隙可以看到,在他们身后有一栋灰白色的建筑物,有七楼,七楼上面还有一间小阁楼。
      
      房顶是尖尖的,用颜料涂成了灰色。
      
      谢长今皱着眉,这建筑看着着实眼熟,却想不起是在哪里见过。
      
      “你有什么发现吗?”陆照野把椅子搬过来挨着谢长今坐。
      
      明明自己也有那些照片,他非要挤到谢长今那边去看。
      
      两人身体靠得极近,谢长今推开他:“坐好。”
      
      陆照野委屈巴巴地坐直。
      
      谢长今这才说:“暂时还没有什么发现,我只是觉得这个栋楼很眼熟。”
      
      他把照片放大,移到陆照野眼前:“你见过吗?”
      
      陆照野看了一眼,摇头:“没见过。”
      
      他甚至不明白,一个作恶多端的实验室里为什么有这种温馨的照片,太违和了。
      
      “好吧。”在谢长今看来,没见过就没见过吧,也许见过,只是现在想不起来。
      
      陆照野的智脑又响了。
      
      “嗡嗡嗡”的让人想忽略都不行,他来了脾气,看也不看是谁打来的,直接挂断。
      
      “我们…”继续…
      “嗡——”
      
      陆照野的“继续”两个字还没说出口,智脑又响起来。
      
      他还没点上拒绝,谢长今就说:“你先接,可能是有急事找你。”
      
      陆照野不情不愿地拿着智脑去书房外。
      他要把这个人的脑袋拧下来!
      
      是崔祁打来的通讯,说他们已经回到米斯星了,问陆照野现在在哪里,催促他快点回基地向总部汇报任务。
      
      许是陆照野的语气不佳,崔祁噼里啪啦说完立马断了通讯,他不想被扣工资。
      
      殊不知,因为这段通讯,他的年终奖金只剩下一半了。
      
      崔祁,永远的受害者。
      默哀——
      
      陆照野回到书房,愁云满面,如丧考妣。
      
      “怎么了?”谢长今关切地问他。
      
      陆照野可怜兮兮地说:“我要去基地了,你送一送我好不好?到大门口就行。”
      
      谢长今本想拒绝,但说出口的话却是“好。”
      ???
      
      听见这个“好”,陆照野瞬间眉开眼笑。
      
      *
      
      两人一起走到楼下,成戊正坐在沙发上打游戏,抬头看见他们,问了一句:“长哥你们去哪儿?”
      “哪也不去,就在外面。”
      
      “哦。”成戊再次专注于游戏中。
      
      外面的阳光正灿烂,四月的天气还不是很热,连风都是柔软的。
      
      烟霞花沐浴着阳光,奋力生长。
      
      “你怎么把花种到院子里来了?”路过花园,陆照野停住脚步。
      
      谢长今走在陆照野后面,陆照野停住,他也不走了。
      
      “院子里光秃秃的,不美观。”
      “把花栽到院子里,更好看。”
      
      陆照野懂了,这位爷可是在嫌弃他家的花园。
      
      不过实话实说,现在这花园看起来的确好看了很多。
      
      种花的人也很好看,特别好看!
      但,“你不是喜欢在花房里看书吗?没了花怎么看?”
      
      谢长今指向花园中的亭子,“我还可以在亭子里看呀。”
      聪明!
      
      *
      
      陆照野这次回来没有穿军装,而是一身白衬衫,只要他不张口,站在那里妥妥的谦谦君子。
      
      然而一旦他说话了,什么谦谦君子,见鬼去吧。
      
      谢长今折了一枝烟霞在手中把玩,一路走好别墅门口。
      
      “好了,就送到这里吧。”陆照野转过身面对着谢长今。
      
      “我看中午能不能赶回来,能回来就给你做午饭,不能回来…”
      
      他歪头想了想,“不能回来也要回来!”
      
      谢长今哭笑不得:“你实在太忙就不用回来了,我会做饭。”
      
      他不明白,陆照野回来哪是为了做饭,是为了看人呐。
      
      “那行吧。”陆照野有些失落。
      
      但他会就此放弃吗?不会!
      
      所以他暗自决定,中午一定要回来。
      
      谢长今忽然瞥见陆照野洁白的衬衫领口,总觉得有那么点美中不足。
      
      烟霞花被他拿着转啊转,转啊转,转掉了一片花瓣。
      
      谢长今突然灵光一现。
      
      “陆照野,你过来一下。”
      
      陆照野走到谢长今身边,两人肩膀挨着肩膀,“怎么了?”
      
      谢长今沉默着把花别在陆照野的衬衫领口,别好了后往后退了两步,仔细打量起来。
      
      这样就顺眼多了。
      
      虽然…但是…
      不!没有虽然!
      
      但是真的有些滑稽,谢长今拼命忍住笑声。
      
      “好了,现在你可以走了。”
      
      陆照野摸不着头脑,他看不见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
      
      崔祁又在发信息催促他了。
      
      他看了下时间,急匆匆地转身就走,“我走了。”
      
      早点去,快点处理完事情,就能早点回来。
      
      悬浮车快速离去,没有尾气,没有噪音,这就是科技的力量。
      
      陆照野开着车加到最大马力,驶向基地。
      
      那朵烟霞被陆照野取下来放在副驾驶位上,好像谢长今就坐在那里。
      
      车内萦绕着一股时有时无的花香,沁人心脾。
      
      陆照野又想起了刚才谢长今低着头时毛茸茸的头顶,发质一看就很好。
      
      脖颈修长白腻,给人一种脆弱的错觉。
      又密又长的睫毛像两把小扇子一样扑闪扑闪的。
      
      手指也是骨节分明,可好看了。
      
      谢长今整个人都很漂亮,如果他是女儿身,想必绝对是倾国倾城。
      
      他的嘴唇也很好看,不点而朱,是最让女孩子羡慕的那种。
      ……
      
      不能想,不能想!
      
      陆照野使劲儿掐了自己大腿一把。
      嘶——真疼——
      
      他又想,难道他的二十七年单身生活即将结束转而进去据说很苦涩的单恋期了吗?!
      
      *
      
      崔祁在大门处焦急等待着陆照野。
      
      这个大门,不是基地的那扇大门,而是整个基地的控制中心——中央楼的大门。
      
      将军终于来了。
      
      远远地,崔祁就看见了陆照野,只是陆照野神情恍惚,脚步虚浮。
      
      途中有人跟他打招呼他都仿若未闻,连头都没有点一下。
      
      平时不说会回应,至少还会点个头什么的。
      
      这是他们将军?!
      
      难道是在家里受了什么刺激?
      
      老婆跟人跑了?不可能啊,将军女朋友都没有,哪来的老婆。
      
      陆照野走到中央楼楼下时,脑子里还像在放烟花一样,“砰砰砰”的炸个不停。
      
      在崔祁眼里,陆照野就像被夺了魂。
      
      的确是没了魂儿,不过不是被夺的,是被某人勾走的。
      
      “将军,将军?”崔祁在陆照野面前把手晃着。
      
      陆照野没反应。
      
      崔祁提高了音量:“将军!”
      
      “啊?”仿佛梦游突然惊醒,陆照野眼神迷茫。
      
      原来已经到基地了。
      
      “将军,我们…先进去?”
      
      还要汇报工作,他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诉将军。
      
      “走。”陆照野率先走进中央楼。
      
      崔祁:这才是他们的将军!
      
      但是,将军很热吗?
      
      今天天气虽然有太阳,却很凉快。
      他不知道,某人呀,想象力丰富,来的路上想的可是……
      
      算了,以后的日子里崔祁会慢慢体会到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